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交通規則
2009/10/15 22:41:52瀏覽1791|回應18|推薦174


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

十字路口

在一條寂寞的路上
死亡跟我們玩著腐爛的遊戲
蘋果終於決定把所有的沉重拋給秋天的泥土
好讓小鳥叼啄出生命最熟透的記憶

我們孤單走過叢林
只帶著隱藏在心裡的一個羅盤
循著指向沒有方位的針尖
我們找到一枝熄滅的蠟燭
它守護著灰霧跟沉睡的光線

所有的樹木光裸著身子走在冬日哀悼的隊伍裡
我們用佈滿塵灰跟夢想的眼睛
站在一個我們曾經相守卻將擦肩而過的
十字路口


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

繞道而行

從每個金色的分秒擠壓出金雀花的汁液
我喝下被浸泡成黑色的思念
讓記憶的雪花四面八方地擴散成一片蒼白


珊瑚  來自你的呼吸
把我的夢割劃成豔紅的嘴唇
它在眼睛的陰影中尋找一張遺失的臉

親愛的 我們的吻找得到回家的路嗎


在那個繞道而行的彎路
我會耐心等待著從不開口說話的死亡
向我敘述一個光線的故事

 

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

單行道

偷聽雨聲
我們應該逃往何方
才能不讓人看見

偷聽雨聲
我們應該跨過哪個門檻
才能在窗前升起一塊希望的幕簾

偷聽雨聲
我們應該如何靜默
才能聽見光線滴落大海的聲音

偷聽雨聲
我們應該哭泣多少淚水
才能在天邊灌溉一道彩虹

掉落地上的雲沉重地踩踏著我的夢

滂沱的雨水請告訴我
哪條單行道可以讓我掉頭走回家去

 

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Sleeping half-moon

無路可通

聽說
有河流的地方絶對不會迷路
我們沿著河岸種著時間的樹
留下一排腳印研讀自己的足跡

在一條陌生的道路上
我們讓額頭在風中飄蕩
不斷地用啞掉的聲呼喚生命的回音

親愛的  我們必須在日落之前尋到那個搖擺的小島
在白天最後的光暈裡撈起一整壺的藍色
即使黑夜不再舉起我們心中的火炬
或許也可以枕著海水的溫柔
我們沉沉入睡
而當流乾了血液的月亮蒼白地俯視而下
我們的影子將立起於沙灘上
把滿地燃燒過的愛情花朵
檢拾到記憶的口袋裡

然後  撐起傘
擋住重重沉落的光線
我們需要長長一整季的黑暗
好尋找那顆可以讓所有枝葉變綠的星星

聽說
有河流的地方絶對不會迷路

如果我們可以從石頭的細縫裡溜出來
順著那排曾經種下的時間之樹
以及我們曾經留下的腳印走去
於是  親愛的
當天際的那顆星星變綠了所有的枝葉
或許我們可以走出這個無路可通的地方

或許
在一個我們不曾相遇卻將相遇的地方
我們會再度見面

(下圖是金雀花,德文叫Ginster,花葉含劇毒。)

( 創作詩詞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37491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等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有感觸 有收穫
2009/10/22 15:42
我喜歡你對於前篇留言的回應, 我總在你的文章看見某部份熟悉的自己 , 那也最讓我有感觸, 有收穫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22 22:25 回覆:
很高興你在我的文章裡看到了你熟悉的自己,這是對我最大的讚美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問一下喔!
2009/10/21 09:06
黑月:請教您在十字路口這篇裡面的蘋果和小鳥的寓意是什麼呢?不好意思捏!文化水平不夠又想多學,謝謝您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21 17:47 回覆:
我想,我個人寫這首詩的用意對讀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首詩跟
每個讀者的直接關係。
我的意思是,每個讀者都有自己的生活經驗,也因此,每個人因讀一
首詩而產生的感觸,也隨人而異。
親愛的依帆,對你而言,蘋果、小鳥跟秋天,會讓你產生怎樣的聯想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敏銳深沉的感性
2009/10/19 06:46
黑月的文辭透著敏銳深沉的感性﹐些許的事物催起濃濃的感觸回想。

感謝分享!感謝分享!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9 20:08 回覆:
感動你的回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ricass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僅供參考
2009/10/18 21:49

有一次跟一群事業有成的竹科老闆們在聊新竹的交通,台北過來的覺得新竹交通很亂,南部來的說新竹交通好多了,但是大家都同意台灣交通法規是僅供參考而已。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8 23:23 回覆:
我的感覺是,交通情況往往是當地住民性格的反映,例如,在歐洲,
越往北部,交通秩序越有條理,越往南邊,交通秩序越無條理,性
格較嚴謹的北歐人乍到南歐,會被南方人的交通街景嚇得不知如何
開車才好,尤其是喇叭聲四處皆是,但是南方人按喇叭,並不一定
是惡意,他們經常在超車時按一下喇叭,似乎是在說,對不起,我
要超車了。在極少按喇叭的北歐,只有在極嚴重的情況下才按喇叭。
因此你說的台北、新竹及南台的交通狀況差異,大概也跟性格上的
差異有關吧?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曾經很守交通規則
2009/10/17 22:51
很年輕時 有一回騎機車載著妹妹去玩(那時沒女友)
看到紅燈 我停了  是一個T自路口
可是 那個紅燈 所有的車都不停 只有我傻傻的停
到現在 我妹還在提這件事

還有一次 也是年輕時 騎機車載著女友去北濱玩(那時剛交女友)
想說為了安全 我騎車很慢
結果 被警察攔下來
警察說 我騎太慢了 很危險

?????####!!!!!....................

我跟女友 面面相覷 滿臉問號

警察解釋說 這條路 砂石車多 且開很快
若騎太慢 很容易被掃到 反而危險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8 05:18 回覆:
哈,我想起來了,有一回回台灣,行人燈是紅的時候,大家照走不誤,
我這個歐洲鬼子心裡直罵不守交通規則的行人,等到行人燈是綠的時
候,理直氣壯開步往前走的我,差點給撞死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感動哩~
2009/10/17 22:28

黑月的詩藝不斷在演進當中,對主題的展開由讓人羨慕(很想偷)

四個主題各有各的寫法、感受力與世界觀

意象和語氣的層次感豐富,虛實交替靈活應用

更難得的是感情時而飽滿時而抽離

讓我們回到某種對生命虔誠的活水源頭

所謂「聖者走過的道蹟」,道路的隱喻正是中、西、印三大文明匯聚之處。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8 05:33 回覆:
啊,翔任,我現在剛從外地開高速公路回來,天色黑暗,還下著濛濛
細雨,我開車時滿腦子都是有關''交通''的思緒,例如,在黑暗中迎面
而來的刺眼燈光,以及開在我前頭車子的兩盞紅色後燈,它們之間的差
別何在?

我想,道路可以說是生命的疑問的核心吧?

我喜歡你''偷''我的主題,其實有甚麼哲學的思考,不也是從你那裡偷
來的嗎?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響聲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謝啦
2009/10/17 14:00

[十字路口]很有可說可思可行等等可...................可

我也要來寫一篇[十字路口]什麼的哈哈謝啦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7 21:29 回覆:
十字路口的演奏會?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2009/10/17 11:35
不管原來計畫如何
人生中註定該遭遇的風景
終究得走過一回.....
 
Don Mclean - Crossroads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7 21:10 回覆:
歌詞的最後一段:

We've walked both sides of every street
Through all kinds of windy weather;
But that was never our defeat
As long as we could walk together.
So there's no need for turning back
Cause all roads lead to where we stand;
And I believe we'll walk them all
No matter what we may have planned.

人生不是百分之百可以操縱的,再好的計畫,還是有可能受不可預
見的因素摧毀得面目全非,感受最深的時刻總是在高速公路上,我
明知前頭出了車禍,但是我卻無法倒轉或是拐到另一條路,我必須
留在原來的方向原來的路上,等候、等候。我想,訓練自己用哲學
方式思考人生的最佳時刻,大概就是這個無力更改現狀的等候時刻
了。
So there's no need for turning back
Cause all roads lead to where we stand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sunis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貓的交通規則
2009/10/17 02:45

壞貓要雲遊去了

路是路,牆是路,屋頂是路, 雲是路, 樹是路

喵的一聲, 也是路

肚子餓了, 想到要回家了, 壞貓永遠找得到回家的路

生氣了, 讓他餓一個晚上

壞貓喵喵的在門外大吵大鬧

過了一小時, 壞貓不吵了,

生氣了又跑了嗎?

有點讓人擔心哪....

才想著, 壞貓的貓頭出現在窗前!

我的天! 她居然用垂直攀岩方式回家, 嚇你一跳方式出現

投降了,開窗放了壞貓進來,

她快樂的喵喵叫, 熱情的磨磨蹭蹭, 分享她披星戴月的快樂, 與他收集來的跳蚤...

理所當然的, 快樂的吃他的晚餐兼消夜, 一邊大嚼,一邊發出野獸似的低吼聲...

讓人生氣啊

他彷彿微笑的說: 我告訴你; 這就是貓的  交-通-規-則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7 20:38 回覆:
貓的交通規則是:

十字路口上必須全閃紅燈,如果我要過馬路時。
當我要捕捉小鳥時,我一定繞道而行
對我而言,死巷根本不存在,我輕輕一跳就翻牆而過了。
無路可通?路真的全被擋住了,那我就抓門,逼我主人開門!

嘿嘿嘿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小新(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9/10/17 02:13

親愛的黑月:

如果阿爾卑斯山的山地人都像妳這樣,

會寫詩又會寫文又會畫畫....這麼多才多藝.....那....

那阿爾卑斯山會被熱情融化到...沒有雪了...

REF:「我只是假裝自己很''妖媚''(我想你大概是說我的自畫像''蛇女''吧?),
其實我只是個阿爾卑斯山的山地人啊
你說得沒錯,在UDN近一年,比較習慣了這是甚麼地方,沒有剛
開始時,隨時準備著大勢不妙就掉頭撤走的打算。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7 20:10 回覆:
我這個山地人剛進UDN時,真的有點怕怕,怕受不了複雜的人性,
在這裡一向與大自然為友,對有心機的人際關係非常厭惡。

至於才能,我相信每個人都天生具有一項或多項才能,如果才能的發展
不受生活環境的限制,每個人都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而熱情,黑月當然很熱情,因為這裡的山地人也都很熱情。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