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鐘聲響,晚風起
2010/07/07 07:18:03瀏覽714|回應2|推薦55

在風裡聽到你的叫喚,黃昏的時候我來到密哈波橋邊上。橋心的號角仍舊高高揚起向天,橋下塞納河水依然緩緩地流淌,靜靜地在夕照裡閃著金光。逝者如斯,流水帶走的豈止是日日月月。

一切都遠去了。晚風拂面,我想像著那是你的手輕撫我的臉龐。你的指尖從我眉心滑過,在眼角停留,你說我的眼睛是半圓形的。你用手掌輕輕托捧著我的臉,撫按鬢角輪廓與每一吋肌膚,收藏我每一條肌肉的牽動,記憶我每一塊骨頭的開合收縮。你的聲音彷彿仍在耳畔,我的手心裡還留著你我交握的雙手溫度……但是,伊人今何在?

第一次見到你時,你嘴角的笑意還那樣清晰地印在我腦海裡。你向我走來,帶著微笑走入我的生命,我的心因你而雀躍而歡喜。入夜後的艾菲爾鐵塔燦爛輝煌,蒙馬特擁抱的巴黎如此明亮,但是我的眼裡只有你,你是我的光我的太陽,我為你笑為你哭,任憑河水悠悠,我曾以為我們擁有的是永恆。

如今我佇立橋頭,孤影在斜陽裡回憶著昔日的濃甜。塞納河水恆常地向前流去,奔赴與大海的相約。鐘聲響起,敲打著歲月,敲打著沒有了你之後迷途失措的心。

日日月月,月月日日。鐘聲響,晚風起,人獨立。

.

.

PONT MIRABEAU

Appolinaire

Sous le pont Mirabeau coule la Seine
Et nos amours
Faut-il qu'il m'en souvienne
La joie venait toujours après la pein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Les mains dans les mains restons face à face
Tandis que sous
Le pont de nos bras passe
Des éternels regards l'onde si lass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L'amour s'en va comme cette eau courante
L'amour s'en va
Comme la vie est lente
Et comme l'Espérance est violent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Passent les jours et passent les semaines
Ni temps passé
Ni les amours reviennent
Sous le pont Mirabeau coule la Sein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

詩文簡介與譯文匯集:http://book.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197655/

.

.

.

.

.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uedesmuriers&aid=4194129

 回應文章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姊姊的文讓我想起年少愛的一首詩
2010/07/15 22:24

等你,在雨中 (余光中)

.........

瑞士錶說都七點了。忽然你走來
步雨後的紅蓮,翩翩,你走來
像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裡你走來

從姜白石的詞裡,有韻地,你走來

美麗或悲傷的愛情故事

都有段走過來的記憶吧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10-07-16 03:24 回覆:

據說這首法文情詩的作者Apollinaire確實寫的是他自己的故事,是他「愛情破裂的產物」。有感而發總是動人的。

我自己不是學法文出身,但是聽說只要學習法文(到某一程度),這是必選的一首。

會讓你想起余光中,應該是我的那句「你向我走來」吧?我倒是因為「等你,在雨中」而想起劉家昌跟尤雅合唱的一首流行歌曲「在雨中」……「有相聚也有分離,人生本是一齣戲」……


淘氣麗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獨想
2010/07/08 09:33
美麗的回憶
在美麗的地方
被喚起

只是
你在何方
是不是
住在我心上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10-07-09 06:51 回覆:

住在心上……張愛玲曾寫過一個意象,說有的人的心是公寓,可以同時住上許多不同的人。

她也說過中國人是個補釘的民族,連天都是女媧補過的。我看我這裡可以加上一個:有些人,許多人,連「心」都是補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