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Catherine 2007】夏雨篇.Chapter 02-03
2016/12/26 23:50:37瀏覽406|回應0|推薦6



  炎夏,萬里無雲。

  校園裡沒有因為暑假而黯淡,只要是晴天始終生意盎然,會無力的只有人而已。我無力,不只手腳無力,心也一同無力,從校門進來,一切都是靜靜的,旁邊擦身的同學也都踏著緩靜步伐,深怕打擾到正在樹上歌唱的鳥兒,抬頭望去,隱約看見麻雀在林間跳躍,清脆歌聲就是牠發出的。

  我想到泰戈爾「漂鳥集」開頭的那一則。

  可惜我沒有窗戶能倚著欣賞這段悅耳,要是秋天別來,我還會特地找扇窗來裝模作樣;原本的清脆很快就不單純了,不只是鳥鳴,旁邊還有蟬聲,整座校園就像在演奏交響樂,置身其中才體會得到快意爽朗。

  看了看錶,快十點了。

  昨天和劉湘蘋喝咖啡時來了一通電話,有些突兀也有些期待,那是菜頭的電話。暑假開始後,菜頭兩三天就打電話來閒扯淡,要不就在網上即時互通有無,前兩天才問他馬子最近怎麼了,他說過幾天再給我答覆;他反問為什麼我不打電話給馬子?我沒說話,他也知道那天講的給我帶來什麼樣的震撼,只是他不以為然。聽我沒什麼反應,他說會去問問馬子這兩週怎麼了,不忘放閃說他最近跟草莓走得愈來愈近,比較少時間去聯絡其他人。

  我不免好奇,他所謂的愈來愈近,到底有多近?

  我的確在等他的來電,只是,昨天那通電話顯示的是菜頭,接起來卻是靜妮,還聽見菜頭在那端吶喊要靜妮長話短說、手機費很貴之類云云,結果她的講話速度格外放慢,兩人根本有過節。靜妮問我要不要回學校一趟?問她回去做什麼,她說暑假還是要找時間聚聚,可以討論一下大二的學習計畫。

  我當下在考慮、邊見劉湘蘋望向窗外的側臉,靜妮直接就說今天早上十點系館前集合,不見不散,然後掛掉電話。有點愣住,我也沒什麼道理不去,起碼找不出理由。

  天氣真的太熱,才早上九點氣溫就飆那麼高,很難相信這種熱天可以去哪玩。

  或許是基於禮貌,昨天掛電話後我有邀劉湘蘋一起來學校,她跟我兩天後就要出國,得回去整理行李而直接拒絕,我被她殺得片甲不留,我不知她所言是否為真,她那美貌淺淺透露一種不著邊的風情。

  後來她說了一句話,我整個人傻掉。我那杯咖啡在她的眼前不僅不燙,還冷掉了。

  「治豪!」

  我回頭看見馬子從後面追上來,胸前還捧著一本畫冊,她的笑容依舊亮眼,酒窩仍閃閃動人。

  「治豪,你剛到啊?」馬子跑過來時還在喘氣,有點匆促:「好巧哦!我也剛到說!」

  「對啊,我剛剛才來的。妳幹嘛跑那麼喘啊?」

  「沒有啦!只是剛好看見治豪你在前面嘛!」

  我掏出面紙給她,有點無奈:

  「擦擦汗吧!大熱天跑那麼喘,要是中暑了怎麼辦?」

  「哦……如果我不小心中暑了,治豪你就背我到保健中心去啊!」她接過面紙、看我一眼,促狹地開起玩笑。

  「為什麼中暑就要背到保健中心去?」

  「中暑不是都會昏倒嗎?」她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哪個政府這樣規定的呀?」

  「沒、沒有啊……」馬子語氣瞬間轉弱,認為自己踢到鐵板。

  看她那般點滴畏懼的模樣,我竟過意不去,在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前,嘴巴已經吐出話了:

  「哈哈哈!妳幹嘛忽然講話變小聲啊?如果妳真的中暑昏倒,我會背妳去保健中心的啦!」

  「厚!治豪你幹嘛嚇人家啦!害我以為說錯話了!」

  會笑,是因為感覺到她的可愛單純。

  系館距離校門口蠻遠,在大太陽底下走路是折磨。

  「馬子,」我擦了汗,問:「妳也是靜妮找來的嗎?」

  「是啊!治豪你不也是嗎?」

  「嗯。我不知道究竟有什麼重要的事要我們特地來學校一趟。」

  「她沒說啊?」馬子抓緊胸前的畫冊,帶些驚訝:「我以為她都有講了咧!也沒什麼啦,聽說靜妮和阿堯打算辦一個東部之旅,要跟大家討論行程內容。」

  「就這樣?」

  「應該吧!可能也是想說放假後大家就沒見面了,順便約出來吃個飯啊!」

  暑假至今不過兩週多,怎麼像幾年沒見面似的急著要找出來吃飯聊天?東部之旅?靜妮故意不告訴我有什麼事,難道是擔心先講了我會不想來?怎麼擔心呢?她也從菜頭那得知什麼了嗎?菜頭嘴巴不牢靠,講出去只是遲早,可是菜頭知道我想避開馬子,靜妮又會曉得嗎?如果她真的知道,會不會像菜頭悶不作聲?應該不會,如果沒有反彈就不像靜妮了。

  我心情有點沉重。

  馬子的酒窩淺淺的,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抑或,她曉不曉得自己的感情被菜頭那樣猜測?如果是真的呢?

  「嗯?治豪,你為什麼一直看我啊?」馬子偏臉盯著我瞧,瞬間我心驚肉跳。

  「沒、沒有啦!只是看到妳臉上有蒼蠅啦!」我連忙打哈哈。

  「蒼蠅?哪裡?」她立刻在臉上抓呀抓的,語氣起顫:「哎呀、治豪,蒼蠅飛走了沒啦?」

  我直接在她臉頰捏一把,笑著:

  「現在飛走了,哈哈!」

  她臉頰像小蘋果,夏日熱氣將她的臉蒸紅,現在更紅透出來,氣著抗議我耍了她。

  「妳那本畫冊是要做什麼的?」

  她的眼神飄忽,表情依稀倉皇。

  「喲?怎麼用這麼大的夾子夾起來?不給別人看的嗎?」她胸前畫冊上頭夾了一只紅色公文夾,聽我這麼說,她抱得更緊了。

  我摸摸下巴,無謂的笑說:

  「好啦,我隨口問問嘛……」

  「治豪,」她搶過我的話:「你記得我跟你說過,運動會的時候可能會有男生來找我嗎?」

  「呃、記得啊。他後來不是沒出現?」

  「嗯……」

  「失約的男生最可惡了吧!」我講出這句話,喉嚨裡竟有那麼一點酸酸的。

  「其實、其實……我是想把畫冊送給那個男生啦。」她的聲音好小,卻漾著甜蜜。

  那本畫冊相當眼熟,就是大一上學期我跟她去書局買的,那本輕粉橘的畫冊;馬子曾跟我說,她要在裡面畫滿屬於她的秘密,然後把畫冊送給最適合擁有它的人。

  秘密?擁有它?這麼神秘,應該是男朋友了吧。

  「可是他沒出現?」我接著再猜,弄不懂為何要在這時對一個藏在心底好些時間的小疑惑追根究底。

  馬子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

  似曾相識?

  「嗯?」

  晴朗的天氣是灼熱的,可外頭再怎麼熱,都燒不過我腦中突如其來的火焰。

  「治豪,我要把它送給你。」

  ♀♀♀♀♀♀♀♀♀♀♀♀♀♀♀♀♀♀♀♀♀♀♀♀♀♀♀♀♀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86529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