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穿越底孤獨
2022/06/27 21:17:12瀏覽206|回應4|推薦0

<穿越底孤獨>

 

媽,您這杯茶冷透了,我還雙手緊緊的奉著。

 

這天時,東北風才說著是時候該來的話。我想起,我打妳那堆,待斷捨離的日常衣物,在姐的詢問下,那是您曾再次說,要我帶回,冬日穿搭的外套。其時我是嫌老氣不合我年紀的。但,我奉著您這冷透的茶水,看著那件,我嫌老的外套,忽而一陣念戀的暖意。

 

啊……淚痕都早乾淨了,現時,又再流湧。那件外套給收進我的房內一角,在我桌椅邊,每天我都會似若無意的意識到,就這樣擱置著吧!

 

媽……歲月是待人無二的。我,我們兄弟姊妹們,一個個髮也漸層灰白,視野也顯茫然了,可不用閉上眼睛,無須入夢(可您們確實相攜入夢來了),我就能描摹您們,妳還有老爸,中壯時的身影,妳照顧,服侍青壯年即初次中風的老爸,慣性嗜酒後暴力的老爸,滿嘴三字五字經招呼人的老爸,唉……過時的情緒,已是激不起風浪的飯後茶餘。卻仍留我對您一盅悲情繾繾,容我久久淺嚐細思。人吶,真什麼都不是。所謂情緒是自己的。所謂傷悲秋冬歡喜春夏,得失是自己的。所謂情愛怨憎是自己的。所謂一切莫名所有都自己的。誰能真影響?除了自己,與誰都無關。他人都屬外界。直到最後一刻的呼息。也是自己,孤獨的走去。……

 

您走後(有否相隨佛祖的腳步,去那無憂歡喜的世界呢?),個月了,尚未入夢。我憂著鬱悶愧疚的心,疑問是否,您可能於我(或我們)如何如何?仍無法諒解?……新八舊七月,老爸攜著您同來,他的印象鮮明,您卻隱晦,同以壯年之姿。卻兩三天,您來了。一口鮮麗的頻果色電鍋,您說您太歡喜。我們母女窩在一張單人床,卻非常非常冷。抬頭看周遭環境,空間頗大,似乎隱約多張單人床位,在我背靠牆的牆頭上,一臺轟然巨響的冷氣機,太冷,我受不了勤拉被角並跟您說換便換了位子,在窄小的單人床鋪上,頭一低,咦?您怎還穿著尿布?您精神奕奕的與我說著,是壯年時的母親,是家常的裝扮,是我熟悉的,安心的日常時光。可我是打著冷顫,哆嗦著醒的。在農曆七月。那樣的冷度,我曾數日短暫進出冷凍庫。就是那個冷度。

 

我還是無法釋懷的。即使他人都屬界外。對妳孤單的離去,因疫情火化前仍無法相見最後一面,依然抱憾……而一切都是緣分。雖有憾,人生事如煙雲,雲來雲散。佛說;應做如是觀。以慰自己。

 

2021/10/15~11/01

 

 

PS

再因為疫情,這段時日,我們家全家人相繼確診,以致母親做對年,三年的日子,我人正被隔離中,無法參與……我怎麼來說我的遺憾……

 

僅以去年寫就的此文悼念母親,在終於重回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部落格,僅此懷念,以緣分,以慰自己……

 

2022/06/27

( 創作散文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175396841

 回應文章

Path 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偶想
2022/07/11 08:43

三界中  惟有生者安  往者才會得安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22-07-11 22:18 回覆:

謝謝您

其實生者所執著於逝者種種,所寄寓所有情理法也都是為了安生者的心

心平了,生死兩界皆安然


Sir Norton 三犬之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7/02 01:14
讓愛寫詩的人來落款散文,這散文必含情睿永動人,此篇是好例子。👏👏👏
先人大去,餘蔭情長,此事自古就難全,且珍愛當下的精誠親愛。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22-07-11 22:13 回覆:

晚安,先生

早前些年,我也樂愛寫散文,不敢說好與否,也寫了不少,現就真的寫少了,無論詩或散文都少

您說的是,餘蔭情長...還留在身邊的更行重要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22-07-11 22:55 回覆:

先生,不好意思

且容我慢慢過去好好的充足的,賞讀您的好文采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6/28 10:18

.

1020310_2_苦楝

如夢令【苦楝花】

儘讓艱辛窵遠。拂煦微風春暖。

許社稷安康,共處和平反戰。

苦楝。苦楝。

淡紫花開同願。

喵永111.6.28 願平安康健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22-07-11 22:08 回覆:

謝謝喵大哥

許 病毒輕症無後遺,生活平安平實如常

您也多保重

謝謝


莫云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6/28 08:49

至悲無言.中年或老年喪親,或許更覺悲痛.

家母高齡過世後,我也曾恍神許久,以致在街上誤踩油漆,摔傷脊椎.(直到兩三年後,老人家來入夢,才稍感釋懷.)

不知妳曾確診,想必已痊癒,日後還得善加調養.言不盡意,多保重,祝福!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22-07-09 23:15 回覆:

晚安老師,謝謝您喔

原來您的脊椎傷是這樣來的...這樣的牽絆令人不捨,脊椎的傷若嚴重到一個程度,後遺症也很令人吃不消,辛苦了,祈望您早日恢復原有的健康活力。

總也是一種執吧,生以不得見,依夢來撫慰,但求活人一個心安......

我確診至今約三星期,仍需服藥治療咳嗽及痰還有喘,聽說很多人都有類似過程,老師勿掛念,請保重自己身體,且小心,病毒仍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