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美的故鄉
2013/10/23 11:16:11瀏覽1039|回應4|推薦27

阿美的故鄉

    有些回憶充滿了美,無論是美味的食物,或者是美麗的藝術品,甚至是美好的人,也許都與我印象中的花蓮有關。

    出門就像候鳥的遷徙,如同洄游的魚,時間到了就得往不同的方向行進;往往一年的假日時光,就是去各地旅遊,而我有大學同學住在花蓮,於是我多次前往造訪,這是近年來最深刻的印象。

    住在大都會久了,有時愈來愈討厭沒有喘息或休憩的假期,因為城市裡缺乏自然的氣息,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和灰色為基調的景物,就連四周行人的臉上也顯得死氣沉沉,想要舒坦地在藍天下深呼吸,真的得去充滿生機的花東來尋。

    同學小名阿美,和所有的阿美族姑娘一樣,肌膚白皙而笑容燦爛。

    她住在花蓮的房子雖老舊,卻帶有一方綠意的庭院,她說自己最喜歡花蓮的天然景致,閒暇時餵養院子裡的貓狗,或者與之一同嬉戲,那隻愛吃魚的暹邏貓本來天天在外流浪,見了熟悉的面孔,也會上前窩在腳邊撒撒嬌,或者討要食物,而那隻黑色的台灣土狗則躺在地上四腳朝天,用一種逗趣的姿態懇求主人們的撫摸與關注。

    我特別喜愛她家的庭院,入口有木雕的人臉設計,矮矮的籬笆旁邊還鋪了一層鵝卵石,取多素材取自原來的天然產物,每當造訪花蓮的時候,我們不是窩在庭院裡面觀察蝴蝶蜜蜂一整天,就是租了電動腳踏車四處逛街,花蓮的空氣清新,隨處都能成為獨特悠閒的風光和景致。

    附近的老人家多數喜歡在公園中下象棋,這些老人大抵年過七十歲之後,彷彿流年一瞬,人生追求就是那麼簡單:滿足即可。

    等我們長大、步入中年了,遂開始思考這些人的老年生活,以及他們為何臉上總是帶著笑容,而不是在鋼筋水泥的都會叢林中汲汲營營,或忙碌奔走於競爭激烈的生活之中。

    我不知道人們活著究竟在追尋什麼,也不確定自己該在假期裡成為怎生模樣,然而歲月流年,或許僅僅關注此生是否可以在忙裡偷閒,或懂得城鄉之間的差距,無數次放假時只能窩在家裡陪伴電視,生活是如此單調,卻能在抵達朋友的家中脫離煩惱和桎梏,只是感到追尋就是追尋一種生活底下的自然態度。

    不像回到都市,只是感到慌,一陣陣的慌,於是在慌和懵懂中追尋自己也不明白的放鬆感受。

    有一回阿美帶我去觀賞阿美族表演,在那些難以瞭解的歌詞和舞蹈之中,穿梭著歡快的笑容與愉悅的臉龐,後來她領著我去巷弄裡尋找香甜的麻糬、冰品,在雕刻與自然錯雜的部落標誌中,最使我難忘的是同學那暢意昂然的嘹亮歌聲,分外令人感到驚喜和讚嘆。

    現在偶爾回想起阿美,不由得有些懷念,再沒有人帶著我一同尋找那些可愛的事物,也沒有誰有那樣的閒情逸致陪著一起感受歌舞美食的阿美族風情。

    阿美對花蓮這個故鄉感到相當自豪,只是人事流轉,一去不回的是那最珍惜的時光,還有舌頭所品嚐過的各種美味。

    事隔經年,當我再度去了花東縱谷、燕子口、七星潭……就連花蓮市區都踅過一陣,或去尋找那口味特殊的點心,不由得站在許多地點發了一會愣,只覺得很想念阿美,那個與她的部族同樣小名的女孩。

    因為就算是多年之後的麻糬,味道還是沒有變化,只有人已經不在了。

    花蓮如今變得不多,只少了我認識的阿美,可寬慰的是那些走過的景點還在,只是一同遊玩的人沒了,僅剩下了自己而已。

    躊躇著回憶過去,我在老街盤桓了片刻,看到一撥撥的遊客拍攝照片,不再嶄新的樓房和小吃店,使我發了一會兒呆,望著充滿回憶、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沒有事物能夠重來,也沒有誰會和從前一樣,記憶只存在自己的心中,於他人沒有半點意義。

    我曾花了很多時間回想阿美,但發現遺忘耗不了太多光陰,只有不變的歌舞表演,構成了對阿美族的一些溫馨的印象。

    無數次想要緬懷故人,參訪許多景點的盼望,都是曾擁有的美好時光,如今並沒褪色,但過去離自己很遠,現在還是不免傷懷,當年跟著阿美一起跳竹竿舞,一同學習歡唱的調子,或者去撫摸過的木雕石雕,那興奮的心情,或新舊朋友間同樣的包容與溫情,我的心裡像被針扎了一下似地疼。

    這樣的瞬間,忽然有種深沉的愧疚,瞬間變成永恆,我記住了,沒有阿美的花蓮,就算還是阿美族的故鄉,但總覺得少了什麼,那些就是朋友曾活過的印象。
    那充滿驚喜的花蓮市街頭,那麼肆無忌憚又張揚的快樂,那是我早已遺忘的美好歲月。

    我曾經滿懷疑惑地望著人們學習那些複雜的語言,那些陌生雕刻出來的臉孔,無聲地深烙在記憶深處,只有阿美那興高采烈的笑臉,可以構成我每次聽見花蓮的朋友談論「故鄉」二字的感受。

    走在缺乏懷念氣息的寬廣街道上,少了大都會高樓大廈間斑駁的暗影,在陽光下顯得更為明亮,那些晦暗的記憶便微不足道了,我忽然發現自己有些茫然,就算回到台北的家裡,想著何時還要再去花蓮一趟,或招待外國朋友及客戶去花蓮遊覽,或者嘴饞時想要買花生糖或麻糬當點心,就覺得這樣的衝動很強烈,我總能把偶爾去那些地方買回的零食塞滿冰箱,餵自己像餵一個孩子,但我仍然覺得在當年吃過那香滑濃郁的甜蜜滋味,或者軟滑Q彈的口感,那甘甜更能直入心底去。

    原來,有些回憶還沒有被遺忘,我還惦記著美味,思念著當年阿美帶著自己四處尋覓花蓮印象的過程,彷彿花蓮也成為了我靈魂的故鄉。

    故鄉的回憶,真好。

花蓮系列的旅遊內容可參照:

花蓮之旅(一)日與夜的山水風貌

花蓮之旅(二)山水之間,有仁心智巧

花蓮之旅(三)先民的簡樸生活

(待ROSY)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9134913

 回應文章

blue phoenixe人去巢空以後-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1/05 05:40

我也非常喜歡花蓮

最近幾年回台灣都會去小遊


blue phoenix



真酸
2013/10/23 17:57
一個圖能酸到這樣

阿美
打滾的故鄉
2013/10/23 14:15
麻糬=驢=阿美?

暱稱。
2013/10/23 14:11
   麻糬,味道還是沒有變化,只有長相變了,在回憶中長成驢打滾的模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