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救助犬的最後遺言~轉貼自20125月號讀者雜誌
2012/07/15 09:00:38瀏覽143|回應0|推薦7
【文/三秋樹】

這已經是17歲的格萊特第3次中風了。

只是,這一次,這只相當於百歲老人的救助犬,再也沒有奇蹟般站起來。儘管牠努力了很多次,在主人野口利男不在跟前的時候,牠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試圖再爬起來,可是,真的力不從心了。就連視力也開始下降了,已經看不清主人臉上的表情,卻感覺得到他的撫摸,跟從前不同的是,主人現在總是輕輕握著牠的前爪,一握就是很久,悲傷而留戀。

(圖/戴曉明)

野口利男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與格萊特見面的情形。那是1995年,兩歲的格萊特作為日本第一隻救助犬,來到野口的家。那時的牠年輕、熱情、活潑,似乎與野口一見如故,圍著他的輪椅開心地轉來轉去。可是,野口對牠並不熱情,甚至有點冷漠。下肢癱瘓多年的他訥言、憂鬱、沮喪,他不覺得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然而,格萊特改變了他。

第一夜,牠看著野口睡下後,蹲坐在床邊。夜裡,野口輕輕翻下身,牠便把尿壺叼給了他。他尿尿時,牠輕輕地把頭轉向了一邊,好像怕他尷尬。直到他尿完了,牠才轉過頭來,溫柔地看著他。然後,又看看櫃子上的水杯,好像在問他:「口渴嗎?」野口搖搖頭,於是,牠把頭放在了地上,示意野口躺下。那夜,野口睡得很安穩。第二天醒來時,他注意到格萊特還以原本的姿勢守護在自己的床邊。看到他醒過來,牠開心地搖著尾巴,幫野口叼襪子、衣服,並把輪椅頂到了床邊。看著野口靠雙臂支撐,艱難地挪到輪椅上,牠的前爪很用力地扒著地板,似乎在為野口加油。

野口第一次帶格萊特去超市,只要他看哪件商品超過5秒鐘,牠就會利索地將其叼進購物車,然後,把頭放在野口的腿上,等著野口表揚自己。這樣的親昵,令野口覺得很受用,他能夠感覺得到,心裡的冰山正在為格萊特而消融。

而這樣的融化,在格萊特的溫暖下,變得越來越迅速。

購物歸來,格萊特看到社區裡有人在聊天,牠就用嘴叼住野口的褲管,不讓他直接上樓,而是把他推到了鄰居們中間。牠討好地跟鄰居們又是作揖,又是轉圈,然後,乖乖地趴在野口的腿上,似乎在對大家說:「這是我的主人,請多關照。」因為格萊特的熱情,野口很快結識了很多人,他嘗試著跟大家聊天,而他說話時,格萊特總是把耳朵豎得直直的,聽得特別投入。牠,成了他最為忠實的聽眾。

在漸漸熟悉之後,野口會對牠說許多許多的話,說他曾經是一名乒乓球運動員,說他因車禍失去雙腿後的絕望,說他對健康生活的向往,說他已經很久沒有去海邊看日出了─他彷彿要把這些年都不曾說過的話,都對牠說一遍。而牠,很有耐心地聽著,當野口說到傷心處落淚時,牠會叼來紙巾,遞給他,然後把自己的頭緊緊地貼在野口的雙腿上,發出陣陣低鳴,彷彿在說:「我知道,我知道,都過去了…」

一天清晨,外面還一片漆黑的時候,格萊特叫醒了野口,對著門外輕叫,示意野口穿衣服。然後,格萊特拉著野口出了家門,到了公車站,牠對著東方發出「汪汪」的叫聲。野口明白了,格萊特是要帶他一起去海邊看日出。

那天早晨,他們乘坐第一班公車來到了海邊。當紅彤彤的太陽躍然海上時,格萊特在海邊撒歡地跑著。陽光、海浪、沙灘,還有一隻如此善解人意的救助犬,幸福與快樂就這樣在野口的心底蔓延。

漸漸地,野口變了,樂意跟人溝通,時常參加殘協的活動,力所能及地幫助其他殘障人士。

救助犬的服務時間是十年。十年間,格萊特不僅成為野口身體的一部分,也成為他心靈的一部分。他開心,牠就會把眼睛瞇成一條線,把尾巴甩得像撥浪鼓一樣。而他難過的時候,牠就會靜靜地臥在他的腳邊,用溫柔的眼神默默地注視著他。

退休後的格萊特沒有去救助犬養老中心養老,而是繼續留在了野口家,和他相依為命。野口會把自己所有的心事都說給牠聽,而牠真的聽得懂。野口經常對朋友說:「老天奪走了我的雙腿,但把格萊特給了我。牠不僅是我的雙腿,還是我最忠實的夥伴。」

2007年的一天晚上,格萊特在幫野口脫第二隻襪子時,突然摔倒。野口緊急撥打了獸醫的電話,醫生給出的診斷是中風。這時,格萊特已經17歲了,相當於人類的90多歲,醫生說,格萊特可能永遠站不起來了。野口很難過,但他告訴自己,格萊特很辛苦,牠也該歇歇了。可是,兩天後,要強的格萊特奇蹟般站了起來,站起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推野口下樓。在社區裡,格萊特一圈一圈地來回跑著,邊跑邊回頭看野口,彷彿在對他說:「你看,我還健康得很呢。」

格萊特雖然高壽,但疾病、衰老和死亡還是不可避免地降臨了。第3次中風後,牠進入了真正的風燭殘年。彌留之際,牠似乎有許多的不捨。

看著牠承受著巨大的痛苦活著,野口心裡無比難過。他知道,對於年邁的格萊特來說,死亡亦是一種解脫。可是,野口多麼捨不得格萊特啊,如果牠走了,那麼他的靈魂也就被抽走了二分之一。他很害怕…

突然有一天,一向溫順的格萊特開始激動地號叫,聲聲悲切。野口堅持認為格萊特一定是有話要說,可是,牠到底要說什麼呢?

悲傷的野口求助於日本救助犬訓練中心,希望有人可以讀得懂格萊特的心聲。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日本真的有一位精通狗語的專家,她叫Heidi,是一位美國人。Heidi應邀來到野口的家,然而,格萊特對於她的到來並不配合。野口有些失望。這時,Heidi問野口:「你家裡是否還有一隻狗?」野口吃驚地回答:「是的,是另外一個殘障朋友的,跟格萊特是好朋友,牠叫marble。」Heidi將marble叫了出來,這時奇蹟發生了。

格萊特發出低低的聲音,像是在請求什麼。Heidi說:「格萊特說牠的眼睛看不見了,牠委託marble幫牠看看,周圍是否有不可信任的人。」果然,marble將屋子裡的來客全部嗅了一遍,然後,走到格萊特的身邊,同樣發出低低的聲音。Heidi說:「marble告訴牠,很安全。」

接著,格萊特再次發出了從前那樣的哀號。這時,眼淚湧上了Heidi的雙眼,她對野口說:「格萊特請求marble和牠一起保護你、照顧你。牠還說,牠的身體已經站不起來了,所以,牠只能用叫聲來保護你。」格萊特的話令野口泣不成聲,他哽咽著對格萊特說:「放心吧,沒事的,沒事的。」

「牠說,牠想一直保護你、照顧你。」

這時的野口已經淚流滿面,他對Heidi說:「我什麼也沒有替牠做過,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Heidi輕撫著格萊特,一滴眼淚從格萊特的眼中流了出來。「牠非常擔心你,也非常悲傷。和你一起生活了這麼久,牠很明白你心裡想什麼,也明白你因為身體的殘缺而感到的不安、悲傷以及全部。你所有的情緒牠都和你一樣感受得到,所以,牠不想讓你為牠難過。」

格萊特的話令野口再次泣不成聲,而這時,格萊特還在用盡全力留下最後的「遺言」:「就算我的身體變得很衰弱了,我還是會守在你身邊保護你。我想看記憶中你的臉…」

突然,Heidi問野口:「你是否帶格萊特一起看過棒球賽?」

野口擦了擦眼淚說:「在以前家的附近就是西武球場,帶著牠去看過幾場。」

Heidi說:「牠最喜歡的一個表情,就是你看棒球時那開心的樣子,那樣牠也會很開心,很開心地不斷地搖尾巴。」

野口俯身握著格萊特的前爪,不停地說:「謝謝,謝謝。」

這時的格萊特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明顯已經是奄奄一息了。野口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因為他要讓格萊特永遠記住他開心的樣子。他問Heidi說:「格萊特有什麼願望?」

Heidi輕輕地拍著格萊特,格萊特微微低吟─「我的願望就是一生做你的夥伴,就這麼簡單。」

留下這最後的「遺言」,年邁的格萊特終於閉上了眼睛。牠不知道的是,牠與主人這最後的告別以視頻的方式在網上流傳,短短15分鐘的視頻,令無數人感動到心碎,億萬網民為牠淚葬。

格萊特走了,但牠把忠誠與感動,永遠地留給了主人野口利男,也留給了我們。

倘問世間忠誠為何物,且想一想,天堂裡的格萊特。

※延伸閱讀:
最香的蛋炒飯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讀者雜誌》2012年5月號】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aadi&aid=6627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