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住在我心裡---無計畫遊蕩(二)
2009/01/16 22:40:32瀏覽2340|回應21|推薦104

第一天車子一路晃到了台南,夜幕低垂之際入住飯店,一早醒來窗上佈滿了水霧。抹掉些霧氣,32樓往下望是成大的校園,多久沒到這裡了?

二十幾年前周末在成大校園打羽毛球的日子慢慢浮上心頭。

從小隨著父親工作調職,早已習慣每幾年就會被告知準備轉學的消息!還記得高一那次搬遷,有新同學問我為什麼常搬家,我懶得解釋乾脆一本正經地回答:「因為躲債!」

常搬家的缺點是老同學留不住,功課也很難有長進,有時剛適應環境又得走了;但好處是兒時的記憶分明,每一個住處都明確地代表了一段時光,所以至今兩三歲的記憶依稀存在。

住在台南的時間很短只有半年多,還記得剛上國一,學校是個教室被荷花池環繞的女校,荷花池上滿是紅蜻蜓。為了讓我進入這所聲名卓著的女校,於是我的戶籍被寄放在父親同事的家裡,因為這個因緣,多年後他們家的大女兒成了我的大嫂,世事真是無比奇妙!

在飯店用完早餐後,想起當年住的宿舍離成大不遠,特別央求恐龍爸爸繞個車過去,我想回去看看住過的房子,這是我的習慣,難得經過老家總想回去探望一下,即使景觀已變尋無故人,能看看也是好的。

沒想到下車只見鐵門深鎖,掛了個即將拆除的牌子,徘徊了一下無路可進,只好從高牆上遠拍小巷底的窗,那是我二十幾年前的房間!

「知道以前住過的房子要拆,會不會有點惆悵?」恐龍爸爸問我。

「多少吧!」我沒多說什麼,但其實是好似一塊人生要被人硬生生地敲毀,忿忿舉起雙手抵抗,想想後卻只能頹然地放下...............

回來後翻找了幾年前舊地重遊時拍的照片。

午後時分的巷子靜悄悄地,我繞到後院拍了小門,驚訝於疏於維修的屋況,門口旁的小花圃不見了,牆上多了老舊歪扭的鐵絲網。

當時對於住戶沒有好好維護自己住過的房子,顯然有著心疼不平之感,但是眷舍本就是迎送著來來去去的人家,生這種悶氣顯然無聊了些,也毫無權利!

巷弄靠牆處,有個汲水唧筒,供大家澆花與小孩玩耍使用,現在都市裡應該少見了。

眷舍外的馬路另一端有個平交道,轉個彎就是一二十年前書市鼎盛時期著名的書局街,南一、金寶、南台、虹橋等十幾家書局與出版社匯聚於此,下課後經過總得盤桓各家良久才捨得回家。

車行經過平交道時,恐龍們非常驚訝於路上居然會有火車行走,顯然這情景讓兩個在台北市長大的土包子開了眼界。

一路車行離開了這條佈滿成長足跡的馬路,以往這條路上充滿了各式機關的宿舍,如今幾乎都已見不著了。也許下次再來時舊地起新廈,老房舍杳然無蹤之際,只能靠相片回憶我的青春年少了。

********************************************** 

也因為這次的訪舊,想起了上回利用出差機會到新竹,拍下的兩張照片---4-12歲時住的老宿舍,這大概是我住在同一個地方最久的一次了。

兩層樓的房子和小院子,幾乎和當年完全相同,甚至連外牆上插國旗的鐵環都還留著,只是牆內外的玫瑰花園早已消失。商得住戶的同意,我按下了快門。

這種藍綠色的門窗,是當時宿舍特有的顏色,以至於後來再見到此種色彩,總讓我有懷舊之感。

  

(同一條巷子,兩樣時光)

(反方向照)

好幾條相仿的小巷弄組成宿舍區,巷底就是父親上班的機關。大部分的家庭習慣前門後院虛掩,雞犬相聞之際小孩有穿門走戶的權利,除了門前巷中,甚至連機關裡的房舍、花園、小水池都算是玩耍的勢力範圍。

當年巷中無車,老榕樹除了可爬之外,樹下恰好是玩扮家家酒的好地方。還記得睡不著午覺時,在門外呼喊了鄰家小女生,兩人家家戶戶地偷摘花當菜餚,紅磚磨粉當飯食,直至傍晚遠處響起各家媽媽們的喊聲,才互道晚安回家吃晚餐。

在這條巷子裡,我學會了騎腳踏車!

在這條巷子裡,我第一次出門上小學!

在這條巷子裡,也許是我這輩子身心唯一徹底自由自在的日子!

當我國小五年級離開這條巷子後,同時也向我的童年道了再見!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dowy&aid=2567276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RA™ ♉ ⚦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汲水唧筒練手腕力!
2013/06/21 22:21

小時照片都能保存住  真好  真羨慕說

我在工廠花園角落也裝了個汲水唧筒  幾次廠長跟我建議: 不如旁邊再多弄個電動馬達 省得每次狂壓半天費力呀 ...  我就偏不哩!  ke ke ke  得先勞動才能取到的水  自然會珍惜咩!  尤其在盛夏大熱天下  得先用力壓壓壓半天才湧出的如注冰水  那洗起來才來勁兒!

孩童時住過台南 新竹喔? ...  難怪嘛  會嘴刁~~ 哈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13-06-23 08:28 回覆:

哪有嘴刁?

吃...我最隨意了!大笑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13-06-23 08:28 回覆:

哪有嘴刁?

吃...我最隨意了!大笑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哈…
2009/01/21 10:48

偶棉滴關係更近了 以後可以不要常常提醒石膏來恐嚇偶了嗎?

台南、新竹偶都也有住夠

偶有二鍋女兒也都素台南市中山國中舞蹈班畢業滴

她棉滴國樂班也粉厲害…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21 18:13 回覆:
就是關心你,才會想到也許石膏全身"空"起來,你才會靜靜地休養啊~~我的苦心還真沒人了解!

沙漠之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知道我們想的是不是同一所學校?
2009/01/21 03:36
你說的那所女校是市區裡的公立國中嗎?
我也是那學校的校友。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21 10:15 回覆:

應該是一樣的吧!

中山對吧?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花小姐小滴時候
2009/01/20 23:59

那張黑白的照片看起來非常營養的樣子。肚子裡好像還住了很多「肥蟲」

真是女大十八變…變滴實在太多了…大嫂真是應了近水樓台先得月的說法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21 10:17 回覆:

哎唷~小時後就瘦巴巴還得了!

不過那件毛衣是我媽媽打的,裡面還塞了不少衣服吧!雖然小,身材真長那樣還得了~


李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搬家
2009/01/20 08:02

我從出生到念大學搬過兩次家;第一次搬出去,第二次搬回來,哈哈哈。倒是念大學時自己在外面租房子,搬了非常多次,多到數不清了。

花蔭,你的眉眼自小至今都沒變ㄟ~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20 19:00 回覆:
我從小就很老,高中同學看到我驚呼,怎麼都沒變!

Ricard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住在我心裡
2009/01/19 22:11
這也讓我很懷念那棟差點被我燒掉的房子 不可思議耶 居然是家母把它賣掉蓋成醜醜的公寓 我的回憶全埋了(包括火燒廚房事件). 花蔭小時候很可愛ㄝ,怎麼大家都不好意思說啊?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19 22:34 回覆:

哈~你火燒房子之外,還有沒有水淹院子啊!

都說您母親是女強人了,想必價值翻了好幾倍吧!

感謝Ricardo~後來才補上老照片的!(這句話怎麼看起來好像說:對阿~都沒人稱讚!哈哈哈哈果然是厚臉皮花蔭!)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恬靜的回憶
2009/01/19 17:58
跟讀書時看到的成大教授宿舍極相似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19 18:04 回覆:
老宿舍好像都長一個樣喔!

晨曦Catherin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花蔭的文章
2009/01/19 10:25

訴說著恐龍爸....和兩隻小恐龍....

就有著很幸福....很溫馨的感覺....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19 13:18 回覆:
因為我很會碎碎念寫有的沒的...............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我聽過那么多搬家的
2009/01/18 22:08
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搬家是“躲債”的。。。= =汗一下下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19 10:25 回覆:

哈哈~會嗎?

我還以為躲債是很可能的,要不然搬那麼多次家幹麼?


廚房裡的酒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可愛~
2009/01/18 10:48

花蔭真該生個女娃

'

終於知道2隻恐龍眉清目秀的主因啦

花蔭深濃(shadowy) 於 2009-01-19 10:26 回覆:

感謝啦~

小恐龍和我小時候長得很像,但我現在長得和小時候一點都不像了~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