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這個案件受害兒童超過十萬人、隱藏了50年,4000多個澳洲國家機構涉案
2017/12/22 16:20:13瀏覽106|回應0|推薦0

這個案件受害兒童超過十萬人、隱藏了50年,4000多個澳洲國家機構涉案

today澳洲 2017-12-19 14:48:18

導語:

這是一個國家的恥辱。在過去的50年-60年當中,全澳範圍內,約十萬名兒童,在超過4000個澳洲的國家機構和政府機構以及教會慘遭性侵。那些伸出魔鬼之手,做出猥瑣齷齪行為的人們,包括老師、有教父、有兒童領養機構的職員、兒童看護人員等。

這也是一個國家的覺醒。歷時5年、57場公開聽證會、1300位證人出席,超過1萬5000人通過信件與其它方式舉證、收到超過120萬份文件、超過8000人與調查員分享了自己曾經在國家機構內遭受性侵的遭遇,數據觸目驚醒,目前已經有2500個指控報告給當局,230個案例已經進入到訴訟程序,據估計,超過6萬人將得到賠償。當然,我們永遠不知道真實的數字究竟有多少。

澳大利亞完成了一次自我反省的壯舉。2017年12月14日,也就是上週四,那些相擁而泣的人們,他們等待這一天,可能等了半個世紀。

1. 一切,都要從2012年說起。

5年前,也就是2012年,澳大利亞的各大新聞平台,都被一則新聞輪番轟炸。澳大利亞最高級別的天主教紅衣教主George Pell被爆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曾性侵多達10餘名兒童。有關部門透露,Pell被控多項罪名,遭到多人投訴。

對於George Pell,可能對於很多華人而言,並不瞭解。但是對於澳大利亞人而言,可以說是大名鼎鼎。

他不僅僅是澳大利亞天主教會的元老級人物,他也是世界天主教會裡排的上名號的重要人物。他是教皇的高級顧問之一,同時也擔任梵蒂岡的司庫,還是教皇任命的8名負責與教皇研究教會改革的樞機主教之一,英國廣播公司稱他在世界天主教會13億教徒裡可以排行第三。

可以說,在某種意義上,他是澳大利亞在天主教會裡的一個代表人物。

這並不是教會第一次爆出性侵兒童、性虐待兒童事件,但如此高級別的人物被醜聞推到公眾面前,這大概算是第一次了。

或許是第一次,有如此重量級的人物被千夫所指,給了那些曾經遭遇性侵犯、性虐待的受害者一絲鼓勵,一絲希望,讓他們感覺到也許有些權威並非不能撼動。緊接著,一宗又一宗在國家機構內慘遭性侵犯或者性虐待的受害者浮出水面。

當時澳大利亞的總理是Julia Gillard,澳洲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理。

或許是因為長達10年命中都在給政府施壓,徹查教會系統性性侵兒童事件,也或許是她作為女性獨有的母性,Julia Gillard做了一個最重要的決定:她下令成立兒童性侵皇家調查委員會(Child abuse royal commission)在全國範圍內進行徹查!調查範圍不僅僅包括教會,還包括所有國家機構和政府機構。

2. 延期的調查,悲傷的開篇語

這項調查,原本到2014年就應該結束,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隨著調查的深入,越來越多的受害者聯繫到皇家委員會,他們當中有些人已過半百之年,大多數已經成年,甚至少數受害者已過古稀之年。

對於隱藏在他們生命中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們從來不曾想過,會有昭告天下的時代。也許前總理Julia Gillard在成立調查委員會的時候也不曾想過,受害人的數量如此龐大,範圍如此之廣,原本在2014年結束的調查,被迫延期至2017年。歷時5年,230萬份舉證文件,1萬5000名受害者的主動聯絡,57場公開聽證會,1300位出席證人,8000受害者分享受害經歷,終於在2017年12月15日,迎來了調查結果報告。

在這份長達數千頁,被裝訂成17本的報告裡,有這樣的一段話:

「成千上萬的兒童在許多澳大利亞機構內遭到性侵,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實數字。但無論數字如何,悲劇在我們十分信賴的機構中,一代又一代的發聲。」

3. 駭人的數字

報告揭露了一些我們從未想到過的事實。

3.1 有關倖存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份調查報告中,沒有將那些曾經受到傷害的人們稱之為受害者,取而代之的是將他們稱呼為倖存者(surviver),或許這代表著希望吧。

根據超過8000名倖存者分享的經歷,報告給出了這樣一份觸目驚心的數據:

  • 64.3%的受害者為男性

  • 在分享經歷的受害者當中,超過半數人第一次被性虐待時,年齡在10-14歲之間

  • 但女性受害者第一次遭遇性侵的年齡低於男性

  • 14.3%的受害者為原住民或島民

  • 4.3%的受害者在遭遇虐待時患有殘疾

  • 3.1%的受害者來自於多元文化背景

  • 93.8%的受害者稱對他們實施性虐待的人為男性

  • 83.8%的受害者稱實施性虐待者為成人

  • 10.4%的倖存者在分享經歷時,已人在監獄之中

  • 性虐待持續時間平均為2.2年

  • 36.3%的受害者稱他們被多人虐待

數據的殘酷在於它超出人們的想像。

有時候我們認為女孩子更容易受到性虐待,但數據告訴我們,不要忽視男孩子所遭受的苦痛;有時候我們以為,這種事情只是偶然的個案,卻不曾想過,也不敢想遭受性虐待的兒童要在煉獄中煎熬2年之久,甚至更多;

有時候我們以為可以僥倖,他們長大就會忘記痛楚,但數據告訴我們超過10%的受害者成為犯人,走進了監獄,毀掉了一生,但追溯源頭,或許錯並不在他們,而是那些在公眾面前光鮮亮麗的偽君子。

3.2 受害者現在的年齡

有些醜陋可以隱藏數十年。那些有苦難言的歷史,有可能在年過古稀的時候才能大白天下。大家一定很好奇,那些曾在童年時期,遭遇性虐待的人們,現在都多大了?

數據顯示,9.8%的人處於壯年,在30-39歲之間;22.9%的受害者處於40-49歲之間;29.3%的受害者年過半百,年齡在50-59歲之間;20.8%的人已經超過60歲,6.3%的人已經過了古稀之年,甚至有1%的人超過了80歲。

難以想像,那些根本無法在腦海裡忘卻的黑暗歷史,是如何藏了一輩子過完一生的。而這些倖存者,又是如何回憶,將那些一幕一幕的痛苦分享出來的。不知道說出來的那一刻,他們會不會覺得有一絲絲的解脫?

3.3 性虐待都在哪裡發生

  • 41.6%的虐待發生在家庭之外,尤其是1990年之前;

  • 排名第二位的居然是學校,這個本應該教書育人的地方,31.8%的虐待卻發生在這裡

  • 另外14.5%的案例發生於宗教活動中

  • 還有8%的案例發生在少年拘留中心

  • 5.9%的虐待在一些運動聚樂部內發生

  • 而健康醫療機構竟然也站2.8%

  • 其它的包括兒童看護中心、家庭服務支持中心等。

3.4 誰是實施性虐待的人

能夠對兒童造成傷害的、有機會接近兒童的、又有僥倖心理逃脫法網的,多數都是那些我們曾經最信賴的人。他們原本的指責是保護兒童、教育兒童、照顧兒童、甚至塑造這些兒童信仰的人。

  • 在8000人分享的經歷當中,實施性虐待最多的職位是神職人員,達2113人。

  • 排在第二位的職位是受人尊敬的教職人員,有1378人。

  • 排在第三位的是兒童看護人員,達到902人。

  • 還有744名領養機構人員、401名宿管人員

  • 值得注意的是竟然還有49名警察

  • 其它還包括體育教練、活動志願者等。

3.5 嚴重而深遠的影響

在小小的年紀,遭遇成人都無法承受之事,影響必然是嚴重的、深遠的。在分享經歷的8000名倖存者當中,他們也講述了這樣的歷史,給自己帶來的影響。

  • 24.2%的倖存者認為這樣的經歷給自己在性生活方面帶來負面影響

  • 11.1%的男性倖存者、2.1%的女性倖存者對於性認知產生迷茫

  • 6.7%的倖存者抗拒性生活

  • 19.8%的倖存者曾有過自殺的念頭

  • 16.4%的倖存者表示他們曾企圖自殺

4. 那些悲傷的故

在兒童性侵皇家調查委員會官網,你可以找到這樣一個頁面,這個頁面佈滿了名字,一共有3956個名字,總共51個頁面。

這些名字,就是那8000多個分享自己經歷的受害者中的一部分。他們用自己真實的經歷,揭開了藏在澳大利亞公眾背後那一段段最骯髒的過往。

4.1 Keneth的故事(幼兒園)

Keneth來自於一個布里斯本的大家庭,1970年時,他5歲,父母很忙,要養活整個大家聽,於是將他送去一所當地的幼兒園上學。

據Keneth回憶,當時有一位20多歲的女性老師,要求Keneth坐在該名女教師的椅子下方,逼迫他觸碰該老師的私密部位。在Keneth的記憶當中,這位女教師還曾親吻他,用眼睫毛觸碰Keneth的臉頰,同時引導Keneth玩弄她裸露的胸部。

成年後的Keneth回憶起來,這樣的事情大概發生了若干次,直到他被送去另一所幼兒園。在5歲的Keneth腦袋裡,他並不理解當時發生的事情是不妥的、錯誤的。但影響,並不會應為他當時不懂,而不發生。也許影響會出現在幾個月後,甚至是幾年之後,也有可能是之後的一生。

12歲那年,Keneth進入了青春期,可是對於曾經發生的一切,還是似懂非懂。當天,他與一名3歲和一名6歲的小女孩玩耍,卻做出了不應該做出的行為。

而這一切,都被他的父母當場看到,在那一瞬間,他的父母十分嚴厲的指責他,並吼道:「再也不要做出這種動作!」

在那一瞬間,Keneth似乎明白了自己做出了什麼骯髒的行為,雖然他再也沒有對女孩子做出這種不妥的舉動,但是內心中那種骯髒感、愧疚感一直伴隨著他。迷茫的同時,他不知所措。

Keneth說道:「也許你12歲的時候去主題公園,看到可以騎的小木馬,你只會想到好開心啊可以去玩。但是對我來講,是非常迷茫的,我會想到上和下的位置,騎這個動作是否對還是錯,這種情緒上的焦躁感和不安一直伴隨我到成人。」

這種性情,讓Keneth經歷了離婚,失去孩子的撫養權,甚至一度飲酒吸毒。多年以後,他也對曾經的幼兒園提出過起訴,但由於證據不足而不了了之。他從未想過會有得到賠償的那一天,但是能夠講出自己那段經歷以及後續帶來的無盡影響,已經是他最解脫舒暢的事情。

4.2 Harlan的故事(寄宿處)

「我時常想,我應該起訴政府的疏忽和嚴重失職,但是我現在覺得這根本不是錢(賠償)的問題了,我想得到的,是正義。因為它(被性侵犯)毀了我之後40年的人生。」Harlan悲傷的說道。

一切開始於1970年,阿德萊德,Harlan9歲。因為上學的問題,他與母親產生分歧。母親無法控制Harlan,Harlan也拒絕上學,直到那一天晚上,一家福利機構的官員來到家中,想要「跟Harlan聊聊關於Harlan的問題」。

Harlan逃到屋頂,卻被這名官員從房頂抓了下來,並要帶走他。而Harlan的母親卻告訴Harlan,這位男士會帶你回家的。

那天晚上,Harlan和他的朋友Gavin被迫離開了家,被帶去了阿德萊德的男孩之家(Adelaide boys' home )。當晚他們就被分開了,而Harlan再也沒見過他,因為第二天早上,他就被告知,他的朋友Gavin已經死掉了。

那一天晚上,Gavin經歷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是Harlan在那天晚上,也經歷了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和釋懷的事情。

Harlan回憶到:「那為官員將我和Gavin分開後,帶我進了小屋,我記不得他的名字,只記得他是白人,有一張很獨特的臉,那天晚上他在椅子上,一直將我的後面拽向他兩腿之間,我被強姦了。」

然而,最讓Harlan震驚的不是他被強姦的遭遇,而是Gavin的死竟然沒有掀起一絲波瀾。沒有人被懲罰,沒有人被起訴,就彷彿沒發生過。

「多少年來,在我的腦海裡,這段記憶一直在摧毀我。無論是性方面,還是身體和精神方面,都在摧殘著我,而Gavin的死更是時刻佔據我的大腦。我後來與一名同樣遭受過虐待的女士結婚,但很快我們的關係就結束了。像我們有過這種經歷的人,很難去信任他人,去健康的維持一段關係。」

4.3 Steven的故事(孤兒院)

「我永遠都忘不了,在深夜裡那些隱藏在黑與白袍子之後的那張修女的臉,還有她們腳上又高又直又硬的高跟鞋,以及它們踩在地板上的聲音。永遠都忘不了,永遠,還有她們的味道,和她們玩弄我時發出的享受的呻吟的聲音」

1950年,Steven出生在南澳,母親還只是16歲的少女,而父親則是暴力狂、酗酒者。童年的記憶力,他經常聽到爸爸打媽媽的聲音,撞擊聲和哭喊聲。

直到有一天,警察來到了他們家,帶走了父親。

自從那天起,

Steven再見到父親,

已經是40年之後了。

那天之後,他和媽媽還有哥哥被安置在一家旅館裡,那是一段貧窮,但快樂的時光。可是,年輕的母親被家人不停的勸導,沒有我和哥哥,她就不會過的這麼辛苦。於是,6歲的Steven被送去了一家天主教孤兒院,在那所孤兒院裡,最大的男孩已經15歲。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Steven每天生活在煉獄之中,孤兒院裡的男孩頻繁的性虐待Steven,而實施性虐待和性侵犯的,除了那些大一點的男孩外,還有孤兒院裡的修女。

據Steven回憶,在他語言表達能力還沒有發展好的那些歲月,一到夜晚,修女就會來到Steven的床邊,修女的手會伸進他的被子,抓住他的生殖器官,並發出她很享受的聲音。Steven說他永遠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位修女,但他永遠忘不了她在地板上接近他時的腳步聲和她獨有的味道。那是恐懼、不安的聲音。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年,直到Steven的親生母親將他接走。當他在多年之後將自己的這段經歷告訴母親之後,他的母親哭了。而哭過之後,就是漫長的訴訟過程。可是,沒有人相信他。教會孤兒院的回覆只是:「修女永遠不會做那種事情,永遠都不會。」

「這就是最讓我痛的地方,最痛的點已經不是他毀了我的生活,毀了我的一生。而是當我說出這些事情的時候,沒有人相信!」Steven在分享經歷的時候,反覆的說道。

4.4 數千個悲劇

上面的三位受害者分享的故事,只是成千上萬的悲劇裡的冰山一角。

這些受害者在分享經歷的時候,說過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賠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他們終於可以說出那些曾經不可以說的事情,讓大眾知道那些光鮮亮麗的人在人後醜陋的真面目,以及在聽完他們的敘述後,願意相信他們。

5. 數千條不願意露面的受害者發來的留言

除了8000多位受害者願意露面分享自己的經歷外,還有成千上萬不願意露面的受害者。但他們以留言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心聲。有一些是悲傷、有一些是感動、還有一些是尋求公正。一位受害者這樣寫道:1978年,一個小男孩開始哭泣......而2014年,他仍然在哭。

另一位受害者用手寫題發來:「沒有正義到來」

另一位受害者發來感謝:「謝謝兒童性侵皇家調查委員會,你們的調查是巨大的前進。60年來,這種心中巨大的疼痛被緩解的感覺真好。」

像這樣的留言有很多很多,這些留言被編輯成了一本書,名為 《Message to Australia》,這本書將於調查報告一切,收錄於澳大利亞各大州立圖書館。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過一段時間前往圖書館查閱。

或者登陸下面網址,查看1054條充滿悲傷、又充滿希望的留言。

https://www.childabuseroyalcommission.gov.au/message-australia

6. 調查報告給出的409條建議

歷史5年的調查結束,不是不代表兒童性虐待事件的完結,而是代表一個新時代的開啟。針對調查結果,兒童性虐待皇家調查委員會給出了409條建議。

  • 這些建議包括對於兒童被侵犯而知情不保者應該給予處罰;

  • 包括天主教會應考慮取消神職人員保持獨身禁慾的教規;

  • 還包括州政府應立法,懲處相關機構在兒童保護方面的嚴重失職;

  • 部署全國戰略性防止兒童被性虐待的方案;

  • 幼兒園和小學應開設預防性侵犯的知識等

在這份長達115頁的建議報告裡,兒童性虐待皇家調查委員會針對政府、學校、教會、兒童看護中心、各大國家機構都提出了有關預防、報告、調查、記錄等方面的建議。

具體報告可自行前往下列網址下載或在線查看

7. 等了一輩子的日子

2017年12月14日,最後一次聽證會在悉尼舉行,旨在感謝上千名願意講述自身遭遇以支持調查進行的人們。澳大利亞總理譚寶和反對黨領袖比爾‧肖滕也出席會議。

委員會已於15日向澳大利亞總督提交了最終報告。當得知報告終於要公告於世的那一刻,在舉行閉幕會的會場外,那些兒童性虐待受害人的支持者們相擁而泣。他們當中的一些人,等待這一天,足足等了一輩子。

他們穿著統一的服裝、帶著徽章,並舉著橫幅,向委員會致以感謝。沒有特別多的人,沒有特別大的動靜,但在他們的內心,毋庸置疑是一場波瀾壯闊的勝利。

就如澳大利亞總理譚寶所言,這是整個國家的悲劇。誠然,過去幾十年發生的事情,確實偷走了一代人的童年。也如新聞所寫,這是一個國家的恥辱。超過4000多個國家機構,都有性虐待兒童的案例。但小編認為,這也是澳大利亞的一場無聲的勝利。這個國家願意誠實的面對問題,願意花費5億澳元、耗時5年、聆聽超過數萬受害者的聲音,得出409條改正建議。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09645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