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哈樂德‧布魯姆的《詩人與詩歌》之約翰‧阿什貝利
2022/01/24 08:34:23瀏覽313|回應0|推薦6

Selected poems:哈樂德‧布魯姆的《詩人與詩歌》之約翰‧阿什貝利

手邊有詩人約翰‧阿什貝利 (John Ashbery) 翻譯蘭波 (Arthur Rimbaud) 的《靈光集》(Illuminations) 英譯本以及他編譯的 Collected French Translations: Poetry,反而他個人的詩集迄今尚未拜讀。
從哈樂德‧布魯姆的《詩人與詩歌》讀到他的幾首詩作,分享如下,同時也期待未來再找機會多接觸了。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CN11719063
詩人與詩歌
作者:哈樂德‧布魯姆
出版社:譯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2/01
語言:簡體中文

【內容簡介】
本書收錄了布魯姆對五十六位文學史中極具影響力的詩人的精當評述。從14世紀的彼特拉克到20世紀後期的安妮‧卡森等英美詩人,再到普希金、波德萊爾、蘭波、聶魯達等其他語種詩人,布魯姆精細梳理了西方詩歌傳統,展現了詩人與世界的對話。布魯姆在多角度的分析介紹中融入了佛洛德和諾斯替思想,始終貫穿著影響的焦慮概念,強調後輩詩人與前驅者之間競爭性的關係,是詩歌鑒賞的優質指南。

【作者簡介】
哈樂德‧布魯姆(1930—2019),當代美國極富影響的文學理論家、批評家。1930年生於紐約,曾執教于耶魯大學、紐約大學和哈佛大學等知名高校。主要研究領域包括詩歌批評、理論批評和宗教批評,代表作有《影響的焦慮》(1973)、《西方正典》(1994)、《如何讀,為什麼讀》(2000)、《影響的剖析》(2011)等。被譽為西方傳統中集天賦、原創性和煽動性于一身的文學批評家。

Excerpt
約翰‧阿什貝利 (1927-2017)


丁尼生的《聖杯》中蘊含著某種精緻的不潔,當帕爾齊法爾進行他的毀滅性的追尋時,我們彷彿產生一種錯覺——相信這位桂冠詩人受到詩歌《荒原》的過多影響,因為艾略特也成了顛倒死者回歸”(apophrades) 的大師。在我們這個時代,約翰‧阿什貝利在他偉大的詩歌《片段》(收錄於《春天的雙重夢幻》集) 中所獲得的成就,把我們帶回到了史蒂文斯。有點兒令人不安的是,有時反倒是史蒂文斯讀起來像阿什貝利,這是一個我本來以為不可能的成就。
通過積極的死者回歸,將陌生性加入美感之中,這方面最優秀的闡述者是佩特。也許所有浪漫主義風格,特別是其高峰期,都依賴於能夠成功地在生者的外衣下顯現死者,彷彿那些死去的詩人在這一過程中被賦予了比他們自己所覓得的還要多的自由活力。讓我們拿史蒂文斯的詩歌《我叔叔的單片眼鏡》和阿什貝利 (史蒂文斯繼承人中最當之無愧的一位) 的詩歌《片段》進行對比:

像個書呆子,我注視,在愛中,
一個古老的情形觸動著新頭腦。
它萌發,它綻放,它結果而後死去。
這平凡比喻揭示一種真諦。
花期已逝。我們是它的果實。
兩隻金色的葫蘆在我們藤上漲滿,
進入秋氣,濺上霜花,老來肥壯,
怪誕地變形。我們懸掛著——
像生疣的南瓜,烙著條紋和色斑。
笑哈哈的天空將看到我們兩個,
被蝕骨的冬雨淘洗成空空的殼。
——
《我叔叔的單片眼鏡》,八
(Like a dull scholar, I behold in love,
An ancient aspect touching a new mind.
It comes. it blooms. it bears its fruit and dies.
This trivial trope reveals a way of truth.
Our bloom is gone. We are the fruit thereof.
Two golden gourds distended on our vines,
Into the autumn weather, splashed with frost,
Distorted by hale fatness, turned grotesque.
We hang like warty squashes, streaked and rayed,
The laughing sky will see the two of us,
Washed into rinds by rotting winter rains.
—Le Monocle, VIII)

像血橙,我們的全部心靈和
全部皮膚擁有同樣的詞彙,可以
透過切口的塵土看見中間的圓周
我們想像力的軌道。其他的詞,
古老的方式,只不過是配飾和附加物,
為了在我們周圍設置變化,像個洞穴。
這裡沒有什麼可笑的事情。
為分離出我們失衡狀態的
核心,同時謹慎地支撐起
它整個的鬱金香腦袋,一種想像的善。
——
《片段》,十三
(Like the blood orange we have a single
Vocabulary all heart and all skin and can see
Through the dust of incisions the central perimeter
Our imaginations orbit. Other words,
Meant to install change around us like a grotto.
Old ways are but the trappings and appurtenant

There is nothing laughable
In this. To isolate the kernel of
Our imbalance and at the same time back up carefully
Its tulip head whole, an imagined good.
—Fragment, XIII)

一種比較陳舊的詩學影響的觀點會評論說,第二段是源於第一段,但是如果意識到死者回歸中蘊含的修正比,就會發現阿什貝利在與死者無意識的競爭中,已經更勝一籌了。這一具體的風格雖然重要,對史蒂文斯來說還不是最重要的,但它是阿什貝利的偉大之處,每當他 (克服了極大的困難) 能夠自由發揮它的時候。當我閱讀《我叔叔的單片眼鏡》,不與史蒂文斯的其他詩歌脫離開來時,不由自主地聽到了阿什貝利的聲音,因為這種寫作方式已經被他牢牢地抓住了,無法回避,或許直到永遠。而當我閱讀《片段》時,我腦海中卻往往沒出現史蒂文斯的影子,因為他的存在已經被緩衝許多。
……



讓我越過弗羅斯特、龐德、威廉斯乃至哈特‧克萊恩,來到當下的一個聲音形象,那是另一種有力的記錄,無論這力量是如何沮喪地看待自己。這裡是阿什貝利的《別樣的傳統》,1977年《船屋的日子》集中的第二首詩:

他們都來了,有的帶著溫情
醒目裝飾在T恤上,宣佈時辰
已晚;太陽的確傾斜了它的光線
穿過諾福克島松樹的枝條,彷彿
在優雅地清理喉嚨,所有思想沉澱在
樹下絨毛般的灰塵中,細雨濛濛;
無止盡的拼字遊戲,那些推動者,
著名的康塔爾煎蛋,通過它
時間的轟鳴未加抑制地躍入
日子的水閘,拖曳著每一個性感時刻
經過透鏡:某物的終結。
只有在那時你才從書上抬起頭,
無法理解正在發生什麼,或
說出你在讀什麼,更多的椅子
被搬來,燈點燃了,但是它沒說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顯現,向
你和等在外面及下條街上的人,
一遍遍重複著它的名字,直到寂靜
升到變暗的軀幹半腰,
而會議要求人們遵守秩序。
                         
我仍記得
他們怎樣找到你,在夢後,在你的小酒吧,
像停車場上的蝴蝶一樣用功。
回家的路那時要好些。各自走散,
每個行吟詩人都有東西要說,關於慈善
如何跑完了比賽並獲勝,留下你
做前任主席,雖然在場許多人
曾希望什麼事發生,哪怕僅僅是一陣
遙遠的煙霧,而沒有誰被矇騙到
會去渴求那幾分鐘前涼爽的非存在,
現在一片森林的想法已經鉗緊
在風景的細節上。你發現這很
迷人,但你把臉完全轉向夜晚,
彷彿一個擴音器對它說話,既聽不見
也不關心,儘管這些仍生動而慷慨
並囊括所有的道路,允許來去
無限期地進出柵欄
他們的記憶有如此多的故障,當你的遺忘
最終拯救了他們,像一顆星吸收著夜晚。

我意識到這首迷人的詩歌溫文爾雅地面對、吸收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力圖去推翻某種批評理論,或者說是一種批評氛圍,而正是這氛圍賦予了它正典地位。史蒂文斯的惠特曼聲稱說,沒有什麼東西是終極的,也沒有人能看到終結。阿什貝利,一位刻意地比惠特曼更隨便一些的惠特曼,他仰望遲來性的先知,樂觀地堅持說他的遺忘或壓抑終將拯救我們,即使惠特曼和史蒂文斯的星星已經綴滿夜空。但是這把美國式的遲來轉為一種新穎的先至的轉喻式變化有一定的代價,阿什貝利的那種記錄或聲音形象被迫讓位於一種深思熟慮的怪奇。性感完全向時間屈服,這才是真正的某物的終結,詩歌傳統成了行吟詩人一次組織不良的社交會議,讓經典的阿什貝利反而成了前任主席。至於這聲音的形象本身,惠特曼那樣面對黑夜的方式現在淪為:你發現這很/迷人,但你把臉完全轉向夜晚,/彷彿一個擴音器對它說話,既聽不見/也不關心。這裡的擴音器對於保羅‧德曼對詩歌傳統的解構主義看法來說是一個合適的形象,它通過暗示每首詩歌都和人類的死亡一樣是隨機並且無緣由的事件,而破壞了傳統。


https://ashberyhouse.yale.edu/other-tradition
The Other Tradition
from Houseboat Days (1977)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7117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