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聯副文學遊藝場‧第20彈】經典文本重寫武俠‧徵稿
2013/04/05 07:52:51瀏覽5869|回應222|推薦8

明日工作室.聯合副刊.明日武俠電子報/主辦

 

經典之所以經典,乃在於是跨世代的,能夠提供更多的文學養分與啟示給後來的人們,舉凡小說、詩歌、散文、電影、音樂、戲劇種種藝文領域皆有不世經典文本持續發酵、演化。「經典文本重寫武俠」徵稿,請依據經典文本的內容、精神予以轉化、重寫為300字以內(含標點符號)的武俠小說,在徵稿辦法之下,以「回應」(留言)的方式貼文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標題自訂,可直接引用經典書名或篇名),文末務必註明所重寫之經典文本及作者名(此部分不計入字數限制),並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數。徵稿期限:4月5日起至5月6日24:00止,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聯副與駐站作家將選出入選佳作(不限篇數),陸續於聯副刊出,並致贈稿酬;6月上旬公布入選佳作中5篇優勝名單,稿酬外,另致贈明日工作室出版武俠小說集一套。明日武俠電子報亦有權從來稿選用、刊載於每周五電子報,此處不另計稿費。

 

駐站作家:李進文、沈默、趙晨光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聯副部落格和明日武俠電子報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聯副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力。作品一旦貼出,不得要求主辦單位撤除貼文。投稿者請留意信箱,主辦單位將電郵發出入選通知,如通知不到作者,作品仍將刊登。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聯副部落格網址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7460971

 回應文章 頁/共 2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暱稱朱雲
2013/07/28 18:23

人不一定寫的文章就要得獎

人生能遇知音算福

藝術家到死如梵谷

好文章要經得時間的塵埃落定

也許你我今生無人賞 我相信自己的作品只要保300年肯定會被當歷史研究


參加過二屆
如下 如有不妥,要刪除
2013/05/31 22:06

我說,算是直覺,聯合刊登網頁上會不滿言詞牢騷,幾乎是入圍複賽,決賽的人選!
或許,參加三四年都沒能晉級過關?偏偏有曖昧推引給予某人往前,想也知道都是有點熟識之人在計較。
沈默先生在比賽前電子報訪問劉總編輯,請問,中國或台灣 諸多參賽者網路會瞧見這件事(冷笑肉皮不笑)嗎?
請問,他怎麼不訪問其他人咧?

◎明日工作室內員工真的服氣某某嗎?
臉書也大同小異,表面發言哥們說二句,私下XXXPPPP! 台語『灰熊度濫』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送別
2013/05/06 23:59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響,驪歌一曲送別離。
平頭老者登高一呼:「這回明日山論劍,大夥可有收獲?」
一人站起,書生樣貌,冷冷說道:「你的『天仇寶刃』出鞘兩次,殺到滿地紅血,猶如夕陽山外山,希望那龜蛋警醒點!」

輕煙被微風吹散,冒出了個削瘦背影,孤自清朗說道:「朱某隱息百餘載修練,一劍直達天之涯,地之角,教那廝再也匆匆不了,免再嘆息……」

摩詰禪師說:「老衲送走的高人說他斬了個綠血的怪傢伙,染得客舍青青一片,此事只怕尚有後續。」
盲劍客:「乎乾啦!一觚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令狐  聞酒笑言:「竟然論出了『獨孤酒濺』,哈!」

不知誰說:「世事堪玩味,來日後會相予期,去去莫遲疑。」

 

原著:〈送別〉
詞:李叔同
曲:J.P. Ordway(原曲名:Dreaming Home And Mother)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觚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coolcat.com@yahoo.com.tw

         

 


龍星回
莊周夢蝶
2013/05/06 23:59

「我在夢裡等你。」蝶說。

輾轉數載,徹夜難眠,總是被那個噩夢驚醒。
他打算復仇,為了蝶。
然而他沒能下手,那仇家初長成的女孩,讓他想起蝶的面容。
一瞬間的猶豫鑄成大錯,他倒下,就像是回到母親溫暖的懷抱,他沉沉睡去,不再驚醒。

夢中,他對蝶說「我等你,在夢裡。」

原作:齊物論
作者:莊子
ithinkso888@hotmail.com


葉子
濠梁之辯
2013/05/06 23:58

今日莊子與惠子並肩同行,走上了這濠水上的小石橋。

此時莊子突施輕功,一躍而下,立在河上的大石上,拔劍出鞘,往水裡輕輕一挑,一支玲瓏的小白魚便在這木劍上活蹦亂跳著。

莊子抬頭向惠子道:「鯈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冷笑一聲,頗不以為然,曰:「子非魚,安之魚之樂?」

語畢,便也凌躍而上,使出一招「桃李穿心」,劍尖向著那隻小白魚直挺而去,莊子輕閉雙眼,使了招本門禦身絕學「忘神護身」,任由木劍隨意揮動,這劍的去向來路看似毫無規則,卻著著實實地擋下惠子攻來的數招,惠子大駭之下,自亂陣腳,莊子見有機可乘,轉守為攻,連續出了「逍遙劍法」中最凌厲的招式,惠子守禦不及,只得狼狽地向後倒退數步,此時勝負已定。

莊子微笑道:「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說罷,拎起一個布袋,盛滿了水,帶著那隻小白魚,就此揚長而去。

信箱:ya63862@gmail.com

原文本:濠梁之辯

作者:莊子


小覓
長恨歌
2013/05/06 23:37
水上煙花綻放,人群於岸集結觀之。亦有一二舟子泊於江上,靜觀美景。

隔江傳來清婉歌聲,是對面畫舫。彷彿人間仙境,畢竟不是自己的世界,老船家羨慕的想。剛巧煙火已畢,他熟練將舟駛至湖緣,突然畫舫歌聲停下,老船家回首,就見一抹身影輕功了得,幾個蜻蜓點水,躍過湖面竟降入舟內。

將舟駛上岸,人群熙攘離去。老船家見那躍入舟內的人影,立於船尾望著一片墨藍,似有心事。終於忍不住問。"大俠,何事鎖心頭?"

那人笑了笑,答"是江湖鎖人心。"

天大地大,回顧過往,恍惚踏入江湖,如今竟不知何處是岸可回頭。

又或者是心底也懼。回頭是岸,自己卻也沒膽量踏出江湖。

他的世界,不大,只容得下一場江湖夢。

兒女情長,無緣接續。

原著:海上鋼琴師/亞歷山卓·巴利科
anber955005@hotmail.com

沐恩
悟劍
2013/05/06 23:30
 
  被逐出師門的悟劍萬回來了,創了專門剋制的功夫,打傷師父,封住其全身功力。

  「萬!你這是大逆不道啊!」師弟悟劍荼怒喝。

  「少囉唆!」萬點住荼數個穴道,卻驚覺對方筋脈走勢竟與師父不同,招式全無用武之地。

  「怎麼可能,同樣繼承師父,修煉心法怎會不同。」他轉頭,惡狠的瞪著:「果然,你比較鍾愛於他。」

  「我本來就不限制你們改良方法,」師父盤腿調息,運起須霓涵術將荼的心法覆寫自身,解開點穴:「將你逐走是因為你的心性……唉,罷了。」

  「我不相信!是你忌妒我可能會超越你,我要打倒你!」萬氣息突然一變,數股相異的內力在丹田處混雜。

  「多重繼承……你還是同時修煉多門工夫了,以你的心境,恐怕要走火入魔吧。」師父搖頭,唏噓不已。

  文本:C++程式語言。 發明人:Bjarne Stroustrup。

唐鳳慈
天下競速
2013/05/06 23:29
「天下競速」為武林盛事,各路好漢施展出拿手絕活,奮力直奔終點所在。
一個矯健的身影,在樹叢中閃瞬而過,原來是敏捷的「雷速虎」,當真名不虛傳!忽然一陣狂風襲過,內功渾厚的「風馳劉」不甘示弱,加強腳力趕緊追去;其後是「飛步叔」,獨步輕功穿梭在樹影間,也是迅疾威猛。
此時抵達一條湍急的河流,雷速虎雖在陸上稱霸,泳技卻不佳,只能在激流中胡游一通;不諳水性的飛步叔見水勢洶湧,便向風馳劉求助,劉兄為人厚道,便答:「好!我負你渡河。」
不多時兩人已超越雷速虎,眼見終點就在一箭之地,豈料飛步叔提氣一蹬,拔得頭籌,氣得劉兄發出「哞哞!」
飛步叔因此位居天下競速之首,而後依序是風馳劉、雷速虎、千躍兔、乘雲隆……。

來源:民間故事 b199281@yahoo.com.tw

龍星回
旅伴
2013/05/06 23:27

她贖了他,用葬父後的僅剩財產,贖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然後踏上旅程。
看不慣地痞的鞭屍行徑,她比從前更清醒,父親臨終之語言猶在耳──繼承我「俠」的衣缽吧!

月光從樹葉的縫隙篩進來,照亮雙眼的哀愁,白皙的手自黑檀木棺槨探出。
當她走出森林,眼前男子說:「我是個俠客,妳是否願意和我同行?」
她躊躇,他雖自稱俠,眼裡卻有俠客不該有的悲傷。

結伴前往襄陽,漢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
她的旅伴,身懷絕技,精通點穴,輕功能輕易渡江。她拜他為師,亦師亦友。
兩人一路闖蕩,某日,她和旅伴乘著夜色翩然翻過高牆。

隔日,京城皇榜新貼一張「貪官吳厲今晨遭人點穴擊斃家中」,百姓莫不稱道。
她為父報仇,而她的旅伴,有著哀愁雙眼和白皙雙手。

原作:旅伴
作者:安徒生

ithinkso888@hotmail.com


未央
風未歇
2013/05/06 23:16

紅日西沉,雁鴨嘎嘎地向天際飛去。

一條狹直的路漫向鹽市盡頭,起起伏伏,受到兩旁巍巍的磚房夾擠,顯得愈發的孤高、不近人情。

「嘶─」一聲簡單的馬鳴,中止了風的鼓譟。

馬上的乘客俐落地翻下身來,右手一旋拔出了短槍,遙對著街尾「砰」的發了一彈。血沿著地上的石縫扭曲爬行,乘客以無神的雙眼凝視,是個瞎子。

「答、答」另一騎快速奔近,並立於瞎子的身側。

「八爺,巡邏隊已趕往這兒來了」

「多謝卞姑娘」

黃沙滾滾,在風中翻騰。是為了過往的繁華而哀苦?是為了今日的蒼涼而絞痛?曾經,縱橫西北道上的英豪,拉槍援鹽市抗軍閥,而今默默憑著一桿槍貫持著信念。血可乾骨可枯,無論身已如狂風中的一粒黃沙,曾經激盪出的歷史依舊沸沸揚揚的傳下!

原著:司馬中原《狂風沙》

e-mail:carefree0223@yahoo.com.tw

頁/共 2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