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范縝的無神論。
2017/07/01 15:31:31瀏覽338|回應0|推薦0
范縝的無神論。

范縝出身於順陽范氏,一生歷經劉宋、蕭齊和蕭梁三個政權,仕途坎坷。

然而他耿直乖張,勤勉善思,針對當時佛教盛行的社會現象著成《神滅論》一書。

此書繼承和發揚了荀況、王充等人的唯物論思想,是中國古代思想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不朽作品。

01

范縝出生時,社會動盪不安。范縝的家境也逐漸衰落。

因為父親早逝,范縝從小就和母親相依為命,過著清貧的生活。

快二十歲的時候,范縝辭別母親,來到沛郡相縣(安徽宿縣),拜在沛國劉王獻門下學習。在劉王獻門下學習的這幾年,讓他熟悉了古代的各種禮儀,瞭解了古代的各項政治、經濟制度,成了當時很有聲望的學者。

此時的范縝,有了從政的念頭。

470年,南北局勢相對緩和,這讓很多人看到了政治改革的希望。於是,26歲的范縝上書,希望朝廷能"樂聞譏諫"。結果,他的信石沉大海。投身政治,大展拳腳的願望隨之化為泡影。

從此時起,到南齊建立的近十年間,范縝一直懷才不遇,報國無門。

滿腔的憤懣,染白了他的鬢角,也讓他養成了不媚流俗,特立獨行的性格。

479年,握有軍政實權的蕭道成奪取了劉崇政權,建立了蕭齊。為鞏固統治,蕭齊政權廣納賢才,任用新人。

從此,范縝踏上了仕途。

起初,范縝只是個小小的地方官。不久,因為才能出眾,當上了尚書殿中郎。

到蕭道成之子齊武帝一朝,為緩和南北局勢,范縝曾作為使者出使北魏。他的學識和能力受到北魏朝野的一致稱讚。

02

南北朝時期,是一個佛教興盛的時代。

唐朝詩人杜牧在《江南春》中生動地勾畫了出當時佞佛的景象:「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蕭齊朝中,從皇帝到大臣,無不推崇佛教,尤其是宰相——竟陵王蕭子良。

蕭子良在建康郊外的雞籠山有一座別墅,他常常在那裡招待名士,喝酒談天。有時候,也請來一些和尚講解佛理。

這些和尚宣傳人死之後靈魂不滅,一個人的富貴貧賤都是前世的因果報應。窮人受苦受罪乃命中注定,無法扭轉。

####按

這話對佛教有識者而言,簡值是無知白丁!佛教從沒講過什「窮人受苦受罪乃命中注定且無法扭轉」這類蠢話,教史上佛教要求眾生平等,即要破除印度婆羅門教主張的天生注定的四種性階級不平等,佛教教人要從「因緣、因果」上去認識,只要善用因緣就可除苦(即慈)得樂(即悲),從因緣的「無我性」~即無固定不變的本質上去認識,藉著過八正道過正確生活,發掦自已智慧,另除貪瞋痴三毒,精進修道自然能改變命運離苦得樂。

489年的一天,蕭子良大會賓客。席上坐滿了達官貴人、名人學士,以及精通佛法的高僧。范縝應邀列席。

席間高僧講論佛法,大談因果報應、生死輪迴的老調子,並宣稱,權貴們的財富、地位,都是靠前世修行得來的。

不過,范縝對這些話並不買賬。乖張善辯的他當即砸場子,公然叫板一眾高僧。

蕭子良十分惱火地詰問范縝:「既然你不相信因果報應,那麼,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有的人生來富貴,有的人生來貧賤嗎?」

范縝不慌不忙地說:「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呢。大家的人生就好比一棵樹上的花朵,本來並無差別。只不過一陣風吹來,有的掠過窗簾,落在座席上面;有的則被吹到籬笆外,落在茅坑裡。」


蕭子良並沒有立馬反應過來範縝在說什麼,一臉茫然地看著范縝。

范縝接著說:「落在座席上就像大人您;落在茅坑裡的,就像我。富貴啊貧賤啊,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何談因果報應呢?」

蕭子良無言以對,心裡面也怨恨范縝不給自己面子,攪了自己的好事。

#####按

這話好笑,這范縝也是個低級噴子而已,好像當官的人是靠大風吹遊戲來的,話說要不是有人賞識他給他做官,或他一字不識,或過去不曾努力讀書沒學問的話,他能做官嗎?現代人沖高考,為何要拚死拚活讀書?努力會得好成績都是假的?會沒因果關係嗎?難到,亞洲首富李嘉誠,台灣首富富士康郭台銘的錢是天上風吹掉下來的

----------------------------------------

03

范縝在宴會上慷慨陳詞,駁斥權貴,尚且覺得不過癮,遺憾自己沒能把反對佛教的道理說透,回到家中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叫作《神滅論》。

《神滅論》的核心觀點是:「形存則神存,形謝則神滅。形者神之質,神者形之用。」

說白了,就是人死如燈滅,一切歸零,靈魂轉世什麼的都是假的。

##############

上面的范縝的話,現在看來十分好笑,對佛教一點批擊力都無,佛教講因果業力不滅(不講靈魂),是要大家對自已所行的業力負責,若說人死後如燈滅,那大家盡可去搶劫、強姦、幹壞事,反正日後沒被抓到一拍二散就不用負責了,豈不大樂,但反問一下,世間法院為何要抓關這些人,豈不是這些人就大家而言是天理、人理都不容嗎?,今天我要是姦殺了他媽他老婆他女兒,我是不是可對他說,是你家人倒媚自已落在茅坑裡的,他們死後也沒感覺形謝則神滅,都沒事了,沒因果了,要有的事話是你們家活應!與我無因果關係,不用找我呀!

----------------------------------------

其主要內容如下:

○ 精神是肉體的作用,肉體是精神的本質。肉體存在,精神也得存在;肉體死滅,精神也就消失。
○ 物質有多樣的種類。譬如木是無知的物質,人是有知的物質。人死了,身體變成無知的物質。
○ 物質變化有一定的規律。譬如樹木,先是活樹,後是枯木,枯木決不能變成活樹。就像活人要死亡,而死人決不能再變活人。
○ 心臟是負責思考的器官。心臟有病,思想就錯誤,精神是物質(心)的產物。
○ 世上既無鬼神,也無妖怪。佛教說人死之後變成鬼,鬼又變人,是毫無證據的
謊話。
《神滅論》最後還指出,世人信佛,完全是出於自私自利。

富人不惜財力佈施富僧,卻不肯救濟窮人,是因為佈施富僧說不定來世能夠得到好報,救濟貧窮卻一無是處。

總而言之,崇尚佛教,會給社會帶來許多問題。

####

這噴子可真就不曾讀過佛經,像韓愈一樣低級!佛經不曾諳,就會噴屎噴糞而已!我們比對經文就知~~~~~

地藏菩薩本願經:

『佛告地藏菩薩:南閻浮提,有諸國王、宰輔大臣、大長者、大剎利、大婆羅門等,若遇最下貧窮,乃至癃殘瘖啞,聾痴無目,如是種種不完具者。是大國王等欲佈施時,若能具大慈悲下心含笑,親手遍佈施,或使人施,軟言慰喻,是國王等所獲福利,如佈施百恆河沙佛功德之利。何以故。緣是國王等,於是最貧賤輩及不完具者,發大慈心,是故福利有如此報。百千生中,常得七寶具足,何況衣食受用。複次地藏:未來世中,有諸國王及婆羅門等,見諸老病及生產婦女,若一念間,具大慈心,佈施醫藥飲食臥具,使令安樂。如是福利最不思議,一百劫中常為淨居天主,二百劫中常為六慾天主,畢竟成佛,永不墮惡道,乃至百千生中,耳不聞苦聲。複次地藏:若未來世中,有諸國王及婆羅門等,能作如是佈施,獲福無量。更能回向,不問多少,畢竟成佛,何況帝釋梵轉輪之報。是故地藏,普勸眾生當如是學。複次地藏:未來世中,若善男子善女人,於佛法中,種少善根,毛髮沙塵等許,所受福利,不可為喻。」

------------------------------------------

這篇文章一出,朝廷上下都鬧翻了天。蕭子良本就耿耿於懷,又心有不甘,便找了一群高僧來跟范縝辯論。

范縝的口才出了名的好,那些高僧到底還是辯不過范縝。

有個佛教徒王琰諷刺范縝說:「范先生啊,您不信神靈,那您連自己祖先的靈魂在哪裡都不知道,真是可惜呀。」

范縝反譏道:「您既然知道祖先的靈魂在哪裡,為什麼不早點去找他們呢。」

#########

意思是祖先的靈魂都沒了,那祖先死了用垃圾車丟了就可

------------------------------------------------------------

第二回合的較量,蕭子良又敗了。蕭子良擔心范縝的影響太大,會危及大家對佛教的信仰。隔了幾天,他派了親信王融去勸說范縝。

王融說:「咱們宰相對有才能的人可是十分賞識!像您這樣的人才,要做個中書郎,還不容易!不如您趁早收回那篇文章吧!「

范縝聽了,仰頭大笑:「我范縝如果可以放棄自己的觀點去求官,想做一個區區中書郎又有何難!」

蕭子良拿范縝沒有辦法,也只好由他去了。

04

502年,蕭衍滅了蕭齊,建立蕭梁,這就是梁武帝。

梁武帝篤信佛教,他在天監三年(504年)下詔正式宣佈佛教為國教。

此時,范縝受人牽連已被流放。他不顧自己的不利處境,將《神滅論》充實完善,修訂定稿,並在親友中傳播,再一次向佛教發出了挑戰。為了不讓范縝的《神滅論》在更大的範圍流傳,梁武帝蕭衍決定用皇帝的威嚴壓服范縝。

但為了表現自己的寬宏大量,他首先解除了對范縝的流放,將他召回京師建康,並授以官銜。緊接著,梁武帝佈置了對范縝的圍攻。

為了確保一舉成功,他頒佈了《敕答臣下神滅論》的詔書,成為這次圍攻的動員令。

他在詔書中首先強調了神不滅的調子。同時,攻擊"神滅"思想是"違經背親,言語可息"。

為了表明自己並非仗勢欺人,梁武帝又虛偽地給這次圍攻披上學術討論的外衣,他說:「欲談無佛,應設賓主,標其宗旨……神滅之論自行。」

范縝對此毫不示弱,他勇敢地接受了梁武帝蕭衍以及眾僧名士的挑戰,並將《神滅論》改寫成有賓有主、一問一答的形式,共設三十一個問答。

蕭衍見范縝不就範,就發動朝野僧俗齊上陣,輪番向范縝展開進攻。先後參加圍攻的有六十四人,共拼湊了七十五篇文章。

范縝從容自若,沉著應戰,「辯摧眾口,日服千人」。

東官舍人曹思文,能言善辯,筆力不凡,接連寫了《難神滅論》和《重難神滅論》。與范縝交鋒後,他一籌莫展,不得不承認自己「情思愚淺,無以折其鋒銳」。

於是梁武帝蕭衍下詔書,給范縝扣了"背經"、"乖理"、"滅聖"三頂帽子,這場辯論不了了之。

在這場論戰中,范縝終於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並被載入史冊。梁武帝心中,讓他位居中書郎,直至老死。

######

好笑!

-------------

05

據《梁書·范縝傳》記載,《神滅論》只有1885字,但卻生動明快地闡明了「神滅」的道理。

因為是用問答體寫成的,所以雙方論點鮮明,相互指責,層層展開,步步深入,讀起來很引人入勝。

關於《神滅論》,向來都說它是反對佛教的。事實上,范縝寫這篇文章的出發點是反對佛教,因為對佛教認識並不深刻,其結果更多的是在反對有神論。

因為不承認靈魂實有,也無佛教的見地。 佛教有一句話,叫「識不離身」。這與「形存則神存,形謝則神滅」並無二致。

佛教還有一句話,「識緣名色、名色緣識」。識就是神,名色就是形,二者如蘆束相依,燈焰相續。這句話簡直是「形存則神存,形謝則神滅」的翻版。

所以,范縝所反對的,只是蕭子良、蕭衍所理解的,被統治者加工過的佛教。其本質,還是反對有神論。

著名佛教學者呂澂在《中國佛學源流略講》裡這麼評價范縝:「范論運用了樸素唯物論的觀點,遠勝於從前辯神滅的許多議論。」

他還說,「過去宗法社會提倡孝道,重視祭祀,以為有鬼來饗等等,范縝也逐一予以駁斥。總之,凡是論敵可能用來作為論證有神論的,他都周密地予以杜塞了。」

也就是說,范縝的主要貢獻在於提出形神一體,批駁有神論。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05576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