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證明自己是人的義務
2016/09/16 12:23:04瀏覽1113|回應0|推薦6

證明自己是人的義務
(內有劇情,生人慎入)
沈政男

生命是一場單程旅行,生活就是那列疾馳的列車。日復一日以時速三百公里像箭一樣往前衝刺,但如果不望向窗外,只是低頭看著自己,就會以為靜止不動。

列車停停走走,車門開開關關,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一切好像理所當然,若無其事。突然,列車經過一個像永夜一樣漫長的山洞,車廂漆黑下來,那濃墨一般的黑叫人心驚,喚起來了內心深處,那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的年代,一個人踽踽獨行無神的幽谷,那樣的亙古恐懼。

重見光明以後,身體感受溫暖,但內心的疑懼並未消失——車廂裡的這些人,都是黑暗降臨前的那批嗎?看起來是同一個模樣,但為什麼神情怪怪的?會不會趁著過山洞的時刻,被誰偷偷置換了?皮囊一樣,但靈魂被抽換了?

殭屍、活死人、不死生物,還有更多更多,都是這樣深層恐懼的投射。然而很奇妙的是,殭屍真正具體成為創作題材,是近一、兩百年的事。鬼,成為創作題材,已有幾千年,但鬼無形無影,跟殭屍不一樣。鬼,有魂無體,殭屍則是有體無魂。

鬼是人對死後世界疑懼的投射,而殭屍,則是對眼前世界疑懼的投射。當然,鬼的投射是人之常情,但,重點來了,殭屍的投射,是病態的,只有少數人會有,只是後來也漸漸感染了其他人,或者挑起了其他人掩藏得更好的疑懼,而成為一種流行。

很有趣地,《聊齋》裡沒有殭屍,只有鬼。中國古代老早有「行屍走肉」這樣的詞,但沒有發展成殭屍文學。中國傳統民間信仰與習俗裡,也普遍沒有殭屍存在,而類似「湘西趕屍」那樣的傳說,最多也只有兩、三百年歷史。西洋的吸血鬼,似乎也是近兩、三百年才廣為流傳。古埃及有木乃伊,但讓木乃伊活了起來,是當代的事。古阿拉伯有吃屍體的動物,但那也不是殭屍。「骷髏之舞」是殭屍的一種形式,出現在十九世紀。

總之,殭屍想像的普及,是近一、兩百年的事,為什麼?或許跟工業革命帶來的人際疏離有關吧,當每個人成為一具具生產機器,觸摸不到彼此的靈魂,久了以後便開始對世界疑懼起來。

我是不是生活在一個滿坑滿谷都是殭屍的世界?前面走來像是人的東西,五官、表情、言語、行動,或許都有,但怎麼證明對方真的是人?機器也可以做出那些表現,比如十九世紀的科學怪人就是箇中鼻祖。反之,別人看我,會不會也懷疑我到底是人還是殭屍?

活在當代,每個人都有證明自己是人的義務,這是《屍速列車》最重要的創作主題。這個義務,也是哲學上著名的意識問題的另一種講法,亦即,殭屍與人的差別就在於意識的有無,但,你如何向我證明,你有意識?

你如何向我證明你不是殭屍?唱歌,一首來自兒時記憶深處,媽媽教我、唱給爸爸聽的歌。《屍速列車》最深刻也是最動人的一幕就在這裡。當然這是藝術上的證明,至於哲學上的證明,至今無解。

不只倖存的女孩與孕婦必須證明,一整個列車上頭的乘客,都有證明自己是人的義務。女孩的爸爸,為何死前想起了女兒,含笑而去?因為證明了自己是人。整部電影就是女孩的爸爸證明自己是人的過程,從一個被經濟生產機制奪去了靈魂,扭曲了人性,一個整天忙於自私自利,不懂得關心別人,連自己女兒也忽略的可疑殭屍,經過了一連串考驗與試煉,終於找回自己的故事。

坐高鐵到釜山的《西遊記》。《西遊記》就是孫悟空證明自己是人的故事。啟示錄式的電影,背後的寓意如此沉重巨大,遠比一具具殭屍撲面咬來更加令人戰慄。

證明或不能證明,問題就在此。證明了,歡迎來到人的世界;證明不了,抱歉,玻璃門砰的一聲關上,任你拍斷了手也不會開。在當今世界,現代人的生活裡,每個人是不是經常必須證明自己?

為什麼在捷運上不讓座,變成了大逆不道?為什麼虐殺貓狗不行,罵人打人就可以?都在急著證明自己是人。為什麼滿街都是監視器,連開個車也必須隨時錄影?因為害怕前頭衝過來的是殭屍。

殭屍不會傳染,害怕變成殭屍那樣的情緒,才會傳染。所以說殭屍傳染病席捲全國,造成暴動,連軍隊都要出動,只是隱喻,真正要訴求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疑懼。當人與人不再彼此信任,不相信你會為我好,所以我也不必對你好,整個社會就會被殭屍占領。

當殭屍攻來,就會有英雄現身,電影裡的孕婦之夫便是如此。雖死猶生,雖然成了殭屍,靈魂已成神。據說續集會再現身,畢竟即使是殭屍電影,也必須遵守「好人有好報」的人間邏輯。

電影裡比較生硬的部分,是那對中老年姊妹藉著災難重新處理手足情的橋段。棒球啦啦隊,短裙美少女,帶來了活潑的生命力,卻依然衝不過災難的試煉,造成極大的生死反差。流浪漢、壞心客運老闆,都有斧鑿痕跡,就為了讓列車更加象徵形形色色的社會圖像。小女孩有些超齡地成熟懂事,宛如天使,對地獄車廂伸出救贖之手。

看這部電影還可以聯想到動畫《神隱少女》,當神隱少女一闖入虛幻的湯屋世界,馬上傳來一句驚呼:「有人味!」

什麼是人味,《屍速列車》完全演了出來。這部電影另外一個主題是傳染病的恐慌,而這類醫學恐慌,其實也是「世界末日就要到來」這類亙古疑懼的一種現代形式。

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人應該彼此扶持,但四周包圍過來的卻是殭屍,亙古的雙重疑懼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怎麼辦?只能為了生命與愛,為了證明自己是人,像列車一樣往前衝。

(圖片來源:http://asianwiki.com/Train_To_Busan

( 興趣嗜好偶像追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egloberover&aid=74528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