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論民主
2017/12/30 23:48:24瀏覽535|回應1|推薦13
這好像是小學生作文題目,成年人還來談這個東西有點突兀。我是指生活在台灣的成年人。

台灣自從解嚴至今,經歷無數次選舉,我們天天活在民主自由的空氣中,照理講大家都應該很清楚民主是個甚麼東西。然而,事實上似乎不是這樣。

常聽人說這種話:「台灣就是太民主了,所以才這麼亂。」或者:「有時候政府要專制一點,凡事都講民主,甚麼都幹不成。」每次聽見這種話都令我傻眼。

不需要翻歷史課本,大家都還記得,上個世紀以全世界為範圍,分為民主與專制兩大陣營,進行著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政治實驗,持續長達50年之久。最後,民主陣營無論在社會、經濟、科學、文化、軍事、外交等各方面都遠勝專制國家。那時人們很少質疑民主的價值。

自從90年代東歐劇變、蘇聯滅亡、中國也改革開放,共產主義從此(幾乎)退出歷史舞台,少數專制國家(包括某些伊斯蘭國家),不是正走在民主化的道路上,就是衰微得的毫無競爭力。看上去民主的價值應該無庸置疑了。

然而有個國家例外──中國。改革開放後,中國一度也有機會走上民主道路,可惜八九六四,中共一舉打破了這種幻想;它以堅定的姿態向世人宣布,它要繼續這場實驗,它要以一己之力證明專制體制也可以成功,而且比民主更成功。

二十多年來,中國富強了,它挾著全球人口第一、外匯存底第一、GDP第二、國防預算第二、公路總長第三、領土面積第三(或第四),成為史上最強大的專制國家(當年的蘇聯只有軍事力量強大)。而統治這個國家的共產黨,擁有八千九百多萬黨員,世界第一大黨。

而民主陣營呢,近二十幾年來卻持續衰退。歐洲、美國、日本,無論國內經濟或者國際上的影響力都大不如前,尤其金融海嘯、歐債危機後更顯得欲振乏力。台灣更甭提了,曾經的四小龍之一,早已成為明日黃花。

兩相對照下,無怪乎近年來愈來愈多台灣人欣羨對岸,連大陸已禁用「習大大」一詞,台灣居然還有人如此山呼。尤其許多藍營支持者,在國民黨下台後感到極度空虛,眼見民進黨「禍國殃民」(在藍軍眼中),自己又回天乏術;而對岸強大的「同胞」成天秀肌肉、擺排場,一付誓不與台獨共存的凜然正氣,讓藍營人士倍感溫馨。於是紛紛赴大陸與「習大大」握手同歡,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好不親熱。

這是一種人性弱點───以成敗論英雄。一項制度的優劣,要從結果看;只要能得到好果子吃,甚麼制度都行。鄧小平說,不管黑貓白貓,能捉老鼠的就是好貓,正是這種心態的體現。

由此而論,秦國統一天下,證明法家是好的;秦二世而亡,又證明法家不管用。宋朝強幹弱枝結束唐末五代的混亂局面,證明中央集權是好的;靖康恥猶未雪,又證明強幹弱枝不好,是導致北宋兵弱敗亡的原因。蒙古帝國橫掃歐亞,證明暴力是對的;蒙古滅亡又證明暴力不可恃。1942以前法西斯是好東西,1945以後又變成壞東西.........

以成敗論英雄,或以得失論是非,只會讓人看不清事物的本質,隨波逐流,此一時彼一時。比方偷東西是錯的,不會因為你偷成億萬富豪就變成對的;如果你見到別人竊得億萬家產,就以為偷竊是對的,起而效尤,能不能成為億萬富豪很難說,但首先你已經把人格敗壞掉了。

再說,一時的得意不算成功,一時倒楣也不算失敗,中國在現行體制下,其經濟榮景能維持多久也難說得很,如今已有很多不祥徵兆了。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十九大期間警告要提防「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證明危機將至不是空穴來風。

民主當然不是完美體制,它只是人類面對政治難題,目前能夠找到的最優解答。一講到民主,有些人會立刻列舉一大堆民主的缺陷;就好比講到科學,很多人的直覺反應是:「科學不能解決所有問題。」這是對的。然後呢?因為科學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所以我們要靠巫術嗎?這就好比說:因為開車也不夠快,所以咱們走路吧。科學不能解決的問題,憑甚麼相信巫術(或者宗教、祈禱、中醫、宇宙人......)就能解決?同樣的,民主固然有缺陷,怎麼治療這些缺陷?難道要退回到專制時代?比方民主制度下也有貪官汙吏,怎麼解決?明太祖朱元璋規定,官員貪汙15兩以上,罷官充軍;貪汙60兩就「剝皮揎草」───就是把人皮剝下來,裡頭塞稻草做成稻草人,立在衙門前警世。有用嗎?有用明朝就不會滅亡了。

羅斯福總統的親密戰友,阿弗雷德.E.史密斯曾有名言:「要治療民主的毛病,可以用更多的民主。」(All the ills of democracy can be cured by more democracy. )這句話要怎麼理解?比方台灣的民主有毛病,所以我們要增加選舉項目,例如以後各部會首長都改成民選產生?如果一個地方的治安亮紅燈,乾脆民選警察局長,像美國鄉下選警長那樣。

這是把民主簡化成「投票」。

到底甚麼是民主?我以為要從民主的本質出發,也就是「國民主權」。只要一個國家主權在民,就是民主國家。

然而主權在民是很抽象的,到底具體怎麼做才算主權在民?政黨有輪替就算嗎?總統直選就算嗎?還是要有公民投票?要有創制複決?或者在時代力量還沒人被罷免成功前,都不算主權在民?又或者像中共所謂「民主集中制」,只要七個常委開會不是習近平一人獨斷,這就算民主?

似乎沒有一條明確的界線。但「沒有一條明確界線」不等於「沒有界線」,就好比花多少錢算「浪費」,你絕對找不到一個確定金額,多花一毛算浪費,少一毛算節儉;但如果有人把90%薪水拿來買名牌包,我們都知道這就是浪費,毫無爭議。如果有人把「民主集中制」也當成「一種民主」,也只是缺乏常識罷了。

民主與否雖然沒有明確的界線,但仍有一些大致客觀的標準。著名的政治學者賴利.戴蒙(Larry Diamond)認為,民主包含四個關鍵要素:一、通過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產生政府;二、作為公民積極參與政治和公民生活;三、保護所有公民的人權;四、法律和程序同樣適用於所有公民。

該怎麼理解賴利.戴蒙的主張?為何是這四個,而不是其他五個、八個?還是要回到民主的本質───國民主權。要落實國民主權,那麼一切公共事務自然必須以國民的意志為依歸。如何展現國民意志?投票似乎是一種很直接簡明的手段,直接表達民意之所向。

然而要貫徹主權在民,不能僅僅以「表現出來的民意」為依歸,而要更進一步探求「真實的民意」。何謂真實的民意?難道選民親自圈選,投進票匭,還不夠真實嗎?

當然不夠。如果表現出來的就算民意,刑法就不該處罰「賄選」───無論選民基於愛國還是愛錢的動機,既然他自願去投票,就必須尊重他「表現」出來的選擇。事實上不是這樣的,賄選罪之所以必要,正因為選民受賄後投票,無法表現真實的意志───當他被眼前的現金迷惑,內心的真實意志就遭到扭曲;說白點,他為了眼前的小利,犧牲了未來幾年的大利。這就好比聽信詐騙集團的花言巧語,「自願」去銀行匯錢的笨蛋。表面上他去匯錢也是出於自由意志,但實際上這絕不是他的真實意願───如果他知道對方是騙子,就不會付錢了。

這就是為何賄選的對象往往是那些教育程度低下的人群。我並不是說教育程度低道德就敗壞,反而是因為這些人更講信用。試想,大學裡選學生會長,這些「選民」個個都精於算計,收了錢也不見得聽從指示,誰會傻到花錢向他們買票?

所以民主的第一關鍵,就是如何展現真實民意,至少要盡量逼近真實。由此出發來看賴利.戴蒙的四項要素:自由和公正的選舉,才能正確顯示民意;公民積極參與政治,才能最大範圍蒐集民意;保護公民人權與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樣民意才能自由發聲。總之,都是為了最大程度探詢真實的民意。

此外,資訊透明度也很重要。資訊愈透明,資訊量愈大,人們更能夠正確而理智地判斷事物,從而找到自己最真實的想法。因此,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無疑是民主品質的重要擔保,像中國大陸那樣搞一言堂,所有人只能聽官媒、黨媒之聲,膽敢「妄議中央」輕者刪帖,重則刑戮加身,就算它今天就舉行大選,毫無疑問還是共產黨高票當選,因為人民根本沒有足夠的資訊進行理性判斷。

溝通、協商、辯論、妥協,也是為了讓資訊更加充分。這就是為甚麼大多數民主國家採用代議制,直接民主(例如公民投票)只能是例外。如果凡事都來個公投,除了勞民傷財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大範圍人群很難做到充分溝通,很容易陷入情緒化或泛道德化,更難以妥協。有句話說「民意如流水」,指的就是表面上的民意極容易受到左右。比方說,我今天決定投票給A候選人;明天戰爭爆發了,我可能想改投B候選人;但後天有人告訴我這場戰爭毫無勝算,也許我又改變主意不投給B了。如果我一開始就知道全部訊息,我手中的選票就算不會變得神聖,也會明智的多。

民意之所以如流水,正由於這不是真實的民意,隨著資訊的增加,觀點的交換,利益的精打細算,國民才能漸漸發現自己最真實的意志所在。

當然,人永遠是有缺陷的,資訊也不可能百分百充足,你能禁止賄選,卻禁不了候選人作秀、畫大餅、巧言令色。民主永遠是走在路上,沒有完美的一天,直到有一天人類發明比民主更好的制度。史密斯說的「更多的民主」,用賴利.戴蒙的話來說就是更加公正的選舉、更積極參與政治與公民生活、更加保障人權、法律程序更加健全。或者用我的話說,就是更多的資訊以探詢更加真實的民意。沒有最多,只有更多。

台灣的民主固然有許多問題仍待解決,面對歐美日這些先進國家,我們固然要謙卑學習,但也不必妄自菲薄。經濟上的一時衰退是很痛沒錯,但建立一套健全的政治體制是千年大計,為了經濟建設犧牲民主自由人權,猶如買櫝還珠,愚不可及。中國大陸的經濟騰飛,只因它十四億人口的巨大體量,在市場經濟下釋放出來的正常效能,它發財絕不是因為它的「不民主」。事實上,它的專制反而正在拖慢經濟成長,製造無數弊端。從中共官方公布的數字,十八大至今因反腐運動落馬的省部級以上高官就有238人,其中中央委員就有43人,占中委一成。基層幹部更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自承,五年來共處分了近200萬黨員。隱藏的黑數(沒被逮著的)還有多少倍就不得而知了。大量的貪腐正嚴重侵蝕它的經濟果實,更甭說對社會文化的傷害有多大。而貪腐的最大剋星正是民主,專制則是它的溫床。民主是台灣的優勢,是強項,絕不是扣分題。台灣眼下的困境源於國際情勢的變化,只要堅持民主自由的道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總有好運到的一天。

民主是個好東西,民主也是個難東西,要玩得轉不容易。最怕的是玩不好就不玩了,甚至回頭否定民主,甚至開倒車去歌頌專制。有人問,希特勒不也是民主制度的產物嗎?我的回答是:除了希特勒你還能找出第二個嗎?而專制極權制度又生出多少個魔頭?沒有民主,誰都是想獨裁的,這是天然的人性。總有人想挑戰人性,他們說:「別人的不民主固然生下魔頭,而我黨卻能產生賢君,因為我國情特殊,在具有某國特色的某主義的引導下,絕對的權力絕對不會讓人腐敗。」

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就是,凡是挑戰人性的都撞了南牆;而歷史唯一的教訓就是人們總記不得教訓。

用「賢明政治」取代民主?或者稱之為「新威權主義」───讓賢能之士長期壟斷政治權位,樹立權威,擁有巨大的權力為人民創造巨大福祉。說得太好聽了,比唱得還好聽。的確,賢君在朝堯天舜日,實行開明專制,要民主何用?仔細瞧瞧,這位賢君就像個古希臘哲學家,充滿智慧、雄才大略、仁民愛物、精力無限。有這麼個偉大領袖、偉大的舵手、導師、統帥,凡夫俗子們只要跟在他屁股後面搖旗吶喊,不愁沒有太平盛世。

問題來了。沒有民主,他賢不賢明誰說了算?到頭來還是這位「偉大領袖」自己說了算。我可不可以說他不賢明?我有沒有權利主張自己比他還賢明?能不能咱倆換一下,讓我幹四年證明我比你更賢明?再進一步說,你今天賢明,要是明天不賢明了,我怎麼把你換下來?沒有民主,我只能期待你自願下台;而你既然已經不賢明了,又怎會這麼謙虛自動下台呢?我只好揭竿斬木幫你下台。幾千年都是如此,直到人類發明了民主制度,而大家恰好又都願意按照民主的遊戲規則,從此不用再揭竿了。

講大白話,所謂「賢明政治」或「新威權主義」就是碰運氣───運氣好,坐在龍椅上的是李世民,是趙匡胤,是康熙大帝或者是蔣經國、李光耀;運氣不好就是阿斗或者毛澤東。碰運氣算哪門子制度,更甭提優秀的體制了。有人中了樂透獨得7億,你會向他學習發財之道嗎?你說我學會了,我也來碰運氣,所以你就能擁有他的好運氣嗎?民主是甚麼?民主就是不買樂透,老老實實上班賺錢,雖然不一定會發財,但絕不會賠得血本無歸。

也許有人覺得碰運氣也未必會輸,畢竟每期樂透都有人中,憑啥不是我中?這麼想的人應該多讀歷史,歷史就是大數據,你看多了就明白機率。你可以期待賢君,你甚至可以期待共產黨產生賢君,但別忘了機率問題,尤其從一個雙手沾滿人民鮮血,荷包裝滿民脂民膏的賊窩中,能產生賢君的或然率。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09810470

 回應文章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Doesn't matter民主或專制
2017/12/31 05:14
i.e.不管是幾權分立或一權專制,都要有 Check and Balance 的機制來制衡,小老百姓其實吃飽無憂哪管誰在台上?!
韓非非(prinz1972) 於 2017-12-31 20:41 回覆:
「一權專制」就沒不會有Check and Balance 了。
能不能吃飽無憂,跟誰在台上掌權有直接而密切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