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些年的那些事
2013/02/25 06:16:47瀏覽555|回應5|推薦42

奶奶嘴裡的家鄉 是個魚米富庶之地

村民以種稻米為主 河川水塘密佈

奶奶很誇耀的說 中午煮飯時

可以一邊生火燒熱鍋子 一邊到水塘釣魚

當鍋子熱時 魚也準備好可以下鍋

雖然身為大戶人家不用親身種稻米

家人仍都十分勤簡

養雞種菜繡花是每天的工作

平日飲食只是粗茶淡飯

婦女產後坐月子 才能吃到豆腐補身子

家中養的雞生的蛋 都拿到城裡去賣

僅在過年時 一人才分得一塊肉吃

為此 奶奶也提到多次

當年捨不得吃這塊難得的肉

只用肉沾著醬油在口中吸一下就可吃下一碗飯

冬天資源欠缺

常吃的是秋末醃漬的鹽菜酸菜

夏天曬乾成串的乾辣椒 更是桌上趨寒下飯佐料

奶奶口中的作法

是用甘草水將半乾的辣椒快速炒過 再曬乾保存

要吃的時候 將乾辣椒炸酥沾醬油吃

冬季屋簷下的冰柱 是小孩的零嘴

想吃的時候 就拿根竹桿敲一節下來含著吃

年復一年的平實生活

依循著家訓傳統傳延

家中省下的錢 就存著買地

經年累月的經營

在老家買下了整個鄉的農地產業

直到共產黨的興起 槍殺了當家的大爺爺

顛覆了傳統社會 改變了家族的命運

奶奶時時感嘆當年的時局情景

家中的一切都是節省存下來的

勤簡治家 他們做錯了什麼

為何人們可以平白的奪取一切 槍殺無辜

難道人們不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有時改革的口號 只是人們為自己的錯誤行徑所找的藉口

財產的再分配 只是另一批貪婪的人巧取豪奪的手段

家族的歷史隨著爺爺奶奶的辭世 也畫下了句號

父親不曾再回老家 也少提及年幼的生活

老家的大戶情景 在我的心中只是一個夢

看著屋簷下垂直的冰柱

幻想著父親曾以此為樂的童年

一個萬里之遙的夢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很多的大廚是巨蟹座呢
2013/03/07 00:11

看宇霖格友的回應.才知道您挺會作菜的

我偶爾會到南門市場去買酒釀

那裏翻新重新裝璜.跟以前不大一樣了

宇霖(暫別)(traveler27) 於 2013-03-07 19:24 回覆:

從小我就伴著奶奶

她煮菜時 我常在旁幫忙

母親常做麵食點心酒釀 我也是幫手

來美國時 我就帶著兩把菜刀三支桿麵棍 伴著我至今

去年返臺時 我也了南門市場

才發現蓋了高樓 老店仍在

只是走在其中 沒有以前的那種熱門

少了以前那份感覺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酒釀及辣椒乾
2013/03/02 14:06

宇霖的酒釀做法與我父親的一模一樣,先父走後,我曾上網搜尋酒釀做法,可惜都沒見到灑水這一環節。小時候,在廚房走來走去,或多或少看到父親做酒釀的流程,大概了解個七成,可惜沒有用心觀看,剩下的三成精髓之處沒學到,就等於全盤都不會了。

我不清楚糯米要蒸多久?我試過做糯米飯,可是糯米都太軟爛,甚至靠底部都糊掉了,我只好把糊掉的部分搗成麻糬來吃。這樣爛巴巴的糯米飯要怎麼做酒釀呢?所以,請問宇霖:蒸糯米飯的竅門在哪裡?是不是我泡水太久,或是放的水太多,或者蒸太久?

您說酒藥(酒麴)是關鍵,是否有不同的品牌,有的會甜,有的會嗆辣。前些時候,我終於打聽到我這個城市裡賣酒麴的所在,只是還沒機會去,地點有點距離。本想回南門市場去買的,以前我父親在板橋住家附近的市場南北貨乾料店就可買到酒藥,現在問都問不出個名堂來。

現在外頭罐裝酒釀十之八九都放了防腐劑,得去酒廠買才安全,不學著自己做還真不行咧!

看到您回覆樓下飛雪的作法,有一錯字,在凹洞處放酒藥,打成酒釀了,起先我看的有些迷糊。我猜飛雪一定看了一個頭兩個大,呵呵!微笑

另外,辣椒乾用甘草水炒一下的作用是甚麼呢?保鮮還是定色?

我在多年前隨父親返鄉探親,也在當地市場買了一堆辣椒乾,至今還保留幾根在冰庫裡當紀念,色澤很深,看起來應該是日曬的,應該沒有二氧化硫的汙染。湖南有一種米粉,當地人只說粉,很好吃,我覺得跟過橋米線的米線類似,跟台灣的米粉口感完全不同。湖南米粉煮好了,只要在湯裡放一點醬油、豬油,然後撒上自己研磨的白胡椒粉或是剝碎的辣椒乾粉末,就很好吃,不需要蔥花來搶味兒了,返鄉那些日子天天早餐這麼吃。有時候也撒上撕碎的香椿葉子,那是一大清早伯父專門為我摘下來的。

看了你這些家鄉菜,讓我也想自己動手做。

希望能多看到你分享這些內容。


宇霖(暫別)(traveler27) 於 2013-03-02 20:49 回覆:

依我個人的經驗,蒸糯米要注意水和火候,我想你可能是鍋內水太多,當水沸大滾時,水位上升和底部的糯米有太多的接觸所至,另一問題是米要受熱蒸汽均勻,所以在米放入時,要用筷子在米的中間稍稍弄一個洞,以便蒸汽上到上層,蒸八分鐘後,要用飯勺將糯米上下翻動,才不會下層太爛上層生心,另外在米上灑些水,增加濕潤,可防米太乾或生心,因為米浸過水,所以只要蒸十五到二十分鐘,但是因為浸水長短也會影響蒸的時間,所以可用手指掐一顆糯米,只要指尖能掐斷米中央沒有白心,即可關火拿起,不要太依賴時間長短。

酒藥好壞很重要,在台北的南門市場可買好上海酒藥,也許你可多試幾家店,或和賣酒釀的店買酒釀試試唄!


追尋(科摩訪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時代的悲劇
2013/03/02 12:02

匹夫無罪 懷璧其罪

我的先祖父也受到相同迫害

那是時代的悲劇

宇霖(暫別)(traveler27) 於 2013-03-03 04:04 回覆:

時代的悲劇 是歷史的殤痛

是永遠無法挽回

只是人們不應該輕易忘記這段慘痛的人類災難

更要謹記這流血的教訓 不應再犯同樣的錯誤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那些年的那些事
2013/02/27 12:24

看到文中描述的醃漬酸菜,讓我想到以前看過的小說,描述民國初年,一個窮困家庭的女孩,每天吃的就是鹹菜配窩窩頭,後來媒人來說親,把美麗的她嫁到一戶旗人家庭,男人有肉吃,而她們女眷仍是鹹菜就窩窩頭這麼吃,整日在廚房裡,煮的都是男人們的食物。

這是小說的章節,我想想奶奶他們家應該吃的都相同。

我高中時的教官說她母親曾經為了搶救一顆雞蛋而摔斷了門牙,可見雞蛋在他們的心目中是多麼的珍貴。中藥裡的黃連阿膠湯就要混著蛋黃服用,所以在中醫裡,雞蛋是可以入藥的,屬於滋補的。十多年前,我陪父親返鄉探親,他的故舊同學來見面,人人提著一籃雞蛋來,在他們心裡這就是最好的禮物,我們當然無法收下啦!

我父親說他們荒月時,每晚只有一碗冷飯可吃,中午多煮剩下的。平日也只有一盤自家種的青菜,炒青菜的鍋子加點水煮一下,那碗清湯就是「湯」。還好湖南的辣椒多,炒一盤子辣椒當菜是常見的。過年的臘肉多半也是給客人吃的,為了盛盤看起來肉比較多,下面都是墊些蔬菜,上面再放肉,然後煎個蛋。

跟以前的人比起來,我們天天在過年,即使吃素也吃的比他們強多了。

海峽兩岸的相隔,讓多少天倫夢碎,共產黨的赤化真是浩劫,甚麼主義到了華人世界都變質,中國人太聰明了,巧立名目,便能強搶豪奪。

我老家窮得要命,可是因為有父親這個「海外關係」,也被整得很慘,我五伯父被盤問到最後是活活被打死。我奶奶把我父親的所有資料都糊進牆壁裡藏起來。我六伯因為入贅她人家裡而逃過一劫。那真是個不堪回首的年代啊!

我想到電影喜福會裡的女主角在她母親去世以後,跟她幾個母親的姊妹淘好友聚會,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家鄉的一段故事,而她母親逃難時,不得不撇下自己幼小的雙胞胎女兒,而女主角失去母親後,回鄉尋根/親,見到已是中年的姊姊們,當在碼頭見面時,三人都留下歡喜的眼淚,看到那一幕,真令人感動,血濃於水的親情永遠不會斷的。

~~~~~~~~~~~~

我自首,跟樓下飛雪爆料的是我啦!前幾日她問我,酒釀要怎麼做才會甜,我說我哪知道,問宇霖吧!以前給你的老北京奶酪作法,不知你試了沒?


宇霖(暫別)(traveler27) 於 2013-02-27 20:04 回覆:

在我心中,往事如一股股海潮,起起伏伏

隨著記憶中的點滴,遙想爺爺奶奶當年情景,體會當年生活的艱辛

事䣓這麼多年後的今日,只想從這些破碎的記憶中

重新組合一個過往,是我懷念爺爺奶奶的方式

也告訴自己不要遺忘的家族史

相信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故事

就看個人如何面對那一段段無法挽回的歷史

謝謝蒂兒的分享


飛雪(好風如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安
2013/02/27 06:59

宇霖~早安安~

四月有確定回臺嗎

伯母是否有答應過來了呢

--------

看你寫這篇突然想到

聽說你廚藝很好喔

還會釀酒

對了~看了你的文字編排行距有點擠

教你一個方法~就是你可利用上列編輯工具的[T](在左下排W隔壁)

那樣行距就會大一些了

有空試試看喔~

 

宇霖(暫別)(traveler27) 於 2013-02-27 14:43 回覆:

返臺計劃要延後, 可能要在五月以後吧

只因為母親有事走不開, 而暑假來美也較好, 臺灣太熱了

妳想做酒釀?想要酒甜,一定要有好的酒藥

一顆酒藥,一般可做二斤米

將圓糯米浸水二小時以上,用蒸籠蒸米

其間要注意上下翻動米灑水,直到米蒸至沒有白心

米蒸好後用冷水沖洗,一是降溫,二是為了沖去外層澱粉

等米的溫度降到微溫,即可倒入不銹鋼的加蓋湯鍋中

加入打成粉狀的酒釀拌均,在中間挖一個小圓洞

用棉被將鍋子完全包起來保溫,48小時後就可見到酒釀出現在圓洞中

喜歡甜一點的酒,酒藥可多放些(一顆半酒藥二斤米)

想要酒味濃些,整鍋酒醸可在棉被中多放幾天繼續發酵

一般我是等5到7天再裝瓶放入冰箱中冷藏(停止發酵)

酒釀很容易做,我不曾做失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