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二十話:終於完結篇
2010/12/12 23:59:34瀏覽435|回應2|推薦12

「我曾經設想過千百次,如果儒政結婚娶了別人的話,我會如何?終於如釋重負地輕鬆快樂嗎?還是痛苦難過地大哭一場?我也偷偷想過,若是儒政重新接受我,我又會如何?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而感動大哭嗎?還是反而轉身離去?」

竹君跟我這樣聊過,我也私心地期待是後者,然後他們兩人終於可以再在一起了,畢竟這二十五年來,我看著這兩個人的改變和一切,其實是很心疼他們的。

只是我都還來不及送上我的祝福,答案已經揭曉了。

四天前,竹君在MSN送了一則訊息給我:「儒政上星期結婚了。」

那當下,我腦中忽然被丟了一顆炸彈,轟地猛然炸開,連反應都還來不及反應,已經眼前一片黑了,竹君在電腦的那端是否已經淚流滿面?她需要別人給她一個肩膀靠著嗎?

接下來的這幾天,我在網路上陪著她聊天,她卻超乎平常地安靜,她只是靜靜地跟我描述知道婚訊的經過,說得似乎是一個平常朋友的消息一般。然後我在星期五下班後的晚上,陪著她到啤酒屋吃燒烤喝啤酒,本想讓她好好發洩一番的,但是她話匣子一開卻只是淨聊著辦公室的生活、同事相處和工作點滴,話題怎麼就是不會兜到儒政身上,不知道她是故意還是真忘記了。

看在眼裡,我真的為她著急又難過,竹君越是平靜我越是擔心,這情況我是看過一次的。

記得在六年前,竹君的父親由高樓墜下身亡,身為長女的她從事發當天就冷靜地在現場跟檢察官、警察處理案件,包括做筆錄、和葬儀社的人討論細節、安撫其他家人的情緒。竹君有二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從父親發生事情後,妹妹和媽媽每天都是以淚洗面,唯獨她冷靜地處理一切事情,就連最令人害怕的遺體解剖,都是她和弟弟從頭參與到尾,只因為她要找出父親墜樓的原因,也不管早已破碎支離的軀體擺放眼前或是解剖過程發出的陣陣令人作嘔氣味,她始終安靜地處理一切。

最後,終於在她父親出殯那天,她在抬棺出來那一剎那哭了!她結結實實痛哭了一場,哭聲抑鬱低鳴,任誰都聽得出來,她忍了好久終於哭了,但還是哭得很壓抑。

這一次,竹君還是沒哭,面對儒政的新婚訊息,在她的臉上絲毫看不出任何波瀾紋動,她還是一貫地安靜,我倒寧願她痛哭一場,哭出來對她才是最好的,她真的太ㄍ一ㄥ了,硬ㄍ一ㄥ自己的感情不對儒政講,就連自己的情緒都ㄍ一ㄥ住不讓它發洩出來,太痛苦了吧!

喝酒那天晚上,她笑著跟我說再見,我反倒擔心起她來。

接下來的二天假日,她將自己關起來,不出門吃飯、也不跟其他人連絡,我急得打她的手機,竹君只淡淡地告訴我:「不想吃飯、不想出門、不想去想。」我決定就讓她安靜兩天吧。

週日下午,我的手機忽然響起,是竹君來電。

「嘿!陪我去檢骨吧!」

嚇死人了!檢骨這種事不是檢骨師在做的嗎?而且該出席的是亡者家屬,關我這個家屬朋友什麼事啊?

還不待我反應,竹君繼續往下講:「台灣人不是在往生家屬入土埋葬後幾年,會找檢骨師將棺木中的骨骸重入甕裡,再放入靈骨塔嗎?我想我這段埋葬了二十五年的感情就是一直忘記去檢骨,難怪我還留連人世間沒去投胎。陪我去檢骨吧!讓我忘記此生的一切,重新投胎再來過吧!」

聽到竹君又能說笑了,我算是暫時放下心中一顆大石頭,但是埋葬掉的心要怎麼檢骨呢?我實在想不明白。

開車載著竹君到安平海邊,就在車子停妥後,她靜靜地走向海邊,就地坐在一根枯木上,自口袋中掏出一張紙,接著緩緩地唸著。

「儒政,當年離開你不是我願意,我只是不希望耽誤你的未來,其實我心中的難過不比你少,只是我不能說出口,因為愛你就要為你設想好一切。如果我做錯了,那痛苦該我、幸福該你,這一切都是我該承受的。今天聽到你幸福的消息,雖然很難過給你幸福的人不是我,但是我知道我是沒有能力給你幸福的,所以感謝上天派了一個女孩來照顧你,看到你幸福我就快樂了。

二十三年前你給我的那張單程車票,我還一直保留著,但是你知道嗎?其實我不曾遠離過,就算偶爾的離開,我最後還是走回原地等你,就算知道這樣的等待是沒有結果的,我卻依然執著。

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傻,這一切在二十五年前我們新生入學那天晚上,你的那一眼就已經註定了,我願意。

最後我仍是沒有等到你回來,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幸福快樂,因為我是真的愛你。」

站在後頭的我已經聽得滿眶的淚水,但眼前的竹君情緒卻仍是絲毫不曾波動,只見她從袋子裡拿出打火機,將手中的紙張燒成灰燼、風一吹就沒入空氣中,不見蹤影。

陪著她坐了好一會兒,直到夕陽西下,她才回頭跟我說:「走吧!我的骨骸已經都燒成灰、也倒入大海中了,放它自由吧!我也放自己自由!」

回程的路上,車子的音響中流洩而出辛曉琪的歌曲「領悟」,辛曉琪的歌一向催淚,只是我萬萬沒想到也把竹君的淚給催出來了。坐在我右手邊的她,由一開始的啜泣、吸鼻涕,到後來整個人哭到抽搐發抖不已,我知道我不需要說什麼,我只需要安靜地讓她痛哭一場就夠了。

是該好好地哭一場,愛一個人居然愛了二十五年都不講,到最後還把對方都給等到成為別人的丈夫了,這樣的等待真的是傻氣又不值得。當年儒政寄給她的單程車票就是在暗示著一切已經不可能回頭了,只有竹君自己不肯放棄地等著,我們這些身邊的朋友看了又急又氣,卻又罵不下她,誰捨得罵一個真心愛人的人呢?

但最後還是一身傷,誰來把她拎回家好好照顧、好好保護呢?我心裡這麼想著。

希望她有一天也可以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xes&aid=4690919

 回應文章

阿倫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惜惜....
2010/12/14 19:17
人家不是故意的啦....
無心水仙(taxes) 於 2010-12-15 00:02 回覆:
沒關係啦~~我只是又心疼女主角的傻氣以及不捨她25年空白的等待

阿倫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關於失去的一首歌...失落沙洲(徐佳瑩)
2010/12/13 23:32

又來到這個港口 沒有原因的拘留
我的心乘著斑駁的輕舟 尋找失落的沙洲

隨時間的海浪漂流 我用力張開雙手 擁抱那麼多起起落落
想念的還是你望著我的眼波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 只是當又一個人看海
回頭才發現你不在 留下我迂迴的徘徊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 只是當又把回憶翻開
除了你之外的空白 還有誰能來教我愛

又回到這個盡頭 我也想再往前走
只是愈看見海闊天空
愈遺憾沒有你分享我的感動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 只是當又一個人看海
疲憊的身影不是我 不是你想看見的我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 只是當獨自走入人海
除了你之外的依賴 還有誰能叫我勇敢
除了你之外的空白 還有誰能來教我愛

http://wiselyview.net/blog/read-1863.html


無心水仙(taxes) 於 2010-12-14 00:11 回覆:
唉~姐姐,我差點被這歌詞給弄哭,你好壞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