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螺~親情深深
2018/05/10 09:10:44瀏覽1008|回應0|推薦15

西螺~親情深深

八七老頭我昨晨(5/7日)04:30分起床,參加本里進香活動,在麥寮午餐時,西螺貞姑娘外甥們知道:「台北姨丈」到麥寮,Line給我,聰智賴言:「姨丈!我由台中馬上回西螺…要來喔!…」。
餐中附耳告別同遊。

問路邊攤老闆娘,西螺坐什么車去?她說:「這個人老實,...」拿起電話,打給老實人,說:「阿呆啊,一個歐吉桑要去西螺,一趟多少錢?五百塊?欸啊老大人,哼,哼...」。她轉身問我四百五可以嗎?我點點頭,謝謝她。

是轎車,中年村莊人,實實啦,他一聲坐好,直奔西螺。
「林先生,你停這,我慢慢找人,十六歲在這讀冊...」。
「你找有齁?」他不安心的說。

我看西螺公車總站,民國37年,16歲時候,在西螺農校讀書的地方,路熟。可是已經八十七歲了,卻方向走反了,再問路人:「一生藥局,一生飯店,我太太外甥表哥...是在那方向?」
「摩了(人沒有了),」她說,「那間著是,有看麼?」她指著飯店,姑丈那一輩都不在了,一生也七八十歲吧?

我真的老糊塗了,閉著眼睛都會走到四姊家啊以前。她帶我到吳厝埕,四姊家,敲門,「阿滿啊有人客找妳...」。
外甥「走」了兩三年,兩個月前,我到西螺懷舊,在她巷子口拍一張照留念,她孤家寡人的,不敢打擾。後來她住洛山磯外交官女婿Line言:「丈公,岳母常常唸您,怎麼不進去坐坐?...」。

阿滿也老了,笑微微說:「姨丈入來坐...」她趕緊接過,重沉沉一盒蘋果,放著,「姨丈要喝茶?咖啡?」
「咖啡,糖加多一點...」。

「幾年前,姨丈我,一年來妳家奔喪三次...」。我沒說出口,她的丈夫,最疼我的四姊,老二小叔,連著「走」了,讓我心痛不已!
「阿滿啊,」我端咖啡杯,「妳結婚後,和山盛到台北,姨丈帶你們去宏恩醫院,看指頭皮膚病,妳像電影明星啊,醫生,護士們都在睜大眼睛看妳,水啊,他們交頭接耳讚美...」。
阿滿近七十歲了吧?輕微的皺紋,不好意思笑著。
「哈哈,我阿姨有好好麼?」問貞姨媽。
「有啊,」憨憨而已啦。

閒話家常一個鐘頭,太多往事說起來沒完沒了。
「姨丈,先去三樓歇睏一下,晚上住這裏...」。
「好!午睡一下也好...」。我早上四點半起床,又坐長途車,有點累,我先去衛生間方便,臉上栽入洗面曹盆,潑幾波冷水涼臉,精神了,出來,說:「不用了,姨丈要去五姨家,在彰化上班阿榮電話說,她太太在家...」。
阿滿看我趕時間趕訪親人表情急,就拎著我送的蘋果盒跟著。
「妳留著啊!」我說。
「免擱再買啦,我一個人,呷沒完啦...啊麼挖載你去啦,..」。

她去牽腳踏車,媽啊,我不敢坐,「阿滿妳卡慢出門,姨丈先走,妳腳踏車快,...」。

陽光赤熱,步伐有點重,走了一個月久的二十幾分鐘,到五姊家,在門口就聽到,阿滿與阿芬聲音,裏面出來幾個人,二姊女兒,台中開車回來了聰智夫婦,開門嘻嘻哈哈迎出來。

這下,天南地北,聊的哈哈,有時候都靜下來,岳母八個女婿,剩下我一婿,八女兒,剩三個病媽病姨...。
「時間真緊啊!」真快啊!

後來,我們都坐聰智車,去看他的阿母,六姊,九十歲欠安的母親。

有幾人,六姊認不出來了,我信阿姊認得出我,臉近上臉,阿姊叫一聲:「廷..錦...」,淚水流出,我看到十九歲時的阿姊(已經九十歲了),抱病,八七妹婿我也哽咽吟淚。
「素..貞..伊~?」她問貞妹妹身體好不好?
「有好好啦...」,我說,別添阿姊憂愁。

印尼傭端茶水招待我們,我說「謝謝妳喔!」我意思是,拜託妳好好照顧阿嬤她。
阿美子說:「姨丈來,讓我們大家才有機會,歡聚一堂,阿摩真久都不相見了...」帶著珍惜團圓真好,口氣說。

「姨丈要回去了,有空來台北玩啊...」我說。
「我載,」聰智說著準備去發動車:「去虎尾坐高鐵,緊緊啦就到台北...」。
跟阿姊摸摸手,「阿姊,再見!」

我在高鐵車廂上,又再想起,十六歲時候的西螺「不在」的親人,老師們...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11803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