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的好萊塢輕喜劇--有點肚子的男人最迷人
2011/09/28 10:25:53瀏覽4970|回應60|推薦462

 

多年前一家英國女性雜志csm(簡寫)的中文版主編因緣際會找上我,希望我為他們的雜誌寫一系列的都會小說。我那時其實是太不讀這類時尚雜誌的,不過也沒清高到跟錢過不去,於是問了一下主編:“能否具體一點告訴我你們要的題材?”那打位扮時髦的主編想了想,說:“應該算那種好萊塢式的輕喜劇吧。” 

第一篇我寫好了後寄去,對方告之“還是太艱澀了點”,然後問我知道不知道好萊塢喜劇的公式? 

我自己歸結出了一些公式,如:冤家變親家,始亂成真愛,逃婚記,飛上枝頭當鳳凰,得到救贖的青蛙王子等等,結果一寫就寫了二年多,直到我好像再也掰不下去,哈。 

最近外務和課業又繁多起來,於是偷懶PO這篇輕得不能再輕的light comedy―—(做了些小修改) 

―學東村的James之申明;希望石頭不要丟太多過來蛤--- 

----------------------------------------------------------------------------------------

有點肚子的男人最迷人 

分手的過程在他們真正正式分手之前,其實已演練果好幾回了,總是這樣開始的:她先等待一個激怒自己的時機,譬如正當他忘了她的警惕,而又在臨睡前愉快地吃著宵夜--通常是她最厭惡的炸雞,她的情緒便逐漸沸騰、膨脹。這幾乎變成一種非常奇異的快感,一想到即將要跟和自己同居了五年的男友在應該步上禮堂前突如其來地鬧決裂,讓她終於感到生活中還有點戲劇性的刺激。 

她裝得漫不經心地邊擦著剛洗完的頭髮,邊以款擺的曼妙身姿踏上就擱在他身旁的磅秤,瞄了一眼數字,旋即驚呼:「哇,我又瘦了……五十二點五……公斤,天啊……我的身材愈來愈好……到底去瘦身中心減肥還是有效的……」 

他挪動了一下窩在沙發上的身軀,啜著雞汁發出嘖嘖聲響,目光並未稍離電視機:「太不可思議了,這一球居然會失誤,……這下真的沒得混了……。」 

她橫著眼,睇視著這個日漸被壞食物、髒空氣、煙酒與無望的人生糟蹋的男人,憐憫中帶著一絲對自己的慶幸。 

不知何時起,他安身立命於那塊小小的沙發上,在四周圍起了一片頗私人的天地,零食,煙灰缸,雜誌,游樂器,垃圾桶……。 

「一個couch potato……」她喃喃念:「我竟跟了個couch potato 在一起……」 

大概已經習慣了她的抱怨,或者,也認為她亦習慣了他的不理會,因此他倒無特別的反應,僅笑了笑,不以為道:「能有我這樣得男人已經不錯了啊,不要挑三撿四地,好歹也秤秤自己的斤兩……哦,對了,忘了妳才秤過,嘿 …… 

她背過去的臉從鏡子中反射出一團煞白。她下定決心把這種看似挪揄的笑話,當成非常嚴重的屈辱,一股殘忍的快意正快速發酵著。她吸了口氣,覺得好像已呼吸到了窗外世界的新鮮空氣。 

渡到了衣櫥邊,她搬出行李箱,開始收拾衣物。 

這種情景,也在他的記憶裡發生太多次了。 

「妳又怎麼了?」他乏味地望向她:「我又說錯話了嗎?妳知道我開玩笑的嘛,何必呢!」 

「閉嘴!」她惡狠地打斷他,聲音潑悍得連自己也嚇一跳:「你給我聽清楚了,我-要-離-開-你!我受夠了!」 

他用犬齒扯下骨頭邊的最後雞絲、啜了啜拇指,這才擦擦手,慢條斯理地走過來拉她,好言慰勸:「這麼晚了,妳要去哪裡都不方便,先冷靜一下。」頓了頓,仍然無鶩地:「……要不,明天先送妳回去住幾天──」 

她使勁甩開他的手,無法置信地瞪視著他,「啊哈!你當我……在鬧著玩的啊?」她不自覺繞著他打轉,左看,右看,怎麼看都想不透自己和這個穿了件海灘褲、汗衫、神情淡漠的男人有何瓜葛,忽然間一個顫抖,她意識到;這回她是真的要離開他了,真實的感覺湧了上來,她再也無法抑制地哭了起來:「是真的!這次是真的!我本來也以為我……在開玩笑,也許因為日子太無聊了,你知道,我對十月要當新娘子一點也不期待,去減肥也只是為了證明我……應該是個快樂的新娘,就像……電影上常看到的那種畫面,用攝影機拍下整個過程……每個人都說:『哇,你看,好美的新娘啊!』我還打算擺些誇張的姿勢……但現在……」她淚流滿面不可遏:「剛才我看你……又在那張沙發上啃雞腿,無所謂自己愈來愈胖……愈來愈……面目可憎……我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妳總不會為了一塊炸雞就要和我分手吧!」他訕然道:「上次因為我上完廁所忘了沖水,妳就堅稱我的人生有問題。親愛的,妳是不是給自己太多莫名的壓力了?也許是我們就要結婚了,所以妳──」 

「不!我們要正式分手了!」又一陣淋漓的快意貫穿她。可不是嗎?她所等待的就是他這種徹底的失焦與漠視,愚蠢而大意,慳吝加自私。將最後一瓶防曬油塞進箱子,「啪」一聲關上,絲毫不再留戀:「既然你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想對你多費唇舌,我走了,別送我,讓我有尊嚴地離去吧!」 

「既然我不明白,妳就告訴我啊!」他搔搔頭,打了個呵欠:「本來都快要上床睡覺了,妳怎麼搞得,突然又哪根筋不對……」 

「這不是突然!」她大叫:「已經很久了!」 

他的眼神終於流露一絲警覺:「什麼……東西已經很久了?」 

「其實你心裡清楚得很!何需我再多做解釋。」她用悲哀的眼光掃視他,那件繃在他跌出肥肚上的海灘褲令她難受,但她很快就要和這一切道別了,包括他的足球賽以及垃圾食物。「如果還有什麼話可說,」她試著擠出一個最終友善的微笑:「那就是……我們都對自己好一點吧!」 

時間不能拖,也不能有太多廢話,一千多個禁錮的日子,心態上她傾向一種類似逃亡的方式,也唯有「逃」才增進了這件事本身的戲劇性。 

男人追到了樓下的門口就停了。她聽見了自己的高跟鞋踏在地上急促得篤篤聲。那張可怖的婚姻大網跟在後面險惡地兜頭罩來,她就在千鈞一髮中避了開去。 

當晚,她躺在自家裡睽違許久的單人床上,嗅著少女款式的枕被,興奮不已。她自由了!變年輕了!而且可以……戀愛了!雖然在戀愛這點上,心思仍迷糊飄渺,但至少使得她花大把鈔票上美容院減肥的舉動有了大致歸根。直到此刻,她才放開膽去觸碰某個似乎已醞釀了一段時間的念頭。 

皮夾裡始終夾著一張炙手的名片,幾個星期前在義賣會場上,一個笑起來面頰上有兩道狹長酒窩的男人遞給她的。 

「我是個夜貓子,」那男人曾對她笑說:「只有在夜裡才比較容易找得到我。」 

在如此的深夜裡,在她如今空蕩的單身閨房裡,在亢奮得睡不著的情緒裡,這句話顯得格外有意義,而且聲音愈來愈清晰響亮,簡直差不多等同於那男人已明白發出了邀約。她在確定自己真的已脫離待嫁身份後,帶點恍惚的幸福,輕輕在電話鍵盤上點了八個數字。 

「喂?」許久,一個睡意濃濃的鼻音響起。 

她稍稍遲疑了一下,即奮不顧身:「喂……還記得我嗎?」第一次她發現自己竟有點春心蕩漾,不由同時也驚異自己的張狂演出。 

悶悶的,粗重的噴氣傳入她耳畔:「我管妳是誰!」那男人咕噥一聲:「怎麼老是……有你們這種三更半夜擾人清夢的傢伙……妳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她張口結舌,一手摀住了胸口,彷彿那兒倏然破了一個大洞,血流不止。 

此時道出名字應是很大的冒險,但她是個歷劫歸來的女人,有權力發洩感情,而且,全世界的人都該擔待著――她這麼想。 

終究在電話中她詳盡了自己,接下來,是幾秒令人窒息的鵠守。半晌,那端的男人終於開了口:「妳……不是有老公了嗎?那天有個高高帥帥的男子來接妳,不是嗎?」 

「高高帥帥?」她彷彿一輩子也沒聽過這樣的形容詞似地,面孔驟然間脹得通紅,無以名狀地就惱羞了:「如果我有老公,幹嘛打電話--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不知怎地,她突然想起了某部電影中,潘金蓮被武松殺死的那一幕。 

「最近我生活比較正常,有事白天找我好了,如果妳不介意,我想……繼續睡!」 

「不!」她尖厲地低喊:「你不能掛我電話!你不能……這樣粗魯地對待女士……」她下意識將電話線纏繞著指頭,越纏越緊:「你……難道都……沒有……寂寞的……時候?我是指……突然有那種無法解釋的心情?」 

「我不喜歡趁人之危,」男人低調地:「而且……坦白說,妳不是我的菜,我不喜歡太胖的女人!」 

「我現在變瘦了!瘦了!……天啊,我幹嘛告訴你這個?我大概瘋了……不對,我問你,」她一振胸,趕緊以音量代替上風:「是你先放電勾引我的,我只是好奇罷了!」 

「放電?有嗎?」 

「我從來不自作多情,我一向很有自信!」 

又是一陣小沈默,鼻息又加重了:「那真對不起,可能放電是我的習慣,尤其在那種義賣場合,我連……對老太婆和小狗都會放電……」 

Oh―― go to hell!」她詛咒道,狠狠掛上電話。 

夜,倏忽變得死寂。 

她起身,忽覺身子有如千斤重,連兩塊面頰都垂掛下來,走路抖顫著,彷彿隨時都會中風。十多坪大的房子,在她旋風般搬回來之際,尚覺小得裝不下她的野心,如今卻浩瀚有如幾里外無人煙,孤獨無依的恐懼在她身體內擴散著。 

這通看似無意的電話,卻乘載了她多少愛情的憧憬!或者她也不是真的想戀愛,不過是需要一些男人的渴慕罷了……。蹲在打開的冰箱門前,卻茫然不知所措……忽地一個劃空而來的鈴聲使她驚跳。 

無論如何,有人想到她總是好的。 

錯覺是那個有酒窩的男人回心轉意,心不由自主地咚咚加快,然而,卻一如她依稀的預料,是她「老公」。 

「妳……還好吧?我有點放心不下。」 

由於相對地優勢,她倒不急著收伏他。 

「有什麼好不放心的呢?」她的話仍泛著尖酸:「反正你也不需要我,相信我不在,日子不會有差。」 

「我想……妳大概也有感覺了,考慮了許久,覺得乾脆還是向妳坦白比較好,不然……我心裡不舒坦……」 

「說吧!」她懶洋洋地靠上床。 

「我……有婚外情……雖然我們還未結婚,但已如同結婚──」 

「你有外遇?」她「刷」地挺起背脊,驚愕不已,也錯亂至極:「你竟然……我的天啊!什麼時候?對方是誰?長什麼樣子?你……跟她上床了嗎?」劈哩啪啦一串問題。 

他也許亦莫名地有種豁出去的心理,直言娓娓道出:「她叫林莉姿,是前些日子;我們一塊參加那個義賣會上認識的,認得嗎?那天──咦,妳不知道啊?」 

「喂喂!慢著慢著!什麼林莉姿?名字好熟──」 

「不可能是『北港香爐』書中的女主角啦!叫啥又不是重點——」 

「啥叫不是重點?」她的氣血翻湧,腦海中馬上浮現自己投射出的一個妖嬈女人的身影,這下刺激得她渾身如遭電擊:「為什麼你們都對那樣的女人有幻想?這個林莉姿是幹什麼的?……倒看不出來!你們進展到那種地步?我居然蠢得被蒙在鼓里――」 

「妳沒注意到我最近不停地吃東西嗎?男人……情緒不對也會有些反常的舉動啊!」 

「聽起來倒像是你失戀了,哈!」她肝火狂燒:「你愛上她了嗎?像個十六歲的維特少年般被她迷得團團轉?」 

「不,是她迷我迷得團團轉。」  

「你?」她耳朵被話筒壓得發燙:「你……一個 couch potato?快四十而――呆的男人?」 

「隨便妳怎麼說,那漂亮女人就是喜歡我。妳知道嗎?她最欣賞我待在家裡看電視的樣子,當然還有拿菜鏟的妙姿,十足的居家男人的味道!」 

「等等!你說她很漂亮?」怒火轉為連串好奇。 

「沒錯,不蓋妳。她的身材和face 都是一流,又有錢。不過我可沒收她禮物,這點妳很清楚,我向來在這方面很潔癖。」 

「她……不嫌你胖?不嫌你?……」 

「她說,有點肚子的男人感覺穩重,抱起來好舒服,好安全,迷人極了――」 

「這麼說,你們已經上過床了?」她軟癱下來:「你居然背著我幹這種事,還愉快地說給我聽,怎麼?要我替你喝采嗎?」 

「我沒跟她發生關係,就差那麼一點點……妳聽我說,我告訴妳這些,也是因為我覺得妳已經完全不在乎我了。我剛剛又去買了一大包滷味,總算可以寬心輕鬆地過自己的生活,妳說的,我們要對自己好一點,妳也別再節食得那麼痛苦……」 

搞了半天,這個晚上她才是大輸家,悲壯得毫無代價,落到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迷途地步。這真不是個友善的世界!她扶著椅背,掙扎地將屁股挪上去。現在連武大郎都不要她了,如假包換的棄婦一個。 

「怎麼不說話?喂?……」 

「那……你打算怎麼辦?」她有氣無力地。 

「慧劍斬情絲,我要她回到她老公身邊。」 

「她有老公?哇塞,你們這算什麼樣一對的男女?」 

「說老公也只是男朋友,和我們一樣還沒結婚。就是會場上,好像跟妳講過話的那個男人,笑起來賊兮兮地--這可是他老婆形容的哦。她說那傢伙非常不入流,從來沒在家裡洗過一只碗,而且有愛聞臭襪子的怪癖,還舍不得丟掉自己腳皮--他不看小說,不看電影,只喜歡到處吹牛--,最可惡的是,他麼女人都想沾,眼光又其差無比---” 

她如同被左右開弓打了二記耳光---西門慶都對她沒胃口!

「算了,不甘我事,我們可沒過節,總之,我還是勸林莉姿再給他一次機會。」 

「那麼,」她嚥了好幾口口水,試圖使自己尊嚴些:「你認為我該有什麼反應?如果出乎你預料之外,我不哭、不鬧,也不上吊呢?你會不會失望?」 

「都快不抱希望了,還談什麼失望?別以為我對我們的婚姻很有把握,從妳對我愈來愈挑剔的目光就可察覺到──」 

「可是……你為什麼不試著挽回我的心呢?」她衝口而出,語氣上的讓步,教她心虛得又緊張了。 

他嘆口氣,手裡的紙袋捏得沙沙作響:「其實……我也正在試啊,不然……我打電話給妳幹嘛?」 

「那個……林莉姿條件真的不錯?」 

「不信可以去問認識她的每個男人,為什麼又問我一次?」 

「所以,我……比林莉姿還值得你……追求?值得你愛?」 

「應該吧!不想想我們在一起多久了,而且,妳的優點――」他曖昧跟體己起來,壓著嗓子:「只有我最暸細―――」 

扳回一城的勝利感真棒,難道忘了她將是個驕傲的十月新娘嗎?林莉姿拿什麼跟她比?這個令人振奮的事實,有朝一日必得大大地傳播出去。她迅速攬鏡自照,很好,花容月貌依舊。 

長長的夜難打發,有個男人為她癡狂不是件壞事。 

「你想見我嗎?――我可是無所謂,」她調高了姿態:「除非你覺得沒必要。」 

她約的,不再是熟悉的家中的coach potato,而是一個仍具威脅性的敵手的心儀對象。她打算用種“很林莉姿”的角度去看他。 

那個啥也沒變得男生在夜半出現了,甚至連海灘褲都沒換,腰圍似乎又粗了點,但她卻感覺從來沒見過這麼「又高又帥」的男人。 

兩人在玄關處擁抱了一會兒。他微微推開她仔細端詳她。 

「妳……好久沒對我這麼熱情了,」他囁嚅地:「我還以為……」 

「你實在很具有中年男子的魅力,」她陶醉著又貼了上去:「我忽然好想跟你……」兩人激吻了一番後迫不急待脫了衣服――――(以下刪掉了約二百

--學賈平凹先生)

 (os:此一幕真是最

電話竟又作響,她稍加分神,模糊的意念一閃而過。 

「不要管它!」她低嚷,繼續搜尋著他的身體,心裡充滿不知報復什麼的激昂與快樂:「一定又是剛才那個無聊男子打來的,說什麼他很空虛寂寞……誰理他啊?半夜三更擾人清夢,為什麼總有那麼多不識相的傢伙?」 

她真覺得自己幸運跟幸福多了──比起那個被淘汰出局的沮喪女人;以及那個仍在沉睡中的無趣男人。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rrytzyyin&aid=5680735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千帆客
猜猜看,美人魚有沒有魚尾紋
2011/10/31 20:25
我原自謙小弟,沒想到您那麼大剌剌的真的拉我做「小弟」,投石問路竟砸到自己,像中了一槍射在心臟偏左一點點,差二點點斃命。當清醒後知道這一絲絲活命機會的驚險狀況時,直冒冷汗,後來打個寒顫,身子哆嗦了幾下,還是嚇死了!
刑檢調查報告出爐:死因〜心臟麻痺;非槍擊致死!
我就這樣被你「強」收攏了……………。瞧妳模樣,而且也沒發現魚尾紋(不知道是不是化妝蓋住了),當初還應該稱你丫頭的。
還好現代人際互動的學習模式是以汲取學能為主的「後喻教學」,而不是以長者為尊,吸收經驗的「前喻教學」。有一句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淺顯的說:桃李花開景緻好,踏青的、慕名的絡繹不絕,樹下自然走出遊人的賞景步道;一個人道德文章好,也是如此。
說來說去,您的文筆還真好,所以您要繼續給偶寫。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1-02 09:52 回覆:

您挺體弱多病地蛤?還是年紀真到了,所以非常過敏?嘿。

你說:瞧妳模樣,而且也沒發現魚尾紋(不知道是不是化妝蓋住了)-本

姑娘要跟您報告;化妝品是蓋不住皺紋的,蓋癍 倒有點可能,想要少

皺紋,多吃點含膠原蛋白的鈣片和--算了,當我沒說,我可沒義務免

費為任何產品代言。論家媽媽遺傳的可以咩?

您確定人際互動的學習模式以前項為主?如果真如此,那就不難了解您

何以要跟我爭論小弟不小弟的,呵呵,好吧,姑且您當我是異色大嬸,因

為我好像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吸收經驗”而來的--包括二手經驗,哈。:)

您的學問才真好,這點我一定要讓賢,不過,您最後一句“繼續給偶寫”,

口條好的您,口氣好像也頗大?

寫就寫,本人已經暫時放棄“人體藝術展”,借您的話給自己打廣告

--過了今晚十二點後,就會發新文。

到時候您得給--丫頭捧場哦。

多謝多謝二度來訪。


貝勒爺(李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啥都沒有
2011/10/26 18:35
妳這不是活脫說我麼?人家是一肚子墨水,我是一肚子草包,所以到現在一事無成,倒不如像那個三芝鄉的德國佬,一肚子啤酒。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7 11:12 回覆:

“以退為進”是您老一貫的手法,但因為一直很受用,所以啊,也不管

是對準誰,又情不自禁使出老把戲。

反正你有沒有肚子,根本沒差嘛,

人家喜歡你的不都是沖著你的腦袋來的?管你有胸沒胸,而女人比較倒霉,

要是說沖著妳的腦袋,內心多少難免有些不甘哪,,嘿嘿嘿。

所以,你有先天的優勢,也發揮得淋漓盡致,好耶,一事無成卻可娛樂大家,

下次寫篇“一事無成的男人最迷人”,,,,,,


千帆客
耶穌及孔子沒有解決的難題
2011/10/25 17:06
我是「兩性專家」?您太抬舉小弟了!
身為男人,我對男女、人性有「興趣」,對男人無「性趣」。另外,在感情專注上較定性,生活上稍講質感,寫意適性;對情慾糾葛則淡然〜但不代表對情慾誘惑絕緣!
小弟認為男女因愛,也因為各有需要而相處,重在彼此不感覺有壓力。人都有七情六慾,脾氣再好也都有情緒起伏時,心情低落、齟齬、冷戰、發洩再所難免,幽默、寬容、承擔、甚至主動討打討罵,讓對方宣洩有何不可?想想看,壓力加在別人身上多好,幹嗎加在有感情的人身上。
我以為,沒有所謂真正的兩性專家、性學專家;但有所謂的「家庭諮詢」、「情感諮詢」、「心理諮詢」等等。清官難斷家務事,法院也不判感情誰對誰錯。台灣有個叫施寄青的女「名教授」,號稱兩性專家,其實她在感情上也曾經不圓滿,所以寫的文章大部分以爲女生爭取權益為主,有時幾乎是從針鋒相對的角度,把男人譏評的一無是處,甚至意欲消滅殆盡。
引聖經來論,男女有別是上帝鑄造,既成事實,連他都已經無法改變!有時候,我在想亞當與夏娃所吃的蘋果並不是所謂的貪慾意念的毒果,而是製造男女之間糾紛的果實,於是生生世世,代代均有男女爭執。上帝為了世界祥和,化身基督宣揚博愛、和平、貞潔等箴言;只是人變聰明了,又把這些箴言如博愛的,發揮成氾愛、濫愛、速愛、亂愛。
您用"Vagina Monologues"這部百老匯劇回應小弟,我頓時傻眼, "Vagina Monologues"這部劇片與您這篇「小肚子」所投射的涵義不搭嘎的呀!「小肚子」的女朋友有點借題發揮、無理取鬧、意圖報復,這是家門內的事情。而"Vagina Monologues"綜合200多位女士的訪述,由三位女角分別詮釋戰爭下的婦女慘遭姦淫的慘痛,娼妓生張熟魏、毫無尊嚴的無奈,或是尋凡女子因社會道德氛圍而羞赧、而卑視自己偉大的生殖器官,也視生殖器官帶來的歡愉為罪惡。這是極端反人性、反男女平權的,所以有些人已經組織所謂的 "Vagina warriors" 來爲女性爭取權益,揚棄對女人的暴虐行為;同時也呼籲「女人必須從身體的最私密處愛自己,認識自己、瞭解自己、看見自己。」這應該是全人類的共識,也是聯合國的工作要項呀。慚愧呀,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也沒有講這一段該怎麼解決,是孔子智慧有限嗎?
戲劇就是戲劇,它只會引起共鳴,但不會形成國際政治或一般社會的共識。只要有戰爭,婦女就是被報復、洩憤的對象;只要有商業型式以及貧窮苦痛或貪婪慾念存在,婦女就可能主動、被動的化成情慾商品。即使是一般婦女,也都可能面臨家庭暴力或社會治安上所謂的情慾傷害。
消極的說,女人可以主動選擇的其實只有「對象」而已,有三種男人千千萬萬不要選:
第一種:賭博的,賭性堅強的。這種人爲了一點賭本,即使拋妻棄子、變賣祖產、斷絕父母關係,眉頭都不會皺。
第二種:吸毒的,脫離不了毒友的。這種人可以爲了多吸一口而販妻賣子、偷盜搶劫、六親不認、神鬼不懼。
第三種:會摔東西、咬牙悶不吭聲、歇斯底里的。這種人後來都可能變成家暴份子,謾罵毆辱隨時可能發生,生活在一起永遠是壓力,。

總之,天下女人哪是否幸福只有靠你們自己呀,自己的選擇自己擔啦。
謙稱小弟,主要是因為您的文章好,我欣賞。其次就是我謙虛,可是這樣寫又好像不太謙虛了。您就將就將就,寬大為懷吧!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8 01:11 回覆:

這位小弟,請勿傻眼。

我愿意坦白我的自私,,,其實我早想跟格友們介紹此部百老匯的名劇,但

一想到這是個大工程,就又屢屢作罷,,,

而由一個肯努力打字,又有心關懷兩性關系,社會與人權問題,又還是分析

高手,又是隱形人來替我表達不是非常好?

唉油,你既然也已經寫了,也就將就將就寬大為懷原諒我吧?

謝謝謝謝ing,,,,,,,,,,,,


天路(真理是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就晾著我吧!
2011/10/24 01:35
這故事每讀一回感觸不同.

男人的忠實比女人可貴; 因為難得.
女人的善變比男人合理; 因為.......女人就該如此!

<有點>肚子的男人最迷人, < 有個>就另當別論囉.......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7 10:36 回覆:

呵呵 ,我怎么忍心晾著妳?雖然妳慈悲為懷,不會跟我計較,哈:)

男人有其生理宿命,播種是天性,所以,忠實確為難得。

而女人,都說善變,基本上也是不得不疲于奔命--因應善變的

男人?還是善變只因女人活潑的創造性?不甘於停滯成長?

“有個”--妳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男人懷孕了,,

似乎,我得小心多琢磨妳的話,,不錯,算腦力激盪好了。嘿。


藍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曖呀!
2011/10/23 22:33

怎不早寫這篇?  害我過去一年 辛辛苦省吃 又猛吃杏仁 減肥!  好不容易把腰圍從 36 減到 34!  現在離目標 32 尚有一段距里.  苦了我一年!  看來我要再恢復當年的性感腰了! 真是壽與性不能兼得! 有道是 腰肥一吋壽減三年噢!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6 10:34 回覆:

不知道腰肥一寸壽減三年的,,,,你是那里來的數據啊?

只要你自我感覺良好,你高興減,增,都可以啦。


BM
have we met before?
2011/10/23 13:34
Hi, Sherry:

You said I have a good figure? You are pretty too! Where did you see me? I think you have a twin in this UDN, or he is you and you are him at that blog? I like your photo album that showed some part of skins. It is seductive. The Mr. FarAway (or Miss) said we are at the same page. I am flattered.
Thank you for speaking out for me! Let’s fight it back for Mr. FarAway. He is nuisance sometimes. Don’t you think so?
(Sorry about my typing, Chinese is not available of this PC)
Good night,
BM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6 17:31 回覆:
Even though we didn't meet before
I have heard about your nice figure from many places; like
you said you are 5'5 tall in a good shape  and people always said you
are charming and sexy etc.
so you see I don't have a UDN twin really
The photos are some new experiences for me  as a starter
I am glad that you like them
Speaking of Mr. FarAway
I think he is harmless but just expressive
Some of his points seem making sense
I also wondered he is a guy or a gal
but I guess its not important
All of you are my welcomed guests. :)

千帆客
這個男人一肚子壞心眼,真心腸
2011/10/18 00:06
人心隔肚皮,非關肚腰粗細!
女人的醋,是男人欲擒故縱、予取予求的絕頂香水;
問天下女人不管美艷、賢淑、氣質、多金,
男人什麼時候最帥???
二個時候:
其一:當他決意離開、不再回頭;
其二:當有人對他投射感情,或情感擦槍走火時。
>女人的醋愈大,愈沒有理智。
>女人愈沒有理智,男人愈可以予取予求。
>若男人予取予求,後面必有更大的圖謀;得不得利,終究會走。
>男人在家灑脫、糊塗、鈍一點比較好,最起碼沒欲求、相處沒壓力。
另外一個角度思考:
>>>男人在家裝笨、裝糊塗,代表寬容、接納、智慧,跟家人更要有EQ。
>>>男人在家精明、裝強人,代表獨尊、勢利、心眼小,家人都退避三舍。

異色呀異色,看來你這塊田野文疇,超值得鄙人深耕,
採菊異色田,悠然見嵐(南)山;哈哈,切磋、切磋。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3 10:31 回覆:

抱歉,會不會把您晾在這太久了些?:)

感覺上,您是個兩性專家???媲美美國的E.Jean--,

她提出的是十項男人最怕的事情,,,你們有的拼。

這樣好了,我自己不太知道如何回覆您,就以請您看一黜百老匯名劇

“Vagina Monologues”代替我的心聲好了。

多謝來訪。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能不求人就別求人
2011/10/15 21:41
以此類推,還是彎腰剪腳趾甲這檔事比較會讓我有點苦惱,其他的......已打馬賽克!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16 00:20 回覆:
晚點回,累癱了。長官,,,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23 10:34 回覆:

長官,既然你決定打馬賽克了,那我就不再贅言了,不然,我會技癢,

到時候一發不可收拾,那我的形象非破產了:)

PS自問--我還有形象可言嗎?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最近也有點肚子了
2011/10/14 23:37
剪腳趾甲都覺得有點礙著動作,感覺這不是好事ㄝ!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15 12:23 回覆:

長官:

你光一句話,畫面就全出來了,敢情您忘了我上回為了你歌喉大為爆笑的,,

呃,,,的恥辱?還是您要報復我?所以這次讓我不止笑到肚痛,

還笑到渾身打擺子,,可能得叫救護車啦:)

說真的,當您的屬下太榮幸了,,,,,

還好,你不至於得把肚子肉抓起來才,,,,


響聲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什麼沒有肚子倒有一點
2011/10/12 23:54

遙遠有多遠  到不了的那麼遠

PO文有多難  無文可書那麼難

哈哈

謝謝妳來看我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1-10-13 10:14 回覆:

這麼久沒您的消息,當然會miss you (才怪)。

無欲則剛的您,我羨慕啊,,,無文可書,那不就是“無字天書”

了咩,境界可見一斑。

就甭再提遙遠了,我會過敏的,,

小小的相見歡,挺好:)

頁/共 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