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劇本創作 - 楓城情事
2008/10/24 16:27:23瀏覽1985|回應17|推薦66





    時間﹕一九八零年秋天
    二零零五年夏天
    地點﹕台灣
    人物﹕丁可君---蘇志遠的女朋友﹐為了成全志遠﹐自己遠走美國。
    蘇志遠---醫科高才生。
    李 莉---大二學生﹐吉它社社員﹐愛慕蘇志遠。
    方惠瑩---李莉的死黨﹐同寢室。
    蘇 父---蘇志遠的父親﹐逼兒子娶楊醫師的掌上明珠
    工作不穩定﹐好賭。
    蘇 母---蘇志遠的母親﹐用盡方法請丁可君離開自己的兒子。
    張明程---丁可君的丈夫﹐體貼善解人意﹐照顧可君無微不至。
    陳 湧---蘇志遠的好朋友。
    楊醫師---台南名醫﹐一心想將女人嫁給蘇志遠。
    恩 惠---蘇志遠的妻子﹐嬌生慣養。
    幕 ﹕共四幕
    時間﹕約1~1﹑5小時



    第一幕
    時間﹕一九八零年晚上十點左右。
    地點﹕女士宿舍門口。
    人物﹕李莉﹑方惠瑩﹑丁可君﹑蘇志遠﹑陳湧。

    ( 幕起﹐李莉﹐方惠瑩手捧洋書﹐邊走邊聊﹐到女生宿舍前﹐
    停下。宿舍門口上書 “ 女生宿舍﹐男賓止步”)

    方﹕哇﹗今天月亮真美﹐又大又圓﹐李莉﹐你急著進宿舍嗎﹖
    要不要坐下來欣賞一下今晚的月色﹖

    李﹕好啊﹗哇﹐真的好美喔﹐像中秋節一樣 ( 手掰著指頭數數 )
    今天是農曆八月十三日﹐再過兩天就是中秋節﹐難怪月亮這麼漂亮。

    方﹕你今年中秋節打算怎麼過﹖回去南部嗎﹖

    李﹕不回去﹐再過幾天就要期中考﹐我再不好好準備﹐可要被當掉了。

    方﹕可惜蘇志遠不在這兒﹐否則在月光下聽他彈吉它﹐該多詩情畫意﹗

    李﹕就是啊﹗蘇志遠的吉它彈得真好﹗記得上次吉它社迎新時﹐
    我們在校園辦夜遊﹐他在月光下彈了一首 Morning has broken
    那低沉的歌聲和彈吉它的帥勁﹐簡直把所有的女生都迷死了。

    方﹕嗯﹐就我所知﹐被他迷死的女生不計其數﹐他不只會彈吉它﹐
    還會寫文章------你知道他去年還拿過全國論文比賽大專組冠軍呢﹗

    李﹕方惠瑩﹐這麼大的新聞我當然知道囉﹗他人雖然這麼優秀﹐
    但好謙虛喔﹐對我們這些吉它社的社員﹐好得不得了﹐最重要的是﹐
    他很正派﹐我一向不喜歡醫科的學生﹐只有對他例外。

    方﹕哦﹐你不喜歡醫科學生﹖為什麼﹖對醫生有成見﹖

    李﹕我發現那些醫科的最愛講黃色笑話了﹐聽說不但學生愛講﹐
    連教授也愛講﹐每堂課不講就沒辦法上下去﹗

    方﹕那可能是他們天天接觸人體方面的事情﹐自然就學以致用﹐
    用人體啊﹐器官啊大做文章啦﹗

    李﹕而且啊﹗我聽說他們開舞會時﹐都是一邊跟女生跳舞﹐一
    邊用手在他們身上啊﹐背上啊﹐肩膀上啊數骨頭﹗

    方﹕為什麼﹖

    李﹕因為他們考試要考骨頭的名稱和位置﹐所以他們一邊跳舞
    一邊溫習功課呢﹗

    方﹕那多沒情調﹗

    李﹕就是啊﹗我最不喜歡和醫科的交往了。
    方﹕算了﹗你看不上醫科的﹐人家醫科的還看不上你呢﹗聽說他們
    聯考一放榜﹐就會有人來家中提親說媒了﹗

    李﹕所以啊﹐他們眼睛都是長在頭頂上﹐驕傲得不得了﹐我最討厭
    這種人了﹐不過 ( 語氣忽然變得溫柔 ) 蘇志遠是唯一的例外。

    方﹕( 臉湊到李莉臉前 ) 可惜啊﹗李大小姐﹐人家蘇志遠已經是名
    花有主了。

    李﹕真的﹖你怎麼知道﹖( 站起來 )

    方﹕你啊﹗真是消息不靈通。聽說他們已經論及婚嫁了。那女孩
    是咱校中文系的﹗對了﹐她也是我們宿舍的﹐好像住在302。

    李﹕真的﹖我怎麼不知道﹖

    方﹕真的﹐不騙你﹐是陳浩告訴我的﹐他是蘇志遠最好的朋友。

    李﹕( 兩手一攤 ) 算了﹗我才大二﹐蘇志遠明年夏天就畢業了﹐
    反正我們本來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再怎麼樣﹐他也不會
    來追我的。

    方﹕你還頗有自知之明的嘛﹗

    李﹕算了﹐我不想看月亮了﹐咱們進去睡覺吧﹗

    ( 方﹑李下﹐丁可君﹐蘇志遠上﹐推腳踏車 )

    丁﹕剛剛那個辯論賽真是太精彩了﹐兩隊旗鼓相當﹐不過醫科的
    當然辯不過我們中文系的囉﹐對不起﹐讓你們輸了﹗

    蘇﹕才不是我們贏不過你們呢﹗主要是那個題目太不合理了﹐
    什麼“愛是付出﹐還是佔有”. 當然是“愛是付出”的那隊贏了。

    丁﹕難道你不贊成“愛是付出﹐不是佔有﹖”我認為能為對方
    犧牲的愛才是真正的愛﹗

    蘇﹕父母兒女之情﹐可以只講付出﹐不講佔有﹐可是我認為男
    女之情﹐兩個人感情到了一個地步﹐當然就想佔有對方﹗就像
    我想和你結婚一樣啊﹗

    丁﹕說到這個﹐志遠﹗我們的事你和伯父伯母講過嗎﹖

    蘇﹕嗯﹐這次回去我會趁機提出的﹗

    丁﹕其實﹐我應該陪你回台南的﹐過幾天是中秋節﹐一個人在
    台北過中秋節真沒意思。

    蘇﹕不用了﹐不用了﹐爸媽特別吩咐我一個人回去。

    丁﹕為什麼﹖有特別的事嗎﹖

    蘇﹕沒有什麼﹐他們有些事要和我商量。

    丁﹕志遠﹐我覺得伯父伯母好像不太喜歡我。

    蘇﹕怎麼會﹖你不要亂猜﹗

    丁﹕上次我和你回台南﹐他們只和我聊了一下﹐問了我的背景和
    家中情況﹐便不怎麼和我談話了﹗

    蘇﹕他們的個性本來就比較木訥﹐而且和你不熟悉嘛﹐有機會
    我讓你們多相處就會好的。

    丁﹕志遠﹐今天的月亮真漂亮。

    蘇﹕當然啦﹐再過兩天就是中秋節嘛。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問君今夕是何夕------

    丁﹕( 低頭沉思 ) 志遠﹐前幾天我們宿舍幾個女孩在聊天﹐美
    惠說 ”要試驗男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問他一個問題"

    蘇﹕什麼問題﹖

    丁﹕如果有一天﹐我和你媽都掉到河裡去﹐你只能救一個人﹐
    你要救那一個﹖

    蘇﹕什麼﹖怎會有人想出這麼奇怪的問題﹖這和“愛是付出﹐
    還是佔有”一樣﹐似是而非﹐簡直是陷人於不義嘛﹗

    丁﹕這只是個假設嘛﹗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

    蘇﹕這是個不合理﹐也不可能發生的假設﹐我拒絕回答﹗
    ( 假裝賭氣 )

    丁﹕( 撒嬌的 ) 講嘛﹗我要你說﹐只是好玩嘛﹐你怎麼講我
    都不會怪你的﹐就當作純學術討論﹗

    蘇﹕( 假裝嘆一口氣 ) 好吧﹗女生有時真是不合邏輯﹐滿腦
    子鬼主意﹐想盡方法要套男生﹐不小心會套到自己喔。

    丁﹕講嘛﹗講嘛﹗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答案﹗

    蘇﹕那你要答應﹐絕對不可生氣喔﹗

    丁﹕絕不生氣﹐我以丁可君的人格擔保 ( 舉手 ) 絕不生蘇志
    遠的氣﹐不管他的答案有多氣人﹗

    蘇﹕好吧﹗( 踱方步 ) 我想﹐我會選擇救我母親。

    丁﹕你 ( 舉手要打﹐按捺住﹐撅嘴放下﹐勉強笑笑 ) 為什麼﹖

    蘇﹕雖然我對你的愛海枯石爛﹐永不改變﹐可是母親養我育
    我二十幾年﹐那恩情比山高比水長﹐在兩年多的愛情與二十
    幾年的親情之間﹐一個男人若不能捨愛情而就親情﹐那還稱得
    上是一個男子漢嗎﹗

    丁﹕( 神情黯然 ) 嗯﹗

    蘇﹕( 抱住可君 ) 你說﹐我講的有道理嗎﹖你生氣啦﹖你自己
    說這只是純學術討論嘛﹗而且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假設。

    丁﹕沒有﹐我沒生氣﹐你分析地很有道理﹗我有點累了﹐而且
    你明天一大早還要趕火車﹐早點回去休息吧﹗

    蘇﹕好﹐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顧自己﹐中秋節快樂﹗

    丁﹕再見﹗小心騎車﹗中秋節快樂﹗

    ( 丁進宿舍﹐蘇推車往回走﹐低頭滿腹心事。陳湧上 )

    陳﹕嘿﹐老蘇﹐別低著頭推車﹐小心要撞別人了﹗

    蘇﹕( 抬頭﹐一笑 ) 嘿﹗陳湧﹐是你﹗

    陳﹕我剛剛差一點被你撞到﹗怎麼了﹖看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蘇﹕沒有啊﹗坐坐聊一下吧﹗怎麼樣﹐再過幾個月就畢業了﹐你
    有什麼打算﹖

    陳﹕我已經申請了台大醫院﹐也申請了幾間美國的研究所﹐到時
    候看誰的條件比較好﹐再決定囉﹗

    蘇﹕那如果兩邊都很好呢﹖

    陳﹕那就剪刀﹐石頭﹐布﹐我丟個銅板看哪邊贏了。

    蘇﹕唉﹗抉擇﹐抉擇﹗為什麼總有那麼多的抉擇﹐真希望我只有
    一個選擇﹐省得傷腦筋。

    陳﹕你有什麼事傷腦筋﹖

    蘇﹕這幾天﹐我父親一直催我回台南一趟------

    陳﹕發生什麼事嗎﹖

    蘇﹕( 兩手按在額頭上﹐猛搖頭嘆氣 ) 唉﹐一言難盡。

    陳﹕什麼事這麼複雜﹖

    蘇﹕他們要我回去討論婚事。

    陳﹕婚事﹖是和丁可君嗎﹖

    蘇﹕不是﹗是和一位我父母親朋友的女兒。

    陳﹕什麼﹖你不是已經向可君求婚了嗎﹖難道伯父伯母不知
    道可君的事﹖

    蘇﹕知道﹐而且他們也見過面﹐但是他們不答應﹐說什麼他
    們和楊醫師早就講好﹐等我一畢業就要娶他的女兒。要我們
    明年過年先訂婚。

    陳﹕那你打算怎麼辦﹖

    蘇﹕我已經訂好明天一大早的火車票回台南﹐希望可以和他
    們溝通溝通﹐但我看勢必有一場苦戰。

    陳﹕唉﹐你就是條件太好﹐功課棒﹐人又帥﹐又會彈吉它﹐
    又會寫文章﹐又是個準醫師﹐才會有這麼多人中意你﹐你可
    是多少女生求之不得的乘龍快婿呀﹗

    蘇﹕別挖苦我了﹐我寧可平凡一點﹐單單純純地只和一個我
    愛她﹐她也愛我的女孩相守一 輩子﹐就夠了。

    陳﹕那萬一你父母堅決反對可君呢﹖

    蘇﹕這就是我最矛盾的地方( 踱方步 )﹐我愛可君﹐可是我
    又不忍令我父母傷心。他們只有我一個兒子﹐我是他們唯一
    的希望﹐也是他們活著的指盼﹐我真狠不下心令他們難過痛苦﹗

    陳﹕( 點點頭 ) 老蘇﹐好好回去和伯父伯母溝通吧﹐憑你的
    口才﹐一定可以說服他們的。

    蘇﹕( 苦笑 ) 但願如此﹗

    陳﹕走吧﹐回宿舍去睡個好覺﹐明天才不會誤火車。

    蘇﹕好﹐一道走。

    ( 蘇﹑陳下﹐幕下 )



    第 二 幕

    時間﹕一九八零年下午三﹑四點鐘
    地點﹕台南蘇志遠老家
    人物﹕楊醫師﹑楊恩惠﹑蘇父﹑蘇母﹑蘇志遠。

    ( 幕啟﹐楊醫師﹑恩惠﹑蘇父﹑蘇母坐在客廳等志遠台北回來
    四人相談甚歡。)

    楊醫師﹕蘇佬﹐喔﹐不﹐不﹐我可得學著改口了﹐再過幾個月
    就得稱親家翁了。

    蘇父﹕不敢當﹐不敢當﹐楊醫師。

    楊醫師﹕這次志遠回來﹐機會難得﹐我們得趕快把他和恩惠
    的結婚日期﹑餐館決定一下﹐他在台北唸書比較忙﹐這兒的
    事全權交給恩惠就可以了。

    恩惠﹕是啊﹗伯父﹑伯母﹐什麼事跟我吩咐一聲就可以﹐我
    會辦得好好的。

    蘇母﹕恩惠的能幹真是沒話講﹐我們志遠能娶到你是我們蘇
    家的福氣。

    ( 志遠手拿行李進來 )

    恩惠﹕啊﹐志遠回來了。

    志遠﹕爸﹑媽﹗我回來了﹐楊醫師﹐恩惠﹐怎麼你們也在這兒﹖

    蘇母﹕志遠﹐楊醫師聽說你今天回來﹐他早早就帶恩惠過來看你呢﹗

    楊醫師﹕是啊﹗志遠﹐看你越來越有醫師像了﹐這小子我從小看
    他看到大﹐就知道他會有出息﹐哈﹐哈﹐哈﹗( 點頭很滿意狀 )

    恩惠﹕志遠﹐晚上爸爸請我們大家到西餐廳吃牛排﹐最近開了一
    家牛排館﹐很不錯呢﹗

    志遠﹕楊醫師﹐您別這麼客氣﹐我剛剛回來﹐坐火車坐了大半
    天﹐有點累﹐改天再吃飯好嗎﹖

    楊醫師﹕那怎麼行﹖餐館早就訂位訂好了﹐可不能改﹐這樣吧﹗
    我和恩惠先回去﹐讓志遠休息一下﹐咱們晚上在餐廳見。

    蘇父﹕這樣也好﹐不好意思喔﹗

    蘇母﹕謝謝你們來﹐志遠﹐快送楊醫師和恩惠。

    志遠﹕好﹗

    ( 三人下﹐志遠返回客廳 )

    蘇母﹕志遠﹐人家楊醫師和恩惠等你這麼久﹐你怎麼對人家這
    麼冷淡﹖

    志遠﹕媽﹐我進去休息一下﹐等下再談吧﹗

    蘇父﹕坐下﹗我有事和你談。

    志遠﹕爸------

    蘇父﹕我在電話中跟你提過﹐人家楊醫師知道你明年七月畢業﹐
    他提了好幾次希望你和恩惠的婚禮在明年暑假舉行﹗

    志遠﹕爸﹐我和恩惠只是普通朋友﹐並沒有男女感情呀﹗

    蘇父﹕胡說﹐什麼沒有男女感情﹐你們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
    小學同班過好幾年﹐你上大學後﹐寒暑假回來都當她的家教﹐
    這麼多層關係﹐怎能說沒有感情。

    志遠﹕爸﹗那種感情不是男女感情﹐只是像兄妹之情而已。

    蘇父﹕兄妹﹖兄妹也可以結成夫妻啊﹗又不是同父同母﹐有血緣
    關係。

    志遠﹕( 轉向媽 ) 媽------

    蘇母﹕志遠﹐你和恩惠小的時候楊醫師就說過“你這級長伯仔
    ( 台語 ) 長得好﹐將來一定成大器。不但功課好人又胭投 ( 台語 ) ﹐
    將來一定要給他們當女婿”﹐你爸也早答應人家了。

    志遠﹕媽﹐爸﹗這是什麼時代了﹐你們怎麼能替我決定終身大事﹖

    蘇父﹕有什麼不可以﹖我是你父親啊﹗而且楊醫師是我們台南數一
    數二的名醫﹐祖宗三代都是名醫﹐有錢有勢﹐有什麼不好﹖

    蘇母﹕是啊﹗楊醫師說他們連你開業的房子和費用都準備好了﹐
    就當作是恩惠的嫁妝﹐你一畢業就是我們鎮上最年輕的醫生啦﹗

    志遠﹕媽﹐我中意的是可君﹐不是恩惠﹐為什麼你們就不能接受
    她呢﹖

    蘇父﹕那女孩子﹖不行﹗上次她來我和她談過話﹐她父親是退伍
    軍人﹐一個老芋仔能有幾個錢﹖而且她又瘦又薄板 ( 台語 ) ﹐
    屁股沒肉 ( 台語 )﹐一定生不出兒子﹐不像恩惠﹐福福泰泰的﹐
    一看就是有幫夫運。

    志遠﹕婚姻不能勉強的。

    蘇父﹕不行﹗你非娶恩惠不可﹐這些年來﹐我工作有一搭沒
    一搭的﹐要不是楊醫師幫忙介紹工作﹐還借我們錢﹐我們早就
    餓肚子了﹐那有錢供你念醫學院﹗

    志遠﹕那我把錢加利息還給他就是了。

    蘇父﹕你閉嘴﹗我是你老子﹐把你辛辛苦苦養大﹐難道還作
    不了主﹖你非娶恩惠不可﹐否則我就死給你看﹗( 台語 )

    志遠﹕( 求救地看媽 ) 媽------

    蘇母﹕志遠﹐你爸有他的苦衷啊﹗不瞞你說﹐這些年來﹐你爸
    欠了不少賭債﹐每次債主上門都是楊醫師替他擺平﹐他們楊家
    對我們有恩啊﹗

    志遠﹕那也不能為了還恩﹐ 把我賣了呀﹗

    蘇父﹕( 拍桌子 ) 住嘴﹗你說我賣你也好﹐不賣你也好﹐反正
    你是非娶楊家小姐不可﹐否則﹐我和你斷絕父子關係。

    志遠﹕( 求教地轉向媽 ) 媽------

    蘇母﹕兒子﹐你就依你爸吧﹗恩惠也沒什麼不好﹐又是醫生
    世家﹐又是家專畢業﹐也沒缺手缺腿的。

    志遠﹕媽﹐ 連你也要賣我﹖我已經決定了﹐除非可君離開我﹐
    否則我不會先離開她的﹐你們不要我這兒子﹐我走好了。( 奪門
    而出 )

    蘇母﹕志遠﹐你回來啊﹗晚上還得和楊家吃飯呀﹗(追到門口﹐
    頹然回來 )

    蘇母﹕這孩子從小到大﹐最聽話最孝順﹐從來沒有違反過我
    們的意思﹐怎麼這會會為了一個女孩子倔強成這個樣子呢﹗

    蘇父﹕他剛剛不是說嗎﹖“除非可君先離開他﹐否則他不會
    先離開可君”。我看﹐我們只好從那女孩子那邊下手了﹐改
    天﹐我們直接去找她談﹐要她主動離開志遠。

    蘇母﹕( 沉思片刻 ) 也好﹐也只有這麼辦了﹐等志遠回去﹐
    我們就瞞著他去找那個女孩。

    蘇父﹕唉﹐就這麼辦吧﹗

    ( 燈熄﹐幕下 )



    第三幕
    時間﹕中午時分 ( 植物園遊人不多 )
    地點﹕台北市植物園
    人物﹕蘇父﹑蘇母﹑可君﹑陳湧﹑志遠

    ( 幕啟﹐蘇父﹑蘇母坐在涼椅上﹐左顧右盼等人﹐可君著陽傘﹑
    穿洋裝走來 )

    可君﹕伯父﹑伯母﹐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蘇母﹕那裡﹗那裡﹗我們剛剛才到﹐剛剛才到。

    可君﹕太陽這麼大﹐要不要到對面冰果室去坐坐﹖

    蘇父﹕不必了﹐我們只有幾句話﹐說完就走。

    可君﹕伯父﹑伯母﹐這次來台北﹐看到志遠了嗎﹖

    蘇父﹕不瞞你說﹐我們這次是瞞著他來見你的。因為有一些話﹐
    不方便在他面前講﹐所以單獨請你出來談。

    可君﹕( 面色沉重 )伯父﹑伯母﹐有什麼指教﹐請直接說吧﹗

    蘇父﹕丁小姐﹐我不知道志遠有沒有向你提過他有一個未婚妻﹐
    是我們鎮上楊醫師的女兒。

    可君﹕我------什麼﹖( 不知所措 )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蘇母﹕( 打圓場 ) 唉﹐志遠的爸是粗人﹐不會說話﹐我來說吧
    ﹗是這樣子的﹐丁小姐﹐我們不是不喜歡你﹐而是志遠小的時候﹐
    我們就和楊醫師說好﹐將來志遠要娶他們家小姐恩惠。

    可君﹕( 震撼﹐聲音發抖 ) 這怎麼可能﹖志遠從來沒跟我提過。

    蘇父﹕這件事﹐他也不知道﹐是我們兩邊父母私下談好的。

    可君﹕伯父﹑伯母﹐這是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有指腹為婚的事情﹖

    蘇母﹕丁小姐﹐楊醫師對我們家有恩﹐這些年來﹐要不是他資助
    我們﹐憑志遠他爸﹐那有辦法供他念醫學院。而且他爸欠了一
    大堆賭債﹐都是楊醫師幫忙還的﹐求求你﹗成全志遠和楊小姐吧﹗

    可君﹕我------( 痛苦地 )

    蘇父﹕丁小姐﹐你如果真心愛志遠﹐就該放了他。他和你在一起﹐
    白手起家﹐什麼都沒有﹐還得替我們還楊家這一大筆錢﹐這要到
    那一天才能翻身﹐才能自己開業呀﹗你 說﹐他娶你﹐有什麼前途﹖

    可君﹕可是我們在一起很快樂﹗

    蘇母﹕快樂﹖那是志遠裝出來的﹐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快被
    他爸逼瘋了。他一向孝順﹐既不想讓他爸傷心﹐又不想離開你﹐
    他很痛苦呀﹗

    蘇父﹕丁小姐﹐我已經跟他談過﹐如果他不娶楊小姐﹐我就和
    他斷絕父子關係﹐再不認他這個兒子。

    可君﹕你們為什麼要這麼逼他呢﹖我們兩個人雖然沒錢﹐但是
    慢慢來﹐遲早會出頭的。

    蘇父﹕呸﹗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你爸爸是個老芋仔﹐能有幾
    個錢﹖他娶楊醫師的千金﹐可以少奮鬥幾年﹐當個現成的開業
    醫生。娶你﹖天天累個半死﹐可要少活幾年囉﹗

    可君﹕伯父﹐我父親雖然不像楊家有錢有勢﹐但是我們一步一
    步來也會有開業的一天呀﹗

    蘇父﹕你別再痴人說夢話了。我要你離開我兒子﹐否則我就
    和他脫離父子關係。

    蘇母﹕丁小姐﹐我給你下跪﹐求你離開志遠吧﹗( 下跪 )

    可君﹕伯母﹐快起來﹐不要這樣。

    蘇母﹕不﹗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志遠這孩子倔強得很﹐除
    非你先離開他﹐不然他不會死心的。

    可君﹕好﹗好﹗伯母﹐我答應就是﹐您快起來哪﹗( 扶她 )

    蘇母﹕真的﹗謝謝﹗謝謝﹗我和志遠他爸一輩子都會感謝你的。

    蘇父﹕我們走吧﹗

    ( 蘇父﹑蘇母下。留可君楞在原地﹐淚不知不覺流下﹐半晌﹐
    陳湧上。手拿資料 )

    陳﹕ 可君﹐你怎麼一個人這這兒﹖

    可君﹕( 擦眼淚﹐強作鎮靜 ) 我約朋友在這兒拿東西﹐他們剛
    走﹗你怎麼在這裡﹖

    陳﹕我剛去 "美國新聞處" 拿資料﹐順便來這兒走走﹐這
    個植物園是整個台北市最美的地方。尤其是荷花開的季節。

    可君﹕志遠也很喜歡這兒。

    陳﹕ 那還用說嗎﹐以前我們念建中的時候﹐最喜歡來這兒﹐
    我愛攝影﹐他愛畫畫﹐這兒永遠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題材。

    可君﹕( 幽幽地 ) 志遠的畫﹐畫的真好﹗

    陳﹕ 是啊﹗他一度還想當畫家呢﹐後來就改變主意了。

    可君﹕為什麼﹖

    陳﹕他說﹐他是家裡的獨生子﹐他父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
    託在他身上﹐期待他考上台大醫學院﹐回台南自己開業﹐好
    光宗耀祖﹐讓他們蘇家揚眉吐氣﹗

    可君﹕所以他選擇念醫﹖

    陳﹕ 是啊﹗志遠一向最孝順了﹐而且他也一直夢想能和史
    懷哲一樣﹐替人治病。

    可君﹕( 陷入沉思 ) 對了﹐你剛說領資料﹐什麼資料﹖

    陳﹕ 喔﹕我到 "美新處" 拿一些美國學校的資料。如果台大醫
    院名單上沒有我﹐我就打 算出國留學。

    可君﹕你能教我怎麼查資料嗎﹖也許我也應該試試看。

    陳﹕ 你功課這麼好﹐出國一定沒問題。

    可君﹕可是我念中文系﹐出國能念什麼呢﹖

    陳﹕ 可以改念比較文學﹐或是圖書館系呀﹗這些系的獎學
    金都很容易申請呢﹗

    可君﹕' 美國新聞處"有獎學金的資料嗎﹖

    陳﹕有啊﹗你如果有興趣﹐可以趕快去看看﹐他們五點鐘關門。

    可君﹕好﹗那我現在就去。

    陳﹕ 我也一塊走。

    ( 陳﹑可君下。燈暗。音樂響起。半分鐘後燈亮﹐陳湧﹑志遠上﹐
    一前一後 )

    志遠﹕陳湧﹐你怎麼神秘兮兮地邀我來植物園﹐幹什麼﹖

    陳﹕ (坐下﹐兩腿一伸 ) 我們兩人好久沒有一起到這兒來了﹐
    轉眼高中畢業已經七年﹐這下子連醫學院也畢業了﹐老蘇﹐
    你有什麼打算﹖

    志遠﹕我﹐我﹐不知道﹗( 憂鬱的 )

    陳﹕ 老蘇﹐( 站起來 ) 這是可君托我轉交給你的信﹐她叫
    我在這兒交給你﹐你慢慢看﹐我走了。

    ( 志遠慢慢打開信﹐展開﹐可君的聲音響起 )



    志遠﹐當你接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往美國的飛機上﹐
    原諒我不辭而別。因為我相信只有我的離去﹐才能讓你義無
    反顧地實現你的夢想。

    我請陳湧在植物園將這封信交給你﹐因為他曾告訴我﹐那是
    你和他高中時最愛去的地方。你們曾在那兒談過許多年輕時
    的抱負和夢想。

    那麼此刻﹐請想想你當年的雄心壯志吧﹗“上台大醫學院﹐
    在台南家鄉開診所﹐功成名就”。而通往這條路最順利的捷
    徑﹐卻不是我所能給予你的.

    我只能與你從零開始﹐辛辛苦苦地營造一個家, 我只能給你
    我全部的心和愛﹐而這些愛﹐你也可以從另一個女孩身上得到。

    志遠﹐離開你﹐於我是痛苦﹐也是甜蜜。因為我深信﹐這是
    我所能給你的最好的禮物。記不記得我們曾討論過“愛是付出﹐
    還是佔有”﹐至今我仍深信“愛是付出﹐不是佔有”。我相信
    我今天成全了你﹐若干年後﹐你會感謝我的。

    到了美國﹐我想我會很快地結婚﹐因為離開了我最愛的男孩﹐
    與誰結婚﹐已沒有太大區別。我只需要一個人作伴而已﹐所以﹐
    請你也義無反顧地照你父母的願望去作吧﹗

    記不記得你說過“如果我和你母親一齊掉入河裡﹐你會先救
    你母親。我知道你一向孝順﹐我願意犧牲﹐免得你在我和你
    父母間掙扎受折磨。

    所以﹐只有你好好地和楊醫師的女兒結婚﹐我的犧牲才有代價。
    雖然我將消失於你的視線﹐但是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我會悄
    悄地等候你成功的消息﹐暗暗地分享你勝利的喜悅。請別讓我
    失望﹗

    祝福你﹗

    可君

    (音樂響起。蘇無言﹐悵然望天﹐飛機聲划破太空 )

    志遠﹕可君------( 聲音痛苦﹐划破天空 )



    第四幕

    時間﹕二零零五年夏天
    地點﹕桃園中正機場
    人物﹕志遠﹑可君﹑恩惠 ( 志遠妻子 )﹐明程 ( 可君丈夫 )
    (幕啟。中正機場﹐人聲嘈雜。志遠手拿旅行袋出門準備旅行。
    可君手推行李﹐急急前行﹐不小心碰到志遠 )

    可君﹕Excuse me﹗

    志遠﹕沒關係﹗( 忽然停下來 ) 可君﹖你是可君嗎﹖

    可君﹕志遠﹖怎麼會是你﹖

    志遠﹕( 伸出手 )可君﹐真沒想到會在這兒碰到你﹗你一點都
    沒變﹗

    可君﹕( 摸自己的臉) 那裡﹗三十年了﹐哪能不變﹖倒是你﹐
    也沒什麼變﹗

    志遠﹕( 摸自己的肚子 ) 三十年了﹐能不變嘛﹗

    可君﹕好久不見了﹗

    志遠﹕好久不見了﹐你﹐你好嗎﹖

    可君﹕我好﹐你------你好嗎﹖( 伸出手 )

    志遠﹕我很好﹐你呢﹖你還住在美國嗎﹖回來玩﹖

    可君﹕嗯,我公公生病, 我們回來看他 ( 縮回手 ), 常常在報上
    看到你的消息。

    志遠﹕真的嗎﹖( 看她 )

    可君﹕恭喜你﹗自己開醫院不久﹐就擴大成台南綜合醫院﹐
    最近還被選為衛生署署長。我真替你高興﹗

    志遠﹕謝謝﹗你人在國外﹐怎麼會知道這些消息呢﹖我以為
    你早忘記我了。

    可君﹕( 閉上眼﹐忍住激動 ) 難道你忘了我臨別前給你的諾言﹖

    志遠﹕( 痛苦地看著可君 ) “我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悄悄地
    等候你成功的消息﹐暗暗地分享你勝利的喜悅”。

    可君﹕是的﹗我家裡訂了好幾份台灣的報紙和雜誌。我很注意
    台灣的NEWS﹐特別是醫學界的報導﹐尤其是有關你的新聞。

    志遠﹕真的嗎﹐可君﹖( 深情注視 )

    可君﹕是的﹐志遠﹗我真的是為你今天的成就高興﹗

    志遠﹕可君﹕不瞞你說﹐這些都是你給我的。

    可君﹕怎麼說﹖我不懂你的意思。

    志遠﹕你知道嗎﹖那年你不辭而別﹐我到處打聽你的下落﹐
    我父母逼我與楊醫師的女兒結婚﹐我都不聽﹐直到陳湧拿給
    我你要他轉交的喜帖﹐我才死了心﹐和她結婚。

    可君﹕你這一路走來﹐一帆風順﹐不能不說和你的起步比較順
    利有關。要是我們在一起﹐我不敢說一切是否會如此順利。

    志遠﹕我知道你是為了成全我﹐為了不讓我掙扎於你和父母之
    間而自己選擇了犧牲﹐我也深深記得你給我的最後一封信里的
    期許。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辛勤地賣命地工作。因為我不
    想讓你失望。我一直想著你真的一直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分享我
    勝利的喜悅﹗

    可君﹕是的﹗這三十年來﹐你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秘密。雖
    然我不能佔有你﹐但是看到你的消息﹐我覺得在精神上與你好
    接近。

    志遠﹕可君﹐老天讓我們再相逢﹐是否意味著什麼﹖你可以留
    給我地址和電話嗎﹖我們可以再聯絡。

    可君﹕( 搖搖頭 ) 志遠﹐記不記得我說過“愛是付出﹐不是
    佔有”﹐我要你維持今天所有擁有的幸福﹐包括你的事業﹑
    家庭﹑名譽和地位﹐我們不要破壞這一切好嗎﹖

    志遠﹕( 搖頭 )可君﹐三十年了﹐你還是那麼倔強﹐那麼理想主義﹐
    一點也沒變﹐好吧﹗告訴我你的近況吧﹗

    可君﹕我到了美國的第二年﹐拿到碩士﹐便在圖書館找到事﹐一
    作便到今天﹐作事時認識我先生﹐便結了婚﹐到今天快二十年了。

    志遠﹕他對你好嗎﹖

    可君﹕很好﹗結婚後﹐我不能有孩子﹐他從來沒有抱怨我﹐單
    單這份恩情﹐我已經很感激他了。

    志遠﹕那你快樂嗎﹖( 熱切地望著她 )

    可君﹕( 微笑 ) 這個問題太深了﹐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只能
    說我不是很快樂﹐但也不是不快樂﹐這一輩子﹐有個人陪著我﹐
    我已經很滿足了。

    志遠﹕可君﹐你當初為什麼不辭而別﹖我到處都打聽不到你的
    下落。

    可君﹕這不是最好的結局嗎﹖看到你成功﹐就像我自己成功一樣。
    如果當年我們在一起﹐不見得你的事業會像今天這麼順利呢﹗不
    是嗎﹖

    志遠﹕可是-----( 恩惠手拿登機證走來 )

    恩惠﹕志遠﹐你怎麼這麼久還沒來﹖大家都在登機了﹐我讓兒
    子女兒先上機了。 (看到可君﹐停下 )

    志遠﹕對不起﹐我碰到老同學了。來﹐我幫你們介紹一下。這
    是我大學同學丁可君﹐這是我太太楊恩惠。

    可君﹕( 伸出手 ) 蘇太太﹐久仰﹗久仰﹗

    恩惠﹕丁小姐﹐您好﹗對不起﹐我應該叫您﹖------

    可君﹕我先生姓張。

    恩惠﹕( 鬆了口氣 ) 張太太﹐您好﹗﹐我們正要去歐洲度假。
    我小孩一個大學一個高中﹐學校放暑假﹐剛好志遠醫院比較
    有空﹐我們就要帶他們去意大利﹐西班牙玩呢。

    可君﹕恭喜﹗恭喜﹗時間過得真快﹗小孩都那麼大了( 不勝
    唏噓 )

    恩惠﹕謝謝﹗對不起﹐我們得走了。飛機在登機了﹐有空來
    玩喔﹗我們住在台南車站附近﹐只要隨便問一下﹐大家都知
    道蘇院長住在那裡﹐來玩喔﹗( 自滿地 )

    志遠﹕要﹐要不要留一下你的住址和電話﹖( 尷尬地 )

    恩惠﹕( 回顧看他﹐她一眼﹐拉著他 ) 走了﹐走了﹐來不
    及了。

    可君﹕( 微笑﹐搖搖頭 ) 不用了﹐快去吧﹗

    志遠﹕( 恩惠推著他﹐他頻頻回頭看可君﹐揮手 ) 再見﹗多
    保重﹗多保重﹗

    可君﹕( 揮手 ) 再見﹗多保重﹗( 淚流下來﹐丁夫上。手拿
    一盒便當和幾份報紙﹐雜誌。可君快速抹去淚水 )

    明程﹕可君﹐抱歉﹗讓你等這麼久。這整個機場都找不到
    賣稀飯的﹐好不容易才在樓下找到一家。

    可君﹕明程﹐你何必這麼麻煩呢﹗機上有東西吃的。

    明程﹕不行﹐你胃不好﹐機上的東西不消化﹐還是吃稀飯
    的好。諾﹗這是你最愛看的台灣雜誌和報紙。

    可君﹕( 感激地 ) 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明程﹕應該的﹐夫妻間不必言謝﹐我願意為你作任何事(撫撫
    可君肩)

    可君﹕這些年來﹐我從你這兒得到的遠遠超出我所付出的﹐
    我甚至沒辦法為你生出一個小孩來﹗

    明程﹕可君﹐我不在乎有沒有孩子﹐我只希望你能快樂些﹐
    不要自己給自己壓力。結婚二十年來﹐我總覺得你不是
    很快樂﹗

    可君﹕好﹐明程﹐我答應你﹗要快樂起來﹐生命太短暫了﹐
    三十年﹐一下子就過去﹐什麼都是過眼煙雲﹐我必需只往
    前走﹐不往後看。

    明程﹕看你﹐好像大徹大悟﹐脫胎換骨一般﹐吃錯了什麼
    藥啊﹗

    可君﹕沒什麼﹗

    明程﹕走吧﹗飛機快起飛了。來﹗( 拿起可君行李 )

    可君﹕我來拿﹐你已經拿了好幾個行李了。

    明程﹕不行﹗我拿﹐太重了﹐你拿不動﹗

    ( 兩人下。音樂響起。幕下 )

    ---------------------劇終-----------------------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ana93&aid=232496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甜水窩蜂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人生
2013/03/07 06:58
如果可君可以書寫自己的人生劇本,相信她也不會在關鍵時刻改變決定。冥冥之中,她知嘵----誏步不是妥協,是給自己自由!
悅己(joana93) 於 2013-03-07 20:41 回覆:
婆媳問題其實不是那麼好處理的,婚後常是夫妻感情的挑戰,除非丈夫很堅定的處理得當,所以可君給自己自由,也是算有先見之明!

我愛臺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NTUMC
2013/03/01 01:38

下一次回台灣,會看--20 years--


悅己(joana93) 於 2013-03-01 15:26 回覆:
謝謝golden09回來看這篇舊作,醫學院變了不少,蓋了好多新建築,上次回去,朋友好像是請我們去那裡面一家餐館吃飯,聽說很有名!

巴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看
2010/11/10 10:24

直接搬上舞台了。每一年台灣文學館都有劇本徵文比賽,獎金三十萬,是國內劇本類的高額徵文比賽,每年五、六月開始收件,十一月中公布,十二月頒獎,悅己姊,可以考慮考慮啊!

謝謝訪小格並留言!

悅己(joana93) 於 2010-11-11 02:20 回覆:
謝謝巴代的 information﹐ 這正是我想知道的﹐ 我很喜歡寫劇本﹐ 但近來比較少寫 沒什麼 incentive. 這下可有個動力了﹐ 我會到網上查查台灣文學館的資料﹐謝啦!

大海(穿新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間大悲劇
2010/11/04 07:58
寫得很好! ( 人間大悲劇)
讀了可君的離別信, 還真感動呢!
人間情事, 真相常是一輩子永遠的疑問.
小說情事好處就是, 真相可以問作者! 哈!
(1) 可君主動離開, 是真如她所claim的, 為愛付出嗎? 還是理智上, 她也覺得嫁志
遠不會幸福?
(2) 可君既然有這理智離開, 為什麼沒有理智忘掉志遠, 好好愛她的先生?
悅己(joana93) 於 2010-11-04 13:48 回覆:
看到你的回應, 回去又讀了一次這個劇本, 再度被可君感動了. 如果是她, 應該是真的只想到為愛付出,犧牲自己 - 因為她是中文系的. 如果是我, 可能部份是怕被婆婆虐待,還是別嫁為妙 - 因為我是商學系的.

有理智離開, 因為,分手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沒理智忘掉, 因為, 到遺忘的路是如許漫長.愛與不愛,都是勉強不來的.

當初寫這劇本,是因為台大醫學院有一個 reunion在芝加哥舉行, 他們請我寫個短劇,結果我欲罷不能,寫得好長. 他們看了,竟然有人對號入座,說我是在寫某某人的故事, 讓他們和別人看到,會很乾尬. 其實,那全是巧合. 就像你說身邊也有類似的故事. 可見這種事在醫學院很普遍.

今天老二打電話來, 說他醫院的一個老護士叫他跟他媽媽說 : she raised her son very well. 想到我以前對醫學生那麼反感,不禁莞爾. 現在輪到自己兒子成為醫學生,才知道自己以前說不定是成見. 很多學生也是很正派的呀!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adsfsd
2010/10/29 15:37

你想致富嗎?


這不是空口說說 , 而是一個  已 被 眾 多 "名 人" 推 薦 的 創 業 !


你也能輕易入手 ->   http://azyyeayzz.weebly.com/


blue phoenixe一個擁抱就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一次在這裡看到劇本創作
2010/10/23 03:32

拍拍手啊

加油


blue phoenix

悅己(joana93) 於 2010-10-23 08:40 回覆:
謝謝, 我愛寫戲也愛演戲, 覺得演別人的人生是件很過癮的經驗!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生 …… 一嘆!
2010/07/20 09:33
人走時不能留下遺憾。

Thanks for sharing.....
悅己(joana93) 於 2010-11-04 13:54 回覆:
問題是, 有時,留不留遺憾卻是身不由己啊.

鈴聲(老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哇! 劇本呢
2010/05/03 23:59

好久沒看到人寫了.

小時, 倒是常看到, 讀了不少劇本, 那時流行話劇的關係吧!

劇本, 真難, 換我老老來的話, 一定千人一個口氣, 看不出,哪個是哪個.

悅己(joana93) 於 2010-11-04 14:08 回覆:
愛說笑, 老老的小說才精彩呢, 每個角色都好有個性!

02
看看老友
2009/09/27 09:46
加油

鄭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謝
2009/03/10 06:44
謝謝您今日到我部落格留言的日行一善。不管說的是真的假的,我都蠻愛聽的,請再多說一點。
悅己(joana93) 於 2009-03-10 17:06 回覆:
請 double check 一下﹐我記得是日行兩善耶!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