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懷念大姨父
2014/04/19 17:21:51瀏覽1589|回應17|推薦94

  大姨父走了三年了,這幾年到了四月就特別想念他,前幾天是他逝世三週年紀念日,我想寫幾段懷念他的文字,冗事纏身抽不出空來,就將三年前在他葬禮結束後所寫的追思修改一下貼出來,以資紀念!

這是大姨父和大阿姨的結婚照


  如果說我父親有什麼不完美的地方,那就是他某部分做事不夠積極,對孩子們的細微處覺察不夠,這可能跟他早早就患了高血壓有關,讓他老是有力不從心的感覺。而這些缺點對我們生活層面的影響,卻由大姨父來彌補。尤其在幾年前父親過世後,我對父親的情感,全部轉移到姨父身上去,過年探望姨父、阿姨,就像回自己家裡一般的自在溫馨。

  三年前的四月14日,一向健康硬朗的大姨父驟逝,噩耗傳來,宛如晴天霹靂,讓人一時無法承受。掛完電話,在暮色中,我蹲在廚房裡嚎啕大哭!久久無法平復。


  我母親說,我在嬰兒期是由大阿姨(我媽的大妹)照顧的,那時她還沒出嫁,從宜蘭鄉下北上投靠我爸、媽,剛好我出生不久,爸媽都要工作,所以白天阿姨負責照顧我,這段期間將近二十歲的大姨認識我大姨父,隔年進而結為連理。但是他們怎麼認識的,我從沒問過,就像我父母怎麼認識的,我也不清楚,彷彿他們生來 就該在一起變成家人。

  記憶中的大姨父像超人,好像沒有什麼他不會的。

  小學一年級時,剛搬到眷村,我們住的是格局最小的房子,兩房一廳,由於客廳太小,原來的屋主把中間的房間往後推了些,讓客廳大一點,這樣一來,中間的 房間僅夠擺個衣櫥與五斗櫃,最後那一間放個大床,爸、媽和弟弟一起睡,我和妹妹擠在另一張小床上。這樣的擺設就擠滿了整個房間。

  眷村的房子是沒有隔間隱私的,從客廳穿過狹窄的走道,路過兩間"房間",打開後門,是一間小小地廚房,裡面可以放個瓦斯爐或是電爐,台子上的空位放個鹽巴罐、醬油瓶,裡面只能站一個人。後院沒有圍牆,都是泥土地,下過雨之後,滿是泥濘!再往後就是公共廁所,唯一好處,上廁所方便!

  有一天,放學的時候,看到大姨父在我們家鋸木頭,後院已經埋下木頭柱子了,父親也在一旁幫忙!又隔了幾天,樑也上了!沒有多久,一間諾大的飯廳、廚房蓋好了,旁邊的水龍頭底下放個鋁製的大澡盆,洗澡的問題也解決了!不再老是在臥室裡蹲在澡盆裡洗,根本洗不乾淨。真不知道原本的屋主怎麼解決洗澡的問題。

  剩下的空地,圍了竹籬巴,將我們家與公共廁所隔開,種些花花草草,搭個絲瓜棚子,總算像個家了。其實這些都不是我們的土地,只是在眷村裡,沒人會管這些。

  大姨父和父親合力蓋得木造廚房,至少讓我們過了好幾年安身立命的日子,而頂下眷村房子的錢,有一大半也是他支付的。

(這是小阿姨出閣的照片,我媽抱著妹妹!大姨和大姨父在後面,大姨旁邊躲著的那個小人兒就是我。)


  聽說大姨披白紗出嫁那一天,我還依偎在她的懷裡,不肯放開,吉時已到,媽媽只好把我強行抱開,我哭得像生離死別似的。大姨婚後,爸媽還是常帶我去找大姨,每次離開,我就沿路號哭,逼的父親只好掉轉腳踏車,再往回騎,我就破涕為笑,然後父親再偷偷繞到別的路騎回家,不一會兒我就發現了,繼續扯著喉嚨大哭,邊哭邊叫「姨~啊」!一歲多的我,像個識途老馬,父親受不了折騰,氣得當街打我,母親坐在後座哪捨得我被打,趕緊從腳踏車的前面嬰兒座椅把我搶下,摟著我,一路抱著哭哭啼啼的我回家。婚後的大姨那個時候剛剛懷上表妹了,哪有精神再由著我鬧!

  阿姨他們住在台北市的眷村,母親放棄內湖那個會淹水的眷村房舍(我們長大後,都一直不清楚母親當時哪根筋不對,為何要放棄國家配給的免費房子?我母親後來說那兒有個水塘,怕我們發生危險。),所以只好在台北市租房子,離阿姨家並不遠,所以我待在阿姨家的時間還是蠻多的(也常常在他家午睡尿床)。直到父親他們終於沒錢了,也討厭老是被房東趕來趕去,才終於在板橋頂下一戶眷村的房子。因為距離遠了些,有好幾年的時光,一年見不上幾次面。直到我唸了國中,才懂得搭公車去找阿姨,高中時,更是常常「離家出走」,去阿姨家窩著。考大學的前幾天,更是躲在阿姨家做「考前衝刺」。

  喜歡待在阿姨家,雖然有一部分是從小對阿姨的依戀,絕大部分,還是他們家的氣氛比較和諧,更重要得是,大姨父常常買文具送給我,我想沒有一個小孩會不愛時髦新型的雙層鉛筆盒,上面還有白雪公主圖案,裡面擺著幾枝不是那種醜不啦機的普通黃色筆桿的鉛筆,還有夢寐以求的削鉛筆機,讓我不用再使用「超級小 刀」削鉛筆了,還有很炫的釘書機。

  有一次,我在他書桌上發現了一個小木盒,有鉸鍊可以上鎖,我翻開看看,裡面擺放了他的一些小印章,可能跟報社有關,姨父送了一輩子的報紙,這些印章好像跟登廣告開收據有關吧!我也弄不清楚。後來大姨父把這個小木箱送給我,我把它拿來裝紙娃娃(就是自己畫的那種娃娃,還可以換衣服、變裝。),我到現在都 還留著那只木盒子。

  現在回想,當年大姨父幫我們蓋房子,是何等的辛苦!他每天三、四點就要起床派報、送報紙,結束後就趕往我們家,我都弄不清楚他是騎腳踏車還是搭公車來的?他的生命充滿韌性,我的吃苦精神,有一部分是跟他學的。而我最早的養生觀念也來自於他,他告訴我早晨起床一定要喝一杯溫鹽水,保護腸胃。

  賴在姨父家的那些時日,有時候見他自製辣椒醬,看著那些朝天椒,還沒嘗咧!就已經覺得快要嗆出眼淚來了。他老是叫我吃兩口,否則就不算是湖南人(姨父也是湖南人),小小年紀的我哪受得住,忍痛沾一下,舌尖就發麻,非得含顆冰塊才能止住那份辛辣。後來,慢慢的也喜歡上那份麻辣滋味兒。而且越吃越重。

  我媽三姊妹做的菜,口味都差不多,我在阿姨家一點也不會不適應,反而越待越是樂不思蜀了。在阿姨家,我是客人,在家裏,我有做不完的家事。

  家裏貧窮使得我念大學的路非常坎坷,當我考上大學,準備開學之前,就去探望大姨父,因為之後可能一學期才能見一次面了。他立即從口袋裡掏出一筆錢給我 ,讓我去買點住校用的民生用品,並且囑咐我到學校附近再買棉被,不要拿家裏的,家裏的破舊、難看,而且放假回家也需要被子。這麼細微的事,我根本還沒想到,姨父卻先幫我注意了。

  如果說父親是教導我做人處世的人生導師,而大姨父給我的卻是物質、精神上的安定感,以及心靈上的安全感。我喜歡看他積極開朗的面對生活,逐一解決難題。我從來沒看過他垂頭喪氣,這樣一個陽光、開朗的人,直到他死前仍是如此的熱愛生命,對未來充滿希望。

  姨父過世的那一年,過年前去探望他,他告訴我們他的新嗜好-種花,還炫耀那片花圃給我們看,我們都讚美他體力好,膝蓋能曲能彎!尤其難能可貴的是,他沒有一般老人的高血壓等慢性病。他的信念就是「要活就要動」。真的,他一直活動到他臨終前。那天早晨,一如往常的,早餐後,姨父到樓下社區的中庭空地上種花、除草,突然間就那麼倒下,無法動彈,路過的鄰居聽到了細微的哀鳴聲,正巧來串門子的小姨父瞧見了!兩人趕忙將姨父送醫,急救兩個多小時,仍是回天乏術。 

  小姨父在第一時間通知了阿姨、表妹們,也通知了我妹、我弟弟,讓他們得以趕往醫院見大姨父最後一面,大姨父算是有福之人了,兒孫都能隨侍在側。唯獨我一人缺席!我連自己父親臨終都沒趕上。真是造化弄人,讓我留下一輩子的遺憾。

  那天傍晚,回家晚了,在門外就聽到彷彿是催命的電話聲!妹妹一聲「大姨父今天早上過世」...!一時之間,我覺得我和這個世界好像有隔閡,一切變得那麼不真實!是不是弄錯了!我不相信…..。妹妹的聲音變得好遙遠...!我甚至生氣,為甚麼大姨父也跟父親一樣,都沒跟我道別,就偷偷地走了!

  跟妹妹通完電話,我癱坐在地上,放聲大哭,足足哭了15分鐘,才勉強起身,在模糊的視線中機械式的煮晚飯,但卻沒胃口吃。 父親過世那一刻,我都沒那麼哭,一滴眼淚都沒掉,是壓抑還是驚嚇過度,我自己也不清楚。出殯那天,我才默默流淚。當年心思都在打點喪事上,只能堅強面對。 這塵封已久的情緒,竟然在大姨父過世時,如排山倒海般而來。 往事歷歷,兒時與姨父相處的點滴,如在眼前,父親的喪禮又一幕幕倒帶回來,壓著我的胸口,使我喘不過氣來!

  哀傷姨父去世的同時,在我的心裡也充滿了歉疚感,那年過年拜訪他,卻沒有留下來晚餐!因為大妹說要趕快清理自家所剩的年菜,我是跟著大妹一道的。我見到姨父眼裡滿是失落!這些年,總是一年只見一次面,行程匆匆,好像敷衍了事一樣!老人家總是喜歡熱鬧的!而我們卻不懂得把握這些人情世故。

  其實,從我大學畢業後,就有好長一段時間很怕去大姨家,如果不是跟著爸媽一起,我都不敢單獨去,因為觀念傳統的大姨老是跟我談論婚姻及養兒育女的事,總是數落我,比我媽還嚴重!見一次罵一次,弄到後來,我只好躲著大姨! 過年也不敢上他們家去,有時候,見大姨父獨自來我們家找父親喝兩口小酒,我反而覺得如釋重負!這個情況直到父親過世後,我才又恢復過年拜年的習慣。


  大姨父疼愛弟、妹們的孩子們像疼愛他自己的孫子一樣,那年最後一次與他相聚,離別之時,他還試圖要抱起幾個孩子,臨別時祖孫開心的揮手說再見!小孩們還答應暑假要去找"爺爺"玩!

  我們怎麼知道從此再也見不到他!那揮手告別的影像變成永恆的停格。

  2011年4月30日(正巧是農曆3月28日,是他的冥誕。)週六,參加了大姨父的告別式,我拿出隨身攜帶的數位相機,在淚眼婆娑中,簡單的拍下幾個流程。從觀景窗中,我彷彿又看到了那個梳著兩條麻花辮的小丫頭,正從姨父手上接下夢寐以求的削鉛筆機,臉上露出幸福的光芒,小女孩因為姨父說的笑話,而跟著哈哈大笑!

  在禮儀師唸著「覆蓋黨旗」的時候,又將我拉回現實了!觀景窗裡看到的是臉上爬滿淚水的大姨與表妹們。

  當靈車載著覆蓋黨旗的靈柩,緩緩駛向火葬場時,我知道我與大姨父今生的緣份盡了!

  無論我多麼的不捨...!我多麼怕他忘了我...!

  我好像又再度失去一次父親!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udi63&aid=1263790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思念
2014/05/13 06:34

和天路姐一樣

蒂ㄦ這文也令我思念起自己父親

他們那一輩的無名英雄都是靠著自己雙手打拼天下

蒂兒(fudi63) 於 2014-05-13 07:15 回覆:

看Sidney的留言時間,你忙到現在都沒睡嗎?

還是週二一早有課!

太辛苦了!記得要休息喔!

~~

我們的父輩來台是空手來的,又沒有親人扶持,更沒有土地做後盾,每個人的奮鬥都是一部辛酸史,但沒人聽他們喊苦。

SIDNEY的父親那麼晚才生你,生命的韌性更是強。而且還讓你受了那麼好的音樂教育。


天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2 03:08

他鄉做故鄉,全憑吃苦與雙手。

讀這篇文章,也想起自己的父親了!

蒂兒(fudi63) 於 2014-05-02 07:26 回覆:

天路一句話就做了最好的詮釋了!

其實這些別人眼裡的外來客,是很認同他們所居住的地方,也認命認份,全心全力的對待周圍的人事物,沒有人比他們更認真的過每一分時間。


盹龜雞~ 莫斯科 (終) 卡洛緬斯克莊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7 21:36
我們軍眷小時後日子過的雖然苦 ,人情味的濃厚是說也說不完的. 小蒂兒除了父親 之外有爺爺 有 大姨父 疼愛你, 這樣的緣份很深很特別. 老人家 老道部受病痛折磨 就這麼走, 也是好走啦 .  他們會知道你的心 這麼愛妳的人 知道你 不會計較妳不在身邊的.  你自己 也要放下喔 .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8 18:35 回覆:

我姨父真的是有福氣,女兒們都很孝順。除了我沒到,子孫全齊了。

我很懷念兒時的人情味,這是現代的社會遇不到的。對親戚不計較金錢,對朋友兩肋插刀,已經不是現在這樣富足功利的社會可比擬的了。

盹姊姊:我們能走過那樣的歲月,也是一種幸福與幸運。


笑笑-綠洲 明湖 故鄉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6 16:27

蒂兒寫懷念長輩的文章最怠人!

記得向您說過笑笑就是讀了蒂兒寫的[我的爺爺]受到感動交往的!

您在回應格友說得對,長輩們因有著滄桑的經歷,都有助人之心!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6 19:42 回覆:

笑爸晚安

以前的人心思單純,助人都是發自內心的善念,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精神,那是社會氛圍,而現代人比較容易起計較心。

真是懷念過往啊!

很慶幸自己曾經走過那樣的時代。

相信笑爸做人處世的態度也一定跟我姨父他們的情操、思維是相類似的,那樣的大度。


幸福的白開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4 22:39

很感人,真情流露的一篇好文。

您與大姨父的情誼真難得,看到文末,方知您的大姨父是為疼愛晚輩,樂於助人的好人。

好人有好報,相信他在另一個世界也能過的很好。您應該放心,他也才能安心。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5 07:35 回覆:

與我姨父同年代的人幾乎都是習慣性的助人,我姨父曾經把他中風行動不便的人袍澤帶回家照料,幫他洗澡,我阿姨煮飯餵牠吃。那是我國、高中時期的事了。直到這位袍澤過世。好幾年的時間。

我相信我姨父是有福之人,驟然去世,無病無痛就是他最好的福報。


解曼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4 04:34
很喜歡讀你的眷村文,我從未住過眷村,但我的舅母過去住在三張犁四四西村,我小的時候經常去,她做的湖南香腸和臘肉,可好吃呢。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4 08:52 回覆:

我只去過四四南村,沒見過四四西村。

我父親也是湖南人,過年自然少不了自製的臘肉,不過香腸是我本省籍的媽媽自己灌的,我還真沒吃過湖南香腸的味道哩!

謝謝您喜歡我的眷村文。我想那格時空應是許多人共同的成長記憶。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3 19:21

蒂兒寫人情之濃郁牽絆,此番難得的無私真情,總是讓人有感同身受,讚歎珍惜之感。

人生的真情是即使擁有得很少,仍然願意真心慷慨地付出,只是因為這份親情和愛惜。

這也許也造就了妳俠女和深情的個性,要學會讓自己更堅強喲,才能將得到的,再給出去,當然,給值得的人。

祝福妳。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4 08:47 回覆:

Siena

以前的人生活不富裕,但是只要還拿得出來的,不論是金錢或是情感,都不吝付出。

那個時代的人都是本著一份心,幫助比自己苦,比自己難過的人,讓他們感受陽光般的溫暖!願意做別人的貴人!助人都是無私的,不求回報的。而以前的人也比較懂得感恩。

我是在這樣的溫暖氛圍下長大的。我的周遭少有市儈之人。

其實,在眷村成長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這樣俠義的精神吧!

對於我們付出關愛的對象,很難分辨得出值不值得!對人本不該有分別心!即使是不值得關愛的,只要我們還有餘力,又是舉手之勞,關懷她們久了,也能感動他們,使他們卸下防衛之心,也許有一天他們也變成值得關愛的對象,也能將愛傳出去。

助人之心,關愛人的心念應該是一種自然的流露,是自己多年來內化的人格。

眷村的成長形塑我的人格特質,我想無論我曾遭遇甚麼被人利用的創傷,也不可能使我減少關愛人的心,只是如今會稍微謹慎些。


曉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2 11:51

很感人的一篇好文章,用情好深,一點一滴的描述,令人動容!也看到蒂兒深情的一面,以前還叫妳俠女呢!真有點不應該。相信我們的背景必有交集,妳描寫的兒時或舂村,都讓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兒時的情景。

雖是感傷之文,卻也引起我心中的暖意!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2 19:28 回覆:

俠女與用情深並沒有衝突。

俠女個性必是容易多管閒事,愛管事的人一定多情,否則就是自掃門前雪了。

我喜歡曉澄叫我俠女!只是我偶爾會衝動、有勇無謀!

我們的成長年代都不太富裕,都算是吃過苦的人,吃過苦的人就特別容易珍惜身邊的人、事、物!也特別重感情!


戈 筆 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2 05:25
一篇至情好文!!!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2 19:23 回覆:
謝謝您!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1 20:08

我的叔叔,父親在某一年相繼過世,,我對叔叔的感情也幾乎超過父親,,,

叔叔是上海音樂學院的大提琴教授,,我嬸嬸和我堂妹每天對他大呼小叫,

他得上班,回來還得煮飯,打掃,是上海人口中典型的“買,打,嫂”。

但我從來沒見到他有一句怨言,,

他對我非常好,視同己出,,他去世前還惦記著沒將上海的房子過戶給我,,

原因是早年我們到大陸買房子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一定得掛個什麼親戚的

名字,,這麼多年來,嬸嬸一直覬覦我那房子,,但我叔叔堅持那房子非我

莫屬,,

他的好,我數都數不完,過去我心情不佳時候,他就邀請我去聽他獨拉大提琴,

雖然不多言,可是那心意我能體會,,有時還會特做我愛吃的砂鍋魚頭,,

總之,我在他生病住院時電去,不知他已經是胰臟末期,但他為了不讓我擔心,

都騙我只是開個粉瘤的小刀,,唉唉,,想到他我就快掉淚,,

所以,妳寫的,雖情況不同,但我真的能感同身受啊,,,,,,

蒂兒(fudi63) 於 2014-04-22 19:22 回覆:

叔叔、姑姑對姪兒姪女好,或者阿姨、舅舅對外甥好,都還有血緣關係,我姨父與我無血緣關係,卻能如此照顧我,真的不容易啊!

我大妹也跟我提過,她在心境上也把我姨父當父親看待,所以那樣宛如親人的感受,並非只有我一人如此想。

異色的叔叔真是個大好人。聽了也讓人感到不捨!那麼體貼的人...。您的嬸嬸、堂妹為什麼不珍惜...!唉!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