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是什麼?(二,慎入!)
2010/07/05 00:21:57瀏覽1357|回應5|推薦36

女人到底是什麼呢?

溫柔可愛的時候,她們可以是聊天的好對象,通常女人一張開嘴,就什麼都可談開來,前提是:政治軍事和電子機械除外。

我對政治軍事興趣不大,從小最愛的就是拆拆裝裝,曾經把房裡的鬧鐘、電扇、檯燈……完全支解,卻總得想辦法把它們全都拼湊回去,這是我最喜歡的課餘活動。

阿美常常跑來我的臥室,見到我沒有在背英文單字,就會一把搶走我正組合好一半的東西,然後立即展開破壞行動。

在她砸爛我組裝完成的收音機時,還能兇悍地叫囂:「小強,你是白癡啊?玩這個有什麼意思?」

我委屈地瞪著這個暴力的女人:「都給妳弄壞了……」

阿美自顧自地說:「本來好好的東西,你自己要拆開來,所以是你自己弄壞的!」

我看著地板碎裂的塑膠外殼和金屬線圈,本來都快弄回原來的樣子,好不容易纔搞清楚這些零件的結構,被她一甩,就摔成永遠也無法恢復的模樣了。

阿美掐著我的臉頰,說道:「不管!你今天要跟我玩『大老二』!」

那個十五歲的下午,我忍受了她的種種無賴作為,她沒說,我也沒開口,因為那天是她的生日,而直到很久以後,我纔承認想把那個收音機送給她當禮物。

她廿五歲的那天,當我們在沙發上脫衣的同時,我在享受這樣「慢慢拆開禮物」的樂趣,結果這個女人卻大剌剌站了起來,沒有絲毫美感,三兩下就剝掉身上的所有蔽體物,然後扔了一地,開始脫我身上的衣服。

「阿美,妳這是在幹什麼?」

「要做愛,穿這麼多哪能啊?」

我頓時無語。

說實話,我是那種很需要情調的男人,本來覺得女孩子應該都需要點浪漫,所以曾經私底下想像過,假如要跟阿美「洞房」,晚上就要準備蠟燭、玫瑰花、音樂、香檳酒、美食,就連浴缸裡面該用的花瓣、床上必須準備的潔白床單,一個都不能少。

可惜,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們在阿美家裡客廳的沙發上,沒有任何浪漫的氣氛,甚至我忘了準備保險套,只有想要倉促完事的感覺,燈光也太強,照得室內亮得跟白天一樣。

之後呢,她光著身子坐在皮沙發上,寬衣解帶的動作沒有絲毫遲疑,這小妮子喝得有點醉,像是怕我跑了,所以揪著我的小頭挨在一起。

她將我的衣服扒光,最後將内褲從膝蓋上褪了下來,然後面對著我,盡力劈開自己的雙腿,衝著我傻笑,用色情電影的台詞挑逗地說:「呵呵,極品處女哦,好好欣賞吧,以後就沒機會看了。要不要拿放大鏡來瞧?」

「喂……」

我有種想要暈倒的感覺,這個豪放女總是講話沒點遮攔,不過只有在我的面前如此,她是我的小妖精,我的小蕩婦……

雖然,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過真格的性經驗,都廿五歲了,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再怎麽說也觀賞過無數三級片和網路小說,知道自己該怎麽做。

當我進入的時候,她大聲叫了出來,渾身也顫慄著,這些細微的動作讓我注意到了,當我們穿透處女和處男的世界,彼此都忍不住呻吟,為那別樣新奇刺激的感受而持續進行,她的眉頭微微蹙起,遲疑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麽。

然後,她嬌羞地耳語:「下面……我應不應該喊兩聲『壓妹爹』?還是該叫『一爹』?」

我愣在當場,差點蔫了。

我們兩個人的技巧都還可以,雖然有點手忙腳亂,但我對自己的表現是很滿意的,第一次做愛就獲得了極大的快感,而且勉強撐過了廿分鐘。

看書上說,男人的「演習」平均一刻鐘,「首波實彈射擊」大約只能維持十分鐘,「一夜七次郎」大概在卅歲之前都沒問題,而我的技巧是在無數次早年與雙手的「預演」中磨練出來的,過了「偃旗息鼓」的十年時間,其實相當害怕「首戰失利」,幸虧自學成功,小東西雄壯威武,猶如一尾活龍,沒有在阿美面前丟臉。

自學成功其實並不容易。

從閱讀獲得知識,接著理論通過實踐,爲那個我最愛的女人服務,聽見她不知所云的叫聲,讓我渾身酥麻,彷彿脊椎都能隨著龍骨的起伏而順暢擺動。

結束之後,眼看將近午夜,我不打算回家,又想起一些問題,於是很勉強地開了口。

「阿美……」

「幹嘛?」

「我沒用那個……」

「便利商店有賣,可是誰等得及呀?」

她躺在我的懷中,赤裸著身軀,很殺風景地聊了幾句,說實在話,我相當頹喪,卻仍然不忘幫她按摩小腹,想要為她紓解一點痠疼與不適。

「……還會不會痛?」

「用力一點,我睡著了纔能停。」

 

於是我幫她按摩許久,久得有些難忘,由於那是第一次和她躺在一起,望著她傻氣的睡臉,我也不禁微笑了。

我很憐惜她,更研究過女孩子的一些相關健康知識,譬如「第一次」的感覺,或者心靈受到傷害的那幾年,甚至於在最頹喪的時刻,都記得把她放在心上。

 

當我的肉體差點跟日文系花阿關「外遇」的那天,是大一那年,我請阿關看電影,晚餐也去高級飯店的餐廳,但我詢問的主題依然是阿美。

阿關很善解人意,她說:「你想聊什麼呢?」

我問她:「阿美有沒有跟妳……提過我?」

阿關的臉色有點臭:「原來你跟我約會,就是想問她的事?」

見我點點頭,阿關很不開心,我曉得她和同系的哥們鬧翻了,兩人「性格不合」導致分手,通常這個藉口就表示「房事不順」,這是他跟我說的。

阿關泣訴男友劈腿的經過,我在回程的路上一直安慰她,沒想到車還沒停妥,我這司機沒解開安全帶,她就撲了過來,用許多匪夷所思的手法「調戲」我的小頭,不過很可惜,這東西失靈了許多年,恁她使盡各種A片的手段來口手並用,甚至是讓我難以抗拒的嗲聲或摩擦,這東西始終欲振乏力。

「什麼嘛,你竟然不舉?」

我覺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只能找藉口,而這藉口其實也是事實:「……我只對阿美有感覺。」

「遇上其他女人都起不來?」

「嗯。」

阿關同情地看著我,那眼神充滿了忌妒、哀怨、慾求不滿,然後,她對我說:「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阿強,你幫我跟男朋友復合,我就不會把這事情告訴任何人。」

說真格的,女人也會威脅人,而且威脅男人的方式,令我痛不欲生。

我願意放棄自己身為男人的尊嚴,換取更重要的東西,或許女人也是如此,「不舉」是我的夢魘,但我願意換取一輩子都不孤單、不寂寞、不再傷心,只要阿美能回到我身邊。

這世上很多人終其一生,可能都未必能夠找到自己真正愛的人;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能夠在一起;就算在一起了,也可能會有各種問題,譬如我這萎縮的小頭,或者那個花心卻不顯得猥瑣的美女阿關,我想她只是想要得到一些安慰罷了。

而我自己的初戀,就是我最想要的一切。

和阿美成功「達陣」的隔天,她趴在床上,說是腰痠得爬不起來,其實就是懶,而且血壓有些低。

為了體貼昨晚的「辛勞」,我決定給她一些補償,雖說玫瑰花是花店批發的次級品剩貨,音樂是手邊阿美喜歡聽的難聽歌曲,房子裡的氣味不好,花瓣找不著地方買,沐浴乳買錯了阿美習慣的牌子,保險套的尺寸不對……

管他呢?

阿美說是「安全期」,既然她爸媽都不在,我被累得實在很慘,又跑去外頭逛了許久採買這些必備品,實在有些困倦了,不過還是盡量強打起精神,我非常神經質地檢查房間的四周,收拾阿美亂扔的內衣褲,生怕留下任何證據,省得她爸媽發現。

我想做一個疼她、愛她、寵她、信她、憐惜她、保護她的好男人,在她最需要的時候永遠陪在身邊,爲她遮風擋雨,幫她解決一切困難,給她幸福安定的生活和完美的愛情。

女人大抵都需要安全感,佈置好浪漫的餐桌、溫馨的氣氛之後,我躺回床上,望著那個睡美人的嬌容,希望自己在她寂寞的時候陪著,她開心的時候哄著,醒來的時候抱著。

可惜,阿美沒有太多浪漫因子,發現蠟燭與蛋糕的同時,她興緻勃勃地問我:「你要玩SM嗎?」

我又愣在了當場。

或許,我永遠無法理解她,阿美是這樣可愛的女人,我永遠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因為那些奇思異想,已經超越了我能猜出來的範圍。

而我要回報她的,只是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放下虛僞的矜持,在做愛時盡量溫柔配合,讓她更舒服、更享受而已,而這樣的快樂生活經過了幾天,直到阿美的爸媽度假回來。

跟哥們聊天的時候,那個二百五的老同學悄悄問我:「能起立了?」

「嗯。」

「哇哈哈,你終於不用去拜訪泌尿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很噁心地笑道:「爽嗎?」

在現實生活中,我只有對這傢伙纔會說實話,以前「不舉」的問題也僅僅諮詢過他,還透過他的關係,偷偷去看診,想解決下頭的難堪問題卻未果。

但我告訴他:「真爽,就算是讓我現在死了也值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金紡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了讓人臉紅心跳
2010/07/06 21:04

描述的很寫實,但也謹守一定的分界。看完後也不覺猥褻,

還覺得是一種神聖的過程,因為男女的第一次,在人生中,

都是極為重要的大事,文筆的尺寸也拿捏的非常恰到好處~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06 22:02 回覆:

「寫實」的困難度很大,我極怕寫得「猥褻」,所以很多內容一看再看,想要讓人讀了覺得有趣,還不能太下流,最重要的是,我假設可能有網路讀者未成年,因此寫這個系列真是太困難了。

 

很高興你覺得「神聖」,將「飲食男女」的想法用文字表露出來,我自己也感到特別有意思。


cb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嗯...
2010/07/05 16:44

女主角是屬於啥星座啊!原來買蠟燭就是要玩SM喔.現在才了解...

不過..如果太呆板也沒啥意思哩..哈哈~值得研究..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06 00:43 回覆:

我沒有設定星座,寫這篇小說,只是想要塑造不太一樣的女性心態。

阿美的性格與想法都不「呆板」,在某種層面上,我設想她是個很奔放的女孩。


黃郁棋(灰狼)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7/05 16:02

天哪,你揣摩男性心理的那一段還頗準。(就是想要寵她、愛她...那段)

不過男生初夜後的不知所措,可就更深奧囉,呵呵。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06 00:57 回覆:

我很喜歡阿強,所以「揣摩」出一點他對初戀的想法,不過,後面的情節或許會比較誇張些,畢竟都是我的幻想。

至於「男生初夜後的不知所措」,由於我詢問的男性朋友沒意願透露些許,取材上受限頗多,所以只能想像一些不太「深奧」的內容,這種心理狀態真的很難描寫。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
2010/07/05 09:31

女人有很多面向,男人無法全部搞懂。

朦朦朧朧,多有意思。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05 09:58 回覆:

同樣來說,男人也讓我「無法全部搞懂」,所以寫這種實驗性質的小說是很有樂趣的。

另外,這篇小說不太「朦朧」,起心動念是想換一種筆法,在部落格試驗不同的題材,其實也能娛樂讀者,畢竟又是星期一了。


快樂的阿關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07/05 07:40
下次給我當女主角ㄜ.....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05 07:55 回覆:
就妳要求多,好幾篇小說應該已經分身乏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