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紀錄樂生】我們的關懷能做些什麼?
2008/02/18 04:25:38瀏覽907|回應2|推薦20


樂生院這個話題已經被炒得火熱,相信一定很多人聽過。可是,要不是因為有認識的人關注這件事,我想我也不會真的去刻意了解這件事情。 

樂生院裡住著一群痲瘋病人。很小的時候,因為一本小說(好像是福爾摩斯的樣子),其中提到了痲瘋病人,每個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到底會不會傳染我不知道,只是有個印象就是痲瘋病人看起來很恐怖,而且感覺是個很古早的疾病。

看到了這部紀錄片,一幕幕令人揪心的畫面與對白,我才知道,原來,台灣真的有這樣的人。 

你是否可以想像自己的四肢或是顏面因為神經受損而扭曲變形,甚至必須慘遭截肢的命運?

「怪我的落土時,碰到壞八字;人家是好命子,我住在樂生院。」簡單的歌謠,卻唱出了一種無奈。

在過去的年代,痲瘋病人是必須要集中禁閉的。

「我們同一部車來的那個,我跟他講:『南部風聲說,來了,會給你毒死。』我會怕,『朋友,你若想走,要帶我ㄧ起走喔!』」一個已經部份截肢的痲瘋病人說道。

「我20歲來的,剛來時很傷心,到晚上都會傷心的流眼淚,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在家裡的時候,突然給我們載到這裡來,很傷心,會想,想故鄉。」

許多人在一開始到樂生院時,都感到很絕望,而我們,20歲的時候又在做什麼?

「我來的時候還很多人,到處有人上吊,神經痛痛到受不了,整個晚上都睡不著,又不是一天兩天,有時後一個禮拜都不能睡,你受得了嗎?」

「我的辛苦,外面的人看不到,我自己才知道,我本人才知道,辛酸,講起來心很酸啊!很痛苦……,真的,我真的會怕,到時候老了怎麼辦?像我這兩天生病,醫生都不來看病,院長也不太理我們……

這部紀錄片中的很多人都是很年輕的時候就去到那裡,大部分都是終其一生過著孤單的生活。即使是四肢上的殘缺,他們很多生活上的瑣事,多半還是自己來。究竟,他們是抱著什麼信念在過日子呢?

因為捷運計畫,而面臨拆遷的樂生院,喚起了很多次的抗爭運動。

總是在新聞上目睹很多抗議遊行的我們,本來早該視覺麻痺了,可是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也許是鏡頭取得如此靠近,警察與群眾之間的拉扯,他們的呼喊是如此讓人感傷,尤其上那些民眾被抓進警車的時候……

如果,今天這些麻瘋病人或是上街遊行被抓的人是你的親屬之ㄧ,又會是什麼樣的切身感受?

因為來不及搬遷,很多東西都被埋掉的一個老痲瘋病人說:「這世界上很多東西可以用錢買到,有一樣東西你看起來不值錢,那是一種紀念品,你知道嗎?」

這部紀錄片收錄了兩個短篇的作品,【樂生活】與【樂生劫運】,【樂生活】還獲得許多大獎,不過,不管是哪一篇,都是那麼地觸動人心。

在政府與民間的角力過程中,民間為了達到政策修改的目的,越演越烈的社會運動,讓政府難免變得難堪,但是在層層權力的運作底下,又有多少聲音被埋沒呢?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需要被關懷的角落,而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最後兩張圖截自影片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wenyth&aid=1624089

 回應文章

蕭淑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樂生事件之感觸
2008/02/26 19:41
古蹟該如何認定呢?
請問未來人想要看到台灣人保存了什麼樣的古蹟呢?
再問現代人想要去參觀什麼樣的古蹟呢?
就算我們完美保存樂生院,請問會有多少台灣人及全球人士要去參觀樂生院呢?

請問樂生院是公有還是私有財呢?樂生院民現病患該有權主張據有樂生院,並不容許樂生院收容其他病患嗎?

台灣政府曾經凌虐樂生病患嗎?那到底是哪些政府官員涉及該案呢?樂生病患不該追究元兇,卻要政府代為負責及買單合理嗎?

如果有濫用公款或亂變更捷運規劃情況,是不是該針對該案提出申訴及告訴,而不只是以任意終止任何開發案或保留特定建物為訴求呢?

為了選票,可以亂鼓動群眾敵視政府嗎?政府不是大家的嗎?為什麼不以特定不法人士為追究對象,卻要老拿政府來開刀呢?反政府對人民是有利的事嗎?無政府狀態對人民會較好嗎?

任何人被勉強搬遷都會有難以適應的難處,病患對醫院環境之理想化會有所主張,都是自然現象。但為何在建院時都無人關心醫院環境規劃,等醫院建好後,才突然出現一堆人來說醫院建得不夠好呢?尤其還是ㄧ些相關人員呢?這背後又有什麼內容呢?另外,當我們面臨搬遷時,都該以毋寧死來進行要脅嗎?

努力爭取自己的權益也是該做的事,關心弱勢老病患是值得嘉許的美德,但如果能以協助病患爭取新住所的各種權益及適應新環境與新生活為主軸,會不會使這些老人家更容易感到人間之愛而更快樂自在些呢?有必要讓這些老人家天天為了住在老屋而無寧終日嗎?
蕭淑華 Helen Hsiao
http://helen0618.myweb.hinet.net/
半隻飛鳥半隻魚--Gwenyth(gwenyth) 於 2008-02-28 08:36 回覆:
在官僚的制度底下  的確有很多事情不被重視
我只是想喚起ㄧ些同理心  希望大家來想想能對此事做些什麼
就這樣 沒別的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總是有我們能做得到的
2008/02/21 11:49

去年三月時在偶然間注意到樂生事件。那時在日本看到一個討論有關校園欺負及酒醉駕車事件的節目,某位名人在提出他的看法時說:

「酒後駕車肇事及校園欺負事件都是因為缺想像力。認為這些事和自己無關,或對別人的痛苦缺乏想像

看到電視報導這類事件,也許我們流兩滴清淚、發出一聲輕歎又或大力駡聲「幹!」,接著按一下選台器,那個事件就會在別的節目中很快被我們遺忘。面對別人的苦痛冷漠以待,或是毫無感覺,我相信那絕不是因為我們天性涼薄,或是說得更白話一點「良心被狗吃了!」只是我們缺乏想像力,我們總認為那些事情離我們很遠。可是如果今天那個被強制隔離一輩子是我們的親人,又或是我們自己呢?我看著新的「監禁大樓」模擬的火災的逃生影片,想像著自己如果是那個奮力想逃出去,結果卻只能等死的人,就很希望自己能做一點什麼。即使再微不足道,總是有我們能做得到的。

於是那時我寫文、參加簽名聯署、捐款救樂生活動…..也許有人會說這些都救不了樂生,但我仍相信總比什麼都沒做得好、有做就有一線希望。

即使這次救不了樂生,或許下一次就少了像樂生這樣受苦的少數群眾。

我是這樣相信的。

半隻飛鳥半隻魚--Gwenyth(gwenyth) 於 2008-02-22 02:28 回覆:

我們總認為那些事情離我們很遠。
--->沒錯  多數人是這樣的
不是殘忍  也不是真的冷漠  只是無法體會

很高興世界能有你這樣的人

這個世界需要多一點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