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油桐花開(上)
2014/02/02 15:44:39瀏覽219|回應0|推薦5

   皎潔的白色倩影,翩翩然在空中飛舞。懸著希望的落花呀,千年嘆息,終歸塵土。記憶中的阿姆伴隨著熟悉的氣味來到我的夢裡,阿姆、阿姆,我是多麼的想念您,故鄉的泥土味,打從離家之後就再也不曾感受到了。那一年的七月下旬,我收拾了心傷,頭也不回的離去,那個地方沒有我可以依戀的事物、沒有我可以依靠的人。那個酗酒的阿爸,沒有我也可以活得很好,只要有酒,什麼都滿足了。唯一戀戀不捨的,是阿姆的舊物,離了家就不能再躲在阿姆的衣櫥,回憶阿姆的味道了……。

  一道閃電將黑沉沉的房間瞬間照亮,張雯也在這電光石火的瞬間從床上驚坐而起。陡然醒來,眼前還一片朦朧不清。張雯無力分辨,是大塊大塊的黑讓她看不清楚,還是滿眼的淚模糊了她的視線?她瞇起雙眼,試圖在昏暗的夜燈下看清楚現在是幾點鐘,然而在她瞇眼的那一瞬間,卻彷彿看到了阿姆的溫暖微笑。「是最近太累的緣故嗎?」張雯疲倦的揉了揉眼,滴滴答答的時鐘正好指著三點半。她看著鐘,心裡嘀咕著,不早也不晚的時間,沒時間再睡一下了,可現在出門去上班,又嫌太早。「嘖,真是麻煩耶!」張雯有氣無力的抱怨了一下,便起身漱洗,等等多的時間就拿來看點書吧!最近又忙又累,很少碰書了……。

  外頭開始淅瀝嘩啦的下起傾盆大雨,濕冷的寒氣透過窗、穿過牆,不斷向張雯襲來。此時的她穿著深黑色的套頭毛衣,坐在桌前小心翼翼的捧著溫熱的牛奶。農曆新年剛過不久,廣播裡還熱熱鬧鬧洋溢著過節的歡樂氣氛,再過幾天就是元宵節了。牛奶緩緩的冒出熱氣,張雯有點恍惚的回想起,前幾天阿三哥打來的電話。

  那時候她正要下班,剛換下賣場裡的工作背心,就接到了電話。「喂,是阿雯嗎?」電話那頭傳來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是啊,怎麼了?」張雯漫不經心的應著,她雖然不討厭阿三哥,但也不曾想過要回去看看他。「阿雯,過年妳沒有回來,我跟阿爸都很想妳呢……」張謙躊躇著,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比較好,關心的聲音裡透出絲絲的緊張。「我不是說我要工作嗎?」張雯不耐煩的回答,一面收拾好東西,準備到停車場牽車。「嗯……我是想說,元宵節快到了……」張謙在電話的另一端吞吐著話語。對於小妹,他有太多的歉疚,每次跟她說話時,胸口都像有塊大石頭壓著一般沉重。「我那天也不會回去。」張雯冷硬的說著,就要掛上電話。「等等,阿雯,我是想說,元宵節的隔天,我們要去掛紙,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去看阿姆……」張謙說完,屏著息等待張雯回應。

  這個阿妹仔,從高中就搬出去外地住,一面唸書一面工作,算一算到現在,已經將近七年,今年夏天她就要從大學畢業了。這幾年間,阿妹仔從來都不回家,最多最多就是每年元宵的隔天掛紙時,去阿姆的墳上炷香。就算如此,阿妹仔也是上完香就走,完全不跟家裡人打照面。張謙嘆息著,這個妹仔脾氣真倔,好幾年過了,也不原諒阿爸。也是家裡人不好,對妹仔這樣,換作是自己,可能也會跟妹仔一樣,一去不回吧!

  「阿姆……」張雯聽到這個熟悉的詞,不禁頓了頓。她是多麼的想念阿姆,只有阿姆才能夠勾起她心裡珍藏著的點點溫情。她嘆了口氣,低低的回答:「跟去年一樣,你們走了,我才去。」聽到這個回答,張謙是歡喜的,但又帶了一點苦惱:「阿雯,這麼多年了,不要再避著我們了,好嗎?就算只見一面也好……」張謙還沒說完,就被張雯硬生生的打斷了:「沒好說的,就這樣。」說完,張雯迅速的切斷電話,跨上摩托車,在清冷的夜裡,飲著寒風回家。

  「嗶────」刺耳鬧鈴聲將張雯從回憶裡驚醒,牛奶早已喝完,但忽然間的驚嚇使張雯的手晃了晃,差點將馬克杯摔在地上。她啐了一聲,暗罵自己的不當心,隨手將馬克杯放在水槽中,旋即披上外套,出門去上班。二月的早晨,即使是位於亞熱帶的小島,依舊春寒料峭,東方才漸漸翻白,清晨的天空是迷樣的藍紫色。「早安,老闆娘!」張雯說著,一面走進店裡,卸下厚重的外套與隨身包包,在洗手台前搓洗雙手。她旋開開關,冰冷的水頓時從水龍頭流瀉而出,讓她的雙手感到徹骨的疼痛,然而正是這樣的疼痛,提醒著張雯對現在的生活要充滿感激。「早安啊,阿雯。今天怎麼這麼早?」老闆娘笑著,雙手正在料理台上切除白吐司的外邊。「我也不知道呢,今天早上比較早醒來,就早點出門囉!」張雯說完,用紙巾擦乾了雙手,跟著老闆娘一起備料。

  十六歲那年,第一次離家。憑著一紙地圖與學校的新生註冊單,張雯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在新的土地,一切都是新的開始。張雯如此期許著自己,她很快的便找到落腳的地方,與打工的場所。這間早餐店,是她在這座陌生的城市,所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對張雯來說,這間早餐店就像她第二個家,有著溫暖笑容的老闆娘,就像家裡的長輩一樣,很親很親,甚至有時候,張雯會不小心將阿姆的面貌與這位老闆娘重疊了。因為生活一切開銷都要自己來,張雯沒辦法與其他大多數的同齡朋友一樣上日校。她白天兼了兩份工,早上在早餐店;下午則是在租書店,晚上再趕去學校上課。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六年多,過完這個寒假,張雯的學生生涯就只剩下短短半年。

  「我說,阿雯哪,妳……今年過年有回家嗎?」老闆娘有點猶豫的問著。老闆娘心裡十分關愛張雯,她對待張雯,就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她也不是不知道張雯的家裡狀況,但過年過節的,總是個大日子、該要回家去看看家人的。張雯微笑的搖了搖頭。心裡十分感激老闆娘對自己的關心,可她真的不願意回到那個地方。「哎,我說啊,不管怎麼樣,總是要回家去讓家人看看妳啊。」老闆娘說道,心裡琢磨著,該用怎麼樣的措辭,才不會勾起張雯的傷心事。而在料理台的另一端,張雯細細觀察老闆娘,她的眼角有著細細的魚尾紋,烏黑的髮絲摻雜著幾絡白髮;雙手因為長年工作而長滿硬硬的厚繭,儘管如此,卻是充滿了溫暖、讓人感到很安心的雙手。如果阿姆沒有過世,是不是也會跟老闆娘有著相似的容顏呢?想著想著,張雯竟然愣愣的出神了。「阿雯?」老闆娘看到張雯一副傻楞楞的樣子,忍不住出聲叫喚。「啊……抱歉。」張雯低下頭,羞赧的加快手上的工作。老闆娘看到張雯的模樣,忍不住唸了一下:「阿雯哪,有事要說喔!」張雯答道:「好……」接著頓了頓,又開口跟老闆娘說:「老闆娘,我下星期一想要請假。」老闆娘爽快的答應了:「沒問題。不過,怎麼忽然要請假呢?」張雯微笑著:「元宵後要掛紙,我想回去看看我阿姆。」老闆娘聽到這個回答,心裡充滿了柔情:「好,知道了。要不要我多放你幾天假?不扣薪的。」張雯十分感激老闆娘對她的好心,不過仍是回答:「不用了,也不是去哪裡,我去去就回來了。」老闆娘正想要多勸勸張雯待久一點、好歹與家人見個面再回來,張雯卻彷彿知道了老闆娘的心意,這時恰巧有一名客人來了,張雯便精神抖擻的向客人打招呼:「早安──」。


-------------------------------------------------------------------------------------

去年七月寫的故事。
就拿出來當新春賀文(?)吧!

祝大家新年快樂^^ 

穎兒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0912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