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十)
2010/10/09 08:58:12瀏覽169|回應0|推薦23

她一雙大眼右框下不到一公分處有個黑色小點,不仔細端詳看不到。第一次同行旅遊的第三天,那是三個月前國慶閱兵之後連同週末難得的四天連假。一夥在拉拉山前後麟次漫走時,一個無意鏡頭取景時從觀景窗被洪庶發現,那時她正對著什麼痴望,嘴角像有一抹淺淺微笑。短削的黑髮不及肩,讓那張臉顯得稍大;若注意她豐實挺直的鼻樑,臉大的問題像又不存在。淡灰色的長褲和上裝裏住她修長有緻的身裁,外套型式與軍常服類同,只是開脫的排釦不那麼嚴慬;一條柔軟長長的淡金絲巾有一搭沒一搭的繞在外套和她頸項間。墨綠色大框的防光鏡褡在鼻翼上,遮住了她半張臉,卻也因此凸顯她個性上的灑脫。問她留下的印記,她說小時候不聽話母親責罰時,不小心鉛筆心扎入一直留在臉上,淡淡地在她面容上澆灑一絲偶爾才有的憂愁。

十月的拉拉山早染滿了秋意,遠遠見到幾欉深紅的葉海在密林中舖陳著,像在述說永不褪色的哀怨。小宋是復興鄉人,父親跟著國民政府來到桃園山地鄉擔任教員,現下也熬成了小學校長;小宋對這一帶非常熟悉,昨晚覓了大漢溪旁一處平緩泥地紮營,就地有幾排竹筏,一行人三個坐上一排就在深濶的水鏡上嬉玩著。洪庶恰巧與她分配在一竹筏上,一下子把兩天來的陌生拉近。小宋熟練輕快的么喝其他排筏往水中心滑去,順手抓著一只漂浮的四方保麗龍塊興奮地往上拉將起來,臉上還帶著一絲神秘的狡獪之神,沒想到底下綑縛著一張魚網,網中一條粗大的活魚使勁地彈奏著,擺在竹筏上面還會隨著它的擺動左右搖愰。她急地尖聲驚叫,又囁囁地望著小宋和洪庶,隨著大夥的歡呼,還有小宋被魚尾割傷虎口汨汨地血流,划上岸後剩下的只剩快慰了。

「看了這些照片發覺妳真的很上相,不知道碎岩上開的這些是什麼花,和妳一身瀟灑的妝扮攏在照片裡,真的很協調。」

公路局西站天橋二樓「西海岸」咖啡館黯藍光暈、灰藍音樂、綢藍人潮,洪庶換上便服第一次以照片單獨約了她。他偏愛黑白照片,系裡暗房他細心地沖片定影、曝光、烤壓,不同大小感光紙洗出自認佳作的幾張照片,結果發現多半都是她的影像。為了加大黑白線條對比反差,洪庶特別運用了小光圈局部曝光的技巧。

「怎麼沒有你自己的照片,這不公平吧?」

「哦,自己的就收掉了,今天主要是看看你的照片。喜歡嗎?臉上這個黑記我沒有多加處理,我想,留下真正的妳。」

「喂,洪庶,你這個人.......你知道嗎,我、對男人......沒什麼興趣。」

幽幽地她說出這些話,聲調越來越低,音節越拉越長;接水瓶的眼框像大雨中斜立在廊沿下滿一般溢著晶亮水波;然後緊緊地拉著他的手臂輕輕地啜泣,洪庶不是那麼清楚現下的狀況,沒什麼主張地想著她剛剛說的話。是對男人沒興趣、還是對別的男人沒興趣?那個年頭這樣的話題是很難公開張揚的,保守的民風甚且認為這是如同保密防諜一樣的禁忌話題。可是,緊緊抓住自己的是她,會不會是女生的衿持沒能把心理想說的話圓實?

「妳,怎麼哭了?有話要說嚒?」

「我沒有什麼適當的話來安慰妳,朋友貴在真誠,我知道你的心誠,真的。」

她是將門之女,和洪庶進學校才離開的校長一家熟絡,那個校長現在還位居要津,肩上扛著三顆耀眼的金星。她經常出現、流漣在中山堂和國軍英雄館軍人很多的場合;軍校生著上軍裝出了軍營其實有許多不便之處,乘車讓位、雨不撐傘、食不喧嘩,中山堂、英雄館這樣的地方縱然也會引起憲兵關注,但是每天這裡總是有很多軍人來來去去,大家相互守著營區內獨有的規矩、禮儀,誰也不會感到突兀或不便。小宋不知什麼情況在這裡認識了她,恰好四天連假在即,大家拱著熱心的小宋攏些漂亮的女孩參加四天三夜的北橫露營之旅,也就這樣洪庶命中與她有了交會。

這時候「西海岸」咖啡館已經人滿為患,四座的吵雜頓時變成菜場的攤販,一攤忙著一攤的交易,一座亂著一座的心事。洪庶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很容易被突如其來的一切感動,尤其看不得別人流淚。一種很自然的心情,他托起她水泛的臉、再撫撫有點亂序她的削髮。就當四目相及的時候,他突然注意起她眼框下那顆印記,這時候好像漸次轉紅,又像湖中水波漸漸地漫溯到整張白晳的臉龐,怎樣無限地愛憐?她很快抽出匝在她手臂裡的手,緊張地繞過他的後頸,上身密貼著坐在那裡的洪庶,也不知誰先越過攻擊發起線,兩人四唇已然結合一體,煥化出無限幻夢、還有新到的傷痕。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83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