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專制與民主孰優孰劣? 〈上〉
2017/11/24 07:03:35瀏覽5287|回應10|推薦57

對民主,最讓我們中國人嘆服敬佩、心神迷醉的,是民主消除了我們中國政治從古以來無法解決的天大難題,就是對制衡皇帝束手無策,無法使壞皇帝下台,而使眾生飽受荼毒,甚至國家走上敗亡,萬劫不復,如今法西斯與共產主義的極權專制災流天下,毒痛海內,更是眼前的殷鑑。放眼全球,繁榮穩定、富強文明的國家都是最自由民主的國家,民主帶來的成果彰彰明甚。

是以我們中國人對民主政治推崇無比,忽略了進一步的審視與深究,輕易地當成真理正道而狂熱地嚮往和膜拜。為了民主,一切代價都是值得的,有了民主,經濟落後、民生凋敝、政局動盪、社會分裂都是暫時的。民主是文明進步的唯一途徑,是國家發展的唯一選擇,唯有民主才能實現社會理想、世界大同的終極境界。

然而不幸的是,如今世界上那幾個民主先進的國家,他們民主政治的缺點和弊端開始浮現,如財團壟斷政治形成政治分肥,民主成了「金主政治」,此外還陷入政黨爭鬥,彼此否決相互內耗的政治怪圈,出現國會僵持停擺,政策癱瘓的現象。並且為了討好選民,短視近利炒短線,法令政策搖擺不定,缺乏連續性、穩定性,難有成效,尤其是亂開福利支票以至於財政支出寅吃卯糧,積重難償,瀕臨破產無力迴天。近來世界經濟疲弱衰退後,這些發達國家逐漸開始不富不強,日子不好過了,極右開始抬頭,民主的方向迷失了,出現了背離普世價值的跡象。

於是民主政治掉漆落彩,光輝轉黯,民主神話破滅了。然而,我們的民主人士告誡我們:民主即使再不好,專制更爛,偶然有個明君英主,終歸是曇花一現,人亡政息。有了民主,就能防制政府濫用權力,人權和自由才能得到保障,不至於發生像三反五反、大躍進以及文化大革命這樣的專制慘劇。民主優於專制不言而喻,從專制轉成民主已是大勢所趨,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歷史巨輪的走向,民主仍然是最佳的選項。

總之,一面倒把專制說得一無是處,堅持「萬惡的專制」不能取代民主,真是如此嗎?
---------------------
繁榮穩定、富強文明是民主的成果?

從歷史發展的事實來看,歐美的繁榮和文明都是工業現代化之後的產物,繁榮和文明在西方帝國主義的時代就早已產生和存在,是先於民主制度之前,民主並非西方現代繁榮和文明的原動力。沒有一個國家是通過所謂的「民主自由」而達到富強的,任何西方國家經濟騰飛時都談不上民主,日本如此,亞洲四小龍們也如此。

美國雖是民主立國,但大都時間只是半調子民主,第一任的華盛頓根本是獨裁統治,所謂的民主只是廢除了君主世襲制,美國要到1970年代才有今日我們所見的的民主體制,而且真正的富強盛世是在二戰之後。二戰的浩大規模使原本資源豐富的美國發動了全面性的總動員,還成了支援同盟國家的「兵工廠」,爆發了生產力。戰爭的非常時期,使得小羅斯福總統幾乎掌握了絕對權力,不但國會兩院對他馬首是瞻,連最高法院都對他唯命是從,由於他的威望使他破例連任四屆總統,他的任期是美國國運急速上升的關鍵點。戰後美國令人艷羨的富裕環境又使美國能夠吸引和網羅世界各地的科技菁英,使得美國的科技和工業得到充分的發展,這些都與美國的民主政治關聯不大。

而所有轉為民主的落後國家,經歷了大半世紀,至今沒有一個進入繁榮富強,經濟幾乎都是停滯不前,發展有限,可見民主根本無力促進繁榮富強,甚至是拖累。
---------------------
「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

事實是如此嗎?兩蔣的威權時代與民主化後的台灣,何者清廉?毛共時代與改革開放後的中共、蘇共時期與民主化後的俄國,何時貪腐比較嚴重?納粹時代的德國和軍國主義時代的日本、以及威權體制的新加坡,有貪腐的問題嗎?根據國際透明組織報告,金磚四國中清廉度最高的一直是中國,其他三個民主國家巴西、俄國、印度居後,另外腐敗的政府在落後的民主國家比比皆是,集權的古巴和北韓的廉潔程度就遠遠超過這些落後民主國家,像民主了兩百多年的海地,是世界上最腐敗的國家之一。

雖然現在世界上最廉潔的政府,絕大多數是那幾個有金光閃閃民主招牌的歐美國家,但是別忘了這些歐美國家民主化之前,長期的法治才是他們清廉的基礎,長期法治建立起來的優良政風,官員之間很難滋生官官相護,沆瀣一氣的貪腐漏洞,這些民主歐美國家的清廉政風是先民主而生,並非他們民主化之後的功效。反而是這些歐美民主國家的選舉全民化之後,蛻化成利益集團壟斷選舉政治,賢良無法出頭,財團主導政策圖利自己,形成變相貪汙,至今改革無方。

可見不論專制與民主,同樣是有權力就可能會產生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這句經典名言絕非真言鐵律,有絕對權力的專制未必絕對腐敗,僅是因人而異的個別現象,並非放之皆準的普遍情況。綜合比較起來,事實是民主遏制貪腐的作用反而不如專制。
---------------------
民主政治保障了人權和自由?

似乎專制就是百姓為魚肉政府為刀俎的極權暴政,我們自認代表良心與正義的神聖民主人士總是拿蘇共和毛共、納粹與北韓來說嘴,諸如愚民政策、思想洗腦、高壓統治、殘暴酷虐、‧ ‧ ‧ 等等,因此支持專制就是不惜擁抱罪惡,甚至是奴才成性的「太監思維」。然而專制的型態就只是要人絕對服從,殘暴蠻橫的這一種形式嗎?看看古代的中國、今日的中共,新加坡、兩蔣,這些專制政權不會維護人民生活上的自由和安寧?除了推翻政權的政治自由,老百姓的人權、人道和自由有受到甚麼傷害?人民生活照樣安和樂利,自由自在。一般性舒發個人見解,以及表達民意民怨的人權和自由,專制政府也是會尊重和維護的。

專制政權所壓制的,僅是政治層面上反政府的自由與權利而已。西方又何嘗包容要顛覆自己資本主義的共產黨?共產黨的理想和目標會比民主政治的普世價值更差嗎?馬列主義在歐美一出現,那時還毫無斯大林與毛澤東的極權暴政會發生的徵象,早就被歐美民主國家不顧自己所標榜的人權和自由,不顧民主政治的原則和程序,極為粗暴地輾壓掉了,連萌芽的機會都沒有。即使有些西方國家容許共產黨存在,那也是脫胎換骨的共產黨,只能算是左傾的社會主義而已。美蘇對抗時期,美國在自己國內感受威脅的時候,還不是又出現剷除親共份子的麥卡錫主義,有顧及半點自由、民主、人權嗎?

即使擊潰了心腹大患的蘇聯共產主義,自栩是民主典範和楷模的美國,仍然要仰賴CIA、FBI的強大的國安力量以監視所有危及國家安全與利益的人士(包括自己美國人)和活動,以及口徑一致站在國家利益與愛國立場的所有媒體來引領民意,等於是以一文一武的無形雙手牢牢掌控國民意識,抑制了反政府的行為和思想,以確保美國的民主制度長治久安。

西方在全世界無孔不入地宣揚自己的基督教,見縫插針地輸出他們所謂的普世價值,可是中共在他們的國度辦幾所孔子學院,就被指為文化侵略,是有著政治目的,加以干擾和抵制。可見即使是民主政治,同樣是壓制信仰與理念不合的主義和體制,完全不尊重包容這些異議人士的人權和自由。也是同樣禁止他們結社組黨,宣揚理念,輿論造勢的作為,堵死他們影響自己的主流價值,損害自己政府的權威,破壞自己國家穩定的門路。我們崇奉自由、民主、人權為天條真理,這些神聖的民主人士大肆撻伐控訴中共扼殺人權和自由,這種作法民主的西方還不是照樣幹?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打壓政治異議人士的人權和自由是基於不同的【主義】,只要視自己的主義是絕對至上,不論是納粹、共產、專制、民主、或是其他什麼主義的政府,對與自己對立的異議人士都是一樣會打壓的,【主義】才是踐踏人權和自由的元兇。是以,民主並非是尊重人權和自由的保證,民主的包容理性也是受限於自身信奉的主義的範圍內,民主並沒有至高無上的神聖性。

專制未必就是落伍的、腐敗的、恐怖壓迫的,民主並非必然是進步的、清廉的、尊重人道的,我們這些民主人士就是民主是絕對至上的盲目之徒,打著民主旗號,自己卻毫無多元包容的原則與精神,要他人絕對順從自己所主張的民主政治理念,對專制政府全盤否定,徹底批判,反對到底,不推翻政府不罷休,他們本身與共產和納粹有何不同?

這些口口聲聲人權和自由的民主人士,其實與專制的中共一樣,都是在踐踏不同政見,他們所標榜的人權和自由,是與一般性舒發個人見解,以及表達民意民怨的真正人權和自由根本掛不上鈎,完全無關,毫無高尚與神聖的價值與意義。只是奪權工具,用來與專制之間相互鬥爭、相互顛覆,狗咬狗的主義之爭,比對手的中共並無更高的道德高度。

當然不是說在政治上不能批評指責專制政府,像陳述民眾的難題和需要、指出政策的缺失與弊端、揭發貪腐等等,這種批評與建議的權利和自由決不能放棄。但是拿空頭的民主制度為反對而反對,以否定專制體制,顛覆推翻政策正確、符合國情,為國為民的政府,那就不要拿神聖的人權和自由來包裝自己,魚目混珠,混淆視聽了。

        -----------------------------------------------------------------
            敝人所有文章歡迎轉載以及文章聯結,無需經過我本人同意。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57&aid=109164000

 回應文章

Skyhigh
2021/01/30 15:39
民主還是獨裁好,做公民還是做奴才好,只有在奴性入骨的民族當中,才有討論空間。在歐美國家,誰主廢除民主制度,走一黨獨裁,和主張戀童癖合法化一樣,準會被視為精神病患者,被社會所鄙視的。(skyhigh823@yahoo.com.hk)
徐百川(157) 於 2021-01-31 20:47 回覆:
不是說民主不好,只是不要把專制看做絕對之惡,把民主看做絕對之善。
西方的繁榮昌盛、富強穩定全是靠著過去帝國主義時代不民主、不自由的菁英專制所成就的,真正全民參與,具有現代化意義的自由民主僅不過五、六十年,而且至今窘態百出走入困境。

「民智不足用」是民主制度的根本缺陷,專制政權若能為國為民,則福國利民的功效遠勝於民主制度。
我們應該可以改良專制制度,不使其走入偏差,避免人亡政息的缺點。

嘴吧挺共身體挺美
2019/08/07 00:50

建議台美政府開始進行專制統治、管制媒體、屠戮異議人士

讓新聞版面像人民日報般乾淨

才能讓人覺得是政策正確、符合國情、為國為民的政府

另外,台美你可以貼這篇、在中國你不能貼這篇,差別就是這麼明顯

(tjankui@yahoo.com)

清醒點
2019/06/01 12:21
兩蔣時期 貪腐不嚴重 應該是那時評論政府是要被砍頭
所以沒人敢去查去揭發 又或者他們根本不需要去貪 就可以隨便用一個理由把人民的財產拿走(rossi790922@yahoo.com)

3J
2018/08/04 23:46
身處在民主的環境(算吧?),我也同樣偏好民主制度,
但正因為如此,我想中和我的想法,因此在網路上尋找與自己持不同看法的文章,經過思索後,我依然保持原本的立場,原因跟樓主一樣,在碰到上層階級的專斷時,沒有人能夠牽制,更發人深省的是,這些專斷的上位者,有些不是為了私利,而是為了大眾才做出這樣的決策的。
但是我看到更多的是某種普遍存在的群體現象。
也就是人很擅長分團體,而且習慣概括的理解其他團體。我們習慣支持自己國家的隊伍,讚美自己國家的制度,但是我們真的需要愛國嗎?在討論制度時,用單純的二分法就想分出好壞的差別,但這對事實的結果有助益嗎?我只能說,需要下很大的心力才能讓自己的想法接近客觀,然而,就大多數人以及身為平民的我而言,這麽做似乎沒什麼利益可言。(gibsonicecream@gmail.com)
徐百川(157) 於 2018-08-07 22:18 回覆:

感謝分享心得和觀點。

看來現代政治不論專制或民主,在體制上都需改良吧⁉
或許能夠在「民本」的宗旨下,揉合兩者所長建立一種新體制。


3J
2018/08/04 23:14
好久沒看到褒貶相融的文章了(gibsonicecream@gmail.com)
徐百川(157) 於 2018-08-07 22:19 回覆:
謝謝‼

雙耳
2018/03/18 12:12
傳統的中國人或者中華文明圈的人,基本上還是認為績效是第一位的。這個跟我們這個文明的傳統有關,有學者說,中國是治水的文明。說到治水,有才強勢領袖永遠比所謂的廉史來的重要。災難面前,人民是要讓渡個人權利,尋求集體的帶領照顧的。
文明這個東西,很玄奧,就像中國人喜歡紅色,去哪兒說道理?所以,我始終覺得,選舉,對中華文明來說是個挑戰。台灣嘗試過這麼多年,似乎也沒得出個可以預見的未來。(zbl1984042315@gmail.com)
徐百川(157) 於 2018-08-07 22:24 回覆:
感謝分享心得和觀點。
近日才見到您的回應,遲覆為歉!

NOO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2/03 19:35

金磚四國中 清廉度最高的 一直是 中國 ?  是說 其他三國 一百個貪,而 中國 只有 99個貪 嗎 ?!

UDN 報導過 中國 中央紀律委員會 統計 - 5年 抓到 200多萬 貪官,換算平均 一年,中國共產黨 40萬人貪污 。 單 2017年 前 9個月,一共處分 中國共產黨 33萬名 貪官,追回 96億人民幣(近 500億 台幣)贓款,逮捕 3800名外逃人員。

這又是 怎一回事 ?!


 

徐百川(157) 於 2018-02-05 21:16 回覆:
姑且相信您所提的數字。
抓的貪官如此之多,不正表示政府肅貪的徹底?反過來說,正表示政府的清廉!

Rockwel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3 17:08
因為民主制度下人民若被煽動,很容易選出禍亂國家的政客。所以某些亞洲國家出現一種介於民主和專制的政體,叫做"菁英專政"體制。代表國家就是現在的中共和新加坡。利用重重篩選機制防堵不學無術之徒進入政治圈。
徐百川(157) 於 2017-12-13 20:31 回覆:

使民主運轉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制度,這些在西方用了數百年時間才成熟起來。若一個國家的這些基礎條件和背景過於脆弱或完全缺乏,那麼民主即使存在,也是極不穩定的。

此外民主政治還有很大的成分是建立在國家富強的基礎上,即使是那些西方的民主國家,生活不好過了,民主也會走樣。


默雪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5 17:21
皇權時期也有明君,民主時期也有糟糕的總統;過猶不及而已。

就目前的台灣狀況,我個人懷念兩蔣時期,食衣住行,感覺比較放心。

但對於「民主」,我相信她需要一個過程,慢慢成熟,在還沒成熟前很難說哪個好。
徐百川(157) 於 2017-11-25 20:10 回覆:

同感!西方的民主還有極大的改進必要,也不能因為出現缺陷,就輕言否定。

目前民主本身都不算成熟,落後國家要民主化,更是不可一蹴而就,我們中國在孫中山革命之後,就已經吃了民主的大苦頭,只要走向民主的信念和方向不變,軍政訓政憲政還是轉化成民主的正確道路。

有人說實行民主就像學習游泳,不下水去學,永遠學不會。但是下水學游泳也得找個平靜的淺水處,一個國家實行民主的基礎和條件若不足,冒然實行民主以學習民主,就像不會游泳的人跳入怒海巨濤中學游泳一樣。

所以我攻擊民主人士把民主絕對化、神聖化,不顧民主的基礎和條件要求立行民主。

此外我有一個構想,就是把專制與民主的優點揉合在一起,既避免專制的人亡政息,又避免民主選舉的盲目。


馮紀游陸游:盛夏冬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4 12:14
所言甚是!從臺灣現行的民主即可見一斑!
徐百川(157) 於 2017-11-25 03:40 回覆:
謝謝回應。
台獨僅是以民主為名的分離主義,主義至上,所言所行皆悖離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