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保羅‧策蘭詩歌批評本》
2022/01/22 05:07:52瀏覽416|回應0|推薦10
Selected poem:《保羅‧策蘭詩歌批評本

本文譯自《伽達默爾論策蘭:“我是誰,你又是誰”及其他散論》。在這篇長文中,伽達默爾解讀了策蘭《換氣》詩集中的21首詩。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9722317
書名:保羅‧策蘭詩歌批評本
作者:王家新
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2021/05/01

【內容簡介】
保羅策蘭,二次大戰後重要的德語詩人之一。1958年獲不萊梅文學獎,2年後又獲得畢希納獎。策蘭的詩深受法國超現實主義影響,充斥著奇崛的意象,主題則刻上了深沉且強烈的情感印記,以艱澀的語言和精妙的結構編織韻律感。他用詩歌為所有文學打開了在面對巨大喪失時堅持說話的可能性。策蘭的代表作為長詩《死亡賦格曲》(1945),收入詩集《骨灰罐裡倒出來的沙》(1948)。 
本書由文本、導讀和詩論三部分核心內容構成: 
1.
精選20-30首代表性作品,提供雙語對照。 
2.
為每篇詩作提供注釋、撰寫導讀和評述; 
3.
有特色的可讀性較強的詩歌評述5-8篇,以幫助讀者從各個角度深入理解詩人的創作特色和價值。


【作者簡介】
王家新,詩人、批評家、譯者,1957年生於湖北省丹江口市,1977年考入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從事過教師、編輯等職,2006年起被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聘任為教授,2010年起任博士生導師。著有詩集、詩學研究文集、隨筆集、譯詩集三十多種,另有中外現當代詩歌、詩論集編著數十種,為保羅·策蘭的主要譯者和研究者之一。曾獲多種國內外詩歌獎、詩學批評獎、翻譯獎。

我是誰,你又是誰/ 漢斯格奧爾格伽達默爾

在詩人潔淨的手中,
水花將如簇如擁。
——
歌德

在他後期的詩中,保羅策蘭逐漸移向詞語的無聲的沉默之中,這沉默使人屏息、靜止,這些詞語也變得十分隱晦。接下來,我會分析選自《換氣》詩集中的一系列詩,該詩集于1965年曾以《呼吸水晶》(Breath-crystal) 為名作為收藏本出版。每首詩在這本詩選中都有著它的位置,在詩選的特定語境中,每首詩也都達到了相應的精確——但是整本詩集卻是密封的、編碼的。它們在說著什麼?誰在言說?

In den Flüssen nördlich der Zukunft
werf ich das Netz aus, das du
zögernd beschwerst
mit von Steinen geschriebenen
Schatten.

在這未來北方的河流裡
我撒下一張網,那是你
猶豫地為它加重
以被石頭寫下的
陰影。

In The Rivers North of the Future
I cast the net, which you 
hesitantly weight 
with shadows stones 
wrote.
[Paul Celan, from  Breathturn into Timestead: The Collected Later Poetry,  transl. by Pierre Joris]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4) 

讀者不僅要準確地按照詩中的斷行來讀這首詩,還必須按此方式來聆聽。策蘭的詩,通常是一些短句子,並且非常精於斷行。在更廣闊流暢的詩作中,如里爾克的《杜伊諾哀歌》,尤其在那些按照頭版出版的詩作中,都不可避免地有大量技巧性的斷行,只有這樣獨特的詩歌停頓方式才使得策蘭詩歌中的末行擁有了簽名般的簡潔。在這種例證中,這首詩的末行是一個詞:“陰影”——這個詞猶如它象徵的事物一樣沉重地降臨了。是的,它是一個結論,以如此的方式,這個詞將整體的各個部分彙集起來。另外,補充一下聯想到的意義,“shadows fall”一般指陰影投落下來。哪裡有陰影和黑暗,哪裡就有光和輻射,

這樣,這首詩的確變得明亮了。我們聯想到的正是這首詩接近於冰水般的清澈與冰冷。太陽透過水面照射著水底。填充漁網並使之下沉的石頭投下了陰影。所有這些都是充滿了美感和具象化的:漁夫撒下網,另外一個什麼人協助他使漁網下沉。這裡的“我”是誰?“你又是誰?
……

不管怎麼說,這個充滿美感的具體過程被巧妙地提升到想像和精神的高度。第一行中的“未來北方”,這個令人費解的組合就已經促使讀者去思考這種講述的普遍意義。詩後半部分中的布下漁網以石頭寫下的陰影,這個同樣費解的組合也體現了同樣的作用。如果人類常有的期望一開始就體現在漁夫富有美感的姿態中,那麼現在這個期望的意義以及它的可能性被進一步地限定了。因為,看上去在這首詩裡顯示的只是兩種行為之間的相互作用:把漁網撒出去和給漁網負重。在兩者之間存在著一種神秘的張力,把它們結合起來成為一體的是那種捕獲的承諾。事實上,這一捕獲依賴於負重與撒網之間神秘的抗衡。如果認為負重會妨礙撒向未來的網,認為它是純粹的期望的阻礙,這些觀點都是不對的。在很大的程度上,正是這種張力把未來的必然性放置在期待的空虛和希望的徒勞上。“寫下的陰影”這個大膽的隱喻,在一個整體的行為中,它不僅強調了什麼是想像的和精神的,也印證了有些感覺到的事物。被寫下的東西是可以辨認的。它有所意指,但卻不是簡單的對於重負的遲鈍抵抗。也許可以這樣譯解:正如漁夫的行為是一種承諾,僅僅因為撒網和負重之間的相互影響,所以認為人類的生活是為了未來的緣故而生活的這種觀點,並不代表一種朝向未來的無限敞開;正如一本出自經驗和失望的書中所寫的一樣,它也受制於過去,受制於它一直保持的狀態。
但是這個“你”是誰?聽起來,好像這裡有一個人知道“我”剛好能負載多少,知道人類的進取心剛好能承受多少,而勿需為了撤回而限定希望。一個無限的“你”,——也許人們會在這個“你”身上意識到親近或是遙遠的某個人,甚或我自己就是“你”,當我的樂觀可以接受現實的局限性時。無論如何,在這些詩句中真正揭示的和“我”所借助於現實,是“我”和“你”之間那種為了捕獲的承諾的相互作用。
……

奧托‧波格勒暗示:“未來北方”可以理解成死亡的版圖,因為任何未來的降臨會被死亡無形的深淵所替代。死亡作為一種基本人類經驗的徹底化,它給所有的存在施壓,將會使得把“你”理解成對於死亡的思考成為必要。事實上,以這種方式,“未來北方”將會被更準確地理解為:在這一點上,不再有任何未來,同時,進而不再有任何期望。只有:一網魚。這值得進一步思考。這是對死亡的接受嗎,當它預示著新的捕撈?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71361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