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電影欣賞 : 看 《科林尼案》電影,對比台灣2019政壇 東廠機構。
2019/10/27 05:41:43瀏覽998|回應0|推薦40

現在2019年 的台灣執政黨,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律師政黨" -- 律師治國團隊,請你們拿出一點法治的良心、亦或是你們或許還存在的法律專業自尊心 ... ... 看看這部電影 是否能喚醒你的良知來檢視你們的 促轉會、司改會 ...

毫無廉恥心的台大法律系 畢業,當今台灣政壇的權力中心把持者,玩弄司法、違法違憲,徹底羞辱了民主制度及價值,並且證明了比極權暴政更為邪惡的"政治詐騙集團"是如何騙取政權,玩弄百姓,歷史將會很快地埋葬這批畜生的 ! 

《科林尼案》背景

情節
 
    已經退休的意大利籍德國勞工科林尼潛入柏林阿德龍酒店的套房,刺死套房裡的工業巨頭漢斯·邁爾,謀殺行為極為殘忍,動機起初尚不明確。

    罪犯被捕時毫無反抗,卻對自己的動機閉口不談。年輕的卡斯帕∙萊嫩為科林尼進行刑事辯護並展開調查:調查過程中發現邁爾曾在法西斯意大利擔任黨衛突擊隊隊長,組織過一起黨派槍擊案,而科林尼的父親正是在此次槍擊案中喪生。科林尼早在六十年代就曾舉報邁爾,案件並未得到進一步處理。以這一超過訴訟時效的醜聞為背景所訴諸的個人私刑——謀殺動機似乎已經明了。科林尼在寫給辯護人的信中對自己的行為致歉,而後自殺。

    費迪南·馮·席拉赫2011年出版的這部長篇小說講述司法的不完善以及納粹罪行作為德國“第二罪”在多年之後的政治領域中被如何處理。

德雷爾法

    1968年5月24日,時值德國憲法改革之際,秩序違反法(Gesetz über Ordnungswidrigkeiten)得以通過實施,法律縮短了對謀殺幫兇進行訴訟的時限,在刑罰落實層面便意味著大量的納粹罪行得以赦免。這曾一度被視作是德國聯邦議會的司法失誤。該法律的主要負責人為愛德華·德雷爾(Eduard Dreher),聯邦政府司法部的官員。

    2012年,受到當時德國司法部長的委託,專門處理這樁超過訴訟時效的醜聞的委員會成立。大量文件和協議直至今天仍不見踪影,然而委員會的歷史學者和法學家依然找到證據,證明法律條文中的表述源於德雷爾蓄意操縱所為。

欣賞電影 : https://bowan.su/eps/93774-0-1.html                           

二戰日本戰敗,東京審判,28名甲級戰犯由這位中國人定罪量刑

不同時代,總會有不同的人物站出來,為中華民族爭取屬於我們的利益,不為別的,只因我們有一顆愛國之心。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作為戰勝國的中國,德國在山東利益被世界列強出賣給日本,而中國卻受到傷害。此時就有人站出來,維護屬於我們的利益,五四運動就是最好的證明,一次反抗外國侵略者不滿的運動,更是觸發全體中國人愛國之心。

而1945年,日本被美國兩顆原子彈轟炸過後,於8月15日,宣布投降,至此二戰結束,而遠東局面更加嚴峻。關於日本戰敗後,該如何處置,一直是個問題,日本不像德國,美國和蘇聯,直接劃分德國。在很多人的認識下,日本的命運就如同德國一樣,被美蘇分裂。可惜的是,日本並沒有成為德國那樣的命運,蘇聯放棄駐軍日本。如果被分裂,如今的日本更沒有資格挑釁中國的底線。

9月2日,日本在美國軍艦密蘇里號簽署投降書,接下來就是和中國、蘇聯等國簽署投降書。投降儀式簽訂之後,就是對戰犯的判刑。當時成了一個法庭,叫遠東軍事法庭,由此機構宣判日本戰犯的罪行,不同的戰犯會受到不同的罪行。整個法庭由美國、蘇聯、中國、英國、法國等戰勝國擔任。在收集甲級戰犯的罪行時,一直是一個問題,有的明明罪惡深重,但缺乏證據,真讓人咬牙切齒。這時,一名中國人站出來了。他就是:梅汝璈。

梅汝璈,1904年出生在南昌青雲譜朱姑橋梅村,畢業於清華大學,留學於美國,1928年,獲得法學博士學位而歸。1946年,東京審判時,曾代表中國擔任遠東軍事法庭審判法官,正是有了他的存在,28名甲級戰犯被判刑,當時原本只有幾名被判死刑。如果只有這些,真的太便宜了日本,而剩下的,許多都在中國有過深重的罪行。

梅汝璈為出場順序而力爭

在法庭出場順序演練時,排在第一的是美國,之後是英國、中國、蘇聯等,但梅汝璈不同意,在他認識中,中國最應該排在第二,而不是英國,英國和日本相隔萬里,受到日本的傷害比較小。而中國才是日本發動戰爭最大的受害者,十四年的抗戰,讓中國付出慘重的代價。當他提出這個條件時,並且以不同意就辭去這個職位回國。經過商討,法庭同意中國第二位出場,至此,梅汝璈為中國爭取了該屬於我們的尊嚴。

黑暗的東京審判

東京審判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其中的關係錯綜複雜,對不同的戰犯定罪,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更可恨的是,當時有一個印度人,擔任了東京審判的法官,他提出以慈悲為懷,國家犯罪,不應該追究個人的責任,要無罪釋放25名甲級戰犯戰犯。真的是殖民地的國家,永遠不知道戰爭的殘酷,也不知道日本在中國犯下的那些罪行,就這樣讓這些戰犯逃脫罪行嗎?讓日本占領印度試試,來個三光政策,估計印度也沒什麼,畢竟印度都是以慈悲為懷的,國家犯罪,那也是由人為發動,不然怎麼會有戰爭?

為了伸張正義,兩年時間,梅汝璈全力收集許多罪證,他指出日本人在南京大屠殺的所作所為。砍頭、挖心、砍四肢、剖腹等等殘忍手段,許多人出庭作證。在中國戰區中,這種手段更是多,臭名昭著731部隊,在中國做的人體細菌試驗,更是慘目忍睹,這種行為也只有日本在中國試驗,滅種族的細菌戰,更是日本最大的罪證之一。

當梅汝璈把這些罪證全部列出來時,其他國家的法官還是一臉不變的,可見,戰爭沒有發生在他們身上,對他們來說無所謂。最終,以投票方式決定東條英機、松井石根等七名甲級戰犯,是否送上絞刑。6票對5票,以微弱的優勢獲得勝利,這七名甲級戰犯才被處死,如果再輸一票,那麼,這些甲級戰犯不用死也說不定,這些都沒有獲得應有的罪行,底下的軍官更沒什麼事。除了七名甲級戰犯外,16個無期徒刑,兩個審判期間死亡,一個瘋掉,還有兩個有期徒刑。但後來,美國提前釋放了還活著的甲級戰犯。

最後在判決書上,各國都要求統一書寫,但梅汝璈認為,中國是最大的受害者,應該最有發言權。因此,這份判決書的罪行由中國來寫,經過他的爭取,最終才得來這個機會。長達90萬字的判決書中,書寫中國戰區日本的罪行時,有10萬字是梅汝璈代表中國寫的,讓中國人銘記日本在中國的罪行。

在東京審判時,梅汝璈感受到其中的黑暗,許多國家並沒有重視中國人的感受,他也怕自己做的不夠好,辜負全國人民,或許將來成了民族罪人,最終他已經盡力做到最好的。梅汝璈曾經說過:「我不是復仇主義者,我無意於把日本軍國主義欠下我們的血債,寫在日本人民的帳上,但是我相信,忘記過去的苦難,可能招致未來的災禍」。正是如此,我們才需要銘記歷史。

從這些也可以看出,當時中國面臨的態勢非常嚴峻,梅汝璈身為中國人,但那時中國處於解放戰爭時期,前途未卜,誰也不知道哪一方會奪得政權。沒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給他撐腰,他的話語權也就沒那麼大。如果是一個強大的國家,他的影響力絕對會更大,這也反映了,弱國無外交這道理,其他國家還在看小中國。只因你還在戰爭中,連當時的印度都獨立了,中國還在國共內戰。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haros01&aid=130346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