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日光三部曲之2--中禪寺湖暴雨將至
2014/04/15 01:06:22瀏覽1381|回應0|推薦10

有時雨 有時晴

在日光的青年旅館溫馨地睡了一夜之後,隔日一早我又即將往山上挺進。這一日的行程打算搭巴士到中禪寺湖,然後稍作停留,先找下塌旅館。把行李放好後,再往更山上的湯元溫泉區去洗他個天昏地暗,然後步行下山。這途中會經過湯之湖,諸多網友豎起大拇指推薦的生態保護區--戰場之原,是我相當好奇與期待的地方,勢必也一定要順便一逛。最後再回到中禪寺湖,一整個行程很緊湊。

把鑰匙放回check out的box時,我知道我又是第一個離開的旅客。清晨的日光仍是有著涼意。距離搭公車的地方要走十五分鐘,沿路所見民宅都是不超過兩層樓的透天厝,真的與台灣五六o年代的街景有點像。經過一小段路後,我看到了在日光極為著名的神橋。神橋是一座美麗的木橋,有著亮麗的紅色外表與木製雕飾。我看著看時,天空又開始飄起細雨,神橋所在的橋下水流湍急,我不知神橋到底背負著什麼樣美麗的傳說,但這滔滔的江水,肯定也一起流動了千百年。再往前走五百公尺,便是日光最夯的古蹟群,我即在此搭上往湯元溫泉的巴士。外面的雨有越下越大的趨勢,望著窗外的雨和霧濛濛的景色,聽著mp3的抒情音樂,忽然有種流浪的心情。

因為沒有塞車,公車並不像想像中的慢,幾乎每兩分鐘就會到達一站。距離終點站湯元溫泉總共有二十多站,如果是購車票,單程大概就要1100日圓。車上的螢幕會顯現每一站與下一站的站名與代表照片,很貼心,也兼具宣傳作用。日光到中禪寺湖這一段是最彎曲難行的山路,據說一共有五十個彎道,於是每個彎道就被用日本的五十音來命名,並豎立牌子,這讓我想起咱們溪頭到杉林溪這一段山路,也有十二生肖彎道,是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呢!

抵達中禪寺湖的公車站時才八點鐘不到,但一下車便面對突來的陣雨,中禪寺湖也被籠罩在灰濛濛的霧中。我眼尖看到一家拉麵店,這也是日光觀光護照小冊上的折扣店,於是我走了進去,老闆娘才正準備營業而已,此時正可趁機躲一下雨。這並不是太起眼的餐廳,只是民營的小店,卻靠官方的支持,維持基本的生存,我不知他們政府做了多少的努力,只知道小人物彷彿也被照顧到了的感覺。日光地區如同東京一樣,拉麵的口味似乎都偏鹹,我心虛的說了一聲"歐伊旭",走出店門時,雨也停了,現下就要先去尋找落腳處。

之前在計劃旅程時,有問過曾留日的秘書,她建議可以不必先預訂房間,去看過再說。於是我先從樂天網站相中幾間旅館,並把地址抄下來,其中大多是選最便宜的,甚至有1500日圓就可以打發的,這種價位令我滿心狐疑,但我當旅遊省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先抄下來再說。 中禪寺湖旁的公路便有一排的商家及旅館,我繞了一下,終於找到記事本上的太平洋民宿。這家民宿看起來是有點古怪,它要到十點才開張,我只好在湖邊瞎逛,由於天氣並不晴朗,所以中禪寺湖看起來十分憂鬱。

尋宿奇遇

終於時間到了。當我從太平洋民宿一樓大門邁進時,看到餐廳的櫃檯人員,他們竟要我上四樓。當經過二三樓時,卻見內裝似乎像被閒置多時的倉庫似的。到了四樓,則有另一個櫃檯,面對前方有另一個大門,原來到了這四樓,背面會正對另一條馬路,這是巴士也會途經的路線。接著我向櫃檯表明要投宿的意願,他一直問我有沒有預訂,我說沒有,他就不太想理我,搞了半天才知道他是印度人。我向他盧了好久,終於看到他有意願讓我住,先參觀500元及1500元的房間,天呀! 這是哪一國的通舖?簡直像集中營。500元的是直接一條毯子鋪在地上,分明是要賣給穆斯林的! 難怪這麼便宜。1500元的好一點,是有床的,但是他們的床單是很花俏的粉紅圖樣,真是聳到斃! 實在沒什麼質感可言。於是我向他喬個單人房,他起初也不願意,最後終於軟化肯給我,但一問實在不便宜,於是我說暫時考慮一下! (我怎麼那麼難伺候?!) 結果走遍附近大小旅館,沒想到幾乎全都客滿,只好再乖乖回去,沒想到不知他是故意,還是怎樣? 那印度阿三竟然尾巴翹起來說已經有人訂走了!沒房了! 我真想...xx...算了! 看著那氣氛詭異的集中營,我又下不了手...(住不下去...我懷疑有人要這鬼地方嗎?),乾脆死了心。

當我再沿著四樓門外的馬路反方向再走一遍,雖然也看到一些民宿,但一問老闆都是搖頭說客滿,再不然就是觀光大飯店級數的,與我背包客的磁場不合。我想著難不成今天要露宿街頭嗎?自從睡過一次海德堡車站後,我就不覺得就地夜遊有什麼可怕了!就在灰心失望之餘,我試圖再問最後一家旅館,原想著這間外型溫馨的民宿,不是客滿就是應該很貴,沒想到價錢還合理,而且有空房,我參觀之後更是相當滿意,心裡竊喜,因為它還可以看到外面的湖景。我寧可多花一些錢,擁有較好的休息環境,總比屈守在那鬼地方好。於是把行李安置後,稍作休息,就準備再出門去了! 住宿搞定後,心情真是萬分雀躍,此時再看看窗外的中禪寺湖,只覺得憂鬱褪去,靈光乍現呢!

湯元溫泉

接著我便再搭公車往山上的湯元溫泉區前去,這一路的風景如詩如畫,到處是楓紅層層的景象。公路兩旁是高聳筆直的林木,公車在微雨中前行,彷彿童書裡的情景就展現在眼前。湯元溫泉區有一點像是花蓮的林田山,是與山下隔離的小世界。區內街道整齊方方正正,我依地圖又找到日光護照小冊中的湯元板屋,也是只要500日圓就可洗到爽的溫泉,二話不說當然就去光顧了!這邊的溫泉很道地,連池子都可見明顯的歷史痕跡。室內泡一泡再到露天的溫泉池躺一躺,無獨有偶地,斷斷續續的小雨又應景地飄了下來,如果此時是降下白雪,口中再配上溫人心脾的清酒,想必這就是最完美的日本經驗了吧!


進入紅葉森林

在湯元板屋休息一個鐘頭後,就可以依原定計劃步行下山。要回中禪寺湖可以由三條互通的步道接續走完,分別是湯之湖環湖步道,小田代之原及戰場之原。湯之湖就在湯元溫泉區的門戶,湖邊有小木屋,有點美加的感覺。我本想沿著湖走一圈,奈何發現因剛下過雨,非常泥濘,且路標不清,於是最後選擇只搭公車到赤沼。赤沼站是戰場之原的入口處,公車站牌旁只有一家商店,店門口打出大大的報紙看板,推銷遊人買鈴鐺,作什麼呢?因為這裡有熊出沒,據說沒多久前才有人命喪熊掌下,看的我有點心慌慌,可是當我發現我前面也有四個人要走進步道,我就放心了! 我想,跟著大伙走,應該夠安全才對。

沒想到劇情急轉直下。可能是我太專心拍照,才一回頭,那些人卻已閃的無蹤無跡,一時間叫我進也不是,退也不成。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向前走,還故意大聲唱起歌來,說穿了這只是虛張聲勢罷了! 熊啊! 你可不要出來,我很瘦的,肉不好吃啊! 終於在走完3公里的第一小段小徑後,接到了一條柏油路。這裡是一個三叉口,豎立著附近的山徑路線圖。跨過柏油路再接著順走5公里的戰場之原小徑,就可以到達瀧之上,也就是中禪寺湖的前一站。我看著時間還早,就很高興,還記得在找資料時,有網友提過,若是沒有機會走小田代之原,也不用遺憾,可由戰場之原與小田代之原的交叉口,往回走小田代之原1.3公里,就可以到一個瞭望台,此處可以盡攬草原風光,很值得一看。此刻我不是正在這個路口嗎?於是我順著柏油路往前走。這裡的楓樹成排站在路旁,風一吹過,楓葉便會一飄,行走其間,真的很有深秋楓又紅的Fu。


迷失在楓林裡

走著走,不知怎地,風似乎變凶了?沒多久雨絲也再度來襲。我走了半响卻覺得1.3公里怎麼那麼遠,開始懷疑提供資料的網友情報錯誤,打算再走五分鐘...再走十分鐘...然後終究還是空無一目標物,不知不覺作夢似的 --- 我竟置身在兩邊高起的山丘當中的小路上。山丘上楓樹成林,風吹葉動,我終於當場體悟那首流行歌曲”楓林小橋”的場景 -滿山楓葉飄的畫面。就像慢動作一樣,滿山楓葉一片接著一片,掠過我的頭頂,雖然很美,但又帶著一些淒涼。滿山紛飛的楓葉,在我驚慌的眼裡,像是電影倩女幽魂中灑冥紙那一幕一樣,有點詭異。此時竟然有公車要經過,我細細聯想,發現這班公車應該就是所謂的低公害巴士,但它是只在某些路段才會行駛的車種,換句話說我正在這條路上,而根本不是小田代之原!

低公害巴士原本被我美化成像龍貓公車一樣神秘的交通工具,親眼見到也是小型的可愛巴士,但外觀並不特別。或許是電動的,所以沒有污染吧! 這也讓我對日本人尊重環境與擅長行銷包裝的用心感到佩服。最後我停在其中一個步道口,勉強看到草原曠野的景點拍照留念,便又再度走回錯誤開始的三叉路口,心情真是沮喪。我一時不查,把小田代之原的路錯認了。寒風吹起,細雨迷離,風雨揭開我的記憶,忽然這首"愛你一萬年",道盡了我當下的心聲。

暴雨淋身 欲哭無淚

雨越來越大,順著未走完的小徑,我兩步併一步,想要快點走到步道出口,幸好是下坡,所以不自覺加速。小徑旁是一條溪流,順著我的方向一路下行。因為下著雨,小徑很快便有了積水,雖然撐著小傘,但我的衣服鞋子還是不一會全濕了,此時再也沒有閒情逸緻欣賞風景,只覺得萬般痛苦,好想叫媽,路怎麼還那麼長? 終於在約走了半個鐘頭後就到了出口,出口處是一座橋,橋下流動的竟是剛剛伴著我走來的小溪流,溪流在此門戶大開,下坡形成大落差,在橋的另一頭形成了瀑布,這裡是著名的龍頭瀑布之上,故名之為瀧之上。這時雖時五點半,但天色已全暗,風雨交加,我看了往下行的公車時刻表,天啊! 竟然要再等五十分鐘才有車。哇塞!那該怎麼辦? 現下全身濕透的我只能留在原地皮皮挫嗎? 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就在我生不如死之際,有輛往湯元溫泉的公車來了。咿!我不是要回山下去嗎? 這時候誰管你要去哪? 先躲雨再說吧! 於是我又坐車回到湯元溫泉,公車司機看到我還一直對我傻笑,說: 辛苦你了! (我猜的!)

故事還沒完,當終於等到回中禪寺湖的巴士要開了,我肚子也餓了! 心想雖然公車會先途經我的住宿處,但是只有中禪寺湖公車總站附近才有餐廳,先到那裡去吧! 於是我就到了目的地才下車,想要找餐廳,不料此刻風雨未歇,餐廳卻都已先歇。有沒有搞錯?今天是星期六,這時也才晚上七點半啊,怎麼店都關了?我實在沒後路,冒大雨走回去也不是辦法,幸好公車班次還正常,因此我再次等到回程的公車,準備坐到住宿處再下車。一到旅館附近,我發現同車有一群印度人也剛好下車,他們正是要投宿那家太平洋民宿,原來真的有人要住那個鬼地方。而風雨實在太大,我覺得這根本就是颱風的等級吧! 當我狼狽的回到旅館,這一夜就心理準備要好好洗衣服,吹衣服。打開電視,新聞正在播報氣象,美女主播說著颱風肆虐的狀況。我一聽真有點莊孝維的感覺,原來我真的遇到了日本的颱風,難怪今天的人煙稀少,店家全休,前天晚上那日本客戶含蓄的笑,原來是知大事不妙但知情不報。這下可慘了! 我開始擔心是否可以如期返回台灣。還在東京的同事不知在做些什麼? 我心想,還好我最後有找到住的地方,否則隔天的報紙說不定會出現一則新聞,說無名男屍被發現在中禪寺湖,那就糗大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2516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