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孔維勤老師《花在紅塵中》
2017/07/10 15:46:04瀏覽493|回應0|推薦2
花在紅塵中。

舒伯特死於梅毒。

死的時候31歲。

我在台北澳熱的下午。聽舒伯特的929鋼琴三重奏。低沉細致清晰的聲音。讓每個人的線條不複雜。它是舒伯特的晚年之作。

他的晚年才31歲。那是多麽諷刺又悲傷的年齡。

往事凋零。舒伯特的「冬之旅」也是他晚年。哀傷爭扎的神來之筆。創作了他的絕望。

經過死亡的眼神。舒伯特有超越的洞察力。

他的《美麗的磨坊女》已經變調。《晚安》《冰結之淚》《心死》《幻象》《鬼火》是一片悲哀。《幻日》《春夢》帶來《孤寂》。他離開愛人居所,愛情憧憬破滅。他被迫無奈的選擇孤獨。1827年,他最崇拜的貝多芬去逝。

舒伯特梅毒的病痛與貧困交加。讓他既消極又頹廢。病痛中的舒伯特。他讓音樂拯救自己。

他是一個異鄉人,找到幸福,卻只能選擇離開。他的幸福凍結在肢體裡。在現實社會的嘲笑與輕視中。冷風吹動他心底的激動悲憤。 他的心。歷盡滄桑不安的鬼火。只是人性的春夢。

蒼白無力破滅。像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他每天不斷的選擇死亡。他的梅毒無藥可醫。

狗在吠。他音樂的紅塵。像穿沉重皮靴。重重走在雪地。

他看自己嘶吼顫動脖子上的鎖鏈。撕裂慾望。如三國嵇康ㄧ生最後一句話:「廣陵散從此絕也!」

竹林七賢之一的嵇康。四十歲得罪魏國的權臣被蒙冤處死。

行刑前。他彈奏廣陵散,曲終感嘆說:「廣陵散於今絕矣!」。那個風流瀟灑。夜遊會稽,宿華陽亭,引琴而彈的嵇康。

月夜中遇見古人。他們撫琴而歌。共談音律,不知名的古人。索琴而譜「廣陵散」,臨別相贈。美了人間佳話。

但終究ㄧ語成讖。「聚」「散」不同。廣陵散還是「散」了。

隨著嵇康行刑東市,他臨終索琴將廣陵散彈成絕響。

舒伯特與嵇康都英年早逝。他們各自留下ㄧ段生世的凋零。沒有承諾。只ㄧ片秋風落葉。

冬夜雪地。披著紅氈斗蓬的賈寶玉走了。他是晚年曹雪芹出家的心。斷了紅塵往事。

我又連想到紅樓夢。與青樓是戲不同。片時歡笑且相親。能嗎?

我仍在台北午後。聽舒伯特的鋼琴三重奏。心。越來越沉重。

冬之旅的年少。百尺竿頭。向何處更進一步?

我的年過花甲。已然枯骨。

我的冬之旅。

我的廣陵散。

在何處等著我的歸去?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anguang&aid=10618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