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嘆為觀止的靈異奇事-考局長
2009/04/22 11:30:39瀏覽727|回應0|推薦4
有一夜,夢一空行母翱翔下降。
這位空行母,嬌波流慧,細柳生姿,可以說,觀其容,可以忘飢,聽其聲,可以解頤。 
 其下降接近時,覺得芳氣勝蘭,精神為之一爽。 
 我問:『天母下降為何?』 
 答曰:『你替人療疾,身上沾少少陰氣,我特來幫你除穢氣。』

說著,口吐紅丸,圓如珍珠,光明燦爛,迅速如奔雷,飛入我的口中,這紅丸入口,團團在身中各處旋轉,才旋轉幾分鐘,已感覺全身熱火蒸騰,這熱火把陰穢之氣逼出,己覺遍體清涼,泌入骨髓。

不一會兒,紅丸自動從我口中飛出,天母用口吞入咽,說:『成了。』
我目視紅丸,又目視櫻桃小口,想想,紅丸出口入口,又出口入口。 
 不禁神馳! 
 隨後,我心神一束。 
 想不到空行母已警覺到了,有羞容,揄長袖,說:『行者勿意念遊紛,恐失正念。』 
 空行母飄然履空,耳中聽清風一陣,便失所在。 

 以上一段文字,是我自己個人的一場夢境,我的意思是說,人的慾望,可以說是天生的,這位紅妝豔絕的空行母,是來助我的,而且只是初會,我竟然也有一陣感動。 

 幸好,我畢竟是一位行者,內心光明,這心光一現,慾望就散了。平時的行持非常重要,密教很重視慾望的行持,引導慾望歸於空境。

 在密教無上密部,正是藉慾望行修氣修脈,進入甚深禪定的大祕密法。所以是『不是慾望的慾望』。

    色空一如。
    深入空際。

    這一種大祕密修持法,也只有大根器,定慧功力深厚的人才可以得。

    由慾望引導氣,由氣開一切脈,由脈現出光明,色身漸漸消融,光明織盛。

 我有一弟子,殷天宇,是某某局的一位課長,他寄一封信給我,問我,他考局長,已有二次,二次均差點,問我是否有局長的命。

 我很仔細的拿了他的照片,他豐采俊秀,年輕有為,取了八字對照流年,我又特別上供拈香,祈禱於『瑤池金母』座下。

    然後,屈指神算。

 瑤池金母特別指示,殷天宇有當局長的命,而第三次考試,他會考上,在五位課長當中,他會勝出,第三次的機會,一定可以當局長。

我照『屈指神算』的結果回信給他。

 後來,殷天宇再來信,提到他考局長的事:『師尊說第三次一定可以考上,自己心中放下大石,但,仍然加倍努力,一刻也不敢放鬆,可以說盡全力以赴了。考試的前一天,還祈求了瑤池金母及師尊加持,滿懷信心的去應考。然而考下來,竟然只差一分,就差一個問題,回答得不周全而已,我現在如同鬥敗的公雞。』

他又說:『瑤池金母指示可以考取,師尊說,有當局長的命,也說第三次考試是關鍵性的,就在這一次,一定會有結果的,但是,仍然落敗了,沒有考上,我懷疑瑤池金母的神明,及師尊的靈機神算,我是不應該懷疑師尊的,但,事實就是事實,叫我怎麼相信?考得取,考不取,本來責任在己,怨不得天,怨不得人,然而,你的回信明明說考得取啊!』

    殷天宇在信末,還寫了四個字,祝:

    『神算會準』!

    我讀了信,臉黑了一半。

這是怎麼一回事?這種神算不驗是極其丟臉的事,傳出去那還得了,尤其殷天宇在局中,常常述說蓮生活佛的神通,度了不少課員皈依,有些未皈依的,就要看這一次靈不靈,然而這一次,真的貽笑大方了。

 想了想,此事我審慎為之,還特別請示了瑤池金母,我雖有責任,瑤池金母也應當分擔責任,我想到要問瑤池金母去。

然而,又回頭想,『無極瑤池聖西王金母大天尊』是何等尊貴的仙王,這人間小事,我豈能去問,『考局長』在人間算是個人的大事,在無極天界當然是芝麻小事。

    我閉目禪觀,不思不想,漸漸入無念之境。

    見一紅衣天官立於道傍:『蓮生活佛,這邊來!』

    『到何處?』我問。

    『功曹殿。』

 紅衣天官原來是值日功曹,他帶我到一連閣雲蔓之處,入門,其陳設非常華麗,光照几榻,所用之器,全是水晶玉石之器,世間少見。

    『我怎麼不知有功曹殿?』我問。

    『竣工未久。』紅衣天官答。

    紅衣天官命令童子獻茶,又命備果,此地亦有仙茶仙果,備極豐渥。

    『我無心於此。』

    紅衣天官笑了,起立說:『蓮生活佛少待,我去去即復來,你先飲個仙露吧!』

 隨著進入南屋,過一回兒取出一錦布包裹的信箋,說:『這是瑤池金母賜下的信箋天書,要我轉交於你,瑤池金母知你心煩,要我恭候道旁迎你。』

 我打開信箋天書,原來裡面只是幾個字:『殷子為善可喜,惜犯一錯,局長從旁錯過,欲知此事,問之可也!』底下是金母的印信,這信箋天書,散出一股味道,味芳如蘭。

    我在味芳如蘭中,出了禪觀。

 出了禪定之後,我仍然坐在法座上,細細的思索這信箋天書的幾個字,尤其『惜犯一錯』這四個字,那麼巧,就在短短幾天之內,就犯了錯,此錯一定是大虧陰德的錯,否則不至於一個局長的位置沒了。

    我內心對瑤池金母很感激,人間天上何等遙遠,但,我方寸之間,思之思之,瑤池金母,知之知之,才隔翼日,信箋天書已達值日功曹之手,而且瑤池金母也知我坐禪觀,立刻命令值日功曹候於道傍,這等關切,又是何等的安慰,可說甚愜心懷。

    於是,我將瑤池金母信箋天書的幾個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寄給殷天宇。

    殷天宇這回沒有回我的信,如同石沉大海,一點信息也沒有,我以為他退出真佛宗了。

    約半年後,他到我處。

    『為何信息全無?』我問。

    『閉門思過。』他答。

    『什麼過?』

    『師尊知之,何用問我?』

    『金母知之,我實不知。』

    殷天宇告訴我,實情如下:

    他一直很努力的準備考局長的功課,閉門讀書,足不出戶。

    忽一日,有電話至。

    問:『何人?』

    答:『課員眷屬,陳嬌娜!』

 殷天宇凝思一下,才想起來,二年前,一課員結婚,新娘就是陳嬌娜。他雖只見一次面,但新人一出來,印象飲人一新,環佩璆然,白衣素潔,翠鳳明璫,蘭麝散馥,容華美艷,這位課員娶了一位美妻。

    『有什麼事呢?』這電話來得唐兀。

    『急事,要請課長幫忙!』

    『先說說看。』

    『他打我。』

    『原來是夫妻吵架,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殷天宇放鬆了一口氣,覺得夫妻吵架是平常事。

    『不平常,我們協議離婚!』

    『這麼嚴重。』他吃了一驚。

    『課長,你來一下,我從頭至尾講給你聽,否則我的委屈永遠不會有人知道,跟著他,很辛苦,一點點幸福也沒有。』

    『妳人在那裡?』殷天宇問。

    『遠東企業隔壁的賓館,我逃了出來。』陳嬌娜說。

 殷天宇聽過陳嬌娜是從遠地嫁過來的,鄰近沒有親人,而自己是課長,自己課裡的課員家庭有爭紛,他當課長出面調解,也是應該的。

    殷天宇不疑有他的去了。

 賓館房間裡的陳嬌娜,亳無狼狽的模樣,長髮光梳,頭上夾了珠翠,淡搽脂粉,輕掃蛾眉,水凌凌的杏眼含情,香腮帶俏。

    她穿了一身紫色的衣裙,剪裁合宜,嬌媚無比,香風撲面。

    殷天宇見了陳嬌娜,反而眼睛變直了,而陳嬌娜一點也不躲避,頻頻以目視殷天宇。

    『他欺負我,課長要替我出氣。』

    殷天宇見陳嬌娜如此美豔,反而怔得直直的,一口話也不知怎麼說。只是說,這個當然,再也接不下去了。

    『假如他像課長一樣的俊秀,這樣的人才,那就太標準了。』陳嬌娜說。

    『這....』這似乎不妥,但,殷天宇無法說出口。

    『他打妳那兒?』殷天宇問,但也覺得這句話問得不是很聰明。

 在燈光之下,陳嬌娜杏臉生春,粉面更俏,弱若娉娉,真有傾國傾城之貌,她將粉臉伸了過來,讓殷天宇看,果然有一些紫青。

 殷天宇心猿難定,意馬難拴,又不能撫摸她的臉,只好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之意,陳嬌娜卻趁勢拉住了殷天宇的手,身子一傾,靠在殷天宇的胸前,整個身子貼緊了他的身子。

    有一首歌詞是這樣的:

    你拉拉我的手,
    我親親你的口,
    拉拉手,
    親親口,
    咱們就往山裡頭走。

    殷天宇與陳嬌娜就是這樣,親嘴嚼舌,陳嬌娜全身滑美可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

    這全身滑美可愛把殷天宇迷惑住了,他已忘掉:

『貪美愛色滿人間,不如破衲僧人閒,籠雞飽食湯鍋近,野鶴無糧天地寬,美色百年難保守,輪迴六道畜牲身,如今看破骷髏面,學作長生不老仙。』

    在那陣子。

    殷天宇和陳嬌娜真是孽障。慾火焚燒二個人,早就燒死了,昏天暗地。

    人說,道高一尺,魔火高有千丈。男的,什麼考局長,女的,什麼家庭婦道,二人全不管了。

    這種初相會,就已經『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考局長沒有考上。

    『惜犯一錯』是瑤池金母說的。

    『現在,怎辦?』殷天宇。

    『佛弟子應當懺悔,要行懺悔,你常唸懺悔文嗎?』

    『懺悔文?』

『我唸給你聽,你跟著唸,一切世界中,所有諸如來,菩薩阿羅漢,願皆證知我,於我一切生,所造諸罪障,在生死海中,往生與現世,由貪欲愚痴,恚怒所憤發,於佛法僧伽,師長及父母,阿羅漢菩薩,隨一供養處,並餘有情類,有德或無德,自造諸罪業,及教他令造,或復少隨喜,放逸微細罪,身語意所造,總集盡無餘,我今如現對,諸佛菩薩前,至誠恭敬禮,以厭患心意,合掌將諸罪,數數而懺悔,我所造眾罪,如佛所現知,我今如是悔,後終不復造。』

    『懺悔文唸了以後?』

『在密教行者來說,於護法空行方面,要法施供食,在咒語方面要持百字明咒堅固,要偏修守護輪,誦一切金剛明王咒語,修披甲護身法,以避免鬼神相相欺作出示,尤其勤於作火供(護摩),息掉一切災難及魔礙。』

 我又說:『這七大修法,就是施食、護輪、誦咒、修披甲尊、請白諸尊、著六莊嚴自住天慢及燒護摩七種。』

    『你看過真佛宗簡介嗎?』

    『讀過。』

    『裡面有滅罪八法。』

『一、讀誦「高王觀世音真經」一千遍。二、持根本上師心咒一百萬遍。三、修「懺悔法」達二百壇。四、禮拜供養造寺造塔造佛像。五、唸佛菩薩名稱,直至相應。六、禪定得戒定慧力。七、根本上師修法加持替代轉移。八、真空化無。』

    我很仔細的教他。

    殷天宇問:『這樣可以考上?』

    『考上。』我很肯定。

    殷天宇又問:『世人是不是很難過色慾這一關?』

    『是。』我答。

    我說:『財、色、名、食、睡。這是五大慾望。尤其是色慾,人之本性也。』

    殷天宇大膽的問:『師尊有沒有色慾?』

    『有。』我說。

    『師尊如何度過色關?』

    我答:『我的慾望是不是慾望的慾望。』

    『不明白?』

『密教是佛教中,最重視色慾的,密教不避談色慾,反而面對色慾,直接以色慾來修法,要先練風息法,使自己堅固,運用自制法去節制慾望,用「空」及「無念」來調御「色」「慾」,這就是不是慾望的慾望,到了最高境界是色空一如,無色也無空,進入根本俱生智的開悟境界。』

    『這很難!』

『當然很難。但,我可以如此的告訴你,這種境界確實非俗世之人所能臆測的。我蓮生活佛盧勝彥是已得大法的人,早已超越昇華在慾望之上了。』

    『師尊也有色慾的考驗?』

『當然有。』我笑了:『但,我的色慾是昇華的,我的色慾是禪定的,我的色慾是光明的,也可以如此說,我的色慾是清淨的。』
 
 我告訴殷天宇,密教把這種法,稱為『無上密部』,只有大根器者,才可傳授。

『我想修此法!』殷天宇求我。

『你先修懺悔法相應了再說,再修風息達於堅固,這是首要。』

 密法要一步一步來,不可亂了次第。

( 興趣嗜好收藏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capple188&aid=287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