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雙晴ing】第陸章.烏雲晴天之肆
2013/07/23 08:26:49瀏覽374|回應0|推薦9

  我要阿媽和汝晴快去洗個澡、換件衣服,隨即頂著大雨跨進副駕駛座,小柴油車彷彿被施了魔法的南瓜馬車,溜地離開柑仔店門口。阿明叔叔嘴裡念念有詞,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本想問他新娘去哪了,但似乎不是好時機。

  沒五分鐘我便找到被遺棄的孩子,達可達果真被丟在路邊,風雨很大,它靜靜躺在路旁,沒人願意拉它一把。

  我向阿明叔叔道謝後隨即跳下車,趕緊穿上輕便雨衣,仍給淋得濕了大半身體,這件輕薄幾乎起不了作用,總讓我心裡踏實些。牽起因無動力而顯得笨重的達可達,看來下午得請機車行師父來修理一下。我往鎮上方向看去,小柴油車已縮小許多,遠去速度相當快,應當有要事得趕回去處理,鎮上那邊雨已快停,烏雲在那端漸漸舒緩眉頭。

  自己一個人在雨中牽車緩行是件特殊體驗,令我不由得想起幾個月前的某個雨夜,我也在雨中牽車緩步前進,不同的是,現在我的目標是柑仔店,那時目標是眼前怎麼也清晰不了的家;不同的是,那時我感覺痛心疾首,現在我心靜無波;不同的是,現在我牽的是阿媽的達可達、那時牽的是後座曾經溫柔過的腳踏車……

  唯一相同的,雨總那麼暴烈兇猛。

  根據我的估計,此處到柑仔店還有兩公里,汝晴的說法差距太大,她可能沒什麼距離感,以為兩公里等同柑仔店到蟹洞的八、九百公尺,讓我亂了手腳,如此雨中牽車行走兩公里,少說得費個四十分鐘。

  緩緩地走,涼鞋早給雨勢浸透了腳指。緩緩地走,短褲早讓雨滴改變了重量。緩緩地走,T恤早給雨水撲濺了半身。我只能緩緩的走,風兒多少推著步伐前進;我只能緩緩的走,回憶多少扯著腳印而行。

  一瞬間,過去的傷痛湧上腦海,心底想笑,卻頓住笑不出來,往昔的那場雨讓我溼透了心,本以為終於回甘,卻料想不及會有今天的類似場景,一時沒準備好,城池就快淪陷,內部城牆也將坍塌,外頭兵士仍對敵人叫陣不止,以為後援仍堅強著。

  故里人家終於出現眼前,柑仔店就在幾百公尺外,我勉強掛起嘴角,想在最後這幾百步的路途中收拾自己的悲傷情緒,為的只是不讓阿媽擔心,不想給她看出我的眼角濕潤。

  忽一個人影出現在店門口,教我腳步緩然,嘴邊微笑突然真實了。

  女孩撐傘的畫面,原來那麼樣的靜闃芬芳,低吼的風雨亦不得不臣服。

  我將雙腳往前挪移,踏實感覺,縱然每一步都濺起水花,依舊有慢動作的美感;她站在柑仔店前盯著我,臉上透露驚訝,大概是我渾身溼透的模樣狼狽,遠處看來的驚訝走到面前時已經轉為忍耐中的笑意,我只有無奈搖頭,乾笑。

  「沒想到那麼遠吶……記得好像有人說只是在蟹洞那邊的說。」

  她聳聳肩,俏皮地吐了舌頭:

  「我哪知道啊?反正那附近的景色看起來都差不多啊!真的很遠嗎?

  「是的,小姐,我被妳害慘了。」我將達可達停放在柑仔店前,雙手終於可以放開把手,有些麻痺,這時才發現兩條小腿開始痠疼起來:「真的很遠耶!我足足牽著走有兩公里,距離蟹洞根本就還很遠嘛!是哪個天兵說不遠的?」

  「真的哦?哈哈哈!」她還笑得出來:「好啦,對不起咩!學長,你看你都溼透了,快進去洗澡換衣服吧,阿媽已經煮了一鍋熱稀飯,剛剛還一直唸說你怎麼還沒回來哩!」

  我愣了下,她嘴唇勾出的彎度剛好撫慰我心,更教剛剛的辛勞突然有了代價,達可達的沉重變得不那麼可厭,反而輕盈起來;突然,察覺自己的內心其實住著一抹陽光,不論晴天雨天都在閃閃發亮。

  ***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7858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