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丁護工
2010/08/02 00:28:11瀏覽545|回應0|推薦48

縱使相逢應不識




自從老弟入住廣州醫院治療,便請了當地的護工幫忙照顧,開始那位護工來自湖北,對病人頗細心,但那時因老弟病情不穩定,護工照顧他頗費心力,而該院的護工採24小時全天候一班制,的確很辛苦,我們曾向該院管理層商議,請求增派一名護工,採兩班制,以俾護工能有充份的休息,我們願付兩名護工的費用,但管理層認為會破壞該院的整個護工制度為由,沒有接納。未幾該名湖北的護工不勝負荷而請調。

接著院方調派一名來自湖南的護工,個子雖矮小,但手腳卻頗俐落,搬老弟自輪椅與臥床之間的轉換,游刃有餘,但其人脾氣不怎樣好,醫護及家屬的意見她未必接受,有一點我行我素的味道,不出十天便被換掉。

後來換來一位四十來歲同是來自湖南的中年婦人,她姓丁,醫護都稱她丁護工。

丁護工頗會察顏觀色,對家屬總是堆著笑臉,與她交談,知她兒子已長大在廣州打工。

原本丁護工告訴我農曆年她要回家過年,後來因弟婦不願接舍弟回家過年,以金錢遊說她留在醫院照顧舍弟,於是農曆年期間她便待在醫院。

前一陣子,有一回星期五晚上,我趕到醫院,己是十時多,進到病房,見丁護工一反常態,整個臉沉下來,不言不語。未幾接了手機,與電話那頭的人用湖南話吵了起來,掛電話後,臉色更沉。問她是否有什麼事,她只輕輕說沒事。

過不久,有一個肚滿腸肥的男人,出現在病房門口,用湖南話在大吵大鬧,丁護工與他吵了幾句之後,到櫃子裡拿了一個小紙袋丟過去給那男人,那男人接過後,接著出手就是一個耳光打在丁護工臉上,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叱喝他怎可以出手打人,並通知護士站叫保安把那人帶離。

那人走後,問丁護工發生什麼事,她還是淡淡的說沒事,問她那男人是誰,她說是他丈夫,我問是來要錢麼,她沒有回答!

我在昏暗的燈光下,隱見她眼睛泛著淚光。

後來醫院傳開了,原來她男人去賭博,輸了錢來向她要,開始丁護工不肯給,所以吵了起來,最後還是給了!

兩個女人,一個受過西方現代高等教育,卻是現實的女人,不願承擔責任而拒絕接丈夫回家過年,可謂薄情寡義!另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卻是認命的女人,為了多賺幾個錢而放棄回家過年團聚,然卻遇人不淑!

彷彿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嘲弄!


            yaduo



《同時在「年輕的五月」及「心之界」發表》

夕陽簫鼓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4281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