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05 高原上的狼
2019/08/14 12:18:01瀏覽391|回應0|推薦13

人生半百05 高原上的狼

畫面裡的時間是AM7:30。
鏡頭正拍著駕駛座上的一位中年男子,身形略胖,臉色偏白。他穿著淺色條紋襯衫,打著條紅領帶,黑色西裝褲。是位有著鮪魚肚的成功人士。髮型是平淡無奇的西裝頭。染過的黑髮…

他將車子開進一座廠房,邊打方向盤還邊對著手機擴音器,語氣不耐煩地說:「我知道,我正在停車啦!我到了!今天一定上貨櫃!」

這位中年鮪魚肚男子一下車,用力關上車門:「嘿!你這是跟誰說話?」他將手機夾在脖子上,下巴的肉正好頂住手機,左手提著一個黑色大公事包,說話跟連珠砲似的:「老賈!賈總!大家是合作的夥伴,你把我當幫你打下手的嗎?羅董那邊也急著要,我是先給你的喔?因為我認你!我不認你就照正常出貨!管你來得及來不及?我他媽挺你,你不要給我在那邊他媽的蹭鼻子上臉的!他媽哪家廠的老闆每天不到七點就起來上工的?他媽不就我嗎?」鮪魚肚成功人士最後衝著手機大聲說:「今天一定上貨櫃!」

鮪魚肚成功人士快步走進廠房,進了大型工作電梯,然後對著鏡頭說:「我沒有呼弄你!我真的每天早上七點鐘起床,不管前一天晚上喝到幾點都一樣啦!」電梯開始慢慢上升。

「所以呢,我晚上應酬很挑對象的啦!誰來都讓我犧牲睡眠時間陪聊天喔?傻蛋才這麼幹!跟你講個事實啦,有錢的人跟沒錢的人分別在哪裡?有錢的人,花每一分錢都很計較!沒錢的人,花每一分錢都很爽!懂吧?時間也是一樣啦!像我以前管兒子玩手遊,我就說:『你有本事就打到全球第一!你儘量,我不管!如果不行,你搞一整天是在爽什麼?』我管教兒子、女兒,很用心的!我一點也不相信那些搞親子教育的,說什麼『父母是兒女最好的朋友』,放屁!你兒子女兒出門交不到朋友呀?人緣這麼差,連當爸爸的都要客串你的『朋友』噢?爸爸就是爸爸!媽媽就是媽媽!你可以隨性,不可以隨便!」

大型工作電梯一停止上昇,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六十歲高管拉開鐵閘,讓這位鮪魚肚成功人士走出電梯。

「現在是怎樣?」鮪魚肚成功人士問工作服高管。

「三個廠都通宵班,二廠五條線開始裝貨了,三廠三條線是最後階段,一廠羅董的已經出發了!」工作服高管畢恭畢敬地回答,同時拿出平板給鮪魚肚成功人士看:「這是這兩天的加班班表…」

鮪魚肚成功人士一手拿過平板,腳下不停,直接走到工廠側邊的空橋上:「哇靠!這麼多?」

工作服高管有點不好意思:「就…臨時趕太多貨…」

「好好好!不要講了!」鮪魚肚成功人士抽起平板旁的筆,直接在電子表單上簽名:何必達!

「跟會計阿茹講,中午放飯的時候,前天跟昨天的加班費,有在場的就發現金給他們!沒在場的叫他們來領!順便問拿到加班費的,今天晚上能不能再趕出貨?」

「好!」高管拿回平板:「我現在就去處理!」

何老闆站在廠區側邊空橋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整個廠生產線的忙碌狀態。他看到廠房出貨大門正好有兩輛十六輪大卡車準備離開,何老闆快步走向空橋最靠近出貨大門的位置,對著下方的工人大喊:「阿順!阿順!」

出貨大門旁邊一位小平頭,三十來歲的男子抬頭看到何老闆,揮手大聲回應:「頭家!」

「這兩車去哪裡?」何老闆大聲問!

「去港口!」阿順回答。

「羅董的嗎?」何老闆又大聲問!

「賈總的啦!」阿順一樣大聲回應!

何老闆一聽,回身對鏡頭挑挑眉毛,一副得意的模樣:「怎麼樣?治軍嚴格,就有效率!大家出來就是為了賺錢!剛剛我為什麼叫廠長去跟會計說中午用現金加班費?這樣一來下午的效率會更高!大家拿到錢了,你催他他就動得更快!而且要是晚上要加班,大家還會一起幫忙想辦法喬出來!因為你講信用,做得又漂亮嘛!」

話才說到這裡,突然下方出貨大門口傳來一聲爆炸巨響!把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原來是剛剛起步的大卡車前輪爆胎!後車斗上堆疊好的一大桶一大桶超過成人高度的貨品,其中一桶直接傾倒在車道上,像柏油桶似的灰色鐵桶上端的桶蓋裂出一道口子,裡面填裝的琥珀色濃稠內容物,開始如岩漿般的緩緩流出。

「別靠近!小心小心!」何老闆大聲示警:「哎呀!怎麼搞的?」 鏡頭本來要直接從鐵梯下去,捕捉那股琥珀色岩漿似的濃稠液體流到車道上的特寫,卻被何老闆大聲警告,放慢了腳步!

何老闆走在攝影機前面:「千萬不要亂靠近!這是全世界最強的超級黏著劑!可以直接粘鋼筋的,你們一碰到,就大麻煩了!想截肢呀?」他對著現場工人喊:「快去拿液態氮噴!哎呀!真煩呀!」

攝影記者大同一把推開看片室門:「那個早餐店老闆無保請回候傳了!」

如珊立刻站起來,將吃了一半的肉羹端著:「走走走!」

和一早大陣仗的電視台採訪熱潮相比,那位潑滾燙玉米濃湯的早餐店老闆走出警局時的場面,顯得冷清。

如珊一步上前,就攔住了早餐店老闆:「請問一下,你為什麼對那個弒母兇嫌潑湯?」

早餐店老闆沒想到竟然有媒體在警局門口堵他? 「什麼啦?」

「為什麼要潑玉米濃湯?」如珊又問了一次。

「因為我不要為了這個廢物犯殺人罪呀!」早餐點老闆說話很直接:「這個廢物除了伸手跟他媽要錢去打電玩去吸毒去買潮牌去喝酒去把妹以外,幹他媽都快三十歲了什麼都懶得做!我才不會拿刀去殺他咧!但是我就是他媽氣不過啦,廢柴!早該去死了投胎當流浪狗!」

「請問你跟兇手他母親的關係是?」如珊要他親口在鏡頭前說出與頭顱破裂,仍在加護病房觀察的慧如之間的關係,而不要自己對觀眾加以說明補充。

「他媽媽慧玲在我早餐店打工!」早餐店老闆抓搔著他半禿了的頭,手臂上的刺青時不時亮在如珊的眼前:「慧玲跟大家都很好,我們都是賺辛苦錢的!她一大早就來我這裡,做到中午,還要去清潔公司輪班…一天最多上三個班,唉!大家都是艱苦人,毋輕鬆啦!」

早餐店老闆話說到這裡,還是怒氣未消!他一把推開如珊的麥克風:「好啦!不講了!」

「老闆有去醫院看傷者嗎?」如珊不放棄,繼續問。

「去過啦!」早餐店老闆很不想被採訪:「去了又怎樣?醒不過來,我能怎樣?不講啦!我不要被採訪!」

如珊看早餐店老闆一副凶神惡煞的神情,也不好繼續採訪。只能看著對方走向一輛舊發財車。

攝影師大同放下攝影機問如珊:「醫生有說那個媽媽不會醒過來嗎?」

如珊用手摩擦額頭,她閉眼想了想:「你幹嘛問我?我們現在就去醫院問清楚呀!」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28515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