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嬤妳看,桃花開了!
2011/08/29 00:00:14瀏覽3020|回應17|推薦251

醫生,有時候像是舉著火炬的聖者,在急診室、開刀房一片愁雲慘霧之中,他們代替病患的雙眼,檢視病患的徬徨無助與脆弱。這是小煦對自己的期許,只是有時候,人生似乎遠比閃一下手中的火炬還要複雜一些,當小煦披上白色外袍的那一刻起,許多在診間的人性便等著他一一去體驗。

小煦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天大的理由,會比接到醫院的親人病危通知電話更緊急,更需要優先處理,但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晚間,當他打電話通知病患家屬時,電話另一頭的反應,出奇的冷漠,彷彿和病患沒有任何關係似的。

「你們什麼都不必做,我明天一大早,會到醫院補簽放棄急救的同意書,就這樣吧!」聽到家屬這樣的回答,小煦有點意外。

「病人她現在狀況....我們希望....」不等小煦說完,對方電話已經掛了。小煦手裡握著話筒,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該做什麼。人生一但走到盡頭,家屬的冷漠連見最後一面的意願也沒有了,究竟那是對彼此的一種解脫還是一種痛苦?今天是小煦擔任住院醫師第一次當班,醫院這個小型社會縮影,已經迫不及待要讓他見識人生的現實與無奈。

眼前的阿嬤意識清楚,她努力掙扎,用盡了力氣和死神繼續搏鬥著。阿嬤被戴上氧氣罩,靠著體外維生系統維持呼吸,但是由於呼吸器官逐漸衰竭,喘的很厲害,出現Air Hunger現象,每分鐘急促喘息三、四十下,看樣子需要進行插管了。

「和病人間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宣示成為醫生的那一刻開始,小煦不曾對自己滿腔熱誠的勇氣懷疑過。在家屬還沒有簽署DNR意願書的情況下,基於救人的原則,插管、電擊、施打強心針等是醫院標準的急救措施。但是電話上家屬強烈表達不願意再進行任何急救措施,此刻,他感受到了在「拯救生命」與「安寧善終」之間的左右為難。

面對死神的邀約,醫生到底該怎麼協助病人做出決定?絕不妥協,和病人一起有尊嚴的奮戰到最後一刻?或者就讓病人優雅的跟自己的人生謝幕?小煦知道,這絕不是在考卷的是非題括號裡畫個○X那麼容易的事。

「阿嬤,今天心情很好,出來散步喔?」兩天前,小煦準備到餐廳用餐時,遠遠看見阿嬤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出來透氣。

「先生大人是你啊!」阿嬤看著小煦,雖然有點倦容,臉上還是堆滿笑容。

「阿嬤,你不要再叫我先生大人啦,我還沒有娶某吶!我搞不好跟你的孫子一樣大而已呢。」小煦笑著對阿嬤說。

「不叫你先生大人,那要叫你什麼?」

「叫我猴囝啊就好了!」

「猴囝啊?哎呀,不行啦,你愛開玩笑喔,那怎麼可以!」阿嬤笑開了。

「妳今天有沒有感覺好一點?」小煦關心的問。阿嬤才剛剛完成化療,整個人看起來有點虛弱。

「唉,人老了,該走就要走,不要讓子孫輩嫌累贅就不錯了。」

「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先生大人?我這個病啊,哪一天如果沒醫了,你記得要讓我走的舒服一點,好不好?」阿嬤突然語重心長的說。

「阿嬤妳不要這麼想,心情愛放乎開,病才會好得快一點啊!」

那不過是才兩天前和阿嬤的對話,沒想到兩天後,阿嬤突然併發肺炎,病情急轉直下。人生,真的像海波浪,潮起潮落,變化快到讓人無法預料。

小煦為阿嬤做檢查時,阿嬤緩慢的轉頭看著小煦,儘管呼吸非常急促,阿嬤的眼神卻是溫柔慈祥的,透過眼神的傳遞,阿嬤似乎想跟小煦說什麼。

不能為阿嬤的病情再做些什麼,至少可以不要讓阿嬤覺得她是被孤單一人丟下的。小煦握著阿嬤的手,輕聲的跟阿嬤說:「阿嬤,還認得我嗎?我是猴囝啊啦,晚上換我來陪你喔,好不好?」

「來,阿嬤!你想要跟我說什麼?我猜猜看,妳想看看妳的孫子,對不對?我有打電話給他們了,他們等一下就來了。你不要煩惱,放輕鬆一點喔。」

阿嬤握著小煦的手,很費力喘息著,眼角慢慢流下淚來。機器顯示阿嬤的心跳、血壓指數持續下降,再這麼喘下去,不久阿嬤會因為呼吸衰竭昏過去。

「先生大人,我如果沒醫了,你要讓我走的舒服一點啊!」小煦想著兩天前阿嬤跟他說的話,他別過頭去,不讓阿嬤看見他已經泛紅的雙眼。

「Morphine IV drip!」小煦輕聲告訴一旁的護士。

「呃.....不先插管嗎?醫生?DNR 怎麼辦?」護士小姐有點遲疑。

「插管,病人只會更痛苦,妳們看阿嬤年紀這麼大了,她撐不過今晚了。」

「沒關係,如果有什麼事我來負責,我會跟家屬解釋。妳們準備一下吧!」護士們點點頭,每個人似乎都了然於胸。

看著阿嬤呼吸節奏逐漸慢下來,小煦心情有點激動,他覺得有點遺憾,不能讓阿嬤病情有起色,他最後所能做的,只是讓阿嬤走的安祥平靜一點,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

「阿嬤,好好睡去吧,妳太累了。」小煦告訴阿嬤。

走出病房外頭,天漸漸亮了,小煦百感交集,仰頭深深吸了一口氣。窗外,晨曦像金粉一樣,漸漸灑滿了花園。在花園裡面,小煦彷彿看見阿嬤手舞足蹈、搖搖擺擺聞著花香,阿嬤臉上的笑容,美得像春天一樣。阿嬤轉身對著小煦,嘴巴動著,小煦看著看著,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猴囝啊!謝謝你。」他看懂了,那是阿嬤在謝謝他呢。

「阿嬤你看,桃花開了!要開心喔。」小煦在心裡跟阿嬤說著。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ang3234&aid=5570250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感動
2011/09/05 21:45

感傷

感動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6 02:37 回覆:
這是我們一生都要面對至少一次的課題,真是令人難以抉擇啊,是不是?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救或不救
2011/09/05 03:58

面臨親人的生死爭札,其實是家屬面對自己的理智和情感的爭札,選擇急救或放棄,都是艱難和痛苦。

謝謝好文分享 ~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5 18:29 回覆:

真的是這樣的。

好幾年前看著叔叔經歷過同樣的過程,獨自在病榻前看著叔叔告別人生,對我是一個很震撼的人生經驗。

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讓病痛纏身、始終單身的叔叔擺脫痛苦的糾纏,安祥的離開,儘管我心裡很捨不得。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喜歡這樣的文章
2011/09/04 23:09

充滿人性的光輝

謝謝分享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5 18:23 回覆:

有些故事總是可以讓人想起點什麼,記住點什麼,當我們再遇上時,就會想起,過去,曾經,有這麼一個故事被提起過.....


小燕子的feel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ㄚ嬤的話
2011/09/03 22:14

老遠搬來 "椅寮" 坐定聽故事

尼又片偶~~  騙人家熱淚 

不是  猴囝仔   系   死囝仔

放假了~~趴趴走

假日愉快哦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4 08:28 回覆:

聽到小燕子大喊:「死囝仔,麥造!林周罵......」,魂都掉一半了。

再不跑,更待何時?


山莊溪水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生命何價
2011/09/03 09:17
 在近這些年, 很多人都講到所謂的"安樂死", 讓要去的人可以去得有點尊嚴. 人所知道的其實是很有限, 我不否認各人的選擇, 但有些時候總會覺得何謂最後? 急救是否只是拖延壽命而不理會病人的痛苦? 

很多年前, 認識一位朋友的父親, 臥病在牀, 昏迷不醒有幾年的時間, 家人與醫院輪流一天24小時照顧, (當然, 經濟上他們是可以應付的). 人人都在背後竊竊私語, 為何不讓老爸早點離開, 免得受苦, 對他, 對家人都會好一點, 可惜長子不願放棄, 也不忍讓老父就這樣的離開, 幾年後, 老爸竟然醒來. 他如何能醒過來, 無人能解釋.

或者, 我會問誰是生命的掌權者? 是病人本身? 是家人? 是醫生? 還是有位大能者掌管著萬有?

言多了, 希望格主不要介意, 只是有感而發.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3 12:07 回覆:

感謝妳的回應,千萬別這麼客氣。

妳說的大概也是目前「安樂死」的立法遲遲沒辦法過的主要原因吧,因為沒有人可以斬釘截鐵的斷言,植物人不會在哪一天再甦醒過來。

我這文章指的是已經在末期的病人,生理上已經出現衰竭的現象,目前很多人大力倡導DNR意願書,就是希望可以讓這些末期的病人得到生命善終,安寧緩和的對待。因為急救對他們而言,無非是要經歷另一場折磨。

面對生死,有許多不一樣的狀況,許多做法不能一體適用。這是大家面對思考時,必須認真看待的問題。


跳躍在每一個角落的音符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心酸酸
2011/09/02 09:52

文章雖短 卻讓我眼淚滴滴答答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2 22:03 回覆:

寫這文章時,我想到的是當初我在病榻旁陪著叔叔,看著他走。所有的過往,又一件一件回到我腦海裡。

這是我幾個月前所寫的,和叔叔告別一篇文章→「眼眸裡的人生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觸
2011/08/31 15:58

這篇文讓我感觸多多

這些年面對已故父親及長兄嫂的病痛

相關同意文件都是我簽的

在天人交戰的片刻

要面對親人生命一點一滴的流逝

還要撫慰老母與姪兒女受傷的心

真是為難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9-02 00:28 回覆:

學長經歷的人生歷練,比我豐富太多,不管是待人處世,經驗傳承,都是我應該要向你學習的地方。


資深牽牛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經驗談
2011/08/30 20:52

我覺得若是有機會痊癒出院,當然要急救

若急救只是苟延殘喘,真的沒必要

當年媽媽有交代不要急救

最後那段在醫院的日子,可以看到媽媽好辛苦,受苦了

我們心裡還是自私的希望媽媽別走

其實媽媽越早走越少受苦啊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8-30 22:44 回覆:

急救有時是必須的,因為有些人是在沒有預警下發生狀況。對於有些久病在床,或者是已經末期、藥石罔效的病人,急救只是增加病人和家屬痛苦而已。

現在大家普遍有簽署DNR的觀念了,代表了我們自己開始對自己生命終結的方式,可以有自主的機會,也是時代的進步。


葳葳百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08/30 19:52

母親離去前夕

我們簽下所以侵入性的DNR

那是母親想要的

我們做了

雖然

最後的一面 趕不到醫院 他就離去

但我們知道 他終於遠離病痛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8-30 22:36 回覆:

知道母親遠離病痛,也是一種解脫,是嗎?


莫莉﹝忘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傷心往事
2011/08/30 10:17
幾年前弟弟肝硬化,陷入昏迷,醫生問要不要搶救,弟妹看著我,我說不要......因為他的肝已萎縮,再搶救回來也沒用。他也發病約兩年,不停進出醫院,全家人都很累。送回來,他一直不肯走。因為老母、妻子還有兩個小孩,弟妹跟他說:媽媽和小孩我會照顧,終於痛苦的離去......媽媽大約哭了一年,那是他鍾愛的小兒子。人老了沒關係,弟弟未滿四十呀!
書寫四季風雲 輕夢掠過流浪的軌跡 相聚與別離都是恆長的定律
【Hey Ho】(jiang3234) 於 2011-08-30 11:04 回覆:

嗯,真是令人難過與不捨的事情。我可以理解放棄急救的感受,因為即使是親人也捨不得病人繼續痛苦。

家屬由誰來下決定,用什麼方式讓病人平靜的告別,都是很不容易做的決定。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