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父紀念館的地下活動
2009/10/09 01:35:50瀏覽2102|回應19|推薦124

'

【大頭目失蹤】 

地下活動underground activity這個詞兒,應該是在『色戒』的年代才進入華文世界罷!? 

最早,它用來形容各種革命、游擊,在二戰前後,開始代表地下反抗軍,都是指那些不可以被發現的與當局敵對狀態的活動。後來,也是地下鐵的交通活動狀況。而今,部份地下活動的意思,已經從大我轉為小我,可能是指不合法的交易;甚至於更新一代,是曾經不合法的地下舞廳,或就是夜間為主的娛樂場所,如夜店生活,爵士音樂餐廳等。 

而在國父紀念館,地下活動回歸它字面上的原始意義,是一群少數族群在地平面之下的活動。 

至於夜間的國父紀念館是否有什麼地下活動?那就不得而知了,高三時補習完的黑夜,還陪著班上好友去會建中情郎,黑暗中倆人講得火熱,我卻在寒風中差點被幾個不良少年盯上,熱戀中的朋友完全忘記我的存在,嚇得我連滾帶爬跑去求援,打斷那場情話綿綿。 

而國父紀念館的地下活動中,常常發出抗議之聲的,非那隻大鵝莫屬了,牠的個頭儼然便是個反抗軍領袖──以間歇的叫聲,反抗著那個把牠與地面隔絕的水邊圍籬。

八八颱風後和孩子經過,特意要讓他看看媽咪口中的地下活動,卻意外發現,鵝不見了。 

失蹤的鵝到底會不會游泳,一直是個謎。眼見園中紅冠水雞一隻隻游過它身邊,我卻從未見它下水,總是站在幾尺見方的池邊,困窘地下不了水又上不了真正的岸。 

經過的路人會說,這鵝待得挺久了,總被寵著,時常有免費菜葉可吃。

每當鷺鷥或夜鷺飛起,鵝會好奇地看著水鳥優雅驕傲地擦身而過,羨慕當下,卻似乎沒想過自己能不能飛行的問題。其實它鮮少運動,被養得有些胖了,個性傻呼呼地,倒有被偷獵去當水煮鵝的風險。

而今,沒被煮熟的鵝,為什麼飛了呢?總不成,應該要會游泳的鵝竟然淹掉了命?或許颱風讓水位高漲,它第一回搆得到岸邊時縫的缺口,出了水池?還是靈機一動,竟然飛上了天?

【小小龜偷菜】 

總之,在曾經有一隻鵝一隻鷺鷥一隻夜鷺的國父紀念館,是那近百隻巴西烏龜,讓我撇清對這種兩棲類偏見。 

偷菜,難道烏龜也玩起近來正夯的線上遊戲嗎?牠們竟然手腳不乾淨!而且來去數回機靈得很。 

由於養了五年巴西烏龜始終把主人當寇讎,而且爪牙日益尖利,我總想烏龜畢竟笨得可以,不認餵食的手。但國父紀念館的巴西烏龜證實了牠們自己不簡單的智商。 

鵝的腳邊總有幾坨好像反芻而出的菜泥,烏龜很喜歡,總是趁鵝心不在焉時,偷偷上岸嚐上一口。而鵝是故意放著菜泥嗎?牠很喜歡癡望著上岸的烏來,似是想要與它對話,毫無驅趕之意。 

然而大多時候,還是只能聽見牠孤自吹著單音而突兀的小號:「叭────叭」,在鋪著塑膠布的岸邊低地悲鳴著。鵝與龜之間,終究無言。

 

'

【龜仔幫橫行】 

說國父紀念館只有一隻鷺鷥,其實是同一時間往往只見一隻,倒未必是同一隻。 

這隻小鷺鷥,看到第一隻烏龜從墨綠色的水底浮出小小眼睛直盯自己瞧時,還饒有興味地呆望著,完全不知來意不善。 

而後只見一隻又一隻,竟然紛紛自四面八方的水中湧出,龜群拉長了龜脖子(嘻嘻...閣下該不會想到另外一個字去了罷?)死盯著小鷺鷥,慢慢逼到牠的腳邊,其中有隻龜殼面積和小鷺鷥身體差不多,似乎正帶著隊想。來年事已高,已成龜幫幫主。小鷺鷥開始驚慌失措,沿岸從東邊跑到西邊,又從西邊奔往東邊。 

烏龜們還是鍥而不捨地窮追,直到慌亂的小鷺鷥想起了自己多了雙翅膀,才解決這場危機。這樣的戲碼好幾回都讓我撞見,每回我都很沒良心地嘻嘻笑起。 

烏龜應該不是群居動物,但國父紀念館的龜幫,讓我見識了動物適應環境的能力。 

逼走小鷺鷥,是因為岸邊有許多人違規餵食,這個資源要靠團體的力量來爭取。餵食的人偏好顏色鮮艷的魚鳥,很少是為烏龜而來。但你總可見一群不怕生的烏龜癡癡望著餵魚人,和我家小烏龜一見人便轉成屁股反方向逃亡的行徑完全不同,野生時,牠們知道人影會帶來食物。 

我已悔不當初,不敢再在孩子苦苦要求下再買寵物。一個寵物,養死了要念阿彌陀佛,養活則是一生莫大的責任,而烏龜哩?偏巧可能活得比主人長壽,還得放在遺囑傳給後代哩!? 

但這些被棄養的聰明苦兒,雖是主人衝動下的產物,已經在台灣壯大勢力,儼然把國父紀念館當成專用水上樂園。先不說原生種與外來種的問題,這樣和原住民的問題實在很接近?我還是祝福,願牠們在台灣繼續逍遙自在下去!

↑啥米東東?怎麼越來越多?

↑不妙, 好大個兒, 卡緊走!

↑奈ㄟ窮追不捨ㄚ? 只好換方向跑

↑想起來了, 我不是會飛嗎?

↑換個烏龜咬不到的地方不就成了咩!

↑我的脖子長度不輸101喔!

↑如果有夜鷺那麼大隻, 誰敢欺負?

↑還是紅冠水雞對我比較好

( 心情隨筆寵物生活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338995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philosoph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推薦文章
2009/10/09 18:02
還未點選“推薦文章”,快點一下,讓大醫師消氣。

philosoph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有效喔!心想:好好建立關係,以後朋友來看病,大醫師一高興,就可能免費啦。
2009/10/09 17:50

各位網友看到了吧!學著點!

要忙碌的大醫師,撥冗開口講話,回應一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

拐彎抹角地罵人,表面上,彬彬有禮,實際上........呵呵呵

君不見,浮光掠影大師留個言:秋天未到,就有落葉掉在臉上了??

被留言者,反應可是立即的喔!呵呵呵

philosopher 今天下班,心情可好喽!

這一招,叔本華有教過喔。

再送一個小古錐,來賠禮嘍。呵呵呵



philosoph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早上看圖片
2009/10/09 14:21

下午看文字

最近不知怎麼了?網友的東西,很難有耐心閱讀下去!

閱讀到有人當電燈炮,照亮地下活動後,就閱讀不下去了!



on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多龜龜龜龜龜龜
2009/10/09 11:21

看到烏龜

我就會眼睛為之一亮

不過我只喜歡沒生命的烏龜

對於養活生生的烏龜

我可沒興趣捏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0-15 22:42 回覆:

http://blog.udn.com/albertineproust/3389959

生活中許多人喜歡的東西

都不能真得拿來養ㄚ

帥哥照片很好看

養一個帥哥.....大概會累壞....呵呵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哈…
2009/10/09 10:57

真有意思 用照片來說故事

非常棒的照片 好像機拍出來的質感就是好!


當您面對陽光的時候,陰影自然就在您的身後了!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0-15 22:34 回覆:

http://blog.udn.com/albertineproust/3389959?pno=1

人生巧遇的故事沒有幾則

多年之後或許忘記

將足跡留著, 好好謝天


philosoph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白鷺鷥
2009/10/09 09:51

白鷺鷥,白鷺鷥,白鷺鷥。

Philosopher拍,浮光掠影拍,你拍,我拍,大家都拍........。

若有人拍一些稀有鳥類,例如:“戴勝”,就好了。

難啊!江郎才盡,我也變不出花樣。手邊尚存、未公開的美圖只有上週在武嶺拍攝的酒紅朱雀。

記得閱讀美國先驗主義作家梭羅的《湖濱散記》“孤獨”篇有云﹝大意是﹞:獨處好!自己與自己相處,不會厭膩,不覺恐慌;與他人相處,三天兩頭見面,令人厭煩,見面的,還是幾天前的他﹝or她﹞,雙方都無長進,不學新知;見面如同咀嚼對方已發霉變酸的舊乳酪。

這句話是,閱讀《湖濱散記》迄今,最深刻的一段話。

...戀愛中人,例外。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0-09 17:22 回覆:

罵我不進步, 還拐個彎...呵呵

人生不就如此, 平凡才是現實

說到湖濱散記

據說梭羅也是幾乎天天都有訪客求見

我的確不想長進.....獨處實屬不易,放空輕鬆, 就好


Victoria今晚不想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發現
2009/10/09 09:09

也許是我駑鈍

當你粉絲這麼久

今天赫然發現

你是用照片跟孩子溝通

用心良苦的親子互動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0-15 21:47 回覆:

http://blog.udn.com/albertineproust/3389959

Victoria真客氣, 我還不夠格有粉絲, 不過這話真讓人甜蜜蜜

妳的觀察力真好......我這老媽媽的確都照照片帶回家講故事給老小孩聽


梅子綠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09/10/09 09:00

一直很喜歡看你拍的照片

生動、有趣、又帶著點寫意(血液)與詩意(失憶)......呵呵!一邊打就一邊出現

這幾張小龜也真是太可愛了!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0-11 13:03 回覆:

要對烏龜等小動物有感覺

其實不太容易,因為臉小動作少,很難猜心意

我想這是常被棄養之故

觀察久了, 才知那隻兇猛哪隻害羞

所以要謝謝你說的"可愛"二字


奈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鷺鷥和夜鷺的展翅照片好美
2009/10/09 07:43
以前沒移民前 就住國父紀念館對面 仁愛路巷裡
印象裡 好像沒見過這些地下活動者
沒想到現在這麼熱鬧了
這次回去 得再去走走瞧瞧呢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0-10 21:43 回覆:

有水的傍晚, 常常有鳥

但國父紀念館鵝走了, 那日去時, 水雞一下沒找到

有時躲在荷花叢中便是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