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鏡頭之外
2019/08/09 07:05:00瀏覽801|回應0|推薦54

  漫步在京都古樸、幽靜而舒適的小徑的時候,偶爾可以發現住家外面
有一排亟其典雅的「犬矢來」竹片設施,那是一種弧形細竹片編織而
成,並且包覆著牆壁的造型裝置,據說那是用來防止野狗隨地便溺以免
弄髒牆壁之用;另外也有讓屋簷低落下來的雨水順勢滑落,藉以保持房
屋主體乾爽的功能。

  一般而言這些裝設在住家或町家屋外的犬矢來,其材質原本就採用天
然的細竹片編織而成,當然經過歲月洗禮之後也會腐朽而崩壞,然而主
人家在更新的時候,卻堅持原本的竹片材質而保存著百年風貌,益發顯
露出古樸和典雅的氣氛。

  看到千年古都民眾細心維護樸拙的居住造型之際,不禁想起國內有些
遊覽區的人工設施,喜歡用途上顏色的水泥充當圍籬之用,一方面讓人
感到硬梆梆的外表,可是卻又要加裝是竹子造型來當作裝飾,因此似乎
有點唐突和缺乏協調的感覺。

  提到天然與人工的矛盾之處,我們想起有一位喜歡攝影的旅遊作家
說,知名風景攝影大師的精心作品,通常考慮到攝影標的物之主體,和
周遭景物的對稱與均衡、協調與和諧、對比與襯托等因素,然後將實際
景物化作藝術創作的過程中,充分展現了個人最拿手的攝影技巧。

  因此精緻而優質的風景攝影作品,可能會捨棄過於真實的景物,所以
必須耐心等待合適的光線、周遭景深與線條、以及心目中所想要追求的
剎那之美,然後按下快門而擷取最具美感的相片,並且經由後期製作的
手法,進行曝光與修飾等程序,才可以得到一幅充滿極致之美的作品。

  「所以我總覺得那樣的作品,雖然具有極其唯美的本質,可是卻缺乏
真實的意涵,無法忠實反映當下真正之情境,所以應該算是一件藝術
品,就好像一幅畫作那般,而不是當下真實的寫真。」那位旅遊作家抱
持著不同的看法。

  也許這樣不同的解讀與詮釋,就是真、善、美三種因素,無法在風景
攝影作品中全然具備的遺憾,當然也凸顯出三者兼俱的可貴之處。

  然而這樣的情況與看法,大都偏重於大自然的攝影作品,所以攝影師
總是想盡辦法追求唯美的境界;至於在戰爭場上的真實攝影作品,也許
著重於捕捉實際情境的畫面,所以不見得等到各項因素皆備的情形之
下,才會按下快門而擷取心目中的相片,當然是屬於比較真實的作品。

  因此,對於攝影作品的良窳和優劣,似乎還有很多的討論空間,不過
讓我們想起郎靜山大師的作品,雖然有蠻大部分都是黑白相片,可是卻
能夠呈現出大師所營造的山水氣氛,彷彿就是一幅精緻而經典的山水
畫,著實讓人覺得極其賞心悅目。

  然而類似這種意境深邃的佳作,恐怕不是一般玩相機的人,都可以隨
興而能夠達到的境界。

  所以攝影大師安瑟‧亞當斯說,他所引以為傲的大部分作品,其實並
非完全是實物景像的拷貝,而是充滿自然的抽象概念。因此他也認為攝
影是對於周遭世界之觀察與模擬的過程,而且毋寧是在混亂的宇宙當
中,精心所抽取出來的片段而已。

  安瑟‧亞當斯說這些話的用意,當然再明顯不過了,也就是為了捍衛
精緻而摻雜攝影家內心意念之作品,才是值得人們追求的一種境界。

  對於攝影師與其作品的關係,當然不必捲入爭辯真善美話題的漩渦,
不過誠如上述,同時具有真善美三種因素的意境,不但是極其珍貴,而
且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絕對是值得人們刻意追求與珍藏。

  然而談到這些意境的時候,回到上述人們在旅遊風景區遊玩,偶爾還
可以發現那種水泥竹籬的現象,總是讓人感到啼笑皆非而匪夷所思。

  「每次看到類似的水泥竹子圍籬的時候,心中總覺得宛如東施效顰一
般的難過,真是何必呢?」朋友K最不能夠忍受這麼粗糙的人工建築
物,竟然在大自然遊憩區到處林立!

  如果把這種假竹子圍籬的裝置,放到上述討論真善美相片的情境中,
那麼恐怕會讓那位旅遊作家暈倒不說,而且想必也和K一樣無法忍受。

  不過社會上的多元組合現象,本來就極其自然而且不必過於訝異,所
以才會顯現出不同境界之差異,以及追求各個層次美學的真正內涵。因
此當人們面對這樣的情境之際,如果抱持著平常心看待,發現鏡頭之外
世界竟然如此多元而繽紛,也許就可以更為舒坦的接受,甚至以不禁莞
爾一笑的心情,來享受人工與大自然之間充滿矛盾而詭譎的情趣之美
了。

(金門日報副刊108.07.04副刊文學)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12820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