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韓進快評/ 這一回我們且看平常巧言令色的謝志偉如何瞎掰與推卸職責
2022/05/15 21:03:35瀏覽6606|回應0|推薦7

韓進快評/ 

這一回我們且看平常巧言令色的謝志偉如何瞎掰與推卸職責 

「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教師揭德僑圈「N號房」投訴4官方被消音謝志偉應該返國接受調查 

 

據媒體聯合報獨家報導,作家吳品瑜今在臉書以「海德堡台灣中心權勢性騷擾事件簿—不知情共犯的自白」,揭露「海德堡台灣中心」近期事件。聯合報以,陳情蔡總統!教師揭德僑圈「N號房」投訴4官方被消音當新聞標題!如果一切屬實,筆者認為相關單位必須給個答案以端正視聽!尤其是海德堡台灣中心華語教師吳品瑜稍早在臉書還原整起事件,揭露整起儼然德僑圈「N號房」事件,往來書件更直指官方及中心試圖以摸頭、收編來「消音」,擴大共犯結構。 

 

因為僑團在德國成立「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也不過3個月前的事,從揭碑幕開始到招生授課,一切都屬草創期,該語文中心的運作如果出現不順利乃是常態。但是頻頻傳出有工作人員藉權勢性騷擾、非法夏令營、假冒人頭詐欺事件。當箭頭指向一名王姓前副主任時,可說是茲事體大。根據吳品瑜女士指出上月行政院、教育部、僑委會接連收到投訴後,交由駐德外館謝志偉處理,卻愈演愈烈。顯然謝志偉代表沒有慎重因應...... 

 

現在吳品瑜提供她與謝志偉來回的信件。她在信中提出兩大訴求,包含調查、成立性平會。調查有兩方案,第一是希望委請行政院性平會,以公正第三方獨立調查;第二是礙於王姓副主任已是德國公民身份,由台灣駐德外館向德國警方報案,司法獨立檢調小組偵辦,外館與僑委會提供外籍受害者法律援助。大哉斯言,攸關謝志偉代表聲譽與駐德人員操守,我們希望行政院責成相 關單位以快速度展開調調查,在勿枉勿縱前提下讓當事人與受害者給個公道。 

 

如果證明吳品瑜老師舉證沒有問題,我們希望蔡英文總統與總統府秘書長要代表我們國家向當事人道歉與只主動移送涉嫌性騷的王姓副主任,至於駐德的謝代表沒有善盡監督與第一時間積極善後處理相關糾紛,明顯失職了!菜政府可以要求其立刻返國述職接受調查,當然我們的外交部與監察院更是責無旁貸追究謝代表到底! 

 

 

https://udn.com/news/story/7314/6313476 

 

 

 

德僑圈性騷案 謝志偉「確認法律前無法查 」他秒打臉 

2022-05-14 19:03 聯合報 / 記者蔡晉宇/台北即時報導 

由僑團成立的「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今年2月揭碑,卻傳出權勢性騷擾、非法夏令營、假冒人頭詐欺事件,指向一名王姓前副主任。上月相關部會接連收到投訴後,交由駐德外館謝志偉處理,卻愈演愈烈。謝志偉今天臉書表示,王姓前副主任被控性騷擾的時間、地點都與華語文學習中心無關,因此在確認法律依據及權限無虞之前,實在無法同意我駐德單位就此案成立性平會調查。 

「國際橋牌社」導演汪怡昕則在謝志偉該篇臉書貼文留言表示,「雖然王姓副主任卸除副主任一職,官方說法是「個人因素」,但他還是中心董事、教務委員,更是救難急助中心的負責人」,除詢問謝志偉該段說法真實性,也質疑謝志偉切割王姓前副主任的做法。 

海德堡台灣中心華語教師吳品瑜今在臉書還原整起事件,揭露今年以來一連串事件,從僑民與學生接連遭遇王副主任性騷擾、打工欠薪等事件,到她向台灣官方求助並要求調查、成立性平會後,與謝志偉的書信往來,一切演變卻急轉直下。 

謝志偉在臉書貼文說明背景指出,該中心成立於今年2月26日,王姓前副主任被控性騷擾的時間為2017年,地點在其民宅內;該指控是自己在4月18日,收到吳品瑜透過臉書訊息傳來,而僑委會、教育部也對此極關注,並要求我駐德相關單位處理。 

謝志偉表示,在收到相關指控訊息後隔天,即指示僑委會駐法蘭克福辦事處秘書就此事與被指控人聯繫,自己也與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主任通電,並討論成立類似性平會處理本案可能性;到了4月22日,王姓副主任請辭,自己也將此訊息轉告吳品瑜。 

謝志偉說,王姓前副主任被指控的性騷擾,無論時間或地點,都與中心無關,加上王又已辭去中心副主任,因此在接下來的幾天內,回覆吳品瑜的重點在於,在王姓前副主任已非中心人員的情況下,若要在德國成立調查他的性平會,須考慮法源依據、組織章程等因素。 

謝志偉指出,請教了中心主任與在德執業律師意見後,對方均認為,無論中心或駐德單位並無權限調查,而應由當事人在地司法機關或相關社會機制處理。謝說,完全贊成將所有性騷擾案調查個水落石出,並讓被證實有罪者得到應有的處罰,以還受害者公道,只是不能不顧及「在德國,誰來調查」的面向。 

謝志偉表示,吳品瑜一再堅持,我駐德單位應就此案成立性平會調查,在確認法律依據及權限無虞之前,實在無法同意。未能盡如人意,敬請見諒。 

 
 

 

德僑界爆性騷疑雲 駐德代表謝志偉回應了 

20:332022/05/14  

中時新聞網 

  

海德堡台灣中心在今年2月成立後,卻傳出一名王姓前副主任性騷擾、打工度假欠薪等事件。經華語教師吳品瑜向有關單位投訴後,駐德代表謝志偉表示,時間、地點都與華語文學習中心無關,因此無法同意駐德單位就此案成立性平會調查。 

吳品瑜14日在臉書貼文表示,僑民與學生接連遭遇王副主任性騷擾、打工欠薪等事件,向行政院性平會、教育部、僑委會、外交部請求協助,最後得到的回覆均由謝志偉處理,她質疑謝志偉不僅任意洩漏向他申訴的受害者的個資,後來乾脆已讀不回。 

吳品瑜除了提供與謝志偉來回的信件,更提出兩大訴求,包含調查、成立性平會。調查有兩方案,第一是希望委請行政院性平會,以公正第三方獨立調查;第二是礙於王姓副主任已是德國公民身分,由台灣駐德外館向德國警方報案,司法獨立檢調小組偵辦,外館與僑委會提供外籍受害者法律援助,貫徹全方位照顧台灣人民的美意。 

謝志偉則表示,王姓前副主任被指控的性騷擾,無論時間或地點,都與海德堡台灣中心無關,加上王又已辭去中心副主任,因此若要在德國成立調查他的性平會,須考慮法源依據、組織章程等因素。吳品瑜提出的調查與成立性平會方案,實在有其窒礙難行之處。 

針對吳品瑜與謝志偉書信往來中,謝志偉洩漏受害者的個資。謝志偉則表示,「抱歉,我一時的假設是你與受害者應是一起的。沒有別的用意,是我的疏忽,我接受你的指正/責。」 

 

 

 

陳情蔡總統!教師揭德僑圈「N號房」投訴4官方被消音 

2022-05-14 17:13 聯合報 / 記者侯俐安/台北即時報導 

作家吳品瑜今在臉書以「海德堡台灣中心權勢性騷擾事件簿—不知情共犯的自白」,揭露「海德堡台灣中心」近期事件。圖/取自吳品瑜臉書 

 

由僑團成立的「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今年2月揭碑,卻傳出權勢性騷擾、非法夏令營、假冒人頭詐欺事件,指向一名王姓前副主任。上月行政院、教育部、僑委會接連收到投訴後,交由駐德外館謝志偉處理,卻愈演愈烈。海德堡台灣中心華語教師吳品瑜今在臉書還原整起事件,揭露整起儼然德僑圈「N號房」事件,往來書件更直指官方及中心試圖以摸頭、收編來「消音」,擴大共犯結構。 

 

僑委會近年在歐美各地成立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今年2月26日由僑團「國際傑人會德國總會」成立的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在僑務委員會、駐德代表處協助之下揭碑,為德國中、南部民眾服務,提供具台灣特色的華語文教育,謝志偉當時南下為中心揭碑。 

 

不過,吳品瑜今在臉書,以一篇「海德堡台灣中心權勢性騷擾事件簿—不知情共犯的自白」,揭露今年以來一連串事件,從僑民與學生接連遭遇中心原王副主任性騷擾、打工欠薪等事件,到她向台灣官方求助並要求調查、成立性平會後,與謝志偉的書信往來,一切演變卻急轉直下。 

吳品瑜表示,她在2021年因小孩選課認識該名王姓副主任,王先在課程中反覆稱自己像梁朝偉、又推銷夏令營事業,透過女兒取得她的Line後奪命連環Call,要推銷各種營隊。今年初再傳來台灣中心要成立,稱要為台灣揚眉吐氣,還說自己跟謝志偉很熟,邀請她去替「海德堡台灣中心」揭牌現場衝人氣,並協助撰寫課綱。 

在她協助招生後,僑民大量留言,並附上打工欠薪、性騷擾事件,提醒新來者如何自保,內容讓她跌破三觀。她仔細閱讀實證確鑿與大篇幅媒體報導後,才發現此等傷害台灣形象的事,外館或僑委會竟然從不處理。她在向已報名的朋友說明實情後,表明若官方若未調查、公布真相,不會進行教學;同時向行政院性平會、教育部、僑委會、外交部尋求協助。 

吳品瑜提供她與謝志偉來回的信件。她在信中提出兩大訴求,包含調查、成立性平會。調查有兩方案,第一是希望委請行政院性平會,以公正第三方獨立調查;第二是礙於王姓副主任已是德國公民身份,由台灣駐德外館向德國警方報案,司法獨立檢調小組偵辦,外館與僑委會提供外籍受害者法律援助。 

不過,書信往來中,謝志偉本來稱此案涉及民宿、語言班等,均非我官方舉辦,難以介入;在吳品瑜再次表達訴求後,謝志偉在信中表示該名王姓副主任剛請辭,並以「我會另外回覆XX(一名受害者的mail)」,暴露一名申訴的受害者E-mail;吳品瑜質疑怎可洩露後,再稱「抱歉,我假設妳與受害者應是一起的」。 

 

謝志偉在信中道歉後,提出多項疑問,包含哪個單位成立性平會?誰來主導?如何發動調查?此會是臨時性質、或針對本案、還是常設?調查權基礎在哪?若被調查者拒絕出席或受調查,委員會有何拘束力?加上王已辭副主任,若拒絕出席性平會,將之合處?因此認為該中心和僑務處應聯合成立臨時性平會。 

 

但吳品瑜直言,謝志偉此舉似是企圖讓舉報人知難而退,隨後謝就已讀不回。台僑會則在4月21日發函通知舉報人,指爭議事件不是僑委會督導範圍,應向德國當地尋司法途徑,性平中心則應在學習中心體制內建立。 

 

吳品瑜今天在臉書描述事件來龍去脈。她指出,在與謝志偉書信溝通中,未來的台灣中心楊姓主任與該名王姓副主任,沿襲過去摸頭、給予權錢伎倆,硬扣副主任帽子給她,試圖將她「消音」與擴大共犯結構。在她嚴正拒絕後,還被嚴厲指責是無事生端。 

 

吳品瑜說,她上周五已寫陳情信給蔡英文總統,不知道還能有什麼援助。她對官方拒絕調查的不作為,感到憤恨與不解。 

海德堡──覺得衝勁十足。 

14 小時  ·  

終於,我還是一個人扛不住了~歷經兩個月的身心煎熬,以及幾乎崩潰,我還是必須向外求助了。 

「海德堡台灣中心」權勢性騷擾事件簿 

-不知情共犯的自白 

近日,在社群頁面上,許多人開始討論「海德堡台灣中心」組織申請弊端,以及中心原副主任過去的性騷擾、打工度假欠薪等事件簿,再面對外館與僑委會的不作為,我覺得曾經作為該中心「不知情共犯」的我,還是需要出來說明自己所知道的事,也算是對3/14貼出招生訊息,對所有受害者們與僑民們造成刺激與傷害,有一點小小的交代。 

對於2019年年底才從20多年海外各地僑居回到德國海德堡的我,遇到第一位台灣人,卻也是一切災難與創傷復發的開始。 

2021年我家念海德堡大學的老大,突然選了一門臺語課,還很高興地對我說「竟然有台灣人耶!」因為當時疫情都是網路上課,她就邀我一起旁聽,因為只有她與另一位來自武漢的學生。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王志宏(以下簡稱王)上課到一半,就在頁面上分享他年輕時的大頭照,然後反覆說著自己像梁朝偉,持續了五、六分鐘的美照時間,見大家都沒有反應,他才悻悻然地說我們沒眼光。之後推銷起他的夏令營與單車旅遊事業,耗費一個小時的時間,說服學生一起來打工賺錢,當下我女兒很尷尬又無奈地回答此刻對賺錢沒興趣,只想求學,另一名武漢女生也無聊地打哈欠。 

那天深夜裡,王透過我女兒取得我的LINE,拼命CALL我,本來基於禮貌應該接,但我身體卻有種寒顫的直覺,任由它響了許久,就斷線了,然後就是兩大PDF檔案的夏令營與單車旅遊企劃。 

隔天中午他又繼續奪命連環CALL,正在做飯的我就打開讓他講,漫長的一個半小時就是鼓舞我買一些老房在他家附近,簡單改造一起開民宿,暑假賺夏令營學生的錢,平日就租給學生,然後還保證暑假光是招待三個月夏令營,保證賺1~2萬歐元。 

現在想來就是天花亂墜,什麼烘焙學校、中文夏令營、德語夏令營、台德學生交流營、領袖營...,時時傳來一些房地產資訊、人生第一桶金、他未來一個月有一萬元零花的目標、煮珍珠奶茶邀我去喝,然後一直CALL LINE,煩不勝煩之下,我通通已讀不回,什麼邀請我旁聽台語課,我更是敬謝不敏。 

直到今年年初,王突然再度傳來台灣中心成立的消息,又是他的獨有話術,聲稱在漢學系被中國教師孤立,他一定要幫台灣出口氣,所以未來台灣中心就可以推展文化,並且在德國讓台灣揚眉吐氣。他以中心副主任的身分問我有無華語教學資格,我就傳給他過去在國北師接受對外華語教學訓練的證明文件給他,他就開始講謝志偉大使跟他很熟,經常邀他去柏林,未來法蘭克福書展會讓參與策畫,還有什麼萊茵河藝術展都是由他執行,反正外館與僑委會都有滿滿的資源。 

02/26 謝志偉大使為「海德堡台灣中心」揭牌,慕尼黑與法蘭克福辦公室人員也到場,那天原本要出發去黑森林度假的我,還是去幫忙充人場,不誇張超冷清,就是我們這幾個人,當場在半地下室號稱教室的奇怪空間裡,我其實感到更難過,為什麼台灣要這麼賣慘啊?!但也正因如此,就在王屢次拖延簽勞動合約的情況下,我就以「愛台灣」的傻勁幫忙撰寫課綱、編選教材、GOOGLE表單設計等等招生事宜,還主動與綠黨聯繫如何將華語課程與文化交流資訊散布出去。 

然而就在招生訊息上傳到臉書諸多台灣人社團之後,竟得到僑民在底下大量留言,並且附上打工欠薪與性騷擾事件時間軸的詳細資料,以及媒體大篇幅的報導,這對於2019年年底才回到德國定居的我,著實震撼。原來,欠薪與性騷擾已成海德堡的都市傳說,學生與僑民私下廣傳,與警告新來者如何自保,像我此類不在任何關係脈絡的新僑民,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自此招生訊息留言串大量資訊,真的跌破了三觀,而且原本已向我報名的學員也私訊表示這個中心很奇怪,覺得此等傷害台灣形象的事,外館或僑委會竟然不處理?!我立即向王如實回報,其實他自己也在臉書上潛水讀到訊息,卻僅指示我立即刪除所有訊息,並且撤下所有招生訊息,因為他的課只針對德國主流社會,根本不需要讓台灣人知道,更聲稱「2017年的事,謝大使都知道」。 

我個人以為逃避只會讓真相更模糊與落人口實,曾多次力勸王直接向外館與僑委會呈報情況,並請求協助,或進行公聽會澄清,不然這樣對「海德堡台灣中心」的形象傷害太大,但他當時聲稱忙於已經與中心簽訂合作的文藻大學,即將六月有德語系、華語教學中心與華語教學系學生來夏令營的事宜,一直並未處理。 

王的諸多說詞包括:性騷擾子虛烏有、叫我要務必相信他,不然就問他太太,並叫他太太不斷用Line狂CALL我(我完全不接),再來就是喊冤,堅稱社群網帳都是一些假留學生假帳號的霸凌留言,忌妒他夏令營收太便宜,壞了行情,阻斷別人的財路,才會遭到報復、欠薪事件是他被兩位廢物敲詐與勒索,台灣人出手傷害台灣人,太太已蒐集資料要提告...。 

就在我仔細閱讀社群留言中的事件簿一連串的實證確鑿,與媒體的大篇幅報導,卻面對涉案人王的堅決不出面,提告也遲遲沒有下文的情況下,我的為難在於如何向已經跟我報名的20多位學生交代,以及擔憂台灣形象的問題。這期間的煎熬難以想像,在無人可以商量的情況下,身心瀕臨崩潰,而此時更勾召出過往受到牙醫與友人先生等性騷擾的不堪創傷。 

我當下的邊緣處境是,過往的性騷擾受害者,眼下卻是不知情的共犯結構,我既羞恥又難堪,而閱讀每一則王涉嫌性騷擾的過程,更是讓我好像被扒一層皮的痛苦。當時我只能在臉書上隱諱地抒發自己的無助與脆弱,並多次去海德堡墓園散步尋找安寧與慰藉。 

後來,我發了一封道歉信給已經報名的20多位朋友,誠實說出台灣中心發生的狀況,並表明若官方未清楚調查,以及公布真相之前,我不會進行任何教學工作。至此,我才真正能下定決心,憑己之力,按圖索驥去尋找事情的脈絡,試圖還原真相。 

帶著創傷的疼痛,進行台灣中心的「前世」犯罪檔案調查,這過程對於我無啻是無間地獄走了一回,時時都在六道輪迴有如坐雲霄飛車,有時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崩潰與瘋掉。 

但是,當我慢慢地將一條條資訊進行核實,再對比王的閃躲迴避與話術,我更意識到權勢性騷擾不是私領域的犯罪,卻是公領域中究竟是誰誤用了國家所賦予的權力與資源,所託非人地使其作為犯罪的底氣! 

當我發表了一篇《讓「耳」朵聽見「心」的聲音:性侵羞恥的脆弱與療癒》之後,王第一時間就無預警地將我自文藻大學來訪的群組剔除,然後一整週對我建議籲請外館與僑委會協助調查,以及由第三方獨立小組成立性評小組等方案,均採已讀不回。  

為此,我只好自行向行政院性平會、教育部、僑委會、外交部請求協助,最後得到的回覆均由謝大使處理,我才誠懇地寫信籲請謝大使幫忙。 

與謝大使的來回私訊中,我寫了五封十幾頁的長信,他簡短地回了三封,未來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如實公開對話。我的訴求其實很簡單: 

1. 調查 

方案一:委請行政院性別平等會以公正第三方進行獨立調查 

方案二:礙於王副主任已是德國公民身分,由台灣駐德外館主動向德國警方報案,司法獨立檢調小組進行偵辦,外館與僑委會提供台籍受害者法律援助,貫徹全方位照顧台灣人民的美意。 

2. 成立性平會 

由海德堡台灣中心首創先例,由第三方獨立設置性平中心,並將個人前期投入工作的薪資全捐出,日後兼課比照一併回捐,昭示中心對於性平的決心與努力。 

但無奈過程中謝大使不僅任意洩漏向他申訴的受害者的個資,後來乾脆已讀不回,由僑委會發了封信告知性平中心未來由台灣中心的楊梅芳主任(以下簡稱楊)決定如何設立。 

事實上,在與謝大使書信溝通過程中,楊與王突然在師資群組發話,沿襲他們摸頭、給予權與錢的收編伎倆,硬扣中心副主任的帽子給我,試圖將我「消音」與擴大共犯結構,在我嚴正拒絕之後,還被嚴厲指責是無事生端、合作就要相互信任豈能胡思亂想...。 

事已至此,台灣中心繼續擴大運作,雖然王卸除副主任一職,官方說法是「個人因素」,但還是中心董事、教務委員,更是「救難急助中心」的負責人,這就是預言未來換個名號強勢回歸的伏筆。 

至於揚言沒有受害者,甚至說有的話就出來對質的楊,依然是「僑務諮詢」兼「中心主任」兼「董事」兼「教師」。更是決定中心成立性評中心與否的裁決者,而先生也是中心的監事。 

另外,王的太太梅開雅也依然是中心董事、教務與教師。 

沒有改變的台灣中心,既得利益者始終與官方共榮共生,而受害者們仍含悲飲痛地暗夜哭泣,至於留學生與新僑民只能繼續傳閱防止老僑性騷擾的自保手冊,人人自危。 

我承認自己很無助與挫敗,在寫完給總統小英的陳情信之後,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援助?以及如何陪伴受害者們走下去? 

我對官方拒絕調查的不作為,感到憤恨與不解,但在台灣的律師朋友告訴我要懂得換位思考,他分析說道:「如果你是謝志偉大使,想想即使戰狼已站到走廊、色狼就站在身旁,但絕對不會做的就是對性騷擾進行調查。」 

律師友人語重心長地說,只要不調查,就不會有真相,謝大使就可以自我保全不會被追究行政責任,包括外館、僑委會、外交部與教育部上上下下,皆能全身而退,而且未來同一批人照樣相互推舉做僑務諮詢與委員,一樣舞龍舞獅美照誇政績,經費核銷沒問題,台灣大外宣更能唬過審預算的立委與台灣人民,甚至加官晉爵步步高升。 

「你就是太直,總認為真相是唯一的追求!有時你要學習換位思考,就會知道官場這一套的運作模式,這樣回過頭來面對謝大使的姑息與不作為也不會太挫敗,甚至會有些『同理』了!」 

週四被律師友人這番醍醐灌頂,我確實是懂了,但仍然沒有阻攔我追尋真相的想法,以及陪伴受害者們一起逐步找回屬於我們的正義,以及重新定義正義。 

只因為我曾經是性騷擾受害者,更能共痛同理受害者們承受的無邊傷害。於今仍是帶著傷的療癒者的我,生命殘缺處雖淌著血,卻依然柔軟且充滿能量在疼痛中找尋癒合,就像沉香木砍斲處,燃燒的馥郁芬芳。這無異鼓動了我做自己的熱情,除了放掉得假冒與別人「一樣」、「正常」的趨迫症之外,更能格外珍惜自己的傷,成為生命獨一無二的資產,也真正與人連結,特別是與海德堡性騷擾事件的受害者們。 

以追討正義的行動,改寫受害者蒼白的面容;用故事敘說,奪回生命的話語權。 

在此懇請所有在德國的朋友,將這訊息轉傳給認識的朋友,無論是在德國、台灣或其他世界的角落,我們需要的是各種資源,例如:媒體、法律諮詢與精神支持。 

我不知道能走多遠,但我相信,有你們的關注與陪伴,每一步都能更接近真相,而受害者們的眼淚總有一天會止息。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71027&aid=174191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