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星星神樹
2018/07/29 20:56:13瀏覽716|回應0|推薦8

大地原始的面貌,是一團火焰冷卻凝固之後形成的一塊大岩石,平坦廣闊,沒有山稜起伏,也沒有湖海溪流,花草不生、鳥禽未見,只有單調的黃褐色,蔓延無邊無際。 大岩石平鋪延展,寰宇之境持續擴張。

一道裂縫突然出現,一滴水滴從裂縫裡滑了出來,漂浮在半空中,變成一顆藍色眼珠,看到這個世界的荒涼,因此淚水源源湧出。 晶瑩清澈的淚珠劃過地表,如一把利剪在紙上剪出不同的花樣似的,剪出了山峰橫亙綿延、溪流迴環蜿蜒的模樣,也剪出了各式各樣的花草樹木、地域分布。

淚珠滑進了清泉裡面,將澄淨的泉水剪成男男女女的身影,讓她們圍繞著生命之泉,繁衍世世代代 少女跪坐在地,水藍色的裙襬被她鋪展成如盛開的花辦。 靜靜聆聽著逐漸遠去的歌聲,歌聲裡吟唱著某個傳說。 她巧手善於編織,不同部落與氏族的傳說,是她衣上文飾的創作靈泉。她總是把最美好的,留在精緻的織紋上。

她早就聽過水月神瞳的故事,萬物的母親,傳說中的創造之神。 她嚮往著神瞳豐沛的創造能力,總是在編織的時候,盡自己所能,如神瞳施展法力創作出令人驚豔的風景。

「小晴,妳擁有風族所缺乏的靈性與慧根,留在部落裡會限制妳的發展,所以妳應該去見識其他氏族的紡織技術和圖騰文飾。」

她的母親曾經勸說過她,要她不要像其他的風族少女一樣安於平凡。寬闊的世界,山川地形多變化,可以給予她更多的靈感。

但她總是被一段感情牽繫著,離不開。 直到她終於認清對方的真面目,出走的勇氣在絕望之後源源湧出。

所以她終於一個人遠遠的離開,不因置身陌生境地而恐懼。

低頭正想著該如何編織一條全新的裙子,遠處旅隊獸蹄達達,她也不聽不覺。直到旅隊接近,嘈雜的討論才傳進她的耳裡。 「

雪團似的娃兒,哪個部落來的?」 「看她長得豐盈健美,神情卻剛毅,頭髮茂密蓬鬆,應該是風族的人。」

「有腦袋卻不用的蠻族,力大驚人,我們別去招惹她,免得骨頭都被拆散了。」

「真可惜。那麼標緻的娃,卻是剽悍的民族。」

小晴動也不動,卻仔細聆聽旅隊關於風族的討論。

風族本來就是暴雷火性,說話有時又吼又喊,聲如霹靂。而且他們專門和石頭過不去,可以把山壁都打成瓦礫。把人頭大的石頭扔進溪水裡,噴濺出來的溪水可以把溪邊的樹木全劈斷了……。 不擅長思考,把力量當成一種瘋狂病態的崇拜。

小晴咬牙隱忍著,雖然心裡不喜歡任何人這麼瞎編派風族的故事,用以取樂,或者假造見聞廣博的姿態。

越是自詡見聞廣博者,越容易說出令人發笑的荒謬言詞。

這是小晴的祖母說過的。

「他們馴養的飆,噴口黃砂都可以打出山洞讓人住,天地間最孔武有力的組合,誰都敬畏七分。」

旅隊突然停滯下來,帶頭的那人斜眼觀察,看見小晴的臉色越是鐵青,就說得越是煞有其事。

「還有人傳言,所有的瀑布原來都是平整的水面,都是風族人把河床踩到塌陷了,才會變成這樣。唯有世上最野蠻的性情、最凶暴的手段,才能把飆獸那樣可怕的野獸當成自己的馴獸。飆獸崇拜原始的野蠻。

」 「飆獸的性情從未改變過,唯有野蠻才能征服野蠻。」那人傲氣的斜睨小晴一眼。

風族少女的濃密捲髮推疊於肩背上,宛如天上的積雲。圓潤的臉上鑲著一雙頗有精神的大眼,鼻挺唇豐,有一股不願受人欺壓的剛強。

標準的風族氣質。 她不說話,但有些人都看得出來,風族所具有的特性。

「首領別說了,我們走吧。」一個中年男子低聲警示,「她的頭髮現出紅色微光,那是風族要戰鬥之前的象徵。」

旅隊首領放聲大笑,「難道我們號稱智勇雙全的雪族,會打輸一個不帶飆獸隨行的風族小丫頭嗎?」

雪族?

小晴抬起頭來,「怪不得烈日當頭下,吹過來的風卻都變成冷風了。原來失溫會讓人發昏,一個接著一個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面對這些人,她不會客氣的。儘管只有自己一個,雙臂難擋眾人。 以前早就聽長輩們說過,雪族人相當自負,性情冰冰冷冷,對外族不甚友善。

「小丫頭,會胡言亂語的是妳們吧。」旅隊首領冷傲逼視,「或許妳們還難得對人說話,都是稀哩呼嚕對著蠻獸說獸語吧。寰宇大地上還有人能和妳們對談嗎?」

旅隊裡的雪族人同聲狂笑。

小晴怒目掃射著旅隊所有人。她在暗自衡量每一個雪族的強弱,忽然她發現有個少年沒有笑,而且僵直著背脊,刻意和其他人保持距離

。 那少年面色慘白,呼吸有些短促,眼眸中的光芒忽明忽暗。好像是被控制住的樣子。 小晴咬著下唇。誰說風族不動腦?她就看得出這旅隊個個並非善類。

「那麼你現在是用獸語在回應我的話嗎?」小晴很直接的反應。她並不是個善於反諷的人,只是認為對方不該這麼鄙視風族。

旅隊首領臉色一沉,「雪域內外誰不知道我雪星這個人?膽敢這麼放肆,果然也只有妳們蠻族。知不知道為什麼靠近雪域的地方卻沒有雪族?雪宇,你說。」 首領雪星轉頭望向隊伍當中、被旅隊所挾持的少年。

「強盜來了誰敢不跑?」那雪宇竟然如此回答。 有人『嗤』了一聲,不敢笑,卻又收不回來。

雪星臉色由白轉青,從雪族天生的冷性情,漸漸要爆發出如風雪般的烈性。

小晴緩緩起身,「怪不得,賊盜無禮,說出來的話就跟沼氣一樣臭。」

「小蠻女,找死。」雪星說話間便抬起右手,從掌心發出白色雪光。 一剎那間雪團轟隆隆在半空中由小成大,如雪塊自雪山上崩落,向小晴進逼。

「姑娘小心。」雪宇在陣中大喊。

小晴早已雙手發出兩道氣旋,將團團崩雪排開,自己則藉著風暴氣旋的能量支撐在地,而後雙腳騰空,逼開從身周飛撲過來的冷冷雪氣。

雪宇發出一聲慘叫,他的胸口被雪星所發過來的雪團打中。 小晴左手一擺,由手中風暴氣旋掃起一地雪團與黃土塊,毫不客氣的襲擊雪星的旅隊。 雪團在風中急速旋轉,忽而由轉向小晴這裡。

小晴往下直墜,踩在雪塊上向前滑行,兩手也不停地把風暴氣旋一個接著一個發動出去,回擊雪星一干匪眾打過來的雪團。

初次見面就打得這麼凶,小晴也是沒有別的辦法。 誰叫眼前這批人是強盜?而且還拿風族來尋開心。

「姑娘,小心,他們會把『湛雪』夾帶在『凜雪』裡面。」雪宇在亂仗中大喊。 小晴根本分不清楚湛雪和凜雪有甚麼差別,反正風族就只有風暴,不管對方來甚麼她都打。

破碎雪塊和銀針般的物質被風暴打得滿天飛。 「小姑娘,在雪中打仗妳是贏不了我們的。」雪星大喊。 一瞬間雪星的旅隊團團包圍小晴,她在圓圈中心。

這批人騎的是一團如雪團的獸類,有十隻細長的腳,行動迅速,無懼風砂暴雪。 「雪凌。」小晴才不管這活像大蟲子的怪東西有啥可怕,兩手風暴龍捲掃了出去,一次全將牠們掃倒。

這是夜舞延伸出來的創作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1371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