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畫廣告成了畫家的朱培琛先生
2019/01/18 09:29:58瀏覽1755|回應0|推薦36

朱培琛老先生在自己畫作前留影(吳敏顯/攝)

前排右三是畫戲院廣告時期的朱培琛,當年23歲。(吳敏顯/翻攝)

畫廣告成了畫家────畫個不停的朱培琛

「畫畫是我一生想做的事,無論傷痛病老都不曾停止。要我停止作畫,豈不等於死掉!」

常有朋友說老畫家朱培琛,不愁吃不愁穿,兒女又孝順,大可享受清福,何必畫個不停,還開畫展,苦了自己。老畫家總是很認真的用上面幾句話作答。

出生於一九二九年的老畫家,年輕時是個畫電影廣告畫的「畫尪仔師傅」。專門在戲院旁邊架起馬椅或踩著梯子爬上爬下,左手拎著不同顏色的油漆罐,右手用毛刷一筆一筆去彩繪大型電影廣告看板。

後來,經過自己一番努力「改行」,從事繪畫藝術創作後,受到美術界人士肯定,擔任宜蘭縣美術學會顧問,不但舉辦過多次個展,也常應邀參展。

朱培琛先生是五結鄉利澤簡人,小學畢業後到羅東讀過高等科。因為家裡窮,讀不起中學,便跑去應徵日本海軍招募的少年工,前往日本神奈川縣以半工半讀方式學習機艦維修。沒想到尚未學到什麼本事,日本就戰敗無條件投降。

台灣光復他回到宜蘭,有段期間找不到工作,只能買點紙張顏料回家,對著牆上的佛像臨摹,然後四出兜售以補貼家用。當時利澤國小校長發現他有繪畫天分,勸他再進修。於是經人介紹,到台北市第一劇院專屬畫室當學徒,希望能夠成為電影大型廣告看板的「科班畫師」。

經過三年習藝,由師父認可出師。二十三歲應聘回羅東新生戲院負責電影廣告畫,算是縣內畫電影看板的「元老」,同時陸續教了不少學徒。往後很多年,台灣北部一些戲院都有他的門生。由於朱培琛所畫的電影廣告相當傳神,很快便從新生戲院被挖角到羅東戲院,領到的月薪比戲院經理高出許多。有幾年,他還自己當老闆開了一家廣告社。

一九六二年,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拿一張宗教人像畫的小卡片,委請他畫成大幅油畫。這幅畫掛在醫院牆上,被當時梵蒂岡教廷駐華大使看見後讚賞不已,立刻請他根據照片繪製好幾位歷任大使肖像,大使本身則親自當模特兒,讓朱培琛為他畫了一張肖像。

自古以來,義大利的宗教畫與人像畫具有相當高水準和知名度。朱培琛所繪這幾幅大使畫像,經大使館拍照寄回梵蒂岡,竟然受到各界注目和肯定,證實他的人像繪畫技巧已獲得認同。所以,緊接著連羅馬靈醫會總會長及羅馬修女總會歷任總會長,都不遠千里的把照片送到台灣,委託他繪製油畫肖像。

長時間在戲院進進出出,也讓朱培琛突發奇想,在某一年包下一個劇團經營。沒想到看人家賺錢容易,自己插手的劇團賣座卻大大不如預期,導致負債累累,全家只好找一間破屋子租下做為居所,開始過著三餐不繼的生活。

處於困境,使朱培琛感慨萬千,順手用畫廣告的油漆畫了一幅〈乞丐街頭賣唱〉圖。從未料到,經由手中的畫筆隨興這麼一揮,彷彿醍醐灌頂,即刻喚醒自己腦袋──除了寫實的電影廣告畫、肖像畫,我也可以畫出自己心底想表達的意境呀!

抒發自內心的創作,絕對比臨摹照片的畫幅,更能肯定自身的繪畫天分,可要在生活上撐度難關,仍得繼續靠那些來自廣告畫和肖像畫的收入。

於是各機關學校的總統畫像,漆繪在圍牆上的大字標語,還有越辦越多的選舉候選人畫像及宣傳看板,也讓他的收入滾滾而來,得以清償大筆債務。

一個在戲院裡畫廣告畫的「畫尪仔師傅」,能夠有如此本事,照說應當心滿意足。但朱培琛認為,那些畫作畢竟都是討人家歡喜的畫,好好壞壞只是在迎合對方口味;這和他真正想畫的,仍差了很大一段距離。

他想把自己熟練精巧的技法留在畫布上的,是自己喜歡描繪的心境或對象,足以表現自己觀點,傳達內心欲望的創作,而不是任何人指定他描繪的影像和情景。

朱培琛育有一男兩女,在他過了五十歲之後,孩子們均已完成學業並謀得很好職業,子女們一起鼓勵老爸儘早「退休」,高高興興畫自己喜歡的畫。

從此,朱培琛把自己關在畫室裡,全心全力地投入藝術油畫創作,作品先後參加過宜蘭地方美展、中韓藝術交流展及全國油畫展,也在宜蘭、台北、新竹等地舉辦個展。

老畫家說,從一名畫電影廣告的「畫尪仔師傅」改當油畫創作者,一般人的看法,依舊認為兩者並無太大區別,反正這個人天天都是拿著畫筆沾上五顏六色的顏料,在畫布上塗來塗去吧!論差別,一個需要爬梯子上上下下,一個只要站著甚至坐著畫就行了。

大概只有他自己了解,這樣的改變實在是一種脫胎換骨,一種必須從新開始搜尋、探索、冶煉的功課。因為,畫電影廣告不用多費心思,也沒有構圖、設色等煩惱,只需憑藉好的素描基礎和調色技巧,按劇照原稿一五一十塗繪,畫出來畫面酷似劇照,便是一流的「畫尪仔師傅」了。

而油畫是藝術創作,思考的功夫往往多於真正提筆作畫的時間,必須手上的技藝與腦袋裡的藝術學養皆能齊頭並進,才能在作品中充分展現自己想要表達的意境。

老畫家認為,早年拿起畫筆畫廣告畫,對他而言彷彿每天吃飯睡覺,逛街與人聊天那樣自然,往往不花腦筋即可一氣呵成,很快便能交出巨大的畫幅。開始從事油畫創作之後,他卻像回到學步的幼童時代,時時刻刻都得思考如何踏出每一步,穩住每一步,然後再抬起頭,眺望前景。不單要思考如何運作握著畫筆的手,下筆之前還得先在心底描繪出自己想到要畫出來的事事物物。

想要畫出好畫,不能光憑技巧,還要靠腦袋。朱培琛經常提醒一些有志成為畫家的年輕朋友說,如果光憑技巧,任何一個畫廣告的「畫尫仔師傅」都可以成為油畫家。所以,要成為真正畫家,必須要多讀書多看畫多畫畫。

老畫家在繪畫之餘,從不懈怠於藝術理論書籍之研讀,及名家畫作之鑑賞。而且還像在學學生那樣,邊作筆記邊寫心得。他在二O一二年曾獲得宜蘭縣政府頒發第一屆「智慧長者」獎。

後記:朱培琛老先生於2019年1月上旬往生,特轉載此文稿紀念這位畢生奮鬥不懈的典範。該文稿已收錄在我的新書《老宜蘭的臉孔》中,由宜蘭縣文化局出版。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330&aid=124129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