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敗的社會
2007/06/18 10:13:16瀏覽825|回應7|推薦23

  《金融時報》中文網的專欄作家許知遠,於《亞洲週刊》21卷24期(2007年6月17日)上寫了一篇讀書心得,題目是〈陌生的挑戰〉。他讀的書是全球暢銷書《槍炮、病菌與鋼鐵》的作者賈雷得·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二零零五年出版的《崩潰:社會如何選擇失敗與成功》。雖然許氏寫這篇文章時關注的是中國的生態問題,但處於不同社會脈絡中的我,卻深覺許氏所談與台灣現狀有著密切的關係。

  賈雷得·戴蒙德在《崩潰》一書中探討的是文明衰亡的原因,他認為包括氣候的遽變、過度的人口增長、森林覆蓋率的降低等環境的惡化,是摧毀瑪雅文明、格陵蘭上的維京人、盧安達人和海地人這些文明的力量。

  除了氣候、人口、環境等因素,戴蒙德也分析了無法正確面對環境挑戰的社會,他把這些失敗的社會歸為四種類型:

  • 第一種,它沒有預見到問題的出現;
  • 第二種,當問題出現時,社會的決策層沒有理解它;
  • 第三種,當這個社會決策層理解時,他們卻不能做出努力去解決問題;
  • 第四種,當決策層做出努力時,卻失敗了。

  賈蒙德發現,

失敗的社會往往是非常遲鈍的。它的決策者們,不管是國王、貴族還是政治家們,總是將自己侷限在一個非常狹小的範圍內,觀念與意識形態上的糾纏使他們拒絕對現實的變化做出反應,而且由於他們生活在一個封閉的小圈子內,即使當外部環境已經極度惡化時,仍感受不到,因為他們的特權足以保證其免受匱乏、災難;而他們最終不得不做出反應時,又發現一切為時過晚,或者是他們在慌亂之中做出的努力,不過使得問題變得更糟。

  與此相呼應,許知遠認為,一個社會之所以崩潰,常常是因為這個社會突然面對了「陌生的挑戰」,而正因為挑戰的陌生性,就成為「檢驗一個社會的生命力、韌性、學習能力的最佳也是最殘酷的方式。」「大部分時刻,被挑戰的社會對於眼前的危險渾然不覺,當危險排山倒海地到來時,它們已來不及作出反應,或是即便在潰敗之後,仍不知其中原因。」

  台灣最大的突然的挑戰就是一個快速崛起的中國,面對這種必然艱鉅的挑戰,台灣最需要的是明智的、有前瞻性的決策者,這樣的決策者不僅能夠理解新挑戰,也努力去解決問題,並且不把自己侷限於狹小的黨派利益與個人家族的利益之內,他們必須有廣闊的胸襟,並與人民共患難,以謀求全民的最大利益,一方面妥善處理內部分歧,小心翼翼地化解衝突,一方面集全國之力,以智慧迎接挑戰。

  面對鉅大的、突然面臨的挑戰,克服挑戰的機會也許只有一次,時間也許只有短短的幾年。不僅國家領導者要正視這個問題,全民也要理解這個挑戰的嚴峻,並共擔責任。這樣,台灣才有希望轉危為安。否則,不理會挑戰,不用心努力克服挑戰的社會,只能註定是一個失敗的社會,只能在社會崩潰之後長長久久地涕泣不已。

圖片來源:http://ec1.images-amazon.com/images/I/51VPYPPMBPL._AA240_.jpg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ustavq&aid=1031941

 回應文章

Franc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寶貴的分享
2007/06/27 04:12

我才從圖書館借回此書,定要好好研讀一番,不過書名好像與你Post的圖片略有差異,此版本是How Societies Choose to Fail or Succeed/ Jarred Diamond 作者是相同的.

古士塔夫(gustavq) 於 2007-06-27 09:09 回覆:

書名是相同的,"How Societies Choose to Fail or Succeed"是副標題,"Collapse"是主標題。

封面不同,可能是精裝與平裝之別。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NS客氣了
2007/06/24 03:18
如果有批評的話,那就是,NS說得稍嫌尖銳了。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ㄠ~
2007/06/22 11:38

是嗎? 不管怎樣 來美學到的第一件事是: 學會說謝謝!
謝謝 lukacs的(過獎?) 讚美(?)

NS有時, ah, 常常會犯了 以管睽天稍有小成就 就沾沾自喜式的不理性
這次有了lukacs的話 NS就把它 雞毛當令箭的小人物式的 大大搖擺一下吧!!

哈哈哈...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NS說得好
2007/06/19 19:29
NS倒數第二段分析了類型,鼓掌。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思考?
2007/06/19 18:46
光是不思考, 應該不是成為一個失敗的社會的主因吧?

如果, 一個大部分成員不思考的社會, 能夠服從 少數精英思考的結果. 且能, excute 這思考過的結果, 這也未必不佳吧? 當然, 也有全民被帶到幾近毀滅的可怕結果的可能.

如果, 一個部分成員都能思考的社會, 只怕 還得看, 這些思考的過程是否是理性, 與結果是否能被接受, 才能決定是否成為一個失敗的社會吧?

我恐怕, 一個大部分成員不思考, 而 社會缺乏能夠思考的精英的失敗的社會, 可能可以到非洲的國家中找到例子. 而台灣, 尚不至於, 擠於這些國家之列嘍. 是幸乎?

最遭的是, 大部分成員都有在思考. 但, 不是理性的思考. 而, 結果是, 大家誰都不服誰. 這恐怕才是台灣的寫照吧?

不理性的思考有: 1.) 唯我讀尊我說的才對式的思考 2.) 以管睽天稍有小成就就沾沾自喜式的思考 3.) 蜀犬吠日一點點事就惶惶終日式的思考 4.) 夜郎自大式的思考 5.) 雞毛當令箭的小人物式的思考.... 其餘不理性的思考, 族繁不及備載!!

我認為, 不理性的思考, 才是阻礙團結(ie 共識) & 進步的主因.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思考
2007/06/19 10:07

我原先看許文時,最觸動我的就是那段特別標示出來的引文,去掉上下文脈絡,簡直就是針對著台灣講的。

台灣不思考,我想是很多很多人不思考的集成吧。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用擔心
2007/06/19 08:58
台灣不思考,自有美國幫我們思考。我們只要「當選」即可,問題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