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水肥車的記憶
2012/07/31 18:14:59瀏覽1300|回應23|推薦150

水肥清運、清溝

上一篇談到搭便車的時候, NAPA 說了個笑話,讓我想到另一個舊事,我猜大約早已經被台灣人遺忘。不過我上網找圖片,竟然很輕鬆的就找到了,難道我猜的不對?

我小時候住在饒河街107號,那是一個三層樓的大房子。一樓前進、後進、左廂、右廂總共住了四戶人家,人口大約二、三十人左右。二樓前進、後進是兩戶。三樓分左右,也是兩戶。每一層樓有一個廁所。

一樓這麼多人共用一個廁所,應該很不方便。最不方便的原因是,廁所用的燈泡好像只有5瓦(還是10瓦,反正很暗)別人到底如何使用,我不清楚,我們家的女眷是不用這個蹲式的公共廁所。

從懂事以來,母親及我們姐妹都在屋子裏使用小便桶。每天倒掉、沖洗的任務都是母親自己做。

廁所外面有糞池,上面有蓋 - 對我來說,這是蠻怕人的廁所,不小心掉進糞池怎麼辦。

不知道間隔多久,會有水肥大隊來。我記得水肥車就是附圖的這種款式,他們來了的時候,就會把管子拉進來,抽取糞池裏的堆肥。

我在那個房子整整住了18年,之後搬到公寓房子,才開始享用抽水馬桶的方便。

自從搬走之後,隨著年日的增加,所有生活舊事在記憶中都是甜美的。我從來都沒有想到要批判年幼時候生活方式的原始與粗糙,因為這是時代的變遷,生活的富裕舒適都是後來的發明與演進。我想,我們這種大雜院的居家型態,可能比大陸文革時候的大雜院寬敞自由。至於廁所嘛,有'門'可能是最大的差別了。(我讀部落格發現台灣的年輕人可能以為台灣天生比大陸富裕優越,其實台灣的經濟成長是在莊敬自強之後開始的。)

我們的房東住在二樓,二樓的廁所就很清爽明亮了,畢竟是完全私用也有關係。當時只知道房東先生是一個大學教授。 上次在寫饒河街的記事時,我特別上網查了一下房東的資料。才發現我們的房東原來赫赫有名,是台灣的公共衛生之父耶!

備註: 我們這個大雜院的住戶都算是地方上有一點身份地位的喔!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歐宗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水肥越來越珍貴
2012/08/01 07:53

因為化學肥料方便卻不環保

鄉下或山間也許還可能使用水肥於農事

既環保又免費

何樂而不為?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8-01 07:59 回覆:

我都忘記了水肥是有用的,那麼以前的水肥大隊跟台肥是打對臺的,還是同一個公司?

說到台灣的歷史,這些生活小事都是歷史啊!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因為 NAPA
2012/08/01 06:53

說的笑話,所以想起這個車子的記憶,覺得值得一記。

小時候的生活都是用眼睛看的,沒有跟人家討論,也不知道別人家的生活如何。

別人家的廁所是什麼樣的,我還真的不知道。不過我此刻想起來,學校裏的廁所是有糞池,需要水肥車的抽肥的。



歐宗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國50年代,化糞池尚少
2012/07/31 18:41

三重吾家那條街

也是定期請水肥車來抽肥。

蹲式馬桶下方

往往可以直視白蛆呢!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7-31 19:34 回覆:

說實話,那時候我真的希望家裡能夠買一間自己的房子。畢竟租的房子,房東就不管了。

現在的台灣應該沒有這種需要抽肥的住家廁所了吧!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