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遺留的話。
2020/04/03 21:59:30瀏覽1245|回應0|推薦12

  還是應該先草擬一下,關於遺囑。

  並非身體有了什麼狀況,只是這念頭很多年前就有了,那時的自己陷入一種絕望迷茫的迴圈,那陣荒唐之中,我曾被說活不過三十五歲,而今已多了快五歲出來,想想很是感恩,也相信總有可以逆轉命運的機會,當下的一個決定可能會有很多後果捲上來,只要是做了自己想做的,那就好好對待自己的選擇。

  大概就是那個時候吧,開始在想遺囑要寫些什麼。


  年紀當然是累積起來了,但對自己,似乎還沒有累積到什麼東西,或許在同儕甚至晚輩心裡,這傢伙就是不成熟,我總這麼覺得,有時會連與人互動都省了,只因沒有太多時間留給自己,有些歌曲符合這種心境,自己一個人開夜車的時候會格外有感。

  有時,就會有那麼一首歌,聽久了,只覺得那將是我在送別時要播放給大家聽的曲子。


  對不住了、枯木逢春,我還是比較喜歡隔壁老樊的詮釋。

  那也是遺囑撰寫的過程裡,最早確定的事,多麼希望能像陽光照亮某個人生命裡的某段時間。

  大概是跟最近的疫情與天空都沒有太多晴朗有關。

  很多人突然就感染了、突然就病倒了,也突然就離開了,雖早知道無常是正常,仍會擔心正常生活裡的無常會悄悄鑽到面前來,倘若那一天真的發生了,我還有什麼話要說?


  對於死亡,我果然害怕不已,社會新聞光怪陸離,忍不住會去想,要是自己碰到那些莫名而來的橫禍,當下還能多想到什麼?如果躺在病床上看著心愛的人們,是什麼樣的光景?如果呼吸只剩最後幾口,還想說點什麼嗎?

  為了怕死來得太突然,寫遺囑似乎是必要的,而且我還打算每年修訂一次,直到最後老去。

  或許想多了,但,過去傷害過的、愛過的、緊緊把握的,還有就那麼鬆開手的,還是希望能有見到彼此頭頂依然一片燦爛的時刻,即使彼此的距離已經那麼遙遠、已經不會再有從前;可能有點心慌,誰曉得一年後的現在回頭來看看,這世界會是什麼模樣?

  我真想能多陪你一場,原來終究不脫愛恨情長。

  開始想吧寫吧,關於看不到闔上眼之後的這個世界,我用想像留住時光。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13235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