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願戲院在此如昔 (刊於換日線)
2020/12/16 03:57:43瀏覽1804|回應1|推薦20

最近《歌劇魅影在台北小巨蛋上演是疫情席捲全球後,第一部公開上演的大型音樂劇全世界的「魅影迷」和「音樂劇迷」大概都很羨慕疫情影響下紐約百老匯(Broadway)和倫敦西區(West End)兩個世界上最大的戲劇重鎮都被迫休業要再看到昔日的榮景最快也要等到明年

英國社群媒體上有人稱新冠疫情開始前的生活為 ” Before ” time,取自《聖經》的 ” B.C. ”( Before Christ,公元前),也可替換為 ” Before Covid ”,用以顯示那是多麼遙遠以前的歷史不到一年的時間人們熟悉的歌舞昇平」全然改變這個描述繁華景象的詞彙,對照而今蕭條冷清的倫敦西區令人不勝唏噓大多數的戲院外牆還掛著各式劇照與海報只是沒了排隊入場的人潮也不見夜晚閃爍的霓虹燈,只剩下空蕩蕩的舞台和觀眾席一度炫目的歌舞與震耳的掌聲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年輕的時候我一心嚮往紐約或倫敦為的就是看不完的百老匯和西區音樂劇後來雖然在倫敦定居但是忙於工作與家庭我逐漸忘記了對戲劇的熱情把西區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告訴自己有空再去看戲就好

直到戲院全部關閉的那一天。 

一夕之間倫敦大小戲院成了空屋29 萬名左右的戲院工作者從帶位員幕後人員、樂團和演員全部失業──這些人當中,有 7 成是自僱的合約工作者,能申請的政府補助有限。不少人為了維持基本開銷不得不到超市打工就連能歌善舞、風靡觀眾的舞台明星都得在貨架間和收銀檯前討生活封城前場場滿座的音樂劇《女侍情緣》(Waitress),在封城後不久宣布檔期提早結束擔綱女主角的 Olivia Moore,甚至在求職 8 個月後才在本月初找到工作

自從 3 月第一次封城開始各行各業都受到影響受創最大的當屬非必要」(non-essential)產業如觀光娛樂餐飲休閒等等諷刺的是這些也正是支持著許多人度過數月困頓與苦悶的力量關在家的人們無不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再度旅遊進戲院電影院上酒吧餐廳參觀博物館和美術館

這些非必要的活動並不是無意義的風花雪月它們提供的是心靈的慰藉和無限的希望象徵的是正常的生活網路發達的現在人們可以輕易上網聽音樂觀賞舞蹈和戲劇藉以打發時間和填補空虛如果沒有這些資源封城的日子只會更難熬。也因此,非必要這個詞對失業的相關工作者來說不啻是莫大羞辱。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幾個月過去後一些表演者推出線上直播的音樂劇和演唱會有的比照一般演出售票如曾演出《歌劇魅影》25 週年紀念版中 Raoul Hadley Fraser,和也是知名音樂劇演員的妻子 Rosalie Craig 就在無觀眾的戲院中演出直播音樂劇《Before After》;也有些較短的作品,可線上免費觀賞如同為 25 週年版的魅影與克莉絲汀」──Ramin Kaminloo Sierra Boggess 越洋對唱〈I’d Give It All for You〉和歌劇魅影續集真愛不死》(Love Never Dies)中的〈Once Upon Another Time〉;也有些是為了公益性質而新創的作品例如曾經演出音樂劇《長靴妖姬》(Kinky Boots)和《女侍情緣David Hunter,在封城期間與素未謀面的創作歌手 Caroline Kay 透過 WhatsApp 訊息往返共同編寫了 14 分鐘的音樂劇《The Space Between》,為戲院工作者緊急救助基金募款許多上映中或已下檔的音樂劇卡司則是推出知名單曲大合唱,如《致埃文漢森》(Dear Evan Hansen)You Will Be Found〉,聊以慰藉沒戲唱的演員與觀眾,同時也帶點悲情的勿忘我之感

6 月中,倫敦的第一次封城慢慢解禁幾個小型戲院在通過座位安全距離檢查後推出符合六人規定」(Rule of Six──限制社交集會人數不能超過 6 人的防疫政策的戲碼例如瑞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的獨角戲打敗魔鬼》(Beat the Devil),只需要 4 個演員的新世界之歌》(Songs For A New World),和剛好卡司就是 6 個人的搖滾音樂劇》(Six:故事關於亨利八世的 6 個皇后)──但是後者重新上演的前兩週不幸遇到二度封城又無奈的延期了。 

首次封城期間我在電視和網路上補課」,自修了一些音樂劇學分其中包括由安娜坎卓克(Anna Kendrick)和傑瑞米喬登(Jeremy Jordon)主演的電影版音樂劇《The Last Five Years》;因此當我發現它的舞台版 10 月會在倫敦的 Southwark Playhouse 上演時,當下迫不及待買了票

《The Last Five Years》電影版的台灣片名最後那五年其實是誤譯因為整個故事的時間線只有 5 年──沒有之前當然也沒有所謂的最後」──這 5 年裡年少得志的作家 Jamie 和事業不順的演員 Cathy 相遇相愛結婚分手片名如果翻成過去這五年」,會比較貼近原意它之所以會成為解封後的熱門戲碼──倫敦之外康威爾郡(Cornwall)著名的露天戲院 Minack Theatre 也有上演──是因為全劇只需要兩個演員場景簡單故事易懂歌曲好聽比起西區的大製作機動性相對高很多

隔了好幾個月沒進戲院又沒去過 Southwark Playhouse,事前我竟然有點緊張猶豫著是不是要把票轉賣出去到了戲院門口我看著冷清街道上亮著燈的戲院招牌和窗上的海報滿懷的忐忑被興奮取代這樣真實而全面的感受,絕不是線上觀賞可以比擬

戲院因應防疫措施觀眾與工作人員都戴口罩大門驗票進場後只能照規定的路線入座不再像以往可以到酒吧喝一杯不過戲院當然不會錯過賣飲料的機會只是改為專人問觀眾是否需要飲料,代客在平板上點好付款再直接送到座位上觀眾席則是用透明壓克力隔板依購票數隔開座椅避免陌生人近距離接觸」。我坐在屬於自己的包廂喝著送上來的紅酒等開場一方面感受著重回戲院的美好慶幸自己沒有臨陣脫逃一方面又覺得恍如隔世此情此景讓戲院的存在充滿未知數

 《The Last Five Years》的故事線由兩端展開:Cathy 從結束的那一天倒敘,Jamie 從相戀的那一天說起兩人的敘事只在中段求結婚的點上交會繼續往不同方向前進象徵兩人無力挽回的漸行漸遠電影版雖然是一樣的呈現方式但是這樣的交錯在舞台上特別明顯劇場版裡男女主角各自以歌曲表述心境當聚光燈打在其中一人身上另一人就彷彿成為場景的一部分兩人僅有的接觸只有一起坐在鋼琴前和結婚時的擁抱劇中的距離感」,是故事很重要的一部分對應這個疫情蔓延人與人之間不得不以有形和無形的方式保持距離的時空背景似乎再切題不過。  

謝幕的時候所有人都從座位上站起來用激動的眼神口罩遮住了表情只剩下眼睛可以說話和熱烈的掌聲,給予兩位演員極高的肯定與讚許小小的舞台盈滿了眾人對表演藝術的熱愛與感動──會來 Southwark Playhouse 這樣地方性質的小型戲院看這齣不是很有名的《The Last Five Years》,這些人想必和我一樣,非常想念現場看戲的感覺吧

西區的戲院裡上演的知名劇碼如《媽媽咪呀》(Mamma Mia)與《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平時不用愁票賣不出去很多人不一定對戲劇有興趣但是會湊熱鬧看名人找娛樂打卡式的去看戲自從疫情開始這些大製作表演人數超過規定肢體接觸受到限制加上沒有世界各地來的觀光客沒有出來吃飯約會、相聚看戲的倫敦人短時間內幾乎不可能再度上演

在疫情結束之前音樂劇和舞台劇迷們只能靠線上串流和小型製作度過這段非常時期等待眾家戲院再次亮燈的那一天此時此刻對照《歌劇魅影》在台灣上演的景象西區和百老匯應該都很想唱〈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註)



註:〈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願你在此如昔是《歌劇魅影》裡的一首知名歌曲為女主角 Christine 在父親墓前表達深刻思念之情而唱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154635732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2/16 11:50
台湾的㫒平景象
得之不易
國人勿掉以輕心
一切如昔太難了