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蚯蚓人生
2018/04/26 09:42:36瀏覽202|回應0|推薦4
這雨下得實在太豪華了,沖刷泥土,引起土石流。土石流是蚯蚓們的家,土石流又摧毀人類的家,是一個家毀了另一個家啊。


蚯蚓流淚,眼睜睜看著遠離的家園,祈求上天慈悲。


然而,沒有慈悲,只有詛咒。


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


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


耶和華神對女人說:妳做的是什麼事呢?


女人說:那隻蚯蚓引誘我,我就吃了。


耶和華神對蚯蚓說:你既做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


蚯蚓說:不是我幹的……


受詛咒的蚯蚓,終其一生只能仰承人們的憐憫。他心中悲苦,仍必須交出他的微笑;再多的拒絕甚至對生命的拒絕,依然無法沖走那微弱的希望的火苗。


他仰天祈禱。他說,好孩子不要玩具,不要糖吃,好孩子只想被摸摸頭……


但是沒有人,永遠也沒有,整個地球都對他翻過臉去,月球永遠將陰暗面朝向他,沒有人摸頭。


誰會想摸一隻蚯蚓的頭呢?


蚯蚓在陰暗的庭院裡,匍匐著,泥濘著,迎向歡樂的人群。沒有家,他的家在大雨中變成土石流,流流流了。屋子裡是別人的家,深淒雨夜,屋裡卻滿滿歡笑燈火。


主人微蹙著眉說:你們這些不速之客都遠離我吧,討厭。


客人們越發蜂擁,都笑說:就喜歡你的討厭。


屋裡依然滿滿歡笑燈火,屋外依然深淒雨夜。


蚯蚓抬頭望向發光的窗。窗是個通道,將歡樂的光彩投向蚯蚓的黑暗。他閉上眼,用全身每個細胞去感受人們的歡樂。


───你愛我嗎?


忽然蚯蚓被踩扁了,他的內容物噴灑了附近一小圈範圍,不大,小小一圈。蚯蚓想起以前聽過的一件事:蚯蚓被切斷會重新生長成兩隻蚯蚓。


在雨中,爛掉的蚯蚓混入泥漿,別人家的幸福依舊。



────── 



「喂!我要投訴!」


「請問有甚麼不滿?」


「我要投訴你們公司的推銷員。」


「推銷員做了甚麼嗎?」


「他向我老婆推銷你們公司的產品。」


「………」


「喂,妳在聽嗎?」


「你有說話嗎?」


「我當然有說話!」


「那麼,我在聽。」


「那妳怎麼沒反應?我說啊,你們推銷員……」


「您剛才說過了,推銷員推銷商品,是嗎?」


「對!」


「問題是……?」


「妳怎麼這麼遲鈍?我都說了,還聽不懂嗎?」


「不是很懂。推銷員推銷商品,修車員修理汽車,蚯蚓吃土,問題是……?」


「我不想跟妳說,你位階太低。叫經理來聽電話。」


「我就是經理。」


「那叫妳的上司過來。」


「我沒上司。」


「你們公司總有老闆吧!叫你老闆出來!」


「先生,我就是老闆兼經理兼接電話的。有甚麼不滿您就直說吧。」


「我不相信。老闆怎麼可能親自接聽客服電話?」


「既然您不相信老闆會親自接聽客服電話,卻又要求老闆來親自接聽您的電話;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不可能而要求之,我不太懂樂趣在哪裡?」


「好,那我就當妳是老闆,立刻給我解決問題!」


「解決甚麼問題?」


「我剛才說了啊。」


「是可能推銷商品的推銷員竟然推銷商品?還是不可能接電話的老闆居然接電話?哪一個?」


「推銷員!」


「這個我就無法解決了。我無法令推銷員不推銷。」


「推銷員當然可以推銷商品,但你們公司的推銷員太可惡了,他居然讓我太太在五分鐘內決定買下價值一百五十萬的東西!」


「太慢了嗎?」


「太………不是!」


「太快了?五分鐘不算快吧?自由落體能墜落441,450公尺,蕭敬騰能唱完一首歌,金正恩可以嚇壞一億多日本人。」


「你說那些幹嘛,我老婆買東西跟金正恩有甚麼干係?」


「那跟我公司有甚麼干係?」


「當然有,他是你們公司的推銷員啊。」


「謝謝。」


「謝甚麼?」


「感謝您的太太購買本公司產品。」


「不用跟我道謝,我要求退貨。」


「產品有甚麼問題嗎?」


「你還好意思問我有甚麼問題?這東西根本不值一百五十萬!」


「您剛才說過,您的太太買下了價值一百五十萬元的東西,是嗎?」


「是阿。」


「現在又說沒有一百五十萬的價值。究竟價值多少?您拿個主意吧。」


「我的意思是,她花了一百五十萬元買了不值一百五十萬的東西。」


「…………」


「怎麼不說話?」


「我在等你告訴我。」


「告訴妳甚麼?」


「您還沒告訴我,這東西到底有多少價值。」


「我哪知道它有多少價值!」


「既然不知道,怎麼能說不值一百五十萬呢?」


「我去打聽過,大家都說這玩意兒不值錢。再說,我們家也用不上啊!」


「是在地球表面打聽的嗎?」


「是的。不然呢。」


「既然用不上又不值錢,當初何必買?地球表面不是這樣啊。你再去打聽一下,大家一定會告訴你,用不上又不值錢的東西千萬別買。」


「都怪你們推銷員,是他慫恿我太太買的。」


「喔,謝謝。」


「幹嘛又謝謝!」


「感謝您太太的購買。」


「我不管,反正妳要給我退貨!」


「先生,推銷員慫恿客人買東西是天經地義的,每個人都有慫恿別人的權利。就好比你也有慫恿我退貨的權利,你此刻就正在慫恿我……」


「說得好聽,那退貨啊!」


「我還沒說完……你有權利慫恿,可我也有不被你慫恿的權利。您的太太也有不被人慫恿買東西的權利。至於她為何放棄這項權利,我建議您回家詢問自己的太太。」


「所以妳堅持不讓我退貨囉?」


「如果你堅持要退貨我也不會拒絕啦,但我們不會退錢的,這麼一來我們公司豈不是占了便宜,有點不好意思。」


「退貨的意思當然是要還錢啊!怎麼搞的妳。」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搞的,可能最近天氣變冷了,皮膚有點過敏。」


「不讓我退貨,我就在媒體上公布!找議員!開記者會!」


「議員會退還你一百五十萬?」


「當然不會。」


「還是,你覺得開記者會就能退貨?」


「就算不能,我也要讓你們公司名譽掃地!」


「敝公司一向只用掃把掃地,我倒想見識一下如何用名譽掃地。」


「我不但要開記者會,我……我還要告你們!」


「多新鮮,法律有規定提起訴訟前,需要先徵求被告同意嗎?被告如果不同意,原告就不能告?」


「當然不必。」


「既然不必,你幹嘛跟我說?」


「哼!」


「『哼』與退貨還錢有關嗎?」


「…………」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11644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