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深情花東】
2021/07/04 22:04:07瀏覽842|回應1|推薦37

【深情花東】

 發布日期:2021/06/11
 作者: 蔡碧航。
 

            1. 我在台東.鹿鳴呦呦
  有一年我在東河的農場住了一星期。
  東河農場曾是種桑養蠶的農場,轉型後經營旅宿。位處台23線的中間點。
  我每天開著車進出台23線,經小馬隧道前往台11線的濱海公路,去采風悠遊,看海聽浪,聽人說故事。有時咖啡屋坐著就去掉大半天時光,什麼事也沒做,就又經小馬隧道回到農莊的居所。
  投宿的第一個晚上,半夜聽到呦呦呦的叫喚聲,遠遠近近,此起彼落相互呼應。
  睡眠向來不好,很晚才睡下,剛要閤眼就聽到呦呦聲,很單調,有的低沈沙啞有的拔高尖銳,呦呦呦吵了一夜。思前想後想不出這是什麼動物的叫聲,隔日一問才知是山羌求偶。
  山羌,我把牠當鹿了,是近親。呦呦呦,晴天時叫一整夜,吵得我幾天睡不好。
  天陰、下雨,呦呦聲消失了,換成呱呱呱。一隻老青蛙帶著兩隻小青蛙,呱呱呱,一陣一陣應答了一整夜。聲音很近,就在窗下,想必排水溝的涵洞就是牠們的家了。
  天天被呦呦呦呱呱呱輪番鬧著,睡眠嚴重不足的我只好晚睡晚起。醒來仍然穿過小馬隧道到海濱去。或遠征到成功、三仙台、長濱,然後趕在天黑之前回來。
  有時不經小馬隧道,特地繞到泰源幽谷,為的是看那幾張椅子。那是用鐵條和白水泥形塑成各種形狀的座椅原型,再貼上彩色瓷磚,既是藝術創作,也是實用的椅子。我常常坐一會兒,再到泰源部落轉一圈,然後心滿意足的回農莊。
  這時夜幕已經落下,是晚餐時分了。
  接下來的幾個晚上,沒有呦呦呦,也沒有呱呱呱,只有蟲聲唧唧復唧唧,催我入眠。
  我在台東,天氣晴。

            2. 長濱巡田水
  一路前行,從加路蘭到長濱,就已到台東花蓮的縣界了。
  站在「加走灣」(長濱舊名)的瞭望台遠眺,海天一色,萬里晴藍,遠方的三仙台清晰可見,可以感覺空氣的透明澄淨沒有一絲污染,還彷彿有著幽微的香氣,海洋的氣息。
  前年在這個路口有一台咖啡車,是個勤懇有禮的長濱青年,原在上海的公司任職,因為父母年老需要照顧,就毅然辭職返鄉。東部偏鄉謀職不易,就先組個咖啡車吧,他家種有一些咖啡樹,豆子自己烘焙,目標是有一天能開個小小咖啡店。
  攤車旁邊擺了兩張藤椅,他的父母坐在那裡,看著兒子煮咖啡,看著客人喝咖啡,看著人來車往。微笑不多語,想必心是安祥幸福的。
  我點了海鹽咖啡,在地的豆子,在地的傳統柴燒海鹽。
  煮咖啡的時候,他不時會回過頭和父母說兩句話。這樣子把父母帶在身邊,緊緊相繫,這情景讓我淚濕。
  這次來沒看到他的咖啡車,希望等一下到長濱巡田水能有驚喜的巧遇。
  輸入「忠勇村金剛大道」,Papago導航竟然帶著我在阡陌田埂間團團轉,越走越荒僻,越走越無人煙,有點忐忑心慌。重新下指令「金剛大道」,才漸漸的走出迷魂陣。但是這樣的迷航也是挺不錯的,把長濱的田水巡了一大半,千迴百轉繞出來時,眼前就是金剛大道了。
  禾苗新插,禾風蕩蕩,梯田高低錯落有致。沒有電線桿,沒有礙眼的建築,放眼望去一片水嫰清華。筆直的金剛大道由近而遠通向天邊,彷彿是通往幸福的天堂路。
  是春天,田埂上紅的白的紫的野花到處開著,像繡著花邊鋪著織錦,大地一片絢麗。這情景讓我想起安曇野,日本長野縣北阿爾卑斯山腳下的一個美麗村莊。五月安曇野田水泱泱,也是這樣的景色。
  安曇野被稱為日本最富藝術人文氣息的村莊,有著全國密度最高的藝術館美術館,特別多的是繪本美術館。走完立山黑部下山來,在安曇野徜徉幾日,每天就是看山看水看綠野田疇,騎著單車御風而行。或整天泡在博物館繪本館的書香咖啡香裡,那真是生命裡最美好的歇息和享受。
  長濱和安曇野有著極相似的氣質,人與景都美麗。
  現在的長濱,在山崖在水湄,偶可發現極有特色的小店,小小的咖啡館,小小的餐室,小小的藝術工作平台,藝術家進駐,年輕人返鄉,充滿著青春的熱情和生命力。有他們,我覺得長濱會長長久久,一直美麗下去!
  長濱,美麗的山水之鄉。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io168&aid=164738934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05 19:20
這幾則道出了濱海的鄕愁,嚮往的風情是可履及的。我幾年前開了一回,同車親友睡成一團,只我每個路肩都停下東摸西瞧,一路沒完沒了。🛶⛵️⛺️⛱🤣
想念您流利的、直鋪抒情的白話文。但祝一切安好。
蔡碧航(大咪)~~(pio168) 於 2021-09-21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