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九)
2010/10/06 23:26:14瀏覽174|回應0|推薦27

「你總不能什麼都躲!有些心理事總要有個了結,成就好,敗也知。我們幾個誰不知道你偷偷對她好,看看那個經過的眼神,她沒有不知道的道理,說不定人家還等你說出口呢。」

「唉呀,你好好考你的試,沒事兒幹嘛拿我尋開心?什麼誰對誰好不好的。」

期末考兩天後就結束放長假,洪庶本來與三個同學規畫四天三夜的旅行,先到阿里山看日出,再下山從奮起湖往草領縱走。軍校生寒暑假只兩星期,這回又逢農曆春節,早早計畫的事誰都很慎重,畢竟每個假日都很珍貴。臨要到了,只因為聽到她們和她也挑了阿里山,頓時起了猶豫。小宋是他的至交,兩個人從來不分彼此,沒什麼事能逃過小宋的法眼,所以他還這樣勸著。

「怎麼,出了門還放不開?她們是不是這些天經過這裡也不曉得,說不定她們過完年才出遊,你又何必想太多?」

小宋說這話手上Nicon相機閃光燈瞬間閃著,把個洪庶憂鬱的眼神攫個滿底片。這天晚上四個同學在嘉義火車站一家小旅館會合,剛置好行李找個主打火鷄肉飯的小店填肚子,準備一早趕小火車上山;新聞系修攝影學分,單眼相機貴得嚇人,從一年級開始規定每個軍校生得把一半的薪俸一千兩百元存入同袍儲蓄優利帳號裡,好讓每個軍校生離開學校都存有一筆小錢。全年級八個系,只有新聞系有特權存兩年就提領出來買相機,那個數正好可以添個機身、標準鏡,外帶一只135長鏡頭,和28超廣角;小庶自己則是挑了德國製的Pantx。他冷冷的望著小宋,心理有說不出的苦,卻無法對他說。

小火車一站一站的走,一站一站的停,一月的阿里山上冷得令人發顫。他們聽說這個全世界少有走之字型的山上小火車,慢得停站鳴笛再出發,臨時上個小解還趕得了上車;他們並沒有人因此大膽嚐試,一方面實在太冷、二方面那火車開動其實比想像中還快,任誰也挪不出臨時。四個年輕力壯的軍校生,言談舉止還是一樣硬綁綁,除了人手一機的攝影器械比較像老百姓外,短短的頭髮、清潔無髭的臉龐、拘慬直視的眼神,根本只是換了便裝的軍人,連小販搭訕叫賣四個人頭也不回一下。

火車由北門出發有些時候,在一個不知名小站剛一停妥,如織的乘客魚串的衝出車廂,拍照的、買東西的、上厠所的,一下子散兵游勇般像彩色的花叢向各處伸展一般,人海難識。洪庶突然在月台下意識的回頭一望,她和另個她手引著手像姐妹般的漫步在離他三個車廂之後,也沒料到兩人四目就這樣遠遠地應對上了。他看到她有點刻意的推開那個人的手,戴著毛線帽的餘髮褡拉下來就互相看不到,突然九十度左轉彎就又上了車廂;洪庶手上相機剛更換成超廣角,連手指都沒來得及放下,只好隨便往著火車沒目的的瞎按快門,一直等到另外三個剛釋放過的人回來後,回到車裡直直地空想著。

那天在台北中山堂夜雨的一幕讓洪庶震撼著,卻始終沒法開口告訴任何人到底對心理起了什麼作用,包括一路相勸的小宋。洪庶看著她在他和另個她之間猶豫、排徊,反映給阿庶的眼神淨是無助;最後,她竟然主動拉著洪庶的手,大聲喊著:「走,一起淋雨去!」,像個戰場上的將軍、風雨危船的舵手,更像敢愛的宣示人。只是,這樣劇烈的決計之後,怎麼就變成這樣無情的發展呢?是很久很久以後,洪庶才聽小宋說,那個小站叫做【十字路】。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7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