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歲末
2017/04/13 21:17:46瀏覽455|回應3|推薦24

這篇文章去年年底參加藍海生命協會生命樂活徵文,今年4月得獎。內容是描述我忽然失去父親的心情,以及如何帶領家人走出喪親的傷痛。很多年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我卻最近才寫出來,該是自己不願面對傷痛吧?本來只是想給爸爸留個紀念,既然得了獎,這份紀念就更有意義了。

謝謝天上的父親,我們一家都很好!我很聽您的話,已將小軒教養成一個對社會有用之人。

謝謝阿芝,妳總是不厭其煩地讓我荼毒眼睛,這份獎與你分享。下次北上時再請你吃飯,順便帶妳去散步、賞鳥。

那年歲末,在一絲幽幽天光的清晨五點十分,我失去了父親,突如其來的車禍意外,讓我們來不及說再見、來不及依約來年春天共遊西湖,來不及看彼此最後一眼、說最後一句話。

 母親在阿姨攙扶下,行屍走肉般跟我及先生阿傑一同進入加護病房,床上的父親,雙眼緊閉,醫生告訴我們,情況越來越差,請作好心理準備。呼吸器的幫浦用力把空氣輸送給父親,我想,他一定很不舒服,父親自在慣了,不該受這樣的痛苦,於是我在他的耳邊對他說:「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媽媽,你如果想走,可以放心的走,我準備好了。」其實我沒有準備好,也不堅強。

 父親的最後一程,他的學生們、及生前許多好友都來送行。這些叔叔伯伯們不少是隻身來台,從此就打一輩子光桿,逢年過節,父親總不忘去探望他們,陪他們說說家鄉話,聊聊故鄉事。當父親的棺木緩緩滑進火爐時,他們的眼底像個孤獨的黑洞,深不見底。

 我和三歲的孩子~小軒留下來,陪伴母親度過人生中最煎熬的日子。那時,我才明白,原來「死亡」就是再也見不到他以有形之體在巷口等我回家,再也見不到他從廚房探出頭問我:「想不想吃蔥油餅?爸爸作給妳吃。」再也見不到他把電視聲音開到最大,我叫他把聲音關小一點,他對我吼道:「妳說話小聲點,妳吵得我不能好好聽戲。」我跟先生、孩子要從娘家離開時,車子後照鏡裡再也見不到他不斷的揮手。

 暗夜裡不時傳來母親的飲泣聲,她後悔父親出事當天,沒有陪父親外出,她不懂為何父親出門前沒有沏一杯茶,父親平時都是沏完茶才出門的,只需沏一杯茶的時間,或許就能讓父親躲過車禍死劫。由於事發路段沒有監視器,給了肇事者逃逸的機會。

 我不敢睡覺,一閉上眼,盡是父親的身影與容顏,我想起童年時那永遠聽不完的故事。那些故事全由父親隨意改編,例如「苦兒流浪記」由父親講來不再哀傷愁苦,他把主角「瑞美」跟狗、猴子改成除了是街頭藝人,更是行俠仗義的小遊俠,每到一處,就發生一段故事,甚至連土霸王欲強娶民女,瑞美把小猴子打扮成新娘子代嫁的中國章回小說情節也用上,過程熱鬧好笑,結局當然是壞人得到報應。

父親在擔任小學校長時,也常在朝會時說些輕鬆、有趣的小故事給小朋友聽,例如蘇東坡與佛印禪師的「牛糞說」,以及「一屁打過江」的趣聞,小朋友個個聽得笑逐顏開,後來甚至在朝會時間集體要求「校長講故事」。父親認為,經由故事讓孩子去學習生活上的道理,比板著臉孔說教好得多我多麼希望能像希臘神話裡的奧爾佛士,下到冥界,彈著七弦琴,以琴聲引路,把父親帶回人間,再聽他說故事。

 父親死後,晚餐變得冷清,餐桌上永遠空了一個位子,每個餐具彷彿都有父親使用過的餘溫、留下的指紋,我作的每道菜無論味道對不對,都令母親想起父親,漸漸的,我已厭惡這樣的晚餐,悲傷似乎永無止盡,怨懟何時方能停歇?就連稚子小軒也不敢在餐桌前歡笑,與家人共餐本是孩童最平凡、卻最重大的幸福才是。那晚,小軒終於怯生生的問:「外公去天上以後,我們就不許快樂了嗎?」我跟母親互看一眼,母親放下碗筷,默默的上樓。

 小軒天真、無辜的問話,卻成為我在悲傷的海域裡載浮載沉的一塊浮木,我決心要帶著小軒跟母親儘快上岸,父親生前最討厭哭哭啼啼,我們無須把自己幽禁在哀慟的牢籠裡。我覺得想辦法讓父親的愛延續,就等同讓父親的生命延續。

 「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喧騰喜氣的歌聲從四處傳來。歲末的街頭,各式應景商品陳列在每家店門口,臘肉香腸的香味,糖果的香甜味,不時撲鼻而來。從有記憶以來,我們家最愛過年的就是父親,他總是一趟又一趟的上街辦年貨,他說他喜歡享受這種物富民豐的太平景像。那是父親離世後,我們第一次走入人群,我們不該因為父親不在了,就讓這個年變得荒寂,我要把父親在世時的歡樂重新找回來。

我帶著年貨,代替父親去探望他生前每年年前去探望的老鄉、老朋友們,陪他們說說話,讓他們覺得父親並未遠離。其中一位張伯伯指著小院裡的一株萬年青,興味盎然的告訴我,那株萬年青是當年父親送他的,父親死前幾天,萬年青的葉子忽然枯黃了一大片,這幾天才又長出新葉子,他相信那盆萬年青是「有靈」的。

 數天後,母親要我該回自己家過年了,過幾天她要跟阿姨一起去日本旅遊,今年除夕要在大阪過,這條旅遊路線是她跟父親第一次出國時走的,她要再走一遍,紀念父親。她還說現在有得跟,就要跟,以後有旅行人家才會來邀。我暗自歡喜,看來母親已作好常去旅行的準備。母親還說夢見父親似從遠方歸來,只停留片刻又要離去,她叮嚀父親「要去找那個人」

父親問:「找誰?」

母親說:「撞你的那個人。」

父親只笑笑說:「女婿阿傑是個善良的人,從今以後,跟女兒一家人一起生活吧!把小軒教養成一個有用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母親說看來父親已原諒肇事者,我們就放下內心的猜測與怨恨吧!母親的夢我覺得很有意思!無論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或父親真的來託夢,我都覺得父親從未離開過我們,他也許在風裡、在樹裡、在雲裡,既然從未離開,何來永別?

 除夕,先生阿傑將母親跟阿姨送至機場後順便帶我跟小軒回台北,我們即將回到久違的家,重回柴米油鹽,在無常的生命裡如常生活,讓時光恆常行進。我將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一刻,我打算承襲父親的說故事,把父親說過的故事天天說給小軒聽。交通電台又播放起「每條大街小巷」的歌曲,小軒也跟著唱,歌聲清亮、充滿元氣。天色已暗,沿途煙花不斷,照亮了黑暗的天空,歲末即將過去,新的一年就要來了!

 (第八屆生命樂活徵文入選)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aadi&aid=100508267

 回應文章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4/14 15:23

送別黑暗幽傷

讓愛一代代恆久延續

如斯(chinaadi) 於 2017-04-14 19:49 回覆:

謝謝多硯坊

愛就是讓生命延續


fllf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4/14 12:59

最近我也學到兩句話,讓自己得到一點點安慰。

爸爸永遠活在我心中,只要我想起他時,就近在眼前。

爸爸如果看到我這麼消沉,沒有好好生活,他會傷心難過的。

如斯(chinaadi) 於 2017-04-14 19:49 回覆:

謝謝fllf

最愛的家人遠離我們,當然是一件悲傷的事

但是往後大家終會再渡團聚,不是嗎?


童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4/13 23:09

恭喜入選樂活徵文!

很感人的故事。

相信如斯和王媽媽都已從中走出來,一切過程都很不簡單。

如斯(chinaadi) 於 2017-04-14 19:45 回覆:

謝謝童言

這篇是入選,我算退步了,去年本人可是優勝。

我爸還是不如我媽吸引人...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