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14
2006/08/13 02:06:39瀏覽978|回應0|推薦13

也許他還年輕,無法明白大人的世界會遇到什麼樣的衝突,可是他無法理解:為何人們必須仇視彼此?

以前的洋人傷害中國人,為什麼現在就有些中國人報復似地怨恨那些強大的歐美國家?

只聽黃教授還在激憤地說道:「我以前遇過一種老師,每天只會說些屁話!他們說:『同學們,今天我們要學英文了。英文是世界共通語言,全球三分之一的人都會說英文,這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一個不會英文的民族是一個低等的民族,英文太美了!太棒了!』這種人打從骨頭裡便是漢奸,似乎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他們比賣國求榮更低下了,是以賣國為榮,政府竟能讓這種人當老師,當真是要亡國了!」

雖然老先生的想法有點偏激,但還是有幾個同學不免點起頭來。

或許,所有的理論都沒有正確或不正確的問題,問題在於每個理論,是不是能不過分偏頗,或者是不是不對任何人帶有太強烈的偏見。

那天練完籃球,他跟陳建龍提了一起去巫家當家教的事情,正巧穆行雨也在場,想起穆行雨說過自己的理化很好,兩個當伴習慣了,三人乾脆就一起騎著腳踏車同行;原本王懷楚還在想著黃教授所出的英文作文回家作業:《責任與理想》,但心中總是有著許多疑問,趁空,就想問問心中百思不解的問題,結果陳建龍一臉不屑地冷笑。

「那個老頭根本是個反美的神經病。」

「你為什麼這麼講他?」

穆行雨在一邊說道:「『咬牙切齒學英文』是一種很蠢的觀念。學習這件事,最好不要來自一股奮發的狠勁,對自己的成長會比任何影響來得更深,語言學習如果以樂趣為條件,纔可能真正體會語言之美;如果只想運用而不願欣賞,對終身都必須面對語言交流的人來說,只會是一件苦差事。」

王懷楚佩服地點點頭:「你說得很對,難怪你的英文那麼好。」

陳建龍反問他:「什麼事情你都盡說人家對,就從沒聽你講過什麼看法,你到底有沒有一點主見啊?」

因為王懷楚實在想不出什麼話來駁他,乾脆就不說話了。

穆行雨問道:「以前從沒見過你們兩個一起回家,怎麼突然感情變得這麼好了?」

王懷楚道:「我曉得有個家教的缺,就找他一道去。」

陳建龍冷哼一聲:「聽他說是兩個高中生,我要先看看那兩個小鬼合不合意,要是太討人厭了,我寧可不接這個家教。」

穆行雨笑道:「有打工賺錢的機會,你還嫌什麼啊?」

陳建龍道:「我就是是看在錢的份上纔跟來的。」

穆行雨嘿嘿一笑,又問王懷楚道:「你那份打工還有沒有缺?」

王懷楚聳了聳肩,只說:「我不知道,那對姊弟只聽說數學不好,你要想教別的,可能還得問問人家的意思。」

穆行雨沒做什麼表示,一路嘻嘻哈哈地跟著他們,牽著腳踏車往宋屋緩緩走去;秋老虎在午後發威,三個大男孩滿身發燙,他們汗流浹背地走著,新舖好的柏油路,發出一股難聞的刺鼻臭味,路面就被陽光的高熱照得鬆軟了,有些地方人剛走過去,還能印出幾排腳印子。

在蒸騰的熱氣之中,他們走到一排紅色的平房那邊,一直朝眷村裡面前行,就看到其中最大的一棟房子,王懷楚招呼了同學們走進去,讓他們在門旁邊的空地停妥腳踏車。

三人走到裡面,沒見大廳有人在,王懷楚習慣性地往後邊走,眼前是一個寬廣的後院,只見瓜藤棚架下面,蹲著一個膚色白膩的少女,旁邊是另一個纖瘦的少年,兩人沒有交談,只是併著肩湊在一起;而後,她彷彿聽見有人走近的聲音,優雅地轉身站了起來,然後漾出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笑容。

「王大哥,這兩個人是誰呀?」

王懷楚很快地說:「他們是我的大學同學,」然後指了指陳建龍,「這是陳建龍,算術很好,以後我讓他來幫你們上數學課。」

朝雲跟著自我介紹:「我是朝雲,旁邊那個蹲著的是我弟弟阿瑤,我們的數學成績就拜託你啦。」

陳建龍看起來有些赧然,只聽他結結巴巴地說:「妳好,我是……就叫我……叫我阿龍就好……」

朝雲又笑著問道:「王大哥,那另外這個人又是誰呀?」

王懷楚想了想:「這──」

還是穆行雨機伶些:「懷楚的國文好,我呢,叫做穆行雨,除了國文和數學不行,以後哪一科都可以幫你們免費補習。」

朝雲轉向仍然蹲在一邊沒有說話的弟弟,說道:「阿瑤,你的理化成績不是退歩了?」還沒等她弟弟答話,朝雲又道:「穆大哥,我跟我爸說一聲,讓他好歹給你一些補習費,我們姊弟高三的成績,就要麻煩你們了。」

陳建龍顯然是想起和王懷楚的私下交易,想起還有獎學金可以對分,忙道:「我……妳不必給我錢,我……」

朝雲哂道:「我家不缺這點錢,既然王大哥介紹你們來,該給的就要給。」她又轉向弟弟,說道:「阿瑤,你有沒有意見?」

那少年搖搖頭,還是保持著奇異的沉默,但是王懷楚注意到了,有一瞬間,他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情。

朝雲又說:「我媽媽早上煮了些仙草,在冰箱裡冰著呢,大家一起進去聊吧,外頭可熱死了。」

聽她說得真摯,也沒有絲毫不贊同他忽然帶了兩個不速之客前來,似乎朝雲會幫他跟巫伯伯說情,王懷楚覺得有些如釋重負,於是對兩個夥伴說道:「我們就進去喝點涼的,然後開始幫他們上課。」

那天真活潑的女孩,她盈盈一笑、步履輕快,牽著弟弟的手,哼著歌兒一起走過雜草叢生的後院,教他們兩個同學看得癡了,好半晌,三人都沒有說話,心中卻各有各的心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