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野草莓學運之「只要我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2008/11/23 20:49:27瀏覽2875|回應3|推薦18

案:好好的書不唸,跑去靜坐,靜坐也靜坐的莫名其妙,訴求超凡奇特。

偉大!壯烈!可佩!拜服!

讓前一天受傷的警察,邊安撫邊把你們抬離行政院,還要說:「弟弟乖、妹妹乖,爸爸媽媽在家裡等吃飯」,現場哭的哭、鬧的鬧;丟臉、無言。

非法集會被驅散,再說警方暴力、執法不當?又以「集會遊行」是惡法,所以堅持不申請;那以後只要有一群人對什麼法有意見,認為是惡法,就號召大眾,一起違法,警察來時再說警方暴力、執法不當,並要求政府一定要修法,可以這樣嗎?天下焉有此理?

那乾脆不要有政府,大家各自盤據台灣縣市,制定各自的法律,喜歡那個縣市法律的人就各自過去,因為大家都只接受自己的法律、不甩國家法令;「只要我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鬼扯!荒謬!可笑!無知!

警察被打得滿頭是血,怎麼沒有人為他們說話?警察該死?警察不是人生父母養的?警察活該?警察就該被人丟糞便、丟雞蛋、吐口水、丟石頭、丟瓶子、丟汽油彈?為什麼不譴責滋事的群眾?

「馬英九、劉兆玄公開道歉,國安局長蔡朝明與警政署長王卓鈞下台,修改集會遊行法」,你們是太上皇?大總統?至高無上的神?說實話,政府憑什麼要理你們?

如果找過馬英九、劉兆玄,試圖進行溝通、交流,而這二個人卻用總統、院長的高度不甩你們,丟你們的陳情書,把你們當大便,那這是該死的政府,你們儘量坐;沒事跑出來鬧,還要求對方非如此執行不可,這是什麼邏輯?什麼思維?

氣憤不已,原想過了十幾天再來說說,免得以罵制罵,不會有什麼幫助;結果到現在仍一肚子火,並未依時間消減,那也別等了。

看到大學生的行為,自己都感到可恥;學長姐沒教好,學弟妹在亂搞,但教授、學校也難辭其咎,讓大學生被有心人利用、操控,暗中謀取利益,失去了純真的面容、無邪的光環。

堅持的訴求沒有正當性而一定要對方接受,被利用的學生是豬腦袋?利用學生的人也是豬腦袋?台灣要強、要進步、要發展,不是用這種豬腦袋的方式,捫心自問、好好想想,到底在對抗什麼?你們在對抗的是社會的和諧與製造無謂的紛亂。

台北市警中正第一分局應該強制驅離你們。

大學生們、學弟妹們,別濫用自由、人權的口號,別被有心人操控,別知其不對、不可而亦為之。請自己好好想想。

新聞:政院靜坐學生警方抬離 轉進自由廣場

【聯合報╱記者袁志豪、陳智華/台北報導】 

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本月五日在網路上號召學生、教授與文化工作者,到行政院門口靜坐,抗議警方執行陳雲林維安過當,並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靜坐從前天中午持續到昨晚,警方舉牌警告後,將躺在地上、抗拒不肯離開的學生,一一抬離現場。

學生被警方帶往台灣大學放下車後,又轉往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繼續靜坐。學生代表許仁碩昨晚表示,他們所有過程都以和平為主軸;警方卻把他們視為危害社會秩序的危險分子,強行驅離,實在無法接受,他們會抗爭到底;至今天凌晨,現場仍有一百五十名左右學生。台大和政大等校昨天都呼籲學生注意安全,並希望理性、和平。

李明璁帶領學生與支持人士,前天中午起在行政院門口靜坐,主要訴求是針對近來警民衝突,要求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劉兆玄公開道歉,國安局長蔡朝明與警政署長王卓鈞下台,並修正集會遊行法。

雖然靜坐活動屬於非法集會,但前天台北市警中正一分局忙於調派警力處理民進黨圍城遊行活動,衡量比例原則,當天並沒有強行驅離學生;昨天上午先由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出面溝通,但沒有結果。

昨天中午十二時卅分到下午二時卅五分,忠孝東路派出所所長林崇志四次舉牌警告,但學生毫不理會,與警方僵持;隨後觀看民眾與聲援的人士越來越多,估計聚集五百人以上,警方研議後,為免事態擴大,決定執行強制手段,於四時卅五分展開柔性帶離。

為避免學生與老師受傷,警方出動一百五十名男警、卅名女警、八輛大型警備車,採取多對一方式,將手挽著手、躺在地上的學生一一抬上車載離;前天執勤受傷的副分局長薛文容與督察組長于增翔,也在現場安撫哭泣不滿的男女學生。

警方在晚間近七時許,將行政院前門口清空,共計帶離二百卅五人。 

【2008/11/08 聯合報】

新聞:小藍莓嗆 「草莓其實是綠的」

【聯合報╱記者袁志豪/台北報導】

世新大學新聞系學生賈蓉、陳筱菀等人發起「小藍莓快閃學運」,直接對上「野草莓學運」,但昨晚他們現身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時,就被靜坐區外圍民眾包圍嗆聲,只好退到景福門旁舉標語、喊口號。

「小藍莓快閃學運」透過網路串聯,號召同道昨晚八時在自由廣場牌樓下集合,以KUSO、快閃的方式向「野草莓學運」嗆聲,訴求包括反對假中立學運、反對暴民行為與鄙視灌水連署等三項。

但賈蓉、陳筱菀帶領世新、台大、文化與逢甲等校十餘名大學生到現場時,群眾中有人認為是來鬧場的,將他們包圍。所幸警方及時介入,加上野草莓學運糾察隊人員的幫忙,賈蓉等人平安退到路旁;經警方溝通勸導,再退到景福門旁喊口號。

陳筱菀表示,「野草莓學運」是一場假中立學運,根本沒有正當性,這些人一味抨擊執政黨,少數幾個人就要總統、行政院長道歉及署長、國安局長下台,還要修法,根本是無理取鬧。

世新新聞系學生吳易蓁則說,他們所謂的五萬多人連署,其實是一再灌水、重複,加上自由廣場被「占領」後,好像已經不能容許反對聲音,讓人看不下去。

台大經濟系學生吳沛恩表示,雖然「野草莓」一再撇清藍綠,但就他所知,裡面有許多民進黨逆轉勝總部的青年軍;這顆草莓其實是綠的,根本只是為了反對執政黨,乾脆直接請這些大學生執政好了。
 
【2008/11/16 聯合報】
 

圖一:靜坐學生手牽著手,躺在地上不肯離去。
圖二:自由廣場休息站。
圖三:小藍莓。

( 心情隨筆工作職場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insky&aid=2410940

 回應文章

青衣紫蘿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学运
2008/11/25 10:29

  学运这个东西,有好有坏.说实话,组织者一定要有经验,要有自己的策略.

  参加的人是为了争取权利,无可厚非,但是也要明白底线在哪里,权利和责任一线之隔,过界了,就不是维护自己的权利,而是会侵犯到其它公众的权利,造成社会负担和负面影响.

  不是很了解台湾这次的野草莓学运.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袁亨(windinsky) 於 2008-11-26 12:42 回覆:

不必了解,慢慢看這場戲就好


易燁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續前文…希望袁同學追一下後續
2008/11/24 10:16
以下是前面blackjack回應的最後一段…補完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自由時報A7、A8的全彩廣告-「台北青年逆轉本部」刊登的「馬英九,你是台灣人的國仇家恨」。

廣告文宣提到國仇家恨,激烈言語我就不說了,有網友提到「野草莓學運」有「台北青年逆轉本部」的人參與,如果「台北青年逆轉本部」的人這麼有錢打兩張全彩全頁廣告,不如慰問一下劉柏煙老伯。如果你們要在「野草莓學運」散播「人民彼此的對立,人民對統治者的恨」,那我想「野草莓學運」必然會更難看!

不是要說和平非暴力嗎?野草莓??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8/11/18
**********************************************************
這是我之前所說的「k」所貼的部落格
http://hialan.blogspot.com/2008/11/10.html
應該是在自由廣場的綠草莓寫的

它標榜的「台灣派」__只能再次證明草莓的“綠”
去謝長廷的什麼維新…還是「月光莫利亞政府」看看“台灣派”是什麼吧
推薦:【Anti-CNN
微博
噗浪
袁亨(windinsky) 於 2008-11-26 12:40 回覆:

在溝通、討論、批評到指正,對方都不理不睬,仍一股腦地做他想做的事,那就不用理會了;對方既然別有目的,上門只會被當做要壞他的好事


易燁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在「中時部落格」彭蕙仙的blog裏看到的一些討論和回應…
2008/11/24 10:06
那邊也滿熱鬧的…彭s似是中時報系的主編之一

想說袁同學身為聯合報系的記者,也有在中正廟前直接觀察了草莓們的活動情況
除了blackjack 這篇,個人覺得寫得不錯,特別轉過來…請你跟新聞之外

同一篇文章的回應討論串裏,還有一個「k」網友…
看來像是綠草莓們在自由廣場現場的其中之一,對那天前往嗆聲的小藍莓也有一些不太正面的形容…

是不是也就你所知道的說說?↓
http://blog.chinatimes.com/prayer/archive/2008/11/18/350252.html?page=3#FeedBack

回應: 野草莓,我的第二彈(時事雜感 21 )

聽說您是中時副總編,一點對中時的意見請您參考,謝謝!

*****************

*從中國時報的省籍謊言到自由時報的國仇家恨-野草莓對自焚事件應負的責任

如果有人有看今天的自由時報,可以看到A7、A8的全彩廣告,是謝長廷的「台北青年逆轉本部」刊登的「馬英九,你是台灣人的國仇家恨」廣告,財力之雄厚令人震驚,不過,這個後面再談。

先談另一件事,今天2008/11/18的自由時報刊登一則新聞自焚老翁手術費高 亟待援手,其中提到:
「…十八年次的劉柏煙,是土生土長的南投在地人…」

再看2008/11/11,民進黨立委葉宜津的質詢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表示,劉柏煙是國民黨老黨工,對國民黨死忠的外省伯伯,以此種激烈手法死諫…」(人民死諫表達不安,2008/11/12,綠:人民死諫表達不安,《台灣時報╱4╱焦點╱張振峰》)

再看2008/11/12,人民死諫 對朝野都是警訊 中國時報何醒邦,2008-11-12
「…這名追隨國民政府來台的老兵,反共立場早已根深蒂固到難以動搖,看到用一生情感、用生命捍衛的國旗,硬生生被警察這國家機器折斷,他無法適應兩岸關係改變,竟以自焚來表示自己的抗議。…」

究竟誰對?

自焚的劉柏煙老伯究竟是本省還是外省人,究竟是國民黨老黨工還是不是國民黨老黨工,我認為不重要。但是,葉宜津,台灣時報記者張振峰,中國時報記者何醒邦,自由時報記者陳宣瑜認為很重要,既然他們這麼重視,我就來談一談。

一個人發表政治意見,當旁觀者把他的省籍提昇到文章中一個重點時,說明這些人認為省籍跟言論自由的「政治正確正相關」,例如,批評國民黨的如果是老國民黨員,那說明國民黨「真的不好」,這些人打的就是這個算盤。

如果這個人是「外省老兵」,那他批評國民黨就是中國時報記者所說「這名追隨國民政府來台的老兵,反共立場早已根深蒂固到難以動搖….」的忠實情感了…

但,經過自由時報的追蹤報導,我們發現了一個天大謊言:「土生土長的南投在地人」會是「追隨國民政府來台的老兵」嗎?「土生土長的南投在地人」會是「對國民黨死忠的外省伯伯」嗎?

葉宜津,台灣時報記者張振峰,中國時報記者何醒邦,自由時報記者陳宣瑜其中一方必有造假的可能。然而,自由時報記者陳宣瑜還關心劉柏煙老伯的病情,也提出了近況,自由時報也保有地方版。換句話說,自由時報記者陳宣瑜的報導有可信度,消滅地方版的中國時報與台灣時報,他們造假的可能性性極高。

李敖在他的二二八研究中指出有部份研究把外省人死難者改籍貫為本省,沒想到今天,政媒連手造假,為了政治目的,新聞道德棄之如敝屣!愛談省籍又做假,新聞界與立法委員的墮落正是今日台灣現況的寫照,難怪新聞媒體與立法委員兩者是台灣受信任度最低的前兩名。

再進一步討論:在劉柏煙老伯自焚前,野草莓的學生有與他談過,知道他要自焚,也取出他背包的汽油,勸他不要想太多。

但是,後來劉柏煙老伯還是自焚了,我不明白,這件事為什麼會發生,他背包的汽油確實拿光了嗎?

「野草莓學運發起人」李明璁教授是台大社會系教授,社會系應該是培養社工人員的大本營,防治自殺對這些社會系的同學應該是重要學習項目吧!?

既然這些同學已經發現劉柏煙老伯想自殺,為什麼不聯絡其家人帶回並妥為照顧?為什麼不報警或連絡醫療單位,居然放任一位高危險的可能自殺者在那?

這些同學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這些同學既然已經發現劉柏煙老伯的意圖,也收了他幾瓶汽油,為了這老先生的安全,就應該盡到義務去維護他的生命,一個自稱和平理性的運動,如果安撫不了支持者的情緒,已經知道還防範不了一個生命的受苦,我不明白這些社會系、法律系…的同學還要對社會傳達什麼!
推薦:【Anti-CNN
微博
噗浪
袁亨(windinsky) 於 2008-11-26 12:36 回覆:

媒體、政客之說都不必太相信,真相要親自去看、去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