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偏愛
2009/06/15 11:31:46瀏覽635|回應2|推薦46

小時候母親比較偏愛我,所謂偏愛,和其他兄弟姐妹似乎也沒有什麼差別,大概是多說一點話,可能是我習於傾聽吧,也可能我的習於傾聽,正是從此時而來的。 

我是老大,人家都說,第一個孩子,總是享有父母親第一個與最多的疼愛,說不上來,或許是這樣沒錯,母親對我的疼愛,不是物質上多給予什麼,好像也不是多得幾個擁抱,而是一種心靈上的溫柔託賴。她與我講話,唯獨是我,好像把我當成一個同齡的友人一般,從不看低我,把我放在一個與她同等的位置上,雖然這時我仍不成熟,無法提出好的意見,但她要的恐怕也不是這個吧,只是想被傾聽而已。 

童年對我來說有些陰暗的回憶,那幾年是母親極其脆弱的幾年,瀕臨崩潰的狀態,她經常落淚,忍耐不住的時候,偶爾會拿水管抽打我,被那樣打很痛,當時以為是自己不乖,後來她向已經成年的我道歉的時候,才說,那個時候,其實,她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那樣失控的期間其實不長,大約是半年到一年左右。一個女人被逼到這個程度,還能保持精神的安定真的很難,如果換作是我,面對婚姻、婆媳以及經濟種種壓力,帶著五個孩子,還能夠像母親一樣,從瀕臨崩潰中自癒,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 

童年的我身體很弱,個性很溫吞,除了成績還不錯外,其他根本沒什麼好說的,運動會是我最怕的事情,沒人想讓我參加,因為體力不好動作又慢,班級的大隊接力沒人想讓我加入,怕拖垮整個班級成績,老師又不答應我不參加,每回運動會我都硬著頭皮上,等著被同學罵。 

週會更是一件可怕的事,因為我稍微被日頭曬曬就會昏倒,久了,倒也摸索出一套最好的「昏倒方法」:當眼前開始有金黃色的小花開始旋轉的時候,就慢慢蹲下,然後同學就把我扶到健康中心去了。 

母親十分鐘以內就會到,走路來的,她不會騎腳踏車,也不會騎機車,還好我家離學校很近。她很漂亮,不是花枝招展的那種,我也不喜歡有些媽媽噴的香香打扮得什麼似的,遠遠的同學就叫:「你媽媽來了!」 

我滿喜歡那種感覺,大家都知道我有個漂亮的媽媽,她會在健康中心裡,幫我脫掉汗濕的衣服,擦乾汗水,再幫我換上乾淨的衣服。有時我爬得起來,有時爬不起來,好的時候,可以立著讓她幫我穿好,有時更虛弱點,只能躺著,她還是很有耐心地幫我換上。因為如此,有時候我還滿喜歡昏倒這件事,雖然滿痛苦的。 

長大了,還是做著一個傾聽者的角色,卻選了一個要不斷講話的工作,常常一整天講的話,都在上班的時候講完了。可是做為一個傾聽者,卻不能完全不講話,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想把心底話告訴我,有時候好忙,一個一個,每個人都在等著和我說話。那其實有點累人。 

其實我也有很多話想說的,我的心裡有許多事,想說,但大家只想我傾聽他們。然而,我早已失去說的能力,因為說的太少,常常我只想安靜,耽溺在醒與睡的時空裡,夢裡也不說,因為那些事,當下不說的,放進夢裡,早已成為過去,不是當下的情緒,也說不清楚。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x09540954&aid=3044324

 回應文章

甜水窩蜂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傾聽者
2009/06/23 21:49

Udn上總不乏傾聽者.

說吧!.....

葉曇樺(xx09540954) 於 2009-06-24 09:37 回覆:
謝謝你聽,我會慢慢說.

姚嘉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親情動人
2009/06/15 22:06

你寫母親很真摯動人!

善於傾聽的人常能體會人家的軟弱, 這正是寫作的沃土.

葉曇樺(xx09540954) 於 2009-06-18 09:22 回覆:

謝謝您的讚美!我善於傾聽之外,同時也軟弱,把它們寫出來,好像也不是為了寫作而寫,只是想寫給想讀的人去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