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八)
2010/10/03 18:54:45瀏覽189|回應0|推薦27

沒見到一只螢火蟲,老闆娘、也就是櫃枱小姐說的莊主很有點窘態。洪庶回到2010號房時腕錶指著一點十三分,微微的酒意讓他有點不甚甘願竟然與那對夫妻窮耗了那麼久時間;他彷佛覺得,初始大家就像促成迎接一個突然造訪的房客那般的熱情,不過不知什麼緣由,漸漸就像變了調,甚至有種是他迎合這店的擁有者而舞、而飲、而鼓燥那樣的無奈。由厠所門邊的牆上捻亮房間的主燈,一個不注意厠所裡的小燈炮也索然地亮著。卧室燈罩太舊遮擋了應有的光亮,黃濛濛地散亂在一屋的陳腐。

他把長串的車鑰匙和著家門的一大套丟在木質鏡枱上,發出嘩啦啦聲響顯得超出它們應有的重量,隱約像聽到在空谷才發出的迴聲。他驚覺的回頭望望大門門把,即刻再掉轉回頭看看床頭後的印刷圖像,一個箭步跨向枕頭裡一手伸去,瑞士刀直挺挺地靜躺在原來的地方,讓他頓時由心裡起了一絲安然。

「這裡的海拔雖然沒有石棹那麼高,種出來的烏龍味道還是很純。這泡茶是老闆包下茶農的一區茶栽,每年都找同一家揉茶、洪烤的,賣相很好,很多人想要買回去自己喝或送人,不過老闆從來都不賣。來喝喝看,一會第二、第三泡味道更會出來。」

整個一樓飲茶區非常寬敞,碩重光亮的大樹瘤桌井然有次的散擺在這個大廳的四周,總共約有十桌、八桌。女莊主口裡說的老闆是她的先生,至於她是不是當年年輕的女店主洪庶無法揣比,那是十八、九歲的青春機遇,如今都五十出頭歲了,誰還能記得三十多年前的景物?離開電視台將近一年,時間怎麼就這麼無情地走著?工作到現在還懸空著。當時為了緊急拯救企業危機賣給外資,先得將帳面作得漂亮些才好出價,最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從人事經費項下著手。像洪庶這樣在公司十年以上領著高薪的老人,就成為第一批祭品。巧得是,傳達要他走路的那一天,那個之前升他作副理的女主管也是由喝茶起的頭:

「妳是要問昨天那起車禍,為什麼我們比Z台連線的晚嗎?我可以說明......」

「阿庶,慢慢來,先把門關起來再說,哦,你坐!我來關吧。」

「嘿,L姐,什麼事這麼詭異?妳是有特別的話要說,是嗎?」

「庶啊,嗯......你,對不起哦,他們要我請教你,需不需要給你幫什麼忙?」

「妳說得什麼啊,這麼吞吞吐吐,他們是誰?是上面XXX嗎?」

「唉,就是嘛,我只是傳達他們的意思。你要不要動一動?」

「XXX是要我走,是不是?什麼理......唉,是不是嘛!」

「唉,怎麼說呢?我心理好難過。不過XXX的確是這個意思,他還說為了顧及你在業界這麼資深,看要不要主動寫個辭呈,往後再找也比較好?」

「好吧,不用多說。現在我得先請個假,你找個人先頂頂,真的沒心情做任何事。」

「我知道,沒關係,你就休息休息吧,別的事兒.......」

「妳不用再說,我不會為難妳,就這麼定吧。離職手續妳讓妳秘書先跑跑,東西我會找個半夜來收拾。」

這樣的對話深烙在心中,洪庶幾乎忘了事情是怎麼開始的。他端著小飲杯望著對面的莊主,第一個想法是,她是不是轉個彎想賣茶葉。

「聽說你是媒體人,你們真的很重要。阿全剛才打電話給我,要我說什麼都要好好招待你這位他最好的長官。只是我深深覺得,你們媒體人不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混亂的世界。這個社會太需要信任、安適和未來,你們要抓對方向。」

一陣清亮的鈴聲就在這樣的對話中響起,好像事前套好招一樣的準確。

「哦,我們正在喝這泡茶。你不用過來啦,一會兒我會坐客人的車先到下面去看螢火蟲,然後再開車到你那裡。嗯....好啦,不用啦,就這樣喔。」

她急忙再在茶壺裡對水,熟悉地往陶製茶盤上均勻地灑倒著,接著又用一支鋼剪剪開一包緊密的落花生。她的從容,洪庶像是一點都沒法捉摸她的下一步想法。

「老闆本來說要開車來親自接你,在更高處老闆又開了一家民宿,很有特色喔,一會兒我們先去看螢火蟲,然後到老闆那兒去,也許喝點小酒。老闆是很好客的人!」

才看洪庶順從的點點頭,她忽然把才打開的花生用繩子綁了起來,端起小杯一飲而盡後,就像催著客人般的邀請洪庶共賞夜間美景。從這裡開始所發生的事,才是真正讓洪庶回到2010房後所引起的萬般不安。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66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